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场休息,钰影阁的侍者为场内的宾客奉上了茶点,只是贵宾区的远远要比普通区域的精致许多。

    云若曦与白锦澜并没有像大多数宾客一样走出拍卖厅,而是在座位上闲聊着。白锦澜带来的四个面容肃杀的武士,依旧面不改色的定定的跟在白锦澜的身边,十分谨慎的瞧着周围。

    “云姑娘,难道你是炼药师么?”白锦澜一脸疑惑,拿起面前桌上的小点塞到嘴里,又端起面前茶桌上的茶水,灌了一口,向云若曦问道。

    “恩!”云若曦抬眼瞧了白锦澜,点点头,并没有否认,白皙的小脸平淡无波。

    “嘶!”白锦澜瞬间睁大了眼睛,一脸激动。第一时间更新 她放手中的糕点与茶盏,小手拽住云若曦的衣袖,仔细的将云若曦从上到从左到右看了一遍又一遍,连手指都掰开来数了一遍!

    白锦澜觉得自己的脸在抽,真没有想到,这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普普通通的女孩竟然真的是一位大陆上少见的炼药师。

    云若曦被白锦澜上打量得有些尴尬,轻轻一笑,“很惊讶么?”

    “本来,我哥哥学习炼药已经颠覆了我对炼药师的认知了,没想到……云姑娘你也是……不是说大陆上的炼药师已经快要绝迹了么,传言看来的确不能相信呢!”白锦澜皱起眉头,小嘴吧啦吧啦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传言果然不能相信!

    云若曦轻轻扯回被白锦澜揪住的小手,好笑的抿了抿唇,“那你对炼药师的认知是什么样子?”

    白锦澜抬起小脸,看着天花板,“白胡子老头儿嘛!炼药师不都是那个样子!”

    转脸,她的小脸靠近云若曦的脸,巴巴的看着她,神色甚是虔诚,然后又四里瞅瞅,见周围的人都不太注意这边,这才故意压低声音道:“炼药师的话……那么可以问一,你现在是什么等级么?”这个问题还是问得低调一点好了!

    “恩,学艺不精,不敢在白姑娘面前卖弄,不说也罢。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面上微微一红,叹了口气。前世今生,多少年了,死活突破不了九级,说出来实在丢人……

    “怎么会!”白锦澜柳眉微微皱起,对于炼药师这个职业,她现在可是钦佩的很,就比如说她自己的哥哥。而且眼前的云姑娘,虽然长得普通了点,但就那种仙人一般的气质,之前自己就觉得甚是特别,肯定是因为炼药师的缘故才会如此,这可不是其他任何职业的人都能学来的!

    白锦澜双眼放光,“能够立志成为炼药师的人实在是值得我们这些普通人敬佩呢!刚才云姑娘你也瞧见了,血气丹啊,中级的丹药就可以卖一千万呢!云姑娘!你要早日达到中级炼药师哦!到时候想要多少银子就有多少银子哎!”

    “好像是这样!”云若曦淡淡一笑,看着白锦澜对自己句句叮咛,又信心满满的样子,觉得实在是可爱。不过她自己倒是没有想着炼药糊口,但听起来似乎也不错。今后要是有时间的话,到时可以随便炼一些丹药拿来拍卖,想来定是不少赚。

    “恩!对了!你和我哥哥年纪相仿,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一定要介绍哥哥给云姑娘认识呢!恐怕到时候哥哥会巴着云姑娘你不放哦!”白锦澜又拿起另一块看起来不错吃的小点塞到嘴巴里,恩,好吃!她又拿起一块递到云若曦手里,“云姑娘,你尝尝这个,很好吃呢!”

    “这话……怎么说……”云若曦被硬塞了一块点心,又听得白锦澜说她哥哥什么什么的,只觉一脸黑线!听她的意思,好像她哥哥也是一位炼药师的样子!

    两个人越说越热络。

    “我哥他啊,对炼药这事简直痴迷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在他眼中,除了炼药,其他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而且只要有炼药师在他周围出现,必然会被他抓住大谈特谈一番,否则他寝食难安的!”白锦澜吞精致的糕点,又灌了一大杯茶水。

    “咳咳……”云若曦无语,为炼药痴狂到这般田地的人,的确是少见,不过这份赤子之心倒是很让人钦佩。

    “额……对了,难道云姑娘觉得那尊凤鸣鼎很特别么?”白锦澜皱着眉,怎么都觉得云若曦买的那尊黑乎乎的鼎炉不值那个价钱,却也不想想自己丢了一千万买了一瓶血气丹……

    “其实我也看不出什么奇怪之处,只不过这几天急需一尊鼎炉为朋友炼些丹药,而几乎又遇不到出售的药鼎,刚好这尊凤鸣鼎在这里拍卖,就姑且买来用用了。”云若曦淡淡的笑了笑。

    “原来是这样呢,听到这鼎拍卖的时候,唔,我还在想要不要买来给哥哥,但是我一个门外汉,实在是不懂这些东西。不过云姑娘你却买来了,唔,若是哥哥在的话,没准能帮云姑娘参谋一呢!”白锦澜不停地往嘴巴里塞着点心,连说话声音都含糊了。

    以前哥哥遇到的炼药师不外乎都是些年级大大的老头子,能够遇到云姑娘真是上天开眼。

    白锦澜抬头望了望天!

