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尊,云姑娘不知要去什么地方,看样子似乎要去的很远。”星海边走边摸了摸脑门,疑惑的道。

    容湛停住了脚步,抬头向天空望着,唇角勾出一弯好看的弧度,“出门历练总是好的,远比一直待在一个地方获得的要多。”

    “那……您还要跟着她么?”星海有些发懵。听云家姑娘的意思,似乎天尊常常跟着她,可自己近来并不在天尊身边伺候,这其中之事却是不清楚了。

    星海忽然想起了什么,难道上次天尊使用生命之力便是为了她?

    容湛好笑的看了星海一眼,并不答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百年来,自己四处寻觅她而无所得,竟然在追踪妖族圣女的空档无意发现了她的踪迹。这难道是天意使然?

    如今自己已经将一般的生命之力交与了她,即便相隔再远,他也能感应得到她,在无需去刻意寻找。

    容湛将手背在身后,容光似雪,他定定的站立,小风过后,略略掀起他的衣袍,一片清白扬起,飘逸出尘,宛若画中的谪仙一般。

    星海看着他,竟然有些呆了,自己一个男人竟然都觉得天尊如此出尘,更不用说那些女儿家了,若自己本身就是个女子,恐怕会沉沦得不可自拔。

    星海微微皱眉,暗付云家那个女子有眼无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林间的路上,两只角狼正快速的向前行进着。正是云家姐弟与小蜻蜓三人。

    云若曦独乘着破妄在前面走着,而小蜻蜓则幻化了人形照旧与云少楼共乘着天诛。

    三人乘着角狼继续在林间的道路上行进,可气氛却十分奇怪。

    一路上,郁闷的云若曦懒的说话,这就苦了二世祖了……

    云少楼看着依旧气愤难平的云若曦,讪讪的驱了天诛向前,拿起手中的水袋,讨好的递给云若曦,“姐,喝点水。”

    云若曦接过水囊,冷冷的看了一眼二世祖,眼神宛若冰箭,直直射入云家二少的胸膛,几乎要把他的小心肝穿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云若曦也不搭理二世祖,不用想,她都知道那家伙想要八卦什么。

    纨绔大少正一肚子的疑问,接到自家佛爷凌厉的眼神,吓得将马上要吐出口的话尽数吞进了肚子。

    乖乖,能不能好好玩耍了,这简直是吓死人啊!

    云若曦三尺之内自称一片冰封空间,但凡靠近都会被这冷气所伤。

    云少楼灰溜溜的驾着天诛慢了来,脸色甚是无趣。

    小蜻蜓坐在云少楼身前笑出声来,小巧的肩膀一抖一抖的,可爱极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笑什么笑!”云少楼惩罚似的伸手弹了小蜻蜓一记脑门。

    “喂!”小蜻蜓被弹,骤然吃痛出声,“你干嘛!人家想笑不行啊!”

    “笑我就是不行!”云少楼假装恶狠狠的瞪着小蜻蜓。

    “你怎么知道人家笑你了!真是奇怪!”小蜻蜓回身狠狠的瞪了云少楼一眼。

    云少楼戳了戳小蜻蜓的胳膊,有点讨好的问,“那你笑什么?”虽然他根本就是知道小蜻蜓笑自己逃了没趣,不过他也不介意,反正在佛爷面前自己就像个孙子!咳咳!

    小蜻蜓斜了云少楼一眼,“笑什么关你什么事!”这话问得真是没有营养。

    “当然关我的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应该说出来让哥哥也乐一你说对不!”云少楼换上一脸的招牌二世祖笑容。唉,现在连小蜻蜓都对自己爱答不理的,难不成是被自家佛爷传染了么?

    “哼!”小蜻蜓鄙夷的瞧了瞧云少楼谄媚的笑,面上抽了抽。

    她实在不能理解,难道长得好看,性格就会和长相成反比么!这实在是出离她的理解!至少在此之前,所有遇到的帅哥,智商看起来都好高的样子,难道只有云少楼是个异数不成?

    小蜻蜓又瞧了一眼云少楼,暗暗叹了口气。

    “我真的好想知道,我姐究竟是什么时候偷偷和容姐夫好上的……”云少楼眯了眼睛一脸神秘的在小蜻蜓耳边低低的说。

    小蜻蜓一听来了兴趣,顺将将云少楼占她便宜的事情抛到脑后,马上接话,“就是啊,你是云姐姐的弟弟,连你都不知道啊!真的好奇怪哦!”

    二人瞬间抱成团,原来共同的爱好发掘起来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么。

    云若曦回头,视线冰凉。

    不仅二人同时有种掉进冰窟的感觉,连他们身的天诛都瞬时如同被浇了一大盆冰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嘘!嘘嘘嘘!”小蜻蜓一把捂住云少楼的嘴,那么大声音做什么,不想活了?

