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瞬间怔愣了一,“储药空间?”

    她满脸的的诧异,什么是储药空间?这个名词自己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那是什么?”云若曦张口问道。

    想必主人并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凤鸣马上尽职尽责的解释了起来,她的声音清脆嘹亮,“恩,主人应该听说过纳戒吧!”

    “当然,只是纳戒在世间太过稀少,想要拥有实在是太难。”云若曦点了点头。

    容站那里似乎有一粒纳戒,但是那日那时那种状况,自己并没有瞧得十分真切。若是能够拥有一粒纳戒,那该多好。

    “其实凤鸣鼎本身便是一个类似纳戒的物件。第一时间更新 凤鸣鼎本身由两部分空间组成。用于炼药的空间,其实主人你已经见识到了,便是凤鸣鼎本身具象的鼎炉。”

    这回轮到云若曦瞠目结舌了。

    凤鸣继续道:“炼制凤鸣鼎的人打破了某种法则,将空间纳入到这尊鼎炉之中,但由于凤鸣鼎本身的强大属性,因此作为空间器具的作用便大打了折扣。因此凤鸣鼎的另一空间只能用作存储药物之用,别的物品却是无缘进入了。”

    云若曦清冷的小脸上瞬间绽开了笑颜,犹如一朵清丽的雪莲。

    能够用来储存药物也是很好的,想来自己与少楼出门在外,其余物品还好说,带的最多的便是这革新各色的药品了。若能够使用凤鸣鼎来盛放药品,而凤鸣鼎本身又融在了自己的身体之内,这样上路恐怕更是要轻松许多了!

    “不知道怎样才能将这些药品放置到凤鸣鼎的空间之中呢?”云若曦瞧鼎炉了一眼房内四处摆放的剩余药草,自己本来是准备临行的时候放弃它们的,但如今听凤鸣如此说,这些药草倒也不必再浪费了。

    只是这凤鸣鼎的空间实在是有点奇特,自己之前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到,若非凤鸣这样说,自己竟是无从知晓的。

    “很简单,主人请闭上眼,将神识纳入鼎炉之内,以主人操控的三昧真火为引,冥想鼎炉的第二空间!”凤鸣马上引导着云若曦尝试开启凤鸣鼎的第二空间。

    云若曦直觉脑中“轰”的一阵巨响,凤鸣鼎的样貌竟然在自己脑海中轰然长大,如若一座高塔一般,一道大门挡在了云若曦的神识之前。

    云若曦意念一动,大门“轰隆隆“的打开,原本放置在房间之内的剩余药草尽数挪动到了凤鸣鼎的空间之内。

    云若曦淡笑一,意念闪过,连同手中的青白色装着三花洗神丹的瓷瓶一道,她随身携带的包袱当中所有的瓶瓶罐罐尽数放置到凤鸣鼎之中。

    又是一道意念闪过,三花洗神丹与化仪丹便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

    “主人真棒!这么快便掌握了开启空间的方法。”凤鸣的声音充满了兴奋。

    云若曦唇角翘起,这凤鸣鼎当真奇异!

    铸造这鼎炉的人简直是天才,竟然能够为这鼎炉分出两道空间,而这两道空间随着凤鸣鼎的认主,竟然完全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使用起来简直方便极了。

    “凤鸣,这真是太好了!恐怕即使上古十大异鼎也不一定能比得上你!”云若曦由衷的赞叹道。第一时间更新

    “那是当然!”凤鸣稚嫩的声音里尽是浓浓的自豪,“那些鼎算得了什么,除了排名前四的混沌元灵鼎、乾坤阴阳鼎、幽冥鼎、圣曜鼎这四种之外,别的那些根本不在我眼里!”

    “哦?这话怎么说?”云若曦疑惑的问道。

    上古十大异鼎那个不是有着通天彻地的奇效,怎么到凤鸣这里就只剩四只了呢?

    “排名前二的混沌元灵鼎和乾坤阴阳鼎是天地所铸,自然是其他鼎炉无法比拟的。而幽冥鼎与圣耀鼎却是出自月亮与太阳,自然也是让人无话可说的。但接来的那些鼎炉,虽然特殊,却都是人为制造,与那四大鼎王悬殊甚大。那些鼎不过是名气大些而已,作为药鼎而言,它们还比不上我!”凤鸣骄傲的说道。

    “嘶!”云若曦倒吸一口凉气!粉白的小手攥得越来越紧。

    不想这貌不惊人的凤鸣鼎居然这般神奇!

    “别的不敢说,只有一句,所有的鼎炉皆是顺应天道,唯有我凤鸣敢逆天而行,主人这回可以明白了吧!”凤鸣的声音掷地有声。

    云若曦轻笑出声,“看来真是遇到宝了哦!”

