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看着白锦澜,点点头,清凉一笑,“恩!”

    “姐姐居然仅凭这几点就知道了我的身份!”白锦澜不可思议的看着云若曦,心里忽然轻松了许多,也许姐姐真能帮助自己安全回到白羽国呢!

    云少楼与小蜻蜓在一旁听着二人的话,有些云里雾里。

    “只是我没有想到,白羽国皇室居然是雪尊者的后人。”云若曦低头看了一眼搁置在桌上盛放天气棋盘的锦盒。

    “关于祖先之事,只有国主才能知晓,所以我了解的也并不多。”白锦澜面上略显抱歉。

    云若曦淡然的看着白锦澜,自己并没有想要窥探她族内的秘辛,所以也不介意白锦澜所说。第一时间更新

    “只是,如今这种情况,不知姐姐有什么好的办法?”白锦澜还是很犯愁。

    “你先在这里住来吧,我想目前在洛陵城之中,你们的人身安全应该是能过保障的,只是这东西还需要好好收起。”云若曦细细的思量着,“其余之事,就交给我吧。”

    “姐姐有何妙计么?”白锦澜看着云若曦,小手攥住,声音提高了几度,看起来有些急切。

    轻笑一声,云若曦轻轻碰了碰凤鸣鼎,“恐怕要依靠它了!”

    “炼药么?”白锦澜不解。

    “恩!云若曦看了一眼白锦澜,又将目光转向小蜻蜓,淡笑了一,神色笃定。

    白锦澜眉头蹙起,转脸同样看向小蜻蜓,什么样的药能带自己出城并回到千里之外的白羽国呢。

    “妹妹不必担心。”云若曦笑了笑。

    “姐姐的药有几成把握能帮我回白羽国?”白锦澜看着云若曦清淡的小脸,心里略略安稳了些。

    云若曦低头,轻抚着衣袖,思量了,复又抬起头看着白锦澜,“七成把握。”

    “这样,小妹就将身家性命全权交给姐姐了!”白锦澜点点头,击毙那只有一成的把握,自己也要试上一试。

    “放心!”云若曦笑看了白锦澜一眼,转脸又看向凤鸣鼎,如此的话,自己就不单需要炼制一种丹药出来了。

    “只是不知那钰影阁的主人到底什么来路,看样子那些势力还是很忌惮钰影阁的。”白锦澜微微侧了侧头,说道。

    “钰影阁的势力的确不可小觑。”云若曦一双凤目微微眯起,俏脸上尽是冷然,纤手扶上桌上的锦盒,“这东西非同寻常,钰影阁却拿它出来拍卖,不知道是何道理。恐怕妹妹还要更小心一些才是。哪怕今后回到白羽国,这钰影阁也依旧要随时留意。第一时间更新 ”

    “恩……“白锦澜站起身走到窗边,抬手打开了窗子,向外瞧去。

    虽然一切看起来平静如旧,但白锦澜却皱着眉,直觉告诉她,恐怕从他们来到这家客栈开始,周围就已经布满了暗探。

    云少楼与小蜻蜓听到此,几乎都猜出发生了什么。

    “明日起,我便开始炼药,丹成之前,我们都要呆在这里,不得随意外出。”云若曦口气凝重。

    “好!”小蜻蜓与白锦澜同声应道。

    云若曦又转向云少楼,神色慎重而冷凝,“等我去弄些药材回来,你要警惕些,照看二位姑娘,决不可轻易离开。”

    “好!”云少楼点点头。

    云若曦站起身,走在书桌前,在心中罗列了药草的清单,提起笔在纸上写了出来。细细梳理一,发现并没有特别难找的种类,而后又一皱眉,在纸上补充了许多味其他的药草,这才点点头,拿起纸张,出了门去。

    一出门,云若曦便轻易的察觉到周围气氛的凝沉,果不其然,好多股势力都隐在暗处探查着这件客栈。她轻笑一,自是十分不在意。

    来到距离客栈最近的药店,因她列出之药均是寻常之物,因此不出一个时辰便将全部的药材尽数带回了客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城外。

    一个面带银色诡异面具,身着白衣白袍的人正负手而立,另外有一个侍从样的人向他正单膝跪倒,双手抱拳,回禀道:“主子,和那妞一起的另外一个女子出了客栈,到慈安堂买了一大堆的药材回去,再无别的动作。”

    “哦?买药?”白衣人沙哑着声音,瞧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喽啰,“可知她买了什么药回去?”

    喽啰马上从衣袖中掏出一张纸交给白衣人,“主子,这是从药店掌柜那里拿来的。”

    白衣人拿过纸,展开来细细的瞧着,“车前草、白术、黄芪、白花蛇舌草、合欢皮……”

    怎么尽是普通的药草?白衣人嘴角微微沉,沙哑的声音中有些戾气,“你确定只有这些?”

