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狼王沉思着,角狼族的现状堪忧,许多事情它必须妥协……

    如今的魔兽森林已经是风声鹤唳,低级的魔兽越来越少,连捕猎与生存都得极其困难……

    而且在它灵魂与云若曦相通之后,清晰地知道之前的战斗中,云若曦完全为它保留了角狼族最强的战斗实力。其他级别低级或者天赋不佳的角狼,即使这次没有死亡,但在魔兽森林里,总有一天也难逃毙命的厄运。

    狼性本就狡诈贪婪,这一点作为狼王的它理解得相当透彻。毕竟从小到大,它就在这弱肉强食的环境中生长,亲眼看到为了狼王的宝座,许多成年角狼互相角逐以命命搏的事情。

    如今,虽然自己对主人忠心不二,但其他角狼却未必。而且一旦它们成长起来,说不定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忤逆的事情。

    而今,主人竟然能够如此体恤自己,在所有角狼的勉强为自己提升了阶位,极好的震慑了所有角狼,坚固自己在族群中的地位,主人为自己打算了这么许多,这让破妄感激涕零。

    主人在夜色中如冰塑一般清冷的站着,乍一看去无法亲近,实际上却是外冰内热,一旦被她认准,便是会给予最好的对待!

    破妄心头火热,双目如烈火般燃烧,它威风凛凛的站立着,若之前对云若曦的感觉是胆寒,那么现在开始便是打心眼里的敬佩与尊敬。它暗暗发誓,终其一生也要为主人效力,哪怕失去生命都在所不惜。

    时候又过了一个时辰,天诛也从痛苦中清醒过来。

    同样,吞两种奇丹的它,骨骼与肌肉也有了相当地改善,不仅提升了它本身的能力,也为它未来向更高级别臻进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虽然它并没有像破妄一样突破八级,但它清楚的知道,这一天已经不远。

    在天诛度厄的时候,云少楼在一旁紧张又揪心的盯着天诛,生怕它一个不小心报废在这两粒丹药的“淫威”之,虽然他也明白,这种可能几乎是不存在的,但他确实担心,实实在在的为天诛担心。

    天诛看着云少楼一脸紧张的瞧着自己,没来由的觉得心头一暖,心中暗暗的了决心。从此以后,他便是它的主人!无关那道暗咒!

    它两眼放光,硕大的身体同样颤抖的匍匐在云若曦与云少楼的身前,声音充满了激动,“多谢主人!”

    “哈哈,成功就好!成功就好!”云少楼激动地看着天诛,比自己突破了还要高兴。

    从来战士都是**战斗的一种职业,即使战士中有一些能够骑马作战的,经过训练成为骑士的人,也为数并不多。

    但今日,佛爷给了他一匹角狼作为坐骑,那可是真正的狼!若自己和天诛磨合成功,那么自己的战斗力便可以成倍的增长,自己将成为天独一无二的牛掰的狼骑士!这怎能让这二世祖不兴奋不雀跃呢?

    云若曦云淡风清的瞧着两只角狼从灵魂到身体的改变,只浅浅一笑,“好了,如今这里的事情已经尽数解决,那么等天明之后,你们便跟着我们离开这里。第一时间更新 ”

    “是!”破妄与天诛沉声道。又与其余角狼做了短暂的交代之后,破妄便让它们尽快赶回角狼的聚居地了。

    将所有剩余的角狼遣散之后,破妄与天诛守着云家姐弟做了短暂的休息,不多时,天色便渐渐明亮起来。

    森林的清晨,温度分外的低。

    两只角狼驮着云家姐弟向魔兽森林的腹地行进,二人二狼根本没有感觉到清晨森林中的的寒意,除了云若曦平静得可怕之外,云少楼与破妄及天诛,均是内心激动异常。

    云若曦在没有装任何的鞍子的破妄的身上坐的极稳,仿若根本感觉不到任何颠簸一样,相比灵魂相通的云若曦与破妄,云少楼与天诛之间便少了一些灵犀,但这二位都是极容易适应的各种情况的小强性格,不多时便开始有了默契。

    “主人,据我所知,这片魔兽森林中的囚鸟并不很多,而且尽都在腹地极内的地方,想找到恐怕很难。”破妄火红的狼目闪烁,矫健的在森林中奔跑,边跑边将自己所知告诉云若曦。

    云若曦笑得清淡冰凉,“无妨,向森林腹地走便是。”

    破妄看着云若曦笃定的神色有些疑惑,主人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

    “囚鸟只是低级的魔兽,为什么会在森林腹地极内的地方生存?”云少楼有些不太理解,按照常理的话,越是在森林的内部,魔兽的等级便越高才对。

    云若曦冷眯了双目,的确,虽然囚鸟喜欢在阴暗缺少阳光之处生存,但在远山魔兽森林的外围,不乏这样的地区,为何那些地方少有囚鸟出现呢?

