从越过森林的边缘之后,云若曦的心中有一种奇异的又万分绵软的直觉,让她直直向森林的最深处走去。

    植物渐渐茂密了起来,二人的行进逐渐变得困难。

    云少楼从腰间抽出软刃,乐呵呵的将碍眼的植物向两边砍开,辟出一条小路。自己虽然能力不如佛爷,但是却也有的是力气,这点活就包在自己身上吧。

    云若曦淡淡的看了云少楼一眼,也不多话,本想用死火融掉周围碍事的植物,但看着云少楼砍得乐此不疲,也就作罢了。

    暮色像一只巨兽,张开血盆大口,吞噬了远方最后一抹瑰丽的霞光,整个大地昏暗起来。

    林间少有响动,只有云少楼哼哧哼哧砍伐植物的声音,以及二人走在落叶与枯枝发出的“咔嚓咔嚓”的脆响。

    云少楼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软刃,听着这种让人有些焦躁的声音,云少楼觉得耳朵后边一阵痒痒,忽然觉得腹中饥饿。

    从早到晚,这位少爷滴水未进,已经快要濒临爆发的边缘了。

    “我说,姐,赶路归赶路,可是能不能稍微停一,让我祭祭我的五脏六腑啊,你看,这里都已经在引吭高歌了。”云少楼耷拉着脑袋,垂了手臂,看起来十分憋屈的指着自己的胃,好似已经没有力气了。

    瞧了了云少楼一眼,云若曦四周张望了一,终于停了脚步。

    她又抬头向天边微亮的地方望了望,的确,一整天的时间都在赶路,再紧绷的弦也该稍事放松一。况且在这繁茂的森林中,夜间还是需要谨慎一些,不要赶路的好。

    于是她开口道:“恩,天色已经不早了,今天就在这休息吧。”

    “好啊!”云少楼瞬间兴高采烈的四周瞧瞧,在一株极粗的大树之寻了一块空地,用软刃将周围的杂草清理干净,又拾了些干草铺在这方空地上,这才席地坐了来,丝毫不似一般的贵族哥儿那样矫情。

    云少楼声音极其洪亮,完全看不似刚才表现出来的累得半死的模样,但嘴里还大声的喊着,“真是累死本少爷了!”

    云若曦瞪了他一眼,这货根本就是不知所谓!

    “姐,坐这里!”云少楼仿佛没有看到云若曦嫌弃的眼神,依旧笑呵呵的看着她,一脸的谄媚。只见他稍稍挪动位置,给云若曦也留出一块空地,兀自从包裹中拿出块牛肉来啃,出门在外虽然对他来说比较新鲜,但却也还真是不容易啊!

    云若曦挑挑眉,看了云少楼一眼,并没有坐到云少楼的身边,反而抬头打量周围的环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里算是森林腹地的边缘,但周围的植被却比之前森林周边繁茂了不少,植物生长的密密麻麻。

    眼见日头马上就落山,虽然白天,这片森林看起来十分无害,但夜幕之,保不齐会有什么样的危险潜伏在黑暗之中。

    云若曦瞧着眼前粗的几个人才能勉强合抱的大树,嘴角微微一扬,一个身,跃到大树树枝分叉之处。

    不错,这里竟然像是一个天然的平台,足足有五米见方,十分平整。

    她的手触碰了大树的枝干,周围的一切瞬间清晰了起来。

    大树树荫繁茂,而地的根茎比树冠还要庞大,深入到了数百米之外。云若曦在树杈中间的平台上坐,但凡树根能够触及的地方,她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云少楼抬起头看着云若曦惬意的坐在树杈之上,嘴角抽了抽。

    “上来吧,这里安全得多。”云若曦微微一笑,瞧着云少楼,这家伙,毕竟还是一个孩子,锻炼得太少了。

    拍了拍屁股,云少楼微微一缩脖子,有点郁闷,口中嘟囔着,“早不说,还让我折腾着半天……”

