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小姐觉得我们钰影阁的规矩有点强人所难,但是姒琳不妨透露给小姐一个信息,我们钰影阁的主人可并非普通的人物,不过主人身份特殊,恕姒琳不能明言” 姒琳脸上闪现出些许神秘的色彩,却又十分骄傲,“而能进入钰影阁流通的物品也极其不寻常,许多大人都从各地赶来洛陵城参加钰影阁的拍卖呢!”

    “哦,这样。”云若曦点点头,若她所言属实的话,有一位身份特殊的大人物坐镇钰影阁,其他地区的人为着这里极其特殊的物品而趋之若鹜,这样也能解释为何这洛陵城并非交通枢纽,或者国家中心却繁华至此的原因了。

    姒琳笑眯眯的看着云若曦,十分贴心的说:“本期的拍卖刚好要开始了,不知小姐这次来钰影阁是不是有特别想要竞拍的东西呢?如果小姐有意向,我好帮小姐查看一拍卖目录。”

    “恩,好,”云若曦清淡的点了点头,素手摩挲着茶盏,“不知这一期的物品中有没有药鼎?”

    “药鼎?”姒琳微微一怔,这年头询问药鼎的客人倒是少见,“请稍等,我帮您看一。”

    “好!”云若曦应了一声。

    姒琳翻开帖子目录,细细的查找着,在她的印象中,好像这一期刚好有一尊药鼎在拍。

    不一会,姒琳果真从拍卖的目录中找到了药鼎的信息,她将帖子递给云若曦,“太好了,云小姐,您的运气真是不错,您看,这一期普通场中刚好有一个药鼎在拍,这是它的信息。第一时间更新 ”

    云若曦拿过帖子,仔细瞧着。

    目录中并没有对这尊药鼎有过多的描述,只是这样写着:

    凤鸣鼎——体约一尺,上刻凤凰和鸣之态,通体乌黑,材质未可知,年代未可知,鼎腹上有“变废为宝,逆天而行“的字样。竞拍起价一万两。

    云若曦微微的蹙起了眉头,凤鸣鼎?听着名字倒觉得很不同,但不知这变废为宝,逆天而行是如何实现的。

    起价一万两,该是钰影阁最低的拍价了。看来这药鼎的确是很少能有人驱动,所以哪怕有人会觉得它怪异,也无法参悟,除非这人甘心回炉重新修习炼药师的职业。

    不过人生短短数十年光景,谁又能保证终其一生能够达到驱动异鼎的水准呢。

    要说炼药之鼎对于炼药师而言就好比契约之阵对于召唤师一样重要。

    好的药鼎不但可以极大地提升炼药师炼药的成功率,同样炼出的丹药的品质也同普通丹药有极大的区别。第一时间更新

    就好像从靖南王府搬回的文武鼎,虽然很多人知道那是件不可多得的好物件,但文武鼎的驱动却必须要三昧真火才行,而三昧真火又岂是寻常人物可以随意使用的呢?只有达到高级炼药师的水准,并且修习了驱使三昧真火秘术的人方能使用文武鼎。

    因此当云若曦从靖南王府抢鼎的时候,一则东浩南自知理亏,并不想与云若曦再起干戈,而最重要的一点则是,他,以及他周围之人没有能够成功御文武鼎的,即使这鼎放在他那里也毫无用处,既然如此,不如做了顺水人情。

    而文武鼎却是药鼎中极其霸气的一只,据传,此鼎为药族烈山氏之物。其先祖在打败敌族之后,进行了封山仪式,仪式过后,山便出现了一只神品药鼎,据说便是文武鼎。

    此鼎一直被奉为药族瑰宝,直至千百年前,药族被人尽数铲灭,这只鼎炉才流传到世间。

    但云若曦拿到的文武鼎非但不是神级鼎炉,连次神的品阶都达不到,不过是一件仙级物品,这样看来,关于文武鼎的传说也并非尽是真实,又或者真正的文武鼎并没有流传来。

    同样是神级的物品,药鼎同其他物品便又不尽相同,许是这种物品本身就夺天地之造化,常常一出世便具有了灵性,有的甚至还会自己选择主人。

    若看对了眼,即使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火焰也随你使用,若看不上你,即使祭出天至强的奇火也燃不起一丝青烟。

    云若曦手中的文武鼎用来炼药,虽然炼出的药品品阶还算说得过去,但这鼎在使用之时必然要驱动三昧真火,因此确实算不上好的鼎炉。而且此鼎体积极大,使用十分不便,那时若不是没有趁手的药鼎,云若曦是死都不会打这东西的主意的。

