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陵城说白了是钰影阁的地盘,在此地久居之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便连城主都得对钰影阁礼让三分。整个洛陵城的命脉牢牢的掌握在钰影阁的手中,恐怕就是国主到此,城中之人也不太会买他的帐。

    云若曦微蹙秀眉,仔细的分析着,虽然白锦澜目前是一只烫手的山芋,但自己却必须将她接过来。

    之前在拍卖的时候,云若曦就已经察觉,连一位普通拍卖师的身手都在圣级之上,那么这钰影阁的主人恐怕实力恐怕是深不可测。也许同样是臻进了至尊等级也说不定。

    此番白锦澜竞拍成功,而身边所带之人甚少,这是所有人都看到的事实,那么,若想从白锦澜手中获得天地棋盘,在钰影阁的地盘之上或许没有人敢动手,但若出了洛陵城,恐怕白锦澜他们就会面对一波接一波的追杀。第一时间更新

    自己与白锦澜交好的事情,恐怕拍卖场内所有人同样都看在眼里。今后即使出了洛陵城,与白锦澜分道扬镳之后,自己也断断逃不过各种势力的追杀了。

    如此,只能尽快炼制丹药,或许能有些用处。

    另外,在洛陵城之内,恐怕还要好好利用钰影阁,才能全身而退。

    云若曦面色冰凉,心中因为已经有了大概的对策,所以神色之中并未有一丝恐慌。

    来便来,难道我云若曦还怕了你们不成!

    云若曦办妥了手续,拉着有些呆滞的白锦澜,拿着自己拍的凤鸣鼎和白锦澜拍的天地棋盘,出了钰影阁的大门。第一时间更新

    “妹妹既然已经拍了这天地棋盘,必然站在了风口浪尖之上,不知道妹妹家里是不是有派支援的人前来?”虽然明知道答案是否定的,但云若曦还是问了一句。

    她清冷的抬眼瞧了瞧跟在白锦澜身边的四个护卫,虽然这几人的级别不低,都是高级的战士,但要面对整个天的追杀,实在是不够看,恐怕不出几就被人砍杀干净了。

    白锦澜怔怔的看了看云若曦,“没……没有,这次其实只是来确定一天地棋盘的消息的,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云若曦额角突突的跳,“那你怎还还不知死活的拍这劳什子!你知不知道没有完全的准备,这样拍只能是断掉了自己的小命!那些人恐怕根本不会放过你!”

    “可是,我不能眼看着自家的东西被别人带走,若失掉了这次机会,今后更不知从何找起了……”白锦澜的声音中尽是哭腔,她当然知道目前的窘境,“姐姐,我该怎么办?”

    恐怕这次自己在劫难逃,只因异宝在手,而且没准还会连累姐姐……

    白锦澜面上尽是愁苦,盈盈的大眼充满泪水,她直觉心惊胆战,似乎已经看到了等待她的血雨腥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若曦深吸了一口气,面色更加冰凉,“既然你叫我一声姐姐,我便尽可能的帮你吧!你们住在哪里?”

    “平城街上的云来客栈。”白锦澜瞧着云若曦,声音怯怯的,哭腔更浓,马上又补充了一句,“我不喜欢人多,所以住的地方是在洛陵城的东北角。”

    云若曦微微一思量,太过偏僻的话实在是不妥,若太过热闹也是不好,不如先到自己那里去。

    她沉声问道:“那边的客栈里,还有你们必须带走的物品么?”

    “没有了!”白锦澜摇摇头。

    云若曦秀眉微微挑起,点了点头,“这样的话,那边的话就不要回去了,跟我走。到我那里之后,再作打算。”

    “好!”白锦澜使劲的点点头。如今只能相信姐姐了。

    云若曦带着白锦澜与她的四个护卫顺着原路往回走,不多时便回到了之前投宿的客栈。

    云若曦刚走上客栈二楼还没回到房间,云少楼便听到了响动,迎了出来,“姐,你可回来了,这大半天的时间,你去哪了?”

    虽然老姐无限牛掰,但出了那什么圣殿之人围堵之事,她一个人出门,二世祖还是十分的担心,完全是母鸡护小鸡的心态……

    “恩!”云若曦面色冰沉,与云少楼一同走进门内,边走边问,“小蜻蜓呢?”

    只见一个蓝衣蓝发的曼妙少女欢脱的自房内闪了出来,看上去十分高兴的样子,“人家在这里!姐姐,你回来啦!”

