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神色微微一动,若说可能的话,只有那件物品能够引起这般的轩然大波了。

    白锦澜虽然一脸的神秘,但是看起来十分的轻松,她扬起小脸,娇俏的看着云若曦,一脸的志在必得。“云姑娘,到时候,可别跟我争哦!”

    云若曦凤目微勾,嘴角尽是笑意,她微抬纤手,遮去脸上一半的笑意,举止大方清淡,“只是,我对那东西却是真的没什么兴趣,你放心好了。”

    白锦澜呵呵的笑出声来,“当然我是说笑了!要是云姑娘和我争的话,恐怕这回我定然会放弃了!呵呵!”

    二人正说说笑笑的,忽然听得齐仲高亮的声音响起。

    “一件拍卖品,凤鸣鼎!”

    人群中嗡嗡的声音瞬间又在大厅中响起。第一时间更新

    “怎么回事,这东西怎么还拿出来拍呢?”

    “就是啊,每次都流拍,也不说收回去,什么意思么,赖上咱们这些人了?看谁心情好的时候没准能收了?”

    “一把破鼎,白给我都不要。”

    人们啐着,几乎没有人看好这件物品。

    云若曦微微皱眉,这鼎有这么差劲么?

    “凤鸣鼎?恩,听名字还不错的,不过大路上炼药师那么少,能用的人也少,估计是拍不出去的。”白锦澜歪了脑袋,看着台上的齐仲。

    “恩!”云若曦也不说话,只等着凤鸣鼎在展台上出现。

    不知道这鼎究竟怎样。无论是目录还是传说,云若曦都不介意,好的鼎炉对于炼药师,有的时候,看的是眼缘。许多世人并不看好的异鼎,只有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个炼药师的手中才会有特殊的效果。

    天十大奇鼎中排名第九的黑焰鼎便是这样。

    最初,黑焰鼎也不过是寂寂不为人知的一尊普通鼎炉,黝黑的鼎身一丝一毫装饰纹样都没有,就好像煤堆里的煤球一样不引人注意,任谁都看不出它品质如何。这鼎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出生于世,也不知究竟存在了多少年,只是人们都当它是一件毫无用处的普通鼎炉来用。

    直到有一天,黑焰鼎遇到了传说中的丹圣尊——苦宿尊者,这才精光四现,异彩连连,而这鼎与苦宿尊者相遇的城市,几天时间皆浸沐在圣光之中。与此同时,黑焰鼎也产生了一系列奇异的变化,先是破铜烂铁般的鼎身蜕出了黑色玄晶,接来又出现了上古火焰图腾。

    人们这才知道,并非黑焰鼎低微,其实是它太过高贵,在普通人面前不屑显露自己的真面目而已。它,竟是一尊极其强大的神器。苦宿尊者使用黑焰鼎炼制的丹药皆是世上少有的极品灵丹。

    之后,黑焰鼎的种种神能终于被人们所知,在天奇鼎排名中奠定了第九的神圣地位。

    所以,不管名录中如何说明这凤鸣鼎,自己都该好好查看一番,因为,云若曦总觉得这件药鼎十分的不一般。

    “其实我哥哥也是一位炼药师,只不过他一直跟着他的老师闭关而已,不然的话也许会对这鼎有意思呢。”白锦澜轻戳着脸蛋,有点跃跃一试的样子,该不该为哥哥拍这鼎呢?

    她转过脸看着云若曦,发现云若曦的目光竟然有些炯炯的发光,咦?这倒是奇了,难不成云姑娘对这鼎有兴趣?

    大理石台上彩光连连,耀得人睁不开眼睛.

    云若曦努力的向光幕中瞧着,一尊细小的鼎炉渐渐在光幕的映照显现了出来.

    那鼎远远地安静的立在展台之上,漆黑的鼎身并不光滑,在光芒四射的展台上无所遁形的外露这它身上细微的斑驳。若将它比作女子,它就好像一个青涩又拘谨的少女,怯怯的站在原地,丝毫不敢过分外放的样子。

    云若曦仔细的瞧着,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并没有一丝一毫异样的感觉,她不禁有些奇异了。第一时间更新 可是那种怪异的直觉却依然存在着。

    买还是不买?

    “凤鸣鼎,以不知名金属制成,上刻双凤和鸣姿态,流传久远,腹上书写着‘变废为宝,逆天而行’的字样,如此神秘药鼎等待有机缘之人为它开启神门,起拍价一万两,每次加价五百两起,请!”

    “神秘个屁,多少年都没有处理出去的东西!”台有人啐道,这等劣质东西拿出来拍卖不是耽误时间么。

    “估计这次又要流拍了。”

    “是啊,那么多次都没卖出去,可钰影阁还把它放在目录上,哎,少见啊!”

