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少楼嘴角一勾,两眼一转,“哇!原来大爷是想让小的投靠您!早说么!还动手动脚的,何苦来哉!小的仔细想想,不由得精神一振,自觉七经八脉畅通,七窍瞬间倒也开了六巧半,大爷您,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才能,小的自叹弗如!比试么,也不必了,小的甘拜风!”

    红衣头目被云少楼一顿海夸瞬间飘飘然,头昂得更高,鼻毛自鼻孔中闪出都不自知,“算你小子识相!”

    “嘿嘿!大爷,真是劳您高看了,但是您本事再大,小的也不敢跟着您啊……”

    红衣头目眼珠一瞪,盯着云少楼,声音如牛吼,“为何?”

    “说真的大爷,实在是您品格太高,五百钱分两,芝麻地里撒黄豆,咱们高攀不起!”云少楼一脸抱歉。第一时间更新

    “哦?此话何意?”红衣头目皱了眉,满脸思索,他奇异的看着云少楼,死活不明白这货的意思。

    其他红衣人纷纷憋红了脸,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有点要憋到内伤的征兆,自己这位大人,其实也蛮好,虽然残暴点,但是性格直爽,哪像那小兔崽子,转了弯的讽刺大人……

    红衣头目叉了腰,满脸疑惑,不小心一回头刚好看到属窃窃发抖的样子,有点气不打一出来,满脸肌肉瞬间虬结在一起,指着其中一个红衣人属道:“你!怎么回事?笑什么笑!”

    红衣人一看马上跪倒:“属不敢!”

    “不敢?那你说,他什么意思!”红衣头目指着云少楼,等着跪在地上的属,瞬间暴怒。第一时间更新

    “大……大人……小的不敢说……”红衣属吓得直哆嗦,完了,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啊……这是要死的节奏啊……

    云少楼被光缚着,身体被光舒束缚不能动弹,但却一个劲的发抖,快要喷饭的样子。

    “说!”红衣头目大怒!

    “大……大人……他,他说你二百五……还有……还有,杂种……”红衣属汗如雨,几乎要尿了裤子。第一时间更新

    “放肆!”红衣头目睚眦欲裂,一翻手,一道恐怖的劲气“砰”的挥出,不远处的数棵大树轰然碎裂。

    除了被缚着的云家姐弟与两只角狼,其余所有人都浑身震颤,不敢出声。

    正当红衣头目大怒爆发的时候,忽的,一阵强大的气息自远处而来。

    红衣头目猛地震颤了一,猛地回头看向气息迅速而来的方向。

    是谁?

    被束缚在光之内的云若曦等人同样感受到了这强大的压迫众生的气息,几个人面面相觑。

    其余所有的红衣人还没来得及沉浸到获得妖族圣女的喜悦中,便都为这种气息暗暗心惊。

    云若曦看向来人的方向,神识一探,心中一紧,居然又是他。

    远处一个白衣男子乘风而来,身边还跟着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童子。

    随着清风的吹拂,男子长长的发丝飘起,在空中划出温柔的弧线。

    他黑发如丝,黑眸如潭,远远的还未及近,便有一种让人坠入的魅惑之感。如同温润的古玉一般的皮肤清透无瑕,但却透着一种冰凉的苍白。

    如此飘逸俊秀的男子实在是和这种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气息有些不搭……

    容湛的唇边带着一抹好看的弧度,神色淡然,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无可挑剔的优雅,迅速的由远及近,进入到云若曦所在之处才自空中落站定。

    红衣头目满脸怒色,虎目圆睁,他暗发出劲气试探,想看看对手究竟有多少能耐,然而发出的劲气居然如泥牛入海有去无回,再观那男子居然是毫无反应。

    红衣头目神色之中却有些紧张隐约可见。此人实力深不可测,自己绝非他的对手。

    他回身看了一眼自己的属,全部是高级战士,这么多人围攻他们两个怎么说也不会有太大问题。想到此,红衣头目的心神又安定了许多。

    他是谁?到此作甚?难道也是为妖族圣女而来?

    红衣头目瞬间心中各种猜测不断。

    云若曦瞧着容湛翩然而来,眼中闪现一丝清凉,也不正眼瞧他,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

    他来做什么?莫非又是跟着自己?

    难道他已经好了?

    云若曦忍不住向容湛瞟了一眼,看着似乎已经没有大碍……

    她瞬间又转过脸去,管他那么多!

