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抬头看了一云少楼,话语清冷,“你们在这里等候,尽量隐藏自身的气息。囚鸟那边,我去!”

    云少楼一听,大急,他皱了眉道:“虽然这些囚鸟等级比较低,但毕竟有几百只。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云若曦没有理会云少楼的紧张,神色平静。

    破妄火红的狼目定定的瞧着云若曦,“主人,不妨让我去!”

    云若曦淡淡一笑,笃定的小脸分外冰凉,“不必,还是我去比较合适,你们在这里等候即可,不要靠近。”

    破妄还想说什么,可云若曦微微一抬手,打断了破妄。

    云少楼嘴角动了动,虽然他知道云若曦这次危险必然是非常大的,但他依然选择无条件的相信自家的佛爷,因为每次她都能够化险为夷。

    一人二狼就这样在腐地的外围寻了一个易于藏身的地方,安静的看着云若曦。

    转过身,云若曦深吸一口气,缓缓的收敛身上的气息,体内的米珠分矿的旋转起来,身体周围的元素迅速的向她聚集,庞大的元素之力几乎将她的气息完全吞噬,她努力的尽可能的将自己融入这片森林之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若曦慢慢地向囚鸟栖息的腐地靠近,她冷眼瞧着周围的一切.

    越是靠近腐地,周围空气中的腥臭味便越是浓烈,她微微蹙了蹙眉头,服一粒白色丹丸,谨慎的一边向前一边点燃了幻镜。

    幻镜幽幽的燃起,没有一点火星外泄,空气中浅浅的果香似有似无的飘散,不知情由的人若问道这种气味必定会神思放松,轻易的陷入深眠之中。当然,这种奇异的迷香对于魔兽的作用同样也非常明显。

    腐地中心处不知名的树木纹丝不动,即使有风,也无法带动这树的叶片分毫,远远望去,就仿佛是死亡了一般。

    囚鸟们喜欢在夜间活动,无论是觅食或是求偶,都要在黑暗中进行。此时刚好是上午时分,所有的囚鸟都安静的蹲在树枝上睡得安稳香甜。即使这样,为了以防万一,云若曦依旧点燃了幻镜。

    她悄然接近了腐地的中心。

    云少楼在外围紧张的看着云若曦的一举一动,周围越是安静,他的心揪得越紧。虽然对手不过是一些中级的囚鸟,但眼前诡异的气氛,让云少楼不自觉地担忧。

    两只角狼眯着火红的狼目,半蹲在云少楼的身边,虽然它们一直保持着出击的状态,却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主人安全归来便罢,若有一点点闪失,即便是折了这条命,也要换主人的安然。

    云若曦依旧收敛着自己的神识,只有体内的米珠兀自运转着。三眼鲎带给云若曦的好处是能够彻底的融入森林的气息之中,并探查森林中没一点细微之处,她没想到这种本领这么快便被自己付诸使用了。

    幻镜就仿佛不存在一般的暗暗燃烧着,散发着迷惑的香味,腐地中的囚鸟呼吸平稳,似乎睡得极其香甜。

    云若曦已经来到了不知名的大树之间,她抬头看着,灰色的囚鸟一只挨一只的安安静静的蹲在树上,密密麻麻的,从树向上望去,有一种极强的压迫感,让人从心底里觉得不舒服。

    在这种环境之中,即使云若曦冰凉的心境,身上也一阵阵的起着鸡皮疙瘩。

    她强忍内心的不适,闭上眼睛,用三眼鲎的技能仔细的分辨着变异的囚鸟。

    果然,当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周身的感觉便更加灵敏起来,不依靠视力,但她分明能够将森林中的各种细微的耸动清晰的感知出来。

    她继续向前走着,直觉告诉她,距离自已一丈开外之处的树干之上,栖息着四五只变异了的囚鸟。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个发现让她有些兴奋。

    这些囚鸟们经过变异,喙的上半部开了一条缝隙,

    她轻轻的弯腰,将幻镜搁置在树的一块大石之,让幻镜产生的迷烟不断地向空中散发,而她自己则来到这株巨大的不知名的树。

    囚鸟毕竟不同于人类,它的感知力是人类的几十倍,虽然有幻镜在旁作用,但云若曦的行动依旧十分的轻。

    她手中聚起劲气,冰冷的深紫色暗光出现在她的掌心之中,幻化成尖锐的气刃。她挥手小心的向树上一只闭目休憩的变异囚鸟射去。第一时间更新

    “嘶!”的一声,变异的囚鸟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连翅膀都来不及扑腾,便从树上落了来。