    “嗯!嗯!”云少楼收到警告,马上谨慎起来。

    “吱吱吱……吱吱”

    “咕叽咕叽……”

    身后居然出现打洞磨牙的动物,云若曦只感觉头上降无数黑线,心中暗骂,该死的容湛!

    云若曦一狼当先,懒得搭理后面两只八卦党,比起容湛的事情,目前最要紧的还是怎么能消除小蜻蜓身上的气息,否则这一路恐怕就不得平静了。

    她皱着眉头暗自思付着,小蜻蜓妖族圣女的身份是在太过特殊。若幻化成人形,则艳丽地不可方物,终究会引来不少登徒子的觊觎。若换了姿态一路跟随,她周身异常空灵的气息则会引来更多的追杀。

    云若曦感到头疼,无论哪种方法似乎都隐患多多,若在家中则可以使用文武鼎炼制化仪丹,改变小蜻蜓的外貌,或者弄一些紫寂丹,服即可将任何不同寻常的气息生生抹去,无论哪种丹药都可以将小蜻蜓变得与普通人无异,可现在正在去无极岛的路上,云若曦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如今之计,只能尽快赶到一个城镇,买一方药鼎救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破妄,速度再快一些,尽早赶到一个城市。”云若曦目光转向破妄。买到药鼎之后,该多炼制一些药材,这一路不知还会遇到什么,多备一些总能有些用处。

    破妄点了点头,健硕的身体一震,在林间穿梭的速度猛然加快。

    角狼疾驰的速度十分迅猛,脚力更是寻常马匹所不能。两日之后,一路风尘仆仆的三人,过了一道大的山坳后,终于看到前方有一座极大的城镇。

    骑着角狼走到近前,云若曦停了来,抬头望去,城门上赫然写着“洛陵城”三个大字。

    洛陵城依着山峦,建设在山脚一片极大的空地上,占地非常广,四面环建着由青石板转砌成的城墙,城墙高大雄伟,固若金汤。城墙四角建有角楼,东南西北又各有一个城门,城门之上复又建有城楼,四门之外还有瓮城,布防严密,自成一体。两队把守的士兵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门口巡视着,这里出出进进的人极多,但却井然有序。

    云若曦暗暗咋舌,眼中闪过一抹惊叹,在这东南边陲居然能够有这样规格的城池,光看这城的本身,恐怕能和京城相比了。

    云若曦如同骑马的人一样,了角狼徒步走着,而小蜻蜓则隐匿在云少楼的衣领间,随着云少楼一同进入了洛陵城。

    城边的守卫见了云家姐弟牵了两匹角狼进城,虽然眼中有着差异,但似乎也习以为常,所以并没有阻拦几人。并不似之前的小城镇,两只角狼便将城中之人吓得心惊胆战,看来这洛陵城之人眼界必然开阔。

    三人进了城,在洛陵城的边缘找了一间看起来很小但干净雅致的客栈住。

    “掌柜!”云若曦在大堂坐定之后,出声道。

    “客官还有什么吩咐么?”头发花白的客栈掌柜忙不迭的面带微笑的跑了过来。

    云若曦对掌柜点点头,“请问洛陵城那里可以买到药鼎?”

    “药鼎?客官是要炼制丹药么?”掌柜略略有些诧异,这年头还有人问药鼎,这倒是少见。想到眼前几人十分不俗,居然以狼代马,定是实力不俗。莫不是眼前的女子是炼药师么?

    云若曦清凉一笑,面色毫无波澜,随意找了个理由,“这倒不是,我爷爷很喜欢摆弄这些东西,家中收集了不少。这次我们兄妹出门,路过这里,觉得洛陵城十分不同,便想四处看看,若是能遇到不错的药鼎,就买一个带回去送给爷爷。”

    身在江湖,还是谨慎为上,买药鼎炼药完全是为了小蜻蜓,还是不要张扬的好。

    “啊!”掌柜恍然大悟,就是说么,炼药师这种职业几乎都没有人再去修习了,而且炼药师哪一个不是胡子一大把的老头儿,眼前的女子虽然凌厉些,但怎么看都不像是炼药师。

    不过客栈掌柜还是暗暗点头,出门还能想着家中的长辈的孩子,却是不错!

    “百善孝为先,客官的爷爷有您这样的孙子真是好福气!”掌柜赞叹道,自己也是有孙子的人,看看人家的孩子,在看看自己的,唉……真是不能比啊!

    “呵呵,掌柜还没告诉我何处可以买到药鼎呢。”云若曦浅笑了一,面色依旧清淡。

    掌柜仰着头,满脸的皱纹聚起,很仔细的思索着,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见到炼药师了?药鼎到哪里去找呢?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