    容湛见云若曦看向自己,心中一动,面上的笑意更浓,眼中闪过浓烈爱怜,但转瞬就消失不见。

    看着云若曦古井无波的样子,容湛心情大好,虽然这丫头被光束缚着,但她身上依旧闪现着一种难以言语的卓绝高贵,骨子里透出的气魄,只一眼便让人终生难忘,甚至不惜沉沦,这就是她,他的丫头。

    “真巧,在这里见到你,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呢。”

    云若曦看了容湛一眼,清凉的眸光掠过他的脸,凤目微微眯起,冷冷的不出声。心有灵犀?我看你是阴魂不散。

    “阁所来为何?”红衣头目谨慎出声。

    容湛轻柔一笑,仿若春风化雨,他看了看云若曦,“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

    云若曦轻哼一声,凤目幽深。

    红衣头目一皱眉,“阁到底是谁?”

    容湛身后的星海怒目相向,“凭你也敢问我家……”

    容湛一挥手,打断了星海的话。

    星海瞧了一眼容湛,忙低头恭顺的隐到容湛的身后。

    “在容湛,不知阁何方高人,可否给在行个方便,放了我的朋友如何?”

    红衣头目眉头狠狠皱起,仔细思索着。

    容湛?哪个容湛?没听说过……

    “放了你的朋友?”红衣头目转脸瞧了被光所缚的几个人,冷笑一声,“朋友,不关你的事,最好离得远点!”

    “哦?”容湛挑挑眉,笑得温润,“朋友被你拘缚在此,你居然说不关我的事?这是何道理。”

    云少楼看着来人有些讶异,朋友?

    自己可没有这样的朋友,看起来他强大的不得了!

    难不成是佛爷的朋友?

    云少楼看着云若曦,满脸的惊诧,佛爷果然是深藏不漏,什么时候搞到这么牛掰的朋友啊!看样子,那只红猴子很忌惮这男人的样子。

    什么朋友呢?居然能让他挺身而出!好奇怪啊好奇怪!

    难不成?有奸情?

    不可能吧,佛爷这种长相怎么看都没办法招蜂引蝶的,随便拿一个人出来都看不上,别说眼前这个叫容湛的看起来气质高贵而且实力强悍的男人了。

    当然,东浩南那个家伙除外,那人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居然纠缠起佛爷来,感情溺水的不是佛爷,难道是他?

    云少楼的心肠百转千回,使劲放大了双目,死死的盯着云若曦平静的宛若无波湖水的脸,试图从她脸上看出一丝端倪。只是,让云少楼失望了!

    云若曦的脸上依旧毫无波澜,平静的不能再平静。

    红衣头目冷哼,面色张狂,“我管你是什么人!今天我圣殿在此办事,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干涉!”

    圣殿?

    云若曦冷眼瞧了红衣头目,为何圣殿的人想要抓妖族圣女?

    “圣殿的人么?”容湛温和的出声,面色惬意,丝毫不将红衣头目放在眼里,“不知道圣殿什么时候也做起这打家劫舍的事情了!”

    “你!”红衣头目大怒,这男人分明没有将圣殿放在眼里, “走你的便罢!不走就休怪老子不客气!”

    容湛站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红衣头目。

    红衣头目见状胸中怒火更加旺盛,真想生生撕碎这男人的面皮!

    他“砰”的劲气外露,臂膀间两道火红双翼瞬间爆出,大喝一声,“光!”

    眼前的男子深不可测,红衣头目一上手便将自己的全部实力亮了出来,要知道与高手过招,拼的必定是气势与速度,一旦落入风,便是毫无胜算!

    其余红衣人一听头目的命令,马上集结起来,一道道光凭空而显,比之前对付云若曦等人之时更为劲爆。

    容湛面带笑意,素手一拂,轻飘飘的脚踏虚空而起,衣袂翻,甚是飘逸。

    红衣头目一见,心中微微一颤,但他马上便集结全身劲气,一道炽烈的火焰自双翼见喷薄而出,直奔容湛而来。

    看着银白色的光同赤红的火焰一同向自己袭来,容湛只是略略抬了抬手,有一道无形的光波仿佛划裂了空气一般,破空而出,但是这道光波却似乎不带一丝能量,甚是诡异。

    当无形的光波遇到银白的光以及赤红的火焰时,人们都紧张的微闭起双眼,绷紧了身体,因为直觉告诉人们,这几种能量一旦碰撞必然会在空间之中掀起巨大的波澜。

    然而,人们等待中的大碰撞似乎停滞了,消失了,好半天都没有任何动静,这片树林中安静得落针可闻。

    老天!

    人们瞪大了眼睛瞧着一脸轻松的容湛!

    几十人共同抛出的堪比圣者能量级别的光与红衣头目发出的暴戾火焰就那样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