    “你说什么?”云若曦眯了眼睛瞧着树的云少楼。

    “没!没什么!”云少楼身上一瑟缩,提了气,郁闷的跳跃到树杈之上。第一时间更新

    枯燥的行路让时间变得异常缓慢,但即使这样,天边最后一抹霞光也彻底消失不见,林子终于陷入了黑暗之中。

    云若曦无视云少楼悲呀催呀的神情,闭上如潭水一般深不见底的眼睛,敛了风华,在树杈间盘膝而坐,气息渐渐变的飘忽,逐渐融入这暗夜中的森林里。

    而云少楼则依旧在树上碎碎念着,看样子是半点也没有打算歇息的意思。

    忽的,云若曦猛睁开眼,眼睛里寒光熠熠,周身一子冷凝起来,仿若可以将空气也冻成三尺之冰。

    “嘘!”云若曦按住正张牙舞爪口沫横的云少楼,只一道冰凉的眼神便让二世祖霎那间掉入冰窟。

    云少楼看着云若曦骤然冷凝的神色,从骨子里渗出些惧意,张开了的嘴半天没有合拢。

    只见云若曦的身形一动不动,眼神深邃,蹙眉向远处的黑暗中望着,她的手还按在云少楼的臂上。

    感染到云若曦的紧绷,云少楼也马上警觉起来,神色渐渐冷凝。

    黑暗中一片寂静,尽管云少楼努力的将神识开到最大,依旧没有办法感知到什么。但是看着云若曦的神情,云少楼知道,不远处一定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怎么了?”云少楼动了动口,并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云若曦周身紧绷,看了一眼云少楼,嘴角微微一动,同样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狼!”

    云少楼一皱眉,绷着的神经瞬间松了一些。

    狼?那也值得这么大惊小怪么。

    正当云少楼有些放松的时候,他忽然感到一阵极大地压力。他屏了息向黑暗深处张望,隐隐约约的看到黑暗之中有一道道的身影正在靠近。

    云少楼心中一惊,天!这是狼群!

    没错,正是狼群,而且是一群为数众多的狼群。

    相比云少楼的紧张,云若曦反而淡定许多。

    她面目肃然,如寒冰般沉定,眼神炯炯,如寒星般冷凝,周身散发出一种极强的气势,定定感知着周围狼群的动静。

    狼群向着云家姐弟缓缓逼近,这种动物是极其善于利用天时作战的,夜色与树丛中的阴影,将整个狼群巧妙地隐藏了起来,为首的头狼似是十分有智慧,它巧妙地调遣着手的狼,从外围分几路将云家姐弟包围了起来,又借助了夜色,占尽了优势。

    察觉到狼群渐渐靠近,云若曦唇边勾起一抹残酷的笑意。虽然有些紧张,但云少楼却没有丝毫的惧意,反而觉得热血沸腾。第一时间更新

    来么了?刚刚好!

    “咳洛洛……”狼群越来越近,在树上的云家姐弟已经能够清晰地听到狼群发出的恐怖喉音。

    这是一群饿极了的野兽!几乎每一条狼的实力都在五级之上。若只有一条当然不足为惧,但就目前所见,这群狼的数量至少在百只以上,饶是这许多的中级的狼,所形成的群体气势便有些瘆人了!

    云若曦冷眸微动,照常理,魔兽森林中越往内部,魔兽的级别越高,相反,外部的魔兽则实力比较弱一些。如今二人刚一进入森林的腹地边缘,便遇到了这么多中级的狼,除此之外再无一只低级魔兽出现,这让云若曦感到十分的奇怪。

    而且,这竟然不是普通的狼群,每一只饿狼的体型都比普通的狼大一倍,壮硕的可以比拟灰熊,尤其是两只前臂。且这种狼,每一只头上都生着一只长长的黑色尖角,在黑暗中泛着青光,成为除了獠牙与利爪之外的第三种武器。

    这是所有狼的种类中,性格最为残酷和暴戾的角狼。

    它们行进速度奇快,周身不生毛发,反而覆盖着层层暗黑的鳞片,没有一丝杂色,这就使得角狼的防御力极强,且有这着寻常魔兽难以匹及的隐匿自身的本领。它们是狼族中天生的王者。

    云若曦看着方的狼群,嘴角微翘,正愁没有好的坐骑,你们便送上门来,真是再好不过了。

    忽然,短促尖锐的几声嘶叫在暗夜中响起,就像是引领一样,远处此起彼伏的叫声撕破了夜空。一条条血红了眼睛的狼从树丛中窜了出来,狼群数量陡增。

    斑驳的树影中不断地跳出一只又一只的饿狼,包围圈逐渐缩小,直直逼近云若曦与云少楼二人所在的大树,在他们所在一丈开外之处停了来,像是在等候头狼的命令一般。

    忽的,一只体型极为庞大的角狼出现在云若曦的视线之中。

    云若曦定定一瞧,这只狼的尖角已经隐隐泛着红光,眸子的颜色也成了深红色,明显是一只已经晋级到高级的角狼。这应该就是这群狼中的狼王。

    头狼喉间“咕噜噜”的发出阴沉的声音,像是在进行最后的排兵布阵。

    “哼!”云若曦轻笑一声,手掌之上燃起一丝丝灰黑色的诡异光芒,冷眸紧盯着头狼。

    不愧是头狼,在所有角狼中实力最强,头脑最好,身形最大,而且最为凶悍。

    不错!配当我云若曦的坐骑,就是你了!

    云若曦眯了凤目,眸间尽是冰寒,全身劲气凝聚,整个身体散发着深邃的紫色光华。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