    远山山脉占地极其广袤,为何却少有高级魔兽出现?这其中似有蹊跷。

    只是,云若曦对这些怪异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她目前唯一的想法便是尽快找到囚鸟之眼,之后去无极岛寻找无极至尊,救回母亲。

    角狼的速度的确非比寻常,只一天的时间,便进入了魔兽森林的内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在此期间,云若曦几人虽然遇到了一些魔兽,但均是中级左右。破妄与天诛将身上的高级魔兽气息表露出来的时候,一行竟然无比的顺利,几乎所有的魔兽都夹着尾巴绕道走,几乎没有前来寻衅滋事的。

    越进入到森林的腹地,光线便越是黑暗,连土地都暗无光泽。

    云家姐弟骑着角狼来到了一处极其阴森的区域。敏锐的直觉告诉云若曦此地便有着为数不少的囚鸟活动。

    角狼的身形虽然硕大,但行动却是非常轻巧,平时它们极善于用环境来掩饰自己,如今破妄与天诛虽然成为云家姐弟的坐骑,虽不容易隐藏,但却可以尽可能的降低自己行动时发出的声音,将自身的气息隐匿在环境之中。

    这片森林之中,光线晦暗,光影在树叶间忽明忽暗,让人有些捉摸不定。林间偶尔有着“吱吱咕咕”的响动,不知是什么样的生物。空气中充斥着令人作呕的食腐生物的腥臭味,囚鸟的地盘似乎就快要到了。

    云若曦微闭着双目,神识极大地调动起来,灵魂之中一片清明,她向着角狼发号施令,“一直向北走!”

    角狼并不喜欢这样的生存环境,因此破妄与天诛从未进到过这让人有些发瘆的地方。第一时间更新 它们均没有出声,火红的狼目闪烁,谨慎的辨察着周围的环境,小心的向北行进。

    云若曦冰冷的双目四里观察着,这里的树木颜色比之前黯淡的多,树干几乎都呈现灰黑色。树上的叶片也非外围的碧绿色,而是比树干的颜色更为阴沉的暗黑色。

    林间一丝风都没有,连一声虫鸣都几乎不可闻,越是接近囚鸟生活的腐地,空气中的恶心的气味就越浓烈。

    四周诡异的安静,云少楼与两只角狼都没来由的觉得身体僵硬,不自觉地绷紧了神经。

    云若曦掏出几粒清明丹给云少楼与两只角狼服。

    一阵清朗的气息自喉间穿过,云少楼身上一个机灵,恍然大悟,原来这地充斥着恶心味道的空气,居然不自觉地降低了自己的感官能力。而云若曦的清明丹却将自己和角狼们所有的不良状态悉数解除。

    空气中的腐气似乎对云若曦毫无作用,因为她并没有吃清明丹。云少楼与角狼们略略有些诧异,她竟然强悍至此?

    云家姐弟与角狼们悄无声息的接近腐地,远远的变看到,腐地中间巨大的灰色树木之上休憩着的形如秃鹫却体积略小的灰色的囚鸟。

    云若曦神识大开,掠过沉睡着的囚鸟,不多时便在几百只的囚鸟之中查找到数只变异了的囚鸟。

    云若曦有些诧异,囚鸟的变异竟然变得如此简单了么?

    不论什么样的原因让囚鸟们变得强大,都与她无关,此时的云若曦正查看着周围的地形,思考着如何在不惊动这数百只囚鸟的情况抓到一只变异的囚鸟,夺取它的眼睛。

    云若曦紧皱着眉头,清华的小脸之上尽是深思。

    毕竟自己只是高级召唤师,死火的技能太过霸道,即使身体处于最好的状态之,使用一次这种技能之后,便需要一周甚至数十天的时间来恢复,再不可妄动。

    如今,若死火不可使用的话,那便只有使用幻镜才能在不惊动几百只囚鸟的情况得手,只是此处距离囚鸟实在是有些距离,而周围又一丝风都没有,若就此点燃幻镜,效果必然不会很大。

    而囚鸟的感知极强,若想靠近,只怕稍有行动,便会被这些家伙察觉。如此便是难办了。

    但为今之计,除了硬着头皮上之外,便无其他办法了。

    云若曦自破妄的身上来,原地踯躅了一,拿出一小块幻镜,沉思着。

    她向四里张望了一,冷眸一眯,有了打算。

    云少楼微微皱眉,“姐,你这是要……”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