    “你们没有出去吧?”云若曦向小蜻蜓点了点头,回身向云少楼问道。

    她瞧了一眼身后,见白锦澜也已经到了门前,赶忙示意她进来。

    “这是当然,一整天的时间都窝在这里了!”云少楼挑了挑俊眉,老姐也太不相信自己了!自己倒没什么,小蜻蜓的安危可不是儿戏,事情的轻重缓急自己还是分得清的!

    云若曦瞧了瞧云少楼与小蜻蜓,点了点头,又转过身道:“来,进来!”

    云少楼诧异的看着云若曦,也向外探了探脑袋,眼前袅袅婷婷的那位居然是……

    “咦?你……白姑娘?”云少楼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云公子……”白锦澜向云少楼点了点头,施了礼,面色有些微红。

    云若曦将白锦澜让进内,而她的几个护卫则在外守候着。第一时间更新

    云少楼摸摸脑袋,上打量着白锦澜,怎么看她好像哭过的样子,“白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么?你怎么和我姐一起回来?”

    “说来话长了……”白锦澜无奈的看着云少楼,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察觉气氛有些凝重,小蜻蜓乖巧的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也不出声。

    云若曦拉过白锦澜在桌边坐,面色凝重,“妹妹,姐姐有句话要问你。”这句话,一直在她心中,她想要证实一。

    “姐姐你问!”白锦澜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云若曦,姐姐是要问什么呢?

    云若曦微微一顿,看着白锦澜的眼光清清凉凉,她朱唇微启,语气沉凝,“你,可是白羽国的公主?”

    “姐姐……”白锦澜瞪大了双目,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事她应该没有向姐姐坦言过的啊,“你怎么知道!”

    “什么?”云少楼的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中掉来,这消息也太震撼了点!

    “我想你该是白羽国的公主吧!”看着白锦澜的反应,云若曦几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第一时间更新

    “恩!的确是这样!这个……其实本来不想瞒姐姐的……只是……姐姐你别怪我!”白锦澜为难的点了点头,生怕因为身份的关系让自己与云若曦生分了起来。

    “无妨,我都明白。”云若曦拉了拉白锦澜的手,给她一个清凉的微笑,示意她别紧张。

    “只是姐姐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的?”白锦澜向门外瞧了瞧,面上尽是不解。

    按说自己的护卫们是不可能告诉姐姐这事的,但除了他们之外,根本没有人再知晓自己的身份了。来时,就是因为不想被外人瞩目,所以自己才仅仅带了四个护卫微服而来。

    云若曦瞧着白锦澜的动作,嘴角向上略略勾起,道:“和他们没有关系,只是妹妹身上有几点非常鲜明的特点,让我猜到你是白羽国的公主的。”

    “哦?姐姐可否告知妹妹?”白锦澜看着云若曦。

    云若曦微微一笑,“本来,我并没有对妹妹的身份过多的留心,只当妹妹出自名门而已。”

    白锦澜点点头,的确,自己一身华服,又带着护卫,所有人都会将自己归为贵族之女。

    “当妹妹在拍卖会上出价两亿两白银,我便觉妹妹并非普通的贵族。毕竟能够出得起这么多银子的人恐怕不是一般人物。若不是出自富甲天的巨贾,便是出自帝王之家。”

    白锦澜依旧点点头,云若曦说的没错,“只是姐姐怎的断定我是皇家之人,而非巨贾呢?”

    云若曦浅浅一笑,“这很简单,就凭妹妹所用的香粉,还有妹妹身上料子的花纹。”

    白锦澜眼睛瞪得圆圆的,“香粉与衣料上的花纹?”

    “没错,妹妹用的香粉味道独特,虽然香味并不浓郁,但是清淡绵软。这种味道的香粉,在各大铺子中均没有售卖,而我却在另外一位皇室之人身上闻到过。”

    这人可不就是昭瑰么!

    “恩!是的!这粉是异域之物,非常难得,父皇只赐了我一盒而已。”白锦澜看向云若曦的目光中尽是钦佩,“那么意料的花纹呢?”

    云若曦素手轻轻拂过白锦澜的衣袖,摩挲着衣料上的暗纹,“这种纺织的技艺,恐怕只有纤沙织坊才能做得出来,而纤纱织坊这么多年来织造的最多的便是皇家的衣料,民间少有那里所出的料子。不但盛罗国皇室在纤纱织坊大量订购衣料,据我所知,其余几国皇室的衣料几乎也出自那里。”

    白锦澜听着云若曦这样说忽的笑了,原来是这样,自己虽然没有皇家的仪制在身,但用度却将自己的身份暴露无遗,看来今后若果再出来,要更小心一些才可以。

    白锦澜抿了抿唇,杏目瞧着云若曦,“再加上我姓白,姐姐便能断定我是白羽国的公主了吧!”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