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则在一旁随意的站着,嘴角挂着温和的笑容,这丫头对什么都感兴趣,面对这样可爱的小姑娘,自己真是怎么都冷硬不起来。

    小蜻蜓跑到破妄与天诛面前,小手摸摸破妄又摸摸天诛,一脸的喜爱,她抬起头仔细的瞧着两只角狼,比划着小手,和角狼比着个头,可小巧的她踮起脚尖都还不及角狼高。

    角狼们有些无语的看着小蜻蜓,这是谁啊,主人居然这么容忍她在自己身上比划来比划去的。

    通常状况,寻常之人哪个见了他们不都是哆哆嗦嗦的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就好像昨天晚上为它们送烤羊的哪个小厮,远远的把羊丢就跑,真是,要是它们真想吃了他的话,就他那速度,能跑得了才怪!

    角狼们的脸上浓重的写满了不能理解。

    小蜻蜓的小脸抵住角狼的脖颈磨蹭着,仿佛面前的魔兽并不是让人胆寒的角狼,而是家养的温顺小犬,“破妄,天诛,真是好名字呢!你们让人家骑一好不好,好不好么!”

    两只角狼瞬间只觉得汗毛倒数,打起了哆嗦,呃,如果它们有汗毛的话。

    破妄与天诛自幼在魔兽森林长大,角狼性格十分残酷,从未与人这般亲近,即使是主人也从未这样温柔与依赖的对待他们,这种亲昵的体验让角狼们感觉十分特别。

    它们瞧着小蜻蜓,明明容貌是那样的魅惑,可眼神澄澈得宛若初生的婴儿一般,这小丫头的胆子也太大了,此时的她脸上哪有一丝害怕的神情,有的全是跃跃欲试,看起来,真的想骑它们……

    云少楼看着小蜻蜓,脸上满满的宠溺,他拍了拍天诛,不等云若曦发话便向着小蜻蜓道:“天诛是我的坐骑,你想骑的话就骑它吧,来,我扶你上去。”

    云若曦也不看二人,嘴角噙着笑意,径自走到破妄身前,一个跳跃便上了破妄的背。第一时间更新 破妄则心有灵犀的一个腾身便奔了出去。

    小蜻蜓回头看着云少楼,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冲着云少楼点点头,便伸出了手。

    云少楼则有瞬间的失神,看着小蜻蜓的魅惑眉眼,一时有些怔忪。

    小蜻蜓看云少楼又呆了,秀眉皱起,一撅嘴,把手伸向云少楼,“喂!少楼哥哥!”

    云少楼猛地一回神,脸上腾的一红,连忙托了小蜻蜓,将她扶到天诛的身上,随即又意识到什么,指指天诛,又指指自己,“那个,我……恐怕我得和你一起骑了……”

    小蜻蜓眼睛晶亮晶亮的,天真无邪的瞧着云少楼,“好啊!”

    云少楼脸上又是一红,忙闪身跳上天诛的背,坐到小蜻蜓的后面。

    天诛乖乖的伏了身,心里有些窃笑,莫不是主人喜欢这丫头?嗯!主人性子开朗率真,这丫头也是心思单纯,两人倒是良配!嘿嘿!

    若有人此时能看到天诛的脸,定然会惊奇,怎么一只角狼也会笑得这么猥琐……

    云少楼在天诛背上坐定后,心里有如装了一通小鼓,扑通扑通的敲个不停。云少楼紧张得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身子也僵了,冷汗也冒了,在天诛的身上一动不敢动,离小蜻蜓远远的,生怕小蜻蜓误会自己。好在天诛的背脊够宽阔,再坐上来一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天诛瞧着云少楼,有点好笑,坏心的一个猛子窜了出去,直引得小蜻蜓惊呼连连,云少楼则意识的猛地揽住了小蜻蜓的身子。

    “唔!”小蜻蜓惊呼一,长这么大,还没有一个男孩和自己这么接近过,忽然被云少楼揽在怀里,小蜻蜓的心猛地一跳,心头好像被什么戳了一,痒痒的,又有点酸酸麻麻的。

    好奇怪的感觉。

    云少楼觉得鼻尖痒痒的,似乎有一丝丝清甜的味道,他意识的嗅了嗅,瞬间脸又一红,这是小蜻蜓的味道。霎时,云少楼的心跳的更加猛烈,身体挺得直直的。

    小蜻蜓察觉身后的云少楼身体忽的绷得僵直,回头怪异的瞧了一眼云少楼,二人的视线瞬间交汇在一起,在彼此的眼中,他们清晰的看到了自己。

    天诛载着云少楼与小蜻蜓平稳的向云若曦的方向奔去,云少楼只感觉耳边的风呼呼作响,周身之外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他都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不知是他的感官更敏锐了还是外物的动静太大。