    难道说!

    上天真是看不惯哥哥老大不小的,什么都不顾,不说是正妃了,连一枚通房的丫头都没有,只晓得一味的炼药啊炼药啊炼药,专门送来一枚和他能够志同道合的姑娘给他?

    父皇!母后!大哥有救了!

    没准你们很快就能抱上小孙子了呦!

    思及此,白锦澜是点心也顾不上吃了,嘴巴咧到了耳根,眼睛放光的瞧着云若曦。

    不错!

    这云姑娘气度雍容清华,说话大方得体,性格虽然有些冷,可心肠却是热,这样的姑娘,一定也是出自名门大户!

    白锦澜又使劲的瞧了瞧云若曦,虽然面目平庸了点,但是还十分耐看,尤其是皮肤,白的通透,眉眼秀丽,虽不是那种能勾人的,却让人看着舒服极了,而且哥哥为人怎么也不是那种只看外貌的,这样的姑娘配给他,想来他也会十分乐意滴!

    白锦澜咽满口的点心,擦了擦小嘴,嘿嘿的笑着,向云若曦靠了靠。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被白锦澜瞧得浑身发毛,又见她忽然向前来,直觉向后靠了一。

    “对了,一直云姑娘云姑娘的叫,也不知道云姑娘你芳龄几许呢,我们这么有缘,不如姐妹称呼如何?我们家就只有我和我哥两个人,他又常年不在家,即使在家也无聊得紧,我就总想着有个姐妹!我今年十四,腊月十九生人,云姑娘呢?”白锦澜眼睛忽闪忽闪的,真诚的不能再真诚了!

    不管怎样,先替哥哥打探一情况再说。

    年纪嘛,是肯定没有问题的,要是能问道生辰八字,就可以拿回去让母后帮忙算一算,看看到底合不合。

    云若曦无奈的笑笑,这个家伙还真是有趣,“我也十四岁,不过要比你大半年呢,我是六月初六的生日。”

    不过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难不成是转性了么?一个小蜻蜓,再加上这个白锦澜,无论是谁,饶是自己这么张狂的性子,在她们面前是怎么都张狂不起来……

    “啊!这样子的话,我该叫你姐姐呢!嘿!真好!”白锦澜一脸的激动。

    云若曦淡淡的笑了笑,也不推脱,“妹妹!”有个姐妹也是不错的。

    她又一想到云紫陌,俏脸微微一沉,心中“嘶”的就仿佛被针一刺,与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十几年一同长大,却对自己包藏祸心,几次三番想要暗害,这般歹毒,全无一点姐妹之情,竟然比不上面前只见两面的白锦澜。

    可怜母亲,竟然因为自己,被这恶毒女子毒,如今虽然保得性命,却也危在旦夕。

    云若曦银牙暗暗的咬着,眼中闪过一丝冰冷。

    “姐姐?”白锦澜看着云若曦脸色忽的变了变,只觉身上一冷,第一次见到姐姐的时候,她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她讶异了,为何姐姐身上会有这样冰冷的感觉,与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云若曦看着白锦澜不解的看着自己,心里一动,神情间的冰凉之色瞬间退去几分。

    “姐姐怎么了?”白锦澜睁大眼睛瞧着云若曦,眼神如鹿儿一般无辜。

    云若曦叹了口气,心中一凉,“只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没什么。”

    白锦澜拉过云若曦的手,小手微微用力,却聪明的什么都不问,但口气却是笃定又真诚,“不好的事情就不要想!”

    “恩!”云若曦感受到白锦澜的关心,朝她点点头,脸上的冰凉尽数消散。

    “对了,姐姐,你可许配了人家?”白锦澜小脸上全是认真又进一步的问道。

    云若曦猛地嘴角一抽,瞧着白锦澜忽闪忽闪的眸子,直觉这丫头在打着什么主意。

    “快说嘛!”白锦澜急急的猛摇着云若曦的手,一脸的紧张。

    “还,还没!”云若曦揉揉额角。

    “挖!太好了!”白锦澜腾的跳了起来,“那你嫁给我哥哥好不好!”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