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仲清了清嗓子,“这血气丹是一位在丹药界非常出名的炼药大师,穷尽三十年时间,采炼百草,推敲过无数方案之后方才成功炼制的一种奇丹。”

    齐仲一报完丹药名,台的人群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血气丹?没听说过,有什么用呢?”

    “对啊,不过既然钰影阁拿出来拍的话,必定有他的道理!”

    “再听听,看看这药能做什么!”

    “没错!看看它能做什么在做打算!”

    “这药似乎能延年益寿的啊!”

    “哦?”

    “不怪兄台不知,这些年大陆上炼丹师凤毛麟角,所以各种丹药都稀缺的很,所以这血气丹也几乎看不到了。”

    “果真可以延年益寿?”

    “没错!家父曾经有幸获得过一粒,的确有这种功效!”

    “啊!那真是值得出手了!”

    “没错没错!”

    云若曦看着议论纷纷的人们,心中倒是十分平静。

    然而她身边的白锦澜却有些不淡定了。

    “血气丹啊!真是好东西呢!据我所知,这种延年益寿的丹药,上一次在大陆上拍卖是在几十年以前了!这次能遇到这个,一定要拍来给父……额,父母带回去!”白锦澜一把抓住云若曦的手,激动地不能自己,差一点将那词吐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不过哥哥一直在跟着一位大师修习炼药之术,这次等自己回去之时,也差不多该出关了。不知道这些年哥哥是否精进了许多,这种血气丹是否也能轻易炼出……

    这样想着,白锦澜紧攥的小手慢慢松开,真的希望哥哥能够成功晋级啊……

    云若曦听着人们的议论,又看着白锦澜一息瞬变的表情,抑制不住差点笑喷出来,引得白锦澜不住的侧目。

    血气丹?

    噗!

    不至于吧!

    血气丹虽然难能,但不过是炼制之时所需的火候与药量控制比较难而已,并不算是什么十分困难的丹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么简单地东西,居然能炼制三十年,不知道是钰影阁故意这样说抬高血气丹的身价,还是炼制之人水平太差!

    这种东西若自己来做的话要多少就有多少!

    云若曦摇了摇头,收了有些不淡定的表情,没办法,对自己而言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物件到了这片大陆便是千金难得了,这种落差实在是让她有点不能适应。

    “这样啊,那白姑娘不妨出手为伯父伯母拍回。”云若曦轻轻的笑了。

    “恩!是哦!我也在考虑呢!”白锦澜一脸微笑的看着云若曦,这丹药对于不能通过修炼而增长寿命的人来说实在是难能可贵。哥哥还不一定能指得上,父母的年纪却渐渐大了。

    恩!一定要拍到!

    齐仲看着人群开始窃窃私语,又朗声道:

    “普通的血气丹一粒可以增加认得寿命七年,一生中可以服食两粒。而今日我钰影阁退出的这种血气丹可使人的寿元延长十年。每人一生中可以服食三粒,也就是说,一共可以增加三十年的寿命。这瓶血气丹一共有十颗,竞拍价起价一百万,每次加价五万以上,各位请!”

    人群中霎时一片惊呼,三十年寿命!

    居然是三十年寿命啊!

    三十年对于修炼者而言也许并不算什么,但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的确是非常的难得。试想,一个已经六十岁垂垂老矣、行将就木的人,试过三粒血气丹之后,直接便将寿命延长至九十岁,这简直是不可以想象的。

    人将要死,钱还没花完,的确是让人死不瞑目的事情,一时间人群之中想要竞拍的人纷纷出手。当然,依旧在座位上淡定观望的人必然是各种修炼者。而且这样的修炼者在整个大厅中为数也不少。

    “一百五十万!”人群中一个穿着华贵但身材臃肿的胖子激动地举牌。

    “一百六十万!”另外一边同样看起来有些小钱的,穿着极其闷骚的玫红色锦袍的男人,斜斜的搭在椅子上,瞪着胖子,举着手中的号牌。

    “哼!”胖子怒视那人,高喊:“一百七十万!”

    闷骚男呸了一声:“一百八十万,小样,跟爷爷斗!”

    “一百九十万!”胖子浑身的肥肉颤抖着,有种和爷爷比一比!

    “两百万!”闷骚男就像是开屏的孔雀,几乎全身的毛都炸开了花。

    二人的叫价声此起彼伏,已经将其他竞拍之人彻底丢到了一边。此时的价格已经抬到了五百万。

    人们都瞧着二人,虽然血气丹难得,但五百万的价格还是有些贵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白锦澜轻笑一声,他们二人这样冷水煮青蛙的拍法,这得拍到什么时候去。

    她亮了亮手中的号牌,声音轻盈,“一千万!”