    “当然!”凤鸣当仁不让的说道。

    “如此,很快便可以继续启程了。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推开窗子,向外面张望。

    第二日早饭过后,云若曦叫了一干人全部来到自己的房之内,将炼制的化仪丹与三花洗神丹发到每个人的手中,并将两种丹药的效用与服食方法尽数告知众人。

    “这样的话,就不在洛陵城继续耽搁去了,明日你们便启程出发。”云若曦看着眼前的白锦澜,声音沉凝。

    云少楼少有的面色谨慎,而小蜻蜓也乖巧的静静跟在云少楼的身边。

    “恩,好,我听姐姐的!”白锦澜抿了抿唇角,如水双眸瞧着云若曦,神色间全是不舍,“明日我便要回白羽国了,只是锦澜实在是舍不得姐姐……”

    虽然只有短短几日的相处,云若曦与白锦澜竟然无话不谈,生出了难得的情谊来。离别在即,二人均是难以割舍对方。

    “若不是要为母亲危在旦夕,姐姐定然会护送妹妹回白羽国。只是方向不同,而那无极天尊恐怕又实在是不好找,所以,只好让妹妹一个人回去。”云若曦清凉的脸上有些为难之色。

    “姐姐不必为难,妹妹当然能够理解!原本妹妹回白羽国的希望渺茫,但有了姐姐这般相助,妹妹心中只剩感激!”白锦澜上前一步,卡箍哦云若曦的手,两眼含泪,“只是这一别不知要何时才能再相见。”

    “妹妹不必如此,想来我们之间缘分极深,等我们各自的事情做完之后,总还是有见面的机会的,你说呢。”云若曦轻轻的笑了,虽然她性子极淡,不喜过分与人亲热,但此时也不抽回自己被拉住的手。

    “话是这样说,可是……”白锦澜的泪水泫然欲滴。

    “好了,先不说这些伤感的话。”云若曦赶忙打断白锦澜的话,生怕这种依依惜别的情绪越发酵越浓,而耽误了正事,“那天地棋盘可是有妥善的办法携带了么?”

    “姐姐放心,这个已经安排好了。定然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白锦澜微微低头,擦去了眼中的泪水。天地棋盘虽然不好携带,但是几人也依旧寻得了一种比较稳妥的方法来携带。

    “那就好!”云若曦点点头,白锦澜虽然年纪尚浅,但却十分睿智,不然,她的父皇与母后也不可能这么放心的独自放她一人前来。

    “为了保险起见,明日妹妹与你的护卫服食了化仪丹与三花洗神丹之后便可以上路。”云若曦沉吟了一说道:“不过,你们五个人最好能分成两拨走,可以让一个人先走,剩余三人依旧护在妹妹身边周全。这样的话,人数不对,也能起到混淆那些窥探之人视听的作用。”

    白锦澜微微皱了眉头,思量了一,这样的话的确能好一些,虽说少了一人在身边护卫,但这样远比五个人一起走来的安全。

    她又想了想道:“那姐姐你们呢?”

    “我们三人还要在这洛陵城呆上几天,这样便能牵制那些人,确保妹妹你的平安!”云若曦微微一笑,面色清凉而淡然。

    白锦澜的眉头又蹙深了一层,她完全明白云若曦的意思,这样做能够带给自己最大的安全与空间,但是这样也会使云若曦几人陷入险境……

    白锦澜使劲的摇了摇头,断然拒绝道:“不行!这样的话,姐姐你们不是会很危险么?我怎么能拿姐姐的性命换自己的安全!不行!这样不可!”

    云若曦笑了笑,“怎么会呢!妹妹过率了,若无十分的把握,姐姐也不会这样做了!”

    “那姐姐还有什么样的布置呢?”白锦澜疑惑的问道。

    “除了小蜻蜓先要吃这两种丹药之外,我和少楼并不会吃,我们要保证自己的气息一直在洛陵城之内。直等到三天后的离开之时,我和少楼才会吃掉丹药!要知道,这两种药可是九级巅峰的药品,你要相信姐姐!”云若曦安然的坐在桌边,看着一脸紧张的白锦澜。

    白锦澜忽然想起之前见到的云若曦的坐骑角狼,虽然十分威猛与特殊,但在这节骨眼上,带着角狼不等于暴露了自己么?

    她凝声问道:“可是姐姐,你的角狼怎么办?”

    “角狼的外形的确太过引人注意,若带着它们走,实在是有些招摇。我已经给它们带好了丹药让他们先行离开,并且约定好了汇合的地点。角狼们的速度极快,等它们走远了之后,也要吃药丸。”云若曦胸有成竹的笑着说道:“这样所有的行动虚虚实实,那些人定然摸不着头脑,脱身就容易了。”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