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湛,笑眯眯的在虚空悠闲站立。

    毫不费力,无声无息的抵消掉了那么强的劲气攻击,这还是人么?

    这个人到底有多强?所有人都在心里无声的发问。

    云少楼惊呆了,角狼们惊呆了,头目惊呆了,红衣人们惊呆了,所有人统统彻底惊呆了!每个人的心中都暗暗发怵,这究竟需要多大的能耐才能够做到!

    而云若曦只是微微眨了眨眼,凤目眯起,眸中的风华被遮去一大半,这就是他的实力么?若自己与他对敌的话,几乎是毫无胜算的……

    云若曦抿了薄唇,看来提高实力是刻不容缓的事情,她不能这样仰望比自己强大许多的人,这样让她有种喘不过气甚至要窒息的感觉。

    “这轮到我了么?”容湛微笑着看着面面相觑的红衣人们,声音中有种让人胆寒的凉薄。

    不等红衣人们回话,容湛手一抬五指张开,臂间似乎有条活生生的游龙蜿蜒。

    容湛身后的空间缓缓的波动着,在阳光的折射可以看到清晰的无色波纹。

    瞬间,劲气推出一股强烈的风,一股可怕的力量感,隐隐的扩散而开,压力之大让所有人都双脚发颤。

    他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淡淡的看向红衣人,然而出手却极为凌厉,他身形不动衣袖一挥,雄浑的劲气冲天而出,略过被光束缚着的云若曦等人,狠狠的撞向红衣人们。

    “砰砰砰!”所有红衣人中竟然无人能够抵抗,身体暴退,口中鲜血大喷,实力高一些的人勉强站住,而实力低的人则瞬间毙命!

    饶是红衣头目实力最强,此时也面色如白纸一般,他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射而出,背脊间的赤红双翼彻底消失,心口宛若被千斤巨石砸压,全身一阵阵的难以忍受的剧痛袭来,然而他此刻却无暇顾及体内伤势,目光快的在周围一扫,发现自己的人竟然死伤无数,眼睛瞬间涌上森寒。

    “原来这就是圣殿的实力,这么多年来居然一点都没有长进。第一时间更新 ”容湛摇摇头,面色温和,“看来冰焰这个圣主做得不称职啊!”

    “你到底是谁!”红衣头目的眼中宛若喷火,猛的厉声大喝,他强忍着浑身的剧痛,不甘心的看着容湛。

    容湛浅浅一笑,俊朗的面容总有那么一丝邪异,“不是说过么,我叫容湛。”

    “好个容湛!今日之事,我们圣殿记了!撤!”红衣头目厉色大喊,心中萌生退意,当当机立断,并没有再多说半点废话,身形猛退。

    容湛负手而立,并没有丝毫想要拦阻的意思,既然是圣殿的人,就卖他个情面也罢。

    与此同时,其余还活着的红衣人们也迅速追着他们的主子暴退而去,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红衣人尽数撤走,云若曦猛地运转起体内的米粒,强大的元素之力霎时聚拢在她的身边,连同那白色的光也逐渐开始融化,不消一会便被云若曦体内的米珠吸收得一干二净。

    这让正要为云若曦除去光的容湛十分吃惊,这丫头每次都能带给自己这么多的惊讶。他抱着臂看着这个小女人一脸清华的除去身上所有的束缚,轻轻松松的走了出来,脸上满满的宠溺。

    看来,即便不需要自己出手,丫头也早就有了脱身的办法了。

    失去的束缚的云少楼与角狼瞬间觉得身上一轻,那种被牢牢缠住动弹不得的感觉真是太让人难以忍受了,而且那诡异的光还有强吸人劲气的能力,真是诡异极了。

    云若曦轻轻揉了揉被光勒得有些痛的胳膊,脑中忽然闪现出上次容湛帮自己完成契约之阵后那种虚弱的样子,心中一软。

    然而她猛地摇头,拼命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丢到脑后。

    容湛眉头微微一皱,怎么,还是伤到了么?他连忙走上前来,紧盯着着云若曦,“你还好吧。受伤了?”

    “没有!”云若曦冷冷的,回答的干脆利落。

    容湛看着她小手揉过的臂膀,眉头皱的死紧,狭长的眼神中闪出凌厉。

    该死的!居然伤了丫头!今日断不该那么轻易地放他们回去!即便是圣殿的人!

