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澜一记重磅炸弹丢来!

    云若曦只觉得头上黑云压顶,这是什么情况……

    前一秒钟要和自己姐妹相称,后一秒钟就要自己嫁给她哥哥……

    “喂!”云若曦赶忙压住满地跳腾的白锦澜,“你先坐来!”

    “好!”白锦澜兴匆匆的坐到云若曦的身边,小嘴乐的合不上,直接给云若曦做了决定,“姐姐你答应了是不是!嘿嘿!我跟你讲啊,我哥哥他人很好的,虽然木讷了一些,也几乎没什么情趣,不过人倒是老实得很啊,长这么大他几乎没和女孩子接触过,你嫁给他没错的!真的真的!我对天发誓哦!”

    哥哥啊,你看我这么替你费心,你可真对的要感谢我啊!

    “你听我说!”云若曦抓着白锦澜的手,眉头皱的死紧,脸上全是无奈。

    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帮自己的哥哥推销上了。

    难不成她哥哥是难以出手的货物么?

    另外这孩子脱线的厉害,随便就把她哥哥卖给自己,要是遇到歹人,没准她能把自己也给卖掉,真不知他父母怎么放心把她一个人放出来。

    “好啊,姐姐你说!”白锦澜点头如捣蒜,眼睛里咕嘟嘟的冒着泡。

    没办法,谁让自己对姐姐这么有好感呢,嘿嘿!

    云若曦端正的坐在白锦澜面前,正了神色,“这婚姻大事呢,人们都说是要父母做主,但我却觉得必然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嫁才可以,而妹妹你说的呢,一来不是父母之言,二来我对你哥哥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不行!”

    “唉?”白锦澜小脸瞬间难看的要死,“这怎么行!”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我是姐姐,你得听我的话!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再说的话,我就不认你这个妹妹了!”云若曦小脸绷起,佯装微怒的瞧着白锦澜。

    “真是的……”白锦澜嘟起小嘴,委屈的瞧着云若曦,将口中马上要说出的话硬吞回肚子里。第一时间更新

    不行啊,好不容易遇到自己喜欢的能接受的大嫂,绝不能这样叫她跑了。

    白锦澜看着一脸严肃的云若曦,小脑瓜中忽然灵光一现,小脸瞬间又扯出一丝明亮的笑意。

    既然姐姐说要找她喜欢的人,那么就让她喜欢哥哥就好啊!有自己在这边牵线,一切都有可能!嘿嘿!

    云若曦看着白锦澜一脸的怪笑,暗自摇摇头,这家伙看起来根本没有死心啊。

    正当二人各怀心思的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齐仲已经回到了大理石台上,而台的人们也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第一时间更新

    “好了,不要闹了,要开始了。”云若曦唇角勾起,清淡的笑看着白锦澜。

    “好嘛好嘛!”白锦澜微嗔,撅着小嘴,扯了一云若曦的衣袖,这才将视线转到前台的齐仲身上。

    “当!”齐仲敲响了身旁的金钟,声音清朗,“拍卖会的半场开始。”

    台喧闹的人群瞬间变得安静来。

    齐仲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想必诸位都知道,此次拍卖会有一件非常特殊的物品将要拍出。”

    齐仲这话一出,台的人们瞬间紧张了起来,气氛有些凝重了起来。

    云若曦微微侧目,连身边的白锦澜都不见刚才俏皮的模样,巴掌大的小脸上尽是肃穆。

    看来,这东西的确有些门道。

    人们议论纷纷,毫无伏笔的,一子就将拍卖会的气氛推到了至高点。

    齐仲微微一笑,了然的看着台人们的反应,“此次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品,诸位请看!”

    齐仲大手一挥,直指向身边不远处的展台。

    霎时,大理石台上又显出七彩缤纷的光芒,霞光阵阵,耀眼的几乎要刺瞎人们的双眼,声势浩大得远非上半场所有拍卖物品能够比拟。

    绚烂的光芒维持了将近十秒钟的时间,终于渐渐的散去,展台上出现了一副白玉棋盘。

    云若曦微微眯了双眸,凤目暗暗发紧,她向台上张望,只见这棋盘一尺半见方,通体白色,质地极其细腻,光泽温润,状若凝脂,赫然是一块极其难寻的羊脂冰玉整个雕琢而成,即使远远地都能感觉到这棋盘极其的沁凉。

