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角狼“彭”的匍匐在地,“我王!纵然你不惜自己的性命,也要考虑我角狼的族群啊!王!求你三思……”

    其余的角狼们也纷纷匍匐倒地,声音悲戚,呜呜的用狼才能听得懂的语言劝说着破妄,“王……”

    角狼王的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神色之间尽是矛盾。

    是啊,自己死不足惜,可自己的族群怎么办?今日围猎,自己带出了族群之内所有的壮年角狼,剩的几乎都是老弱病残,若自己真的一死,那角狼岂不是真的要绝后了……

    它悲声嘶吼,声音凄凉……

    成王败寇,罢了罢了……

    角狼王狠狠的盯着云若曦,目光中神思闪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若曦冰冷的看着角狼王,等待它的决定。

    良久,角狼王终于仰天长啸一声,向前一步,冲着云若曦低了它高贵的头颅。而仅剩的几只角狼也同样在它的身后匍匐来。

    “我,角狼族之王破妄,以角狼祖先之名起誓,愿意臣服于主人……”角狼王破妄的声音颤抖着,充满了苦涩。

    夜色中,一袭白衣女子温雅站立,俯瞰着众生。群狼匍匐在她脚前,卑微的瑟缩着。

    云若曦并没有因为之前的战斗而显得窘迫,她一身的沁凉,在夜色中仿若飘渺的仙子,只是手中托举的灰黑色火焰为她增添了一种魅惑又肃杀的感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神色中尽是了然,唇角勾起,眼神冷厉,“狼性狡诈,我无法相信你的话!”

    角狼王破妄眼神倏的眯起,显然因为云若曦的话而心底刺痛。

    “我角狼一族重情重义,岂是寻常狼族可以比拟,若违背誓言必当灭族而亡!”

    云若曦笑笑,倏的收起了火焰,“哦?我却不是随意相信别人的人。既然你愿意臣服,那么就同我签定一份血誓,你可愿意?”

    狼王眼中闪着光芒,今日在这女子手上定是无法逃脱,为了全族能够生存去,它愿意付出代价……

    “我愿意!”狼王的语气中尽是坚决。

    云若曦笑得温婉,看着角狼王破妄,一抬手,指尖向前一去,逼出一道血线,红光大盛,两道同心猩红圆轮自她身前形成。

    云若曦默默的吟唱,符文从灵魂之中渗透而出,将原本分裂的两道血色圆轮连接在一起。

    手一伸,一道浓烈的吸力向狼王呼啸而去,还没等破妄回过神来,适才受伤的伤口处已经喷涌出一线血雾,汇聚到云若曦身前血红的圆轮之上。

    “轰!”破妄直觉灵魂震颤,有道深红色的符文深深的烙印在它的灵魂深处。第一时间更新

    破妄身躯一软,原本半跪着的身体此时彻底匍匐在云若曦身前。

    云若曦面露清华,一身沁凉,上前抚上破妄的脖颈,打开了部分灵魂,接引着破妄。

    破妄惊讶的看着云若曦,感受着云若曦巨大的灵魂能量与前所未闻的海量信息,一时间有些难以相信。它狼口微动,有些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主人……”

    “如今,你已经知道,你并不是我所有契约魔兽之中最为强悍的存在,但我看重的确实你的能力以及潜力。”云若曦轻笑着看向破妄,神色清淡,口气却相当冷凝,“你将作为我的坐骑时时刻刻自我淬炼,但若你无法尽快成长,你便不配在我身边!”

    “主人放心!破妄定不负主人厚望!”破妄的声音充满了崇拜与笃信,此时的它忽然明白了一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主人虽然狠厉,生生的灭掉了自己族群之中的绝大多数角狼,但留的确实实力最为强劲最有发展潜力的一些。同样,主人也用这种方法,让自己原本狭隘的想法瞬间拓宽了许多,破妄从未曾想过,自己未来的路有如此多的可能!

    其余的角狼们瑟瑟发抖的看着它们的王瞬间转变得有如家养的忠犬,眼中尽是不可思议。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此甚好!”云若曦看着破妄,点了点头,又看向其余的角狼,素手指着其中一头较其他更为壮硕的,同样也晋级高阶的一匹角狼,开口道:“你,出来!”