    喽啰赶忙低头,“属在那女子离开后第一时间寻得药店掌柜,那掌柜说绝对无误,因为那女子要的量比较大,这些草药几乎都被她买光了,属看着他,比照空了的药柜,又让他清点了一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白衣人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势,死死的捏住那满写药草名的纸张,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却是怎么都看不出任何端倪。若其间有那么几位药与众不同的话,或许还能窥探一二,只是这些全是些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药材,一星半点特异之处都没有,这倒是难以揣测了……

    喽啰紧张的单膝跪地,完全不敢抬头看那白衣人,身上已经开始发抖。

    白衣人沉吟了半天,任何人都不知道他面具到底是何表情,只见他长出了一口气,好半天才冷厉出声,“再探!”

    “是!”喽啰大声道。

    白衣人挥了挥手,瞬间消失不见。喽啰深吸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些,他向后退去,同样在转瞬间便失了踪迹。

    与此同时,许多势力同样得到了云若曦买了大量药材的消息,只是没有一人能够明白这其中的缘由。第一时间更新 虽然有人联想到云若曦在拍卖会上购得一尊药鼎,也猜想她可能是一位炼药师,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不过是一名低级的炼药师而已,买了这许多的寻常药材应该是用于练手而已。

    云若曦回到客栈,将所有药材皆放置中,其余几人讶异的看着堆了一地的药材,怎么,炼丹需要这么多药么?

    云若曦面色平静,也不多答话,将几人送出门外后,拿出凤鸣鼎,准备炼丹。

    再次打量着眼前的凤鸣鼎,云若曦依旧看不出有任何异样之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凤鸣鼎一尺大小,在药鼎中算是比较小巧了。鼎身黝黑一片,鼎腹雕刻着两只凤凰引颈长鸣,栩栩如生。

    云若曦纤手扶上药鼎,手中一片沁凉。她摩挲着凤鸣鼎的鼎身,随后又轻轻揭开凤鸣鼎的盖子,盖身无意中摩擦着鼎口,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瞧了瞧药鼎之内,同样没有一点特异之处。

    云若曦唇角动了动,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这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鼎炉而已。

    她挥去脑中的想法,心中骤然平静来。

    她驱起体内的三昧真火,并引到鼎炉之上,从遍地堆放的药草中寻出十几味,信手拈来,药材的分量,几时炉,她均是拿捏得十分准确。

    云若曦内力澎湃而出,深紫色的法力在凤鸣鼎黑漆漆的鼎身上投映出几道揪扯朦胧的光芒,在她驱动之的三昧真火呼呼的舔舐着凤鸣鼎的鼎身。炉鼎在云若曦内力与三昧真火的作用竟然生生旋转了起来,远望去像是一团斑斓的火球。

    她仔细查看着炉火的颜色,一丝一毫的变化都不曾逃出她的慧眼。她在凤鸣鼎前坐定,闭上了双眼,但神识却清晰的探查着周围的情况。

    云若曦体内的米珠同样高速的旋转着。细细体察之,她竟然发现,自己体内米珠的旋转速度竟然与炉鼎的速度完全一样。

    她不停地将手中掂量好重量的药材丢进炉内,几个呼吸间,草药在凤鸣鼎中竟然渐渐变成悬浮着的药灰。随着更多药草的填进,炉中悬浮药灰的密度越来越大。

    三昧真火不停的提炼着、凝聚着炉内的药灰,渐渐的药灰凝聚成一粒粒紧实细密的丹丸,空气之中渐渐弥漫出阵阵药香。

    云若曦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停顿,驱动着的三昧真火依旧不温不火的灼烧在凤鸣鼎的鼎身之上。炼丹越到最后便越为紧要,哪怕一点点的失误都不可以有,否则的话便前功尽弃。

    炉鼎之内,一个个圆实的乌黑丹丸已经渐渐成型,并且渐渐发光发亮了起来。云若曦挥手带起一阵清风,最后几味药材尽数进入了凤鸣鼎之中,瞬时化为药尘,并向即将炼制成功的丹药上附着。

    “咕噜噜……”炉鼎之中渐渐响起像是开水沸腾时的声响,云若曦知道,这一炉丹丸马上便要炼制成功了。

    云若曦唇角微翘,马上便好了。

    她将最后一丝法力与三昧真火送到凤鸣鼎处,只听“彭”的一声暗响,凤鸣鼎的顶盖骤然冲开,伴随着阵阵白烟,清雅的花香自鼎身中逸出,与之前满室的丹药香味完全不同。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