    关于天奇鼎,云若曦当然是信手拈来,排名前十的药鼎分别是混沌元灵鼎、乾坤阴阳鼎、幽冥鼎、圣曜鼎、龙魂鼎、麟心鼎、凤仪鼎、万寿鼎、黑焰鼎与赤渊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眼前这只叫做“凤鸣”的药鼎,虽然与那凤仪鼎一字之差,但品阶恐怕还是相差甚远。

    不过云若曦也不在意,眼,只要有能品阶差不多的鼎炉便可,解了燃眉之急,今后有机会再去寻访一方好鼎便罢。

    “小姐觉得如何?”姒琳试探的问了问,这鼎似乎在钰影阁好久了,一直都没有拍出去。

    “嗯,目录上写得不是很清楚,真正见了这鼎才能知晓。”云若曦把帖子搁置在茶桌上,缓缓抬头,看向姒琳。

    “小姐所言甚是。”姒琳温婉一笑,顿了一,说道:“云小姐,姒琳有个疑问……”

    云若曦看着姒琳的神情,便已经了解她想要问什么了,点了点头,“请说。”

    姒琳松了口气,“小姐要拍药鼎,难道小姐是炼药师么?”这云小姐看起来冷淡无情,自己还是谨慎点侍候的好。

    “拍药鼎就一定是炼药师才可以?”云若曦清凉一笑。

    姒琳赶忙挥手,摇摇头说道:“不不!姒琳倒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目前各家的拍卖场上,丹药的价格都炒得很高,可这样依旧是有价无市。”

    她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姒琳看到小姐需要拍一尊药鼎,便误以为小姐是炼药师。不过小姐是炼药师最好,若不是的话,身边也许会有炼药师的朋友,若小姐能带丹药来拍卖,钰影阁定然会给小姐拍出一个合适的价格。”

    姒琳看起来有些心惊,眼前的女子并非那种明艳的不可方物,但平淡的容貌却让她有种难以言语的朦胧之感,她就这样淡淡的坐着,只是她周身发出的气息却让人心中冰凉,有种沉沉的压力压在心头。

    “这样啊,我的确认识炼药师的朋友,以后或许会带丹药过来拍卖。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周身清冷。的确,药鼎这种东西,能够使用的人少之又少。如今自己来的突兀,任谁都会有这样的疑问。

    姒琳一听大喜,若真能笼络一个炼药师,那么主人定会非常高兴,思及此,姒琳不禁喜上眉梢,忙对着云若曦连连施礼,“那姒琳在此谢过小姐了!”

    “不必,”云若曦淡淡的道,又从衣中掏出一万两银票,“这里是一万两,拍卖会的号牌帮我办一吧。”

    “不必,不必,这可如何使得,”姒琳连连摆手,“小姐既然有炼药师的朋友,这区区一万银便不必了。

    云若曦微微挑眉,怎么炼药师竟然变得这么吃香了?居然还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嫌疑。连这入门的一万两都免了?

    姒琳取出一个木盒,仔细的从木盒中拿出一块木制号牌。

    “这是小姐的号牌,请拿好。”姒琳将号牌递到云若曦的手里,面上依旧笑吟吟的,只是心里却越来越紧张。自己自从奉主人的命来这钰影阁之后,也算是阅人无数了,面对各式各样的人,她都能大约猜到对方的心思,但这云姑娘,自己却怎么也觉得心里没底……

    云若曦低头微一端详,便觉这钰影阁实在是大手笔。

    但见这号牌榉木制成,号牌正中阳刻着几个数字,雕刻手法公整老辣,一看便是出自名家手笔,雕刻好后又使鎏金手法填满,号牌的边缘有一圈浅浅的浮雕纹样,点缀着金银丝,并且嵌着宝,十分华丽。

    连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拍卖号牌都做得如此精细,这倒让云若曦好奇了,不知这钰影阁的主人究竟是何方来历,居然如此舍得花钱。

    姒琳恭敬的对云若曦,面上有些遗憾,“只是姒琳人微言轻,并不能做主为小姐兑换高级会员的身份,唉,真是可惜了,不过小姐可以再看一其余贵宾场的目录,看看是否有需要,若有需要的话,姒琳便向主人回报,为小姐破例弄个入贵宾场的名额。”多年摸爬滚打的经验让姒琳具有了极强的笼络人心的能力。

    云若曦轻笑一,虽然自己并不喜欢阿谀奉承,不过这姒琳虽然做了类似的事情,但给人的感觉还算不错。

    她微微点头,“嗯,目前还没有需要的物品,多谢。”

    “好的,拍卖还有半个时辰就开始,请小姐随我到包厢休息一。”姒琳站起身,引着云若曦前往贵宾包厢。

    “好!”云若曦痛快的同姒琳一道离开。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