    云若曦迅速向前,伸手接住坠落的囚鸟。锋利的气刃深深的割破了囚鸟的喉咙,深灰色的血液瞬间自它的喉管中渗出,这只囚鸟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若囚鸟死去太久,它的眼睛便会感染死气,即便取得也毫无作用了。即便取得之后,也需要使用极品玉髓制成的容器才能得以保存。

    云若曦面色冷凝,迅速从身上抽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利落的挑开囚鸟额间的缝隙,一颗闪着奇异光泽的一寸左右大小,黑亮剔透的毫无其他色彩的眼睛就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囚鸟经过变异产生的眼睛准确意义上来讲,并非是眼睛,而是囚鸟生命之力凝结而成的晶核,所以,并非像人类或动物的眼睛那样有眼白与瞳孔之分,而是通体晶亮漆黑。

    云若曦稍稍大量这粒黑珠,不错,从这颗囚鸟眼的品质相当好!

    云若曦微微抿唇,切断黑色眼珠与囚鸟的丝丝关联,刀刃丝毫没有碰触到囚鸟之眼,动作熟捻得仿佛练习过成百上千次,顺利的将囚鸟之眼从囚鸟额间的缝隙之中取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囚鸟之眼一经取出,黑色眼珠上面细若蚕丝的神经便瞬间枯萎碎裂,只剩一颗滚圆的宛若黑珍珠般的眼睛落在云若曦的手中。

    她丢掉已经断了生机的囚鸟的尸体,从细小的包裹内拿出一个白玉制成的小盒,这是在来魔兽森林之前特意准备的。她将囚鸟之眼小心的搁置在其中,扣上盒盖,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回转身体,依旧敛了气息,向腐地之外走去。

    远远的看着云若曦得手,腐地之外的云少楼与两只角狼悬着的心才算微微放一些。

    须臾,云若曦终于有惊无险回来,也不多说话,只一个眼神过去,两只角狼便伏身体,让云若曦与云少楼骑在身上,迅速的从森林腹地退去。

    两只角狼快速的在森林中奔驰,不一会儿便行了极远的距离。

    “话说回来,这次还真是顺利,”云少楼狠狠地喘了口气,而后他又皱起了眉头,“不过我总觉得这远山魔兽森林不像看上去这么简单,好像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云若曦微微皱了眉头,她与云少楼一样,心中都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她瞧了一眼奔驰的破妄,“你们在魔兽森林中生活了很久,可曾见到过更高级的魔兽么?”

    破妄仔细的想了想,笃定的说,“没有,我们角狼一族活动的范围算是很广了,为了捕猎,我们常常从森林的一段移动到森林的另一端,但是从没有见过强大的魔兽。”

    “没错!的确是这样!”天诛也插话道,“大概是因为在这片魔兽森林中修炼极其不易的缘故吧,我们族内几百年之内几乎再没有出现过突破高级的角狼。我与哥哥资质还算不错,那也用了将近数十年的时间才突破了高级。听老一辈的人说,几百年以前,我们角狼一族的实力非常强大,随便拿出一头狼,实力都在高级以上。”

    “这种情况应该不单纯是我们角狼一族,很多的种族似乎都渐渐的势力衰微了,实在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破妄的眉头深锁,这个疑问已经盘绕在它心中数年之久了。

    自己进入魔兽森林之中,已经有一种感觉,即使身体里的米珠疯狂的运转,周围的元素之力似乎也很难凝结,仿佛空气中的元素被什么东西抽干了一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难道这魔兽森林中有什么特异的东西在作祟么?

    思及此,云若曦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她点了点头,唇角动了一,“的确,按照正常的情况,这么一大片地域之中的确应该有更强大的魔兽才对。而囚鸟这种生活在森林边缘的鸟类,如今却整体在森林腹地内活动,确实蹊跷,另外,我刚才进入腐地,其中变异的囚鸟竟然有许多,这也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云少楼挠了挠头,瞬间转了神色,他嘿嘿一笑,“我说,姐,怪异归怪异,我们不过是为娘来取囚鸟之眼的,管那么多事做什么,我只要娘能够醒来就可以了,别的事情都与我无关!”

    “嗯!也是!虽然在魔兽森林中实力不能变得更强,但是我们角狼一族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大家也都习惯现在这样子了,而且,有了主人,我相信角狼族今后会发展的更加强大的。”破妄眼神中充满希冀,直觉告诉它,跟着主人就有许多的可能。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