    被径直指着的角狼心中一颤,脚忽的一软,但它根本不敢违逆云若曦的意思,忙颤抖着走了出来,在云若曦面前乖巧的蹲。

    破妄一瞧,被点到的竟是自己的弟弟。它有些疑惑的瞧着云若曦,不知道主人要做何打算。

    “你叫什么名字?”云若曦声音依旧冷冷的。

    壮硕的角狼声音心里发怵,“天诛……”

    云若曦点了点头,右手指间“噗”的逼出一滴鲜血,径直射进天诛的额间,天诛神色一动,面对云若曦更加恭敬。

    云若曦抬头瞧了一眼悠闲的蹲在树上的云少楼,向天诛开口道:“今后,他便是你的主人!”

    天诛心中忽的松了一口气,低狼头:“是!天诛遵命!”

    蹲在树上的云少楼见状,腾的从树上身跃,直直的跑到天诛身前,眼中各种激动地小火花噼噼啪啪的冒着。

    他上上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将天诛打量来打量去,就差掰开狼口看天诛的牙口了,二世祖的做派体现的淋漓尽致。

    “哇!真好!我也有自己的坐骑了!”云少楼无比得瑟的仰天长啸!跟着佛爷,果然“有肉吃”!

    天诛狼脸一红,不忍多看云少楼虽然俊逸非凡但却213到极致的面孔,它拿眼偷偷瞟向自己的哥哥,为什么哥哥就能跟那么牛掰的主子,自己就遇到这么个……泪奔啊……

    云若曦轻移移步,转而又对破妄说:“从今以后你便时刻跟在我的身边,你族中之事可以交代与你的属。”

    “是!”破妄低狼头,恭谨的回答。第一时间更新

    破妄回过身,向剩余角狼中实力最强的几只角狼交代了几句便回到了云若曦的身边。虽然其余角狼心中有些不甘,但更多的确是无奈。

    这世界只以实力说话,若你实力不济,便没有发言权。

    云若曦看向其余的二十几只角狼,拿出两个小瓶,各从中倒出两粒丹丸,分别交与破妄和天诛。

    “吃了它!”云若曦的话不容反驳。

    而破妄与天诛更是毫不疑虑,直直的将两粒丹丸吞腹内。

    顿时,两只角狼浑身如火般灼烧。

    云若曦冷冷的看着两只角狼,若连这洗骨丹与内丹都无法炼化,也不必跟着她了。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两只角狼在痛苦中煎熬,几乎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所有其余的中阶角狼看着它们心中全是震颤,它们实在是不了解云若曦到底给它们的王吃了什么,虽然满腹疑问,但却没有狼敢站出询问,只好静静的在一旁看着。

    终于,破妄首先从痛苦中恢复过来。

    吃洗骨丹与内丹的破妄只感觉自己宛若新生。

    它头顶原本深黑色微微泛红的独角,如今已经渗出如鲜血一般的摧残的红色,一双血红的狼目更加炯炯有神,周身漆黑的鳞甲坚固深沉,在暗夜中稍有一丝暗芒便可以在它的身上反射出瘆人的寒光。

    它全身的肌肉更加凝实,骨骼张弛有度,柔韧得让它难以想象。之前所有的伤口尽数恢复,就好像从来没有伤过一样。

    它惊异的查看着自己身上的变化,翻身奔驰跳跃了几,一脸的不可置信。原本处于七级瓶颈的它竟然生生的突破了,成就了八级之身!

    忽的,它匍匐在云若曦的身前,颤抖的声音透着感激,然而更多的是对自己以及整个角狼族群今后生活的希望,“多谢主人成全!”

    破妄的角狼属纷纷睁大了双眸,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狼目所见。它们的王停滞在七级巅峰已经快要有十年之久了,可是吞两粒丹丸之后竟然就这样简单的晋级了,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一旁的天诛依然在痛苦中挣扎,但是看这种情况,它也马上会从痛苦中破茧而出。

    云若曦反手而立,清冷的眼中尽是赞赏,“不错!果然没有辜负我对你的希望。”

    她向前两步来到二十几只角狼的面前站定,角狼们看着云若曦缓步而来,依旧胆寒,有些狼已经在缓缓的后退。

    云若曦浅浅的笑着,眼神一瞬不瞬的瞧着这些角狼,口气中尽是威严,“不但是破妄与天诛,但凡族群中突破高阶的角狼,我都可以助它们一臂之力,送它们洗骨丹与内丹来淬炼体制。但是,我也丑话说在前,你们之中但凡又异心的,我云若曦定会让它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

    破妄神色中有许多说不清的东西,但它忽然定了心神,此时的它跟随云若曦的决心却更加的坚决。

    它当然晓得主人在群狼面前,送它与弟弟洗骨丹与内丹完全是为了给角狼族的重建与发展以更大的信心。从前的角狼族只是在这片魔兽森林中隐匿的过活,虽然本身群体不弱,但是却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再有更大的发展。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