    耳边的风吹得云少楼十分舒适,加上小蜻蜓身上清甜的香味,他恍恍惚惚的,似乎要飘起来。

    天边的野雁排着队从空中掠过,吱嘎嘎的叫声回荡在云少楼的耳际。他猛的惊觉,自己还揽着小蜻蜓,低头看,发现小蜻蜓的身子正贴合在自己的胸膛之上,云少楼瞬间心跳加速,忙不迭的松了手。

    突然被云少楼放开,小蜻蜓刚刚稳住的身子又微微一晃。

    “啊!”没有想到云少楼会忽然放开手,小蜻蜓惊叫了一声,赶忙扶着天诛头上的角,稳定住自己的身子。

    小蜻蜓回过头,皱着眉,眨眨眼睛,大惑不解的看着云少楼的脸越来越红,有些嗔怒的控诉道:“少楼哥哥,你怎么突然放手啊,害得人家差点掉去!“

    云少楼星眸微闪,一脸尴尬,他怎么能说是因为自己太紧张了呢,“我……我……”

    “你你!你!你怎么了啊!”小蜻蜓白了云少楼一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少楼头晕晕的,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噗嗤,”小蜻蜓娇俏一笑,这个少楼哥哥真有意思,明明看起来很聪明的样子,可事实证明他也太呆笨了一点。

    “咳咳,”云少楼脸色绯红,尴尬的出声,连忙转移话题,“小蜻蜓,你今年几岁了啊?”

    “嗯?”小蜻蜓伸出一只手,张开五指,很仔细的看了看,“从出生到现在已经有一百二十年了呢!”

    云少楼一个趔趄,差点自奔的天诛身上掉来,饶是反应速度快,双腿赶忙使劲,夹住了天诛的肚子,上半身用力,这才稳住身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什么?那不是说你已经一百二十岁了!那你还叫我哥哥!我应该叫你姐姐才对的吧!”云少楼挑了眉,早就听说妖族之人寿命很长,可这也太让人震撼了,一百二十岁的小蜻蜓竟然像个孩子一样,真让人不敢相信!

    小蜻蜓好笑的看这云少楼,这家伙真的很呆哦。

    “不是啦!我们妖族的人和你们不一样哦,生长的很慢的,就像人家,虽然已经出生一百二十年了,但是确切的说的话,只是相当于你们人类的十二岁而已呢!”

    云少楼翻了翻眼皮,嘴角抽了抽,眼睛望着天上,一本正经的说:“要这么说的话,明天我十四岁,你还是十二岁,后面我又长了一岁,你还是十二岁……天,十年以后,我都二十三了,你也才十三岁,等我六十岁的时候,你还没到二十岁,天,那时候你该叫我少楼爷爷了!”

    小蜻蜓怔住了,单纯的她从来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皱起小脸仔细的想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云少楼在占她便宜,“啊……好像真的是这样啊……那怎么办呢……”

    小蜻蜓越想越小脸越难看,人们都说妖族好,可以有很长的寿命,可是要是朋友不能和自己一起活那么久,光是有那么长的寿命又有什么用呢,真的不好……

    “喂,小孙女,你在想什么?”云少楼压低了声音,听起来真的像是老头子一样。第一时间更新

    “啊!你!你太过分了!”小蜻蜓猛地回神,反应过来,脸色大窘,魅惑的小脸上染上红晕,好啊,他在占自己便宜!

    “砰”的一,小蜻蜓的身子幻化成闪光,从云少楼身前消失不见,光芒退去后,只见一只蓝色的蜻蜓在天空旋转舞。

    “喂!小蜻蜓!你不用这样啊!我说的是事实啊!”云少楼依旧不死心的朝着天空中喊。

    “嗡嗡!”回复他的只有隐约可闻的小蜻蜓扑扇翅膀的声音。

    怀中瞬时失去了小蜻蜓的温度,云少楼有些怅惘,只是有些单纯白目的他瞬间就心情大好,纨绔的性子又重新复活过来,清秀俊逸的脸上尽是笑意,原来逗弄这小丫头也是很好玩的一件事。

    小蜻蜓在天上兀自着,时不时在云少楼的头上打转,有时猛冲过来,撞得云少楼龇牙咧嘴像是在控诉云少楼的恶行一般,云若曦只当看不见,由着他们胡闹。

    两只角狼并驾齐驱,分别载着云若曦与云少楼在官道上疾驰,官道周围尽是密林,他们要尽可能的在旅途中节省时间,尽快赶到无极岛。

    一路向南,渐渐地远离了城镇,虽然早已出了远山山脉的范畴,可越向南走,树木越繁茂,景色也更加秀丽起来。

    几人着急赶路,所有美好的景致都逝而去,几乎没怎么入了这些旅人的眼。只是小蜻蜓苦苦求着,云若曦心中不忍,才吩咐角狼们才放缓了速度,给小蜻蜓一个欣赏风光的机会。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