    云少楼走上前来,眼中尽是崇拜与探究,“这位大哥,今天真的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了!嘿嘿,我是云少楼,你是姐姐的朋友吧!真是了不得,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姐姐啊?怎么从来没听姐姐提到过你?”既然从佛爷那边得不到任何消息,不然就从这个男人身上手好了,而且他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

    容湛看着云少楼,淡淡的微笑,还未回答,只见一只碧蓝碧蓝的蜻蜓忽的从云少楼的衣领当中了出来,一子直直扑到容湛的身上。

    容湛邪魅的一笑,大手一翻,速度快的让人看不清楚,瞬间便将小蜻蜓抓在手里。他将小蜻蜓拿到眼前,细细的看着,“哦?这就是妖族圣女吧,想抓到还真不容易呢!”

    一旁的星海眼神一闪,“呼”的长出一口气,一个多月的时间了,终于抓到这家伙了!

    而一旁的云家姐弟听容湛这般说则瞬间变了神色。

    正当云少楼准备上前时,云若曦猛地一闪身,使出幽灵移步,再见时已经瞬间到达了容湛的身边,她冲着容湛的软肋出手袭去,同时出声,“放了她!”

    “为何?”容湛稍稍回身便轻易躲过了云若曦凌厉的攻势。第一时间更新

    他丝毫不惊异云若曦会对自己出手,相反的,他十分期待与她交手,他真的很想看看这小丫头究竟又获得了什么样的能力。

    比如说,刚才将光尽数吸收的怪异能力就让他看不透!

    见自己迅猛的一击竟然被容湛轻易闪过,云若曦的眸间更笼上一层冰寒之意。

    “不为何!我说让你放了她!”云若曦眯紧双眸,神色冰寒,拳头紧握,旋即其身形一动,一道气刃居然是直接诡异的向容湛袭去。第一时间更新

    容湛唇边的笑容丝毫未减,一只手捉着小蜻蜓,另一只大手轻轻一动,云若曦深紫色的气刃又直直的被他捻在手中,瞬间盛开出一朵妖异的花来。

    “放了她你给我什么好处?”他笑道。

    云若曦眉目间尽是恼怒,每次他都要这样戏弄自己么。

    她狠狠的抿着唇,面上带出意思不耐烦,又一闪身,数道气刃同时发出,紫色光华大盛,气刃旋转着向容湛袭来,“你若不放就休怪我不客气!”

    容湛顺着云若曦的方向一滑,几乎瞬间就来到云若曦的身边,反手一吸,将云若曦刚刚发出的气刃全部吸至掌中,光华闪过,几道气刃又变成了几多盛开的妖花。第一时间更新

    容湛微一回身,轻擦着云若曦身边而过,面上笑意更盛,“你这丫头什么时候都这么急躁么?”

    云若曦大怒,平日里冰冻般神情此时分分碎裂,她面色嫣红,快要抑制不住心中的郁闷。

    她分明觉得自己就好像完全被这人逗着玩一般,几乎奈何不了他。

    不死心的,她有一个回转,使出幽灵移步,将自己的真身彻底隐去,化作成百上千道虚幻的身影,带着艳丽的深紫色劲风,呼啸着向容湛袭来。

    “我急不急躁管你什么事,你以为你是谁!”云若曦咬着牙,声音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

    容湛哈哈大笑,身形微微一动,衣袂飘飘,瞬间便跟上了云若曦的真身,轻轻一触,大手直接抚上云若曦的腰间,微一用力,便将云若曦禁锢在臂弯之间。

    他笑着瞧着她,薄唇轻轻刷过她的红唇。

    她的脸腾的燃烧起来,脑中宛若被雷劈了一般,轰的一声。

    她气得牙根痒痒,恨恨的双手使力,用尽所有的力气,从他的禁锢中挣脱。

    虽然只是轻轻碰触,但容湛的心情瞬间升上高空,心一子就被填的满满的,他故意挑衅的看着云若曦,“呵呵!好吧,只要你赢了我,我就放了她!”

    “哼!”云若曦脸颊红透,冷哼出声,动作更为利落的向容湛攻击。

    每次!每次遇到他,他都能让自己接近暴走的边缘!

    云若曦真的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不可饶恕!

    “你不是有了召唤兽么?为什么不召唤它?”容湛微微皱眉,怎么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她祭出召唤兽呢?若有了召唤兽的帮忙,之前面对圣殿的人,也许便不会那么被动了。

    “干你何事?”云若曦手上的气刃依旧丢的虎虎生风,接连不断的砸向容湛。

    “想看看!好奇而已!”容湛老实的说,真的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召唤兽能让她义无反顾的使用契约之阵。

    他怎么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召唤兽?

    云若曦心中有些惊讶,但随后便明了,这人的存在本身就极其诡异,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能第一时间知道,不要说召唤兽了,恐怕有些自己还不清楚的事情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想到此,云若曦更为气愤,自己就这么被盯梢,全无秘密可言,这简直让她不能忍受。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