    这白玉棋盘以华丽繁琐的流云为纹撑起四角,云纹中暗藏饕餮,整个雕刻或虚或实,虚实相交,是难能的三层花浮雕,手法堪称绝妙,棋盘之中细刻纵横十九道经纬,甚是工整。

    齐仲走至展台前,双手轻轻拿起棋盘边的两只棋子盒,打开来,只见其中一盒白玉棋子凝白温润,另外一盒墨玉棋子似夜细腻,两盒棋子交相辉映,品质皆是极致。

    整个大厅中的人们瞧着棋盘,眼中尽是火热。人群之中的几道极强的气息瞬间溢出。

    云若曦一侧目,将这些不同的气息纷纷纳入眼中。

    离自己最近的便是之前烈火山庄的人,那位被称作少主的人此时正定定的瞧着棋盘,目光如血般猩红,他如毒蛇般的目光扫视了一人群,将大厅中的情况尽数看在眼里,心中估算着可能遇到的对手们。而一旁的随从们面上同样尽是肃杀与冷冽。

    靠近大理石台的左前方,有一个人全身着黑且用厚大的帽子紧紧包裹着脸,他虽然不动声色,但周身散发的气息同样不容小觑。

    另外,在云若曦的身后还有几股不同的势力,同样虎视眈眈的瞧着展台上的棋盘,几波人皆是踌躇满志,一副要将天地棋盘纳入自己怀中的样子。

    齐仲微微一笑,“天地棋盘,极品美玉制成,传世已有千年,为五千年前的雪尊所做。据说这棋盘中有着雪尊得道的箴言,但几千年来无人参透。雪尊为五千年前大陆之上能力最强的天尊级人物,曾以一人之力逼退数十位同样天尊级的人物。雪尊者一生极爱对弈,因此做了这副天地棋盘。这位雪尊者消失后,独留了这副棋盘,如今,不知何人能有幸参透这期盼中的奥秘。”

    云若曦秀眉微微挑起,银牙轻轻的咬住唇,面色凝重,小脸上尽是思索。

    若真能够从这棋盘之中悟到臻入天尊的门槛,这东西也算是天至奇之物了。但这藏宝之人怎的不将这棋盘纳入自己怀中,回家使劲参悟,反而拿出来公然拍卖?天难道还有这种道理?

    “这就是天地棋盘!”

    “据说若能参透雪尊者的箴言,便能成就天尊级别!”

    “这么好的东西!啧啧!非你我能够消受得了的!”

    “对啊!你看看那些人……”

    人们唏嘘感叹着,这样的好东西,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打算去争夺,因为他们知道,这副棋盘的价格定是天文数字,非但自己没有那么强的实力来竞拍,即便是竞拍到了,大厅里那几股势力也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了的,所以此番就看一看开开眼算了!

    白锦澜紧张的看着台前,小手攥得死紧,情绪有些激动。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看着白锦澜微微皱眉,“你要竞拍这个?”

    “姐姐,”白锦澜十分谨慎的看着云若曦,只用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实不相瞒,这东西原是我家传之物,在百年前不翼而,前不久听说会在这里拍卖,爹娘便要我前来看看,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云若曦略略诧异,这白锦澜难道是雪尊者的后人?

    白!雪!

    云若曦感觉得到白锦澜周身紧绷,眉头皱紧,“你准备怎么办?”

    “先竞拍吧,不管多大的代价都要拍到。”白锦澜一脸的凝重,但她心里真的没底。

    云若曦四里看了看,一脸冰冷,“即使你拍,那几家恐怕也不会轻易的放了你。”

    “我知道,但是事到如今,没有别的办法……”

    云若曦点了点头,抬起头瞧着大理石台上安然站定的齐仲,冷眸眯起,拿这件物品出来拍卖之人究竟有何打算?

    “这天地棋盘,烈火山庄必然拿!”阴狠的年轻人轻哼一声,淡淡的冷笑道。

    前方整个身体包裹在黑衣中的人微微一嗤,“烈无悲少主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这天至宝,定然应该是有实力者得之。你烈火山庄还差点!”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本少主面前放肆!”烈无悲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身边七八个大汉瞬时立在他身后。

    “凭你这毛头小儿,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黑衣人一挥手,彭的一道劲气向烈无悲袭去。

    烈无悲猛地一闪身,劲气“彭”的一将他身边的桌子轰的粉碎。他旋即双臂一抖,几道呼啸着血腥味的冷风刮向黑衣人,“来而不往非礼也!”

    齐仲的脸瞬时变色,原本温和有礼的他周身瞬间爆出一股强大的劲气,忽的向台覆盖而来,一子便化解了烈无悲与黑衣人的碰撞之气。

    其他所有人都惊讶至极的看着齐仲,真没想到原本以为只不过是高级战士的齐仲,真实的级别居然已经达到了圣级,那么这钰影阁的主人岂不是更加深不可测么。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