    虽然台议论纷纷不休,但人们均显得有些意兴阑珊,这东西怎么看都是无用之物,除了炼药师谁能用得上呢?若要这鼎铸造得细致些,温润些,优美些,没准还真能带回家当个摆设或者当个香炉什么的,毕竟价钱也不贵,可事实是这玩意儿黑不溜秋的,那这玩意儿当宝的人才真是神经有恙呢。第一时间更新

    白锦澜瞧着台上的凤鸣鼎,脸上同样十分的失望,本来还打算拍给哥哥来用,但仔细观察过这鼎,实在是看不出有任何特别之处,什么“变废为宝,逆天而行”的话都是用来唬人的吧。

    算了,估计哥哥跟着他的老师,一定已经有了很趁手的药鼎了,拍了这个来,他也看不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若曦听着人们的议论,目光更是沉凝。看着那尊没有任何特意之处的鼎,她还是有些矛盾了。买吧?还是不买呢?

    价钱当然不是什么问题,虽然这东西看起来平凡的很,但没有拿到手上使用,到底什么状况谁也说不定,而且那种奇怪的直觉在自己心里蠢蠢欲动,让她的心总有些跳动得不在规律上。

    买回去若是无用,就当安慰自己的小心灵了,若是有用,就当捡漏了。怎么说自己也不会吃亏。

    而且炼制小蜻蜓的丹药,并不需要什么特殊得或者好得不得了的药鼎,只要有便可。第一时间更新 这样的话,目的也可以达到了。

    好!就这样!

    云若曦皱了皱秀丽如画的眉目,终于还是举起了手中的号牌,“一万一千两!”

    不但是台议论纷纷的人们,连同台上已经做好等这件药鼎流拍的齐仲也瞪大了眼睛。这鼎已经在台上多少期了,本来若这期再没有人拍的话,恐怕就会被直接丢入库房,成为再也上不了台的死物了,不想今日竟然真的有人看上了这尊药鼎,

    齐仲不禁向台高举号牌的女子投来了十分浓烈的“敬意”!

    他仔细瞧着云若曦,这姑娘看起来眉清目秀的,虽然样貌十分普通,但气质清冷大方,怎么看都不是脑瓜儿有问题或者那种闲的蛋疼买着玩的主儿,难不成她真的看好这鼎?

    齐仲又仔仔细细的低头瞧了瞧这尊凤鸣鼎,自己已经看了不百次了,真没什么特别的啊,要不然她就是一个刚入门不知深浅的炼药师!

    恩!一定是这样的!

    齐仲的脸上笼上一层温和的笑意,怪不得,若是新手拿来练手的话,这药鼎也算是不错的选择了。他习惯性的向拍主点点头。

    半晌,见并没有别人预制竞拍,当然,这是绝对不可能有的,齐仲朗声道:“凤鸣鼎,九十四号,一万一千两一次!”

    人们都向云若曦投来安慰或者幸灾乐祸的眼神。这是谁家的大傻丫头出来犯傻,这又不是珠钗或锦服,买了还能穿穿戴戴,虽说一万两也不是什么大数目,但用来买这么一个破炉子,实在是有点暴殄天物了。

    白锦澜瞪大了眼睛瞧着云若曦,小脸有点抽,自己没看错,她果然对这鼎有兴趣……这云姑娘真是与众不同,佩服佩服,刚才她还说对于那件东西完全没有兴趣,这会儿居然对这么个破烂东西感兴趣,天,这是什么逻辑!

    她真想好好探探云若曦的头,看看她是不是生病了。

    “云姑娘,你确定要买这么个破烂东西?”

    云若曦是什么人,既然定了决心,便是会照直做去的人。

    “恩,买来瞧瞧。”她笑得恬淡,殊不知,她这清凉的笑意看在其他人眼里是不谙世事的表现。

    白锦澜揉揉额角,要不要劝劝云姑娘呢,可是话到嘴边,她又收了回去,既然人家喜欢乐意,自己也不该扶了云姑娘的兴致,况且看云姑娘的样子,定然也是出身大户,一万两也不是什么大数目,就当买个开心吧。

    不过她买来做什么呢?难道她也是炼药师?

    此时,齐仲清朗的声音再次响起,“凤鸣鼎,九十四号,一万一千两二次!”

    见人群依旧无动于衷,看来,结果就是这样了。

    齐仲又高声道:“凤鸣鼎,九十四号,一万一千两三次!成交!”

    “彭”的厚重的一声响起,齐仲手中的小锤沉沉的砸在拍卖桌上。他又向云若曦点头示意,云若曦也微微点头当做回礼。

    “好!此次拍卖会的上半场就此结束,请各位贵客稍事休息,等将会为各位带来更加稀珍的物品,钰影阁祝愿各位在此次拍卖会上均有爱物入手。好,各位,半个时辰后再见。”齐仲轻轻敲响金钟,上半场拍卖会落了帷幕。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