    云若曦蹙了蹙眉头,瞧着白锦澜,一掷千金就为了那么几颗破药丸?真是不值。

    人们同样诧异的向白锦澜这边张望,这是谁家的丫头,这般豪气!

    胖子与闷骚男闻言同时向白锦澜这边投以怨毒的目光,然而当他们目光触及白锦澜身边四个凶神恶煞般的护卫时,心里都不同程度的瑟缩了,赶忙灰溜溜的坐。

    齐仲微微一笑,瞧向白锦澜,并点了点头,原来是她啊。

    他张口道:“十号,一千万两一次!”

    人群发出嗡嗡的声音,一千万啊,不是小数目,此时,人们已经基本没有人再愿意和白锦澜竞价了。

    “十号,一千万两二次!”

    “十号,一千万两三次!”齐仲的声音缓和而有力,见无人再举牌,他轻敲手中的小锤,“成交!”

    白锦澜小脸微微有些发红,她放手中的十号号牌,转头看向云若曦,吐了吐舌头,“嘿嘿,搞定!”

    云若曦笑看了一眼白锦澜,平淡的说,“白姑娘真是大手笔,这丹药真的值那么多钱么?”

    白锦澜轻皱一小鼻子,“其实,我怎会不知这丹药并不值那么多,只是,无论怎样,我是必然要得到这个的,父母年纪大了,这是不错的一个机会。第一时间更新 ”

    云若曦低首轻笑,轻轻摩挲了小手,并未再说什么。为父母尽孝道是怎么都不为过的。

    众人还沉浸在一千万丹药带来的震撼时,大理石台上忽的又是彩光一闪,光亮过后,展台上又多出一件拍卖品。

    这是一件猩红色的甲胄,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整个铠甲血色弥漫,隐隐有暗红色魔纹在表面浮动,光看着就觉得眼前血光阵阵,甚是稀奇。

    众人眼中皆是多了些诧异与凝重。

    齐仲走到甲胄面前,大声道:“此甲名为血魄甲,为陨铁所铸,并淬炼了深海血妖之脊髓,方形成这般血色。此甲坚固,防御力极强,不但能够抵御物理攻击,也能一定程度的免疫魔法攻击。起拍价一百万。每次加价五万以上,请!”

    云若曦与白锦澜互相看看,这铠甲虽然看起来不错,但二人皆是对此物毫无兴趣可言,只当陪坐。

    最终,血魄甲以七百万的价格成交。

    一件件拍品以极快的速度成交着,白锦澜的情绪似乎越来越激动了。

    当然钰影阁并非像其他拍卖行那样,以底价的由低到高来安排拍卖品出场的次序。这也使得人们以十分的热情期待着一件拍卖品的。

    不过看着场内绝大多数的人群情激昂的样子,云若曦似乎了解道并非每个人都如自己这般已经提前看过了拍卖品的目录。

    云若曦又看向身边的白锦澜,她虽然同样情绪高昂,但并非向其他人那样激动得不能自已,反而和自己差不多,似乎对于所拍的物品已经心中有数。

    云若曦瞧着白锦澜巴望的眼神,不由得张口道:“白姑娘可是有十分想要获得的物品么?”

    “是啊!这次特地过来洛陵城就是为了要为父亲拍一件物品的。”白锦澜甜甜的笑了,看着云若曦有些不解,她又接着道:“云姑娘等就能看到那东西了。”

    看着白锦澜神秘的样子,云若曦有些失笑,“什么东西啊,这么神秘!”

    白锦澜故意神秘的贴近云若曦的耳边,悄声说:“钰影阁提前半年就已经通知了至尊会员,所以不单是我,恐怕在座绝大多数人都是为了这东西而来呢!”

    云若曦并没有躲避白锦澜的靠近,她直觉对于这个女孩子有种不一样的好感。

    她轻笑了一,神色清凉,“那普通人,基本上是不知道的?”

    “对啊,拍卖的目录只有至尊级的会员才能看到的.”白锦澜点点头,这一点是天皆知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云若曦微微眯了凤目。

    自己第一次到钰影阁,居然得到了至尊级别会员的待遇,这一点实在是奇怪。她细想了一自己从进入钰影阁到进入这拍卖场的过程,实在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让那个姒琳如此对待的啊?

    云若曦左思右想得不到答案,索性不再管她。

    不过她又仔细的回想了拍卖的目录,究竟是什么东西,然这些人趋之若鹜呢?

    忽的,一道灵光闪过,她眸子一冷,难不成是那个?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