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少楼驾着马车提了速度在小道上行驶着。

    林间路上,十几个黑衣人正在围攻两个人,其中一个身着白色锦服,看起来十分华贵,然而此时已经浑身浴血,满头的黑发披散开来,甚是狼狈。而另一个像是他的仆人,正在拼了命的护着自己的主子。

    此次云家姐弟出们,为的是寻找无极天尊搭救母亲的性命,之前已经为了帮忙白进来摆脱追击而在洛陵城多停留了几天,这回的确也不应该再生什么事端。

    云少楼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心中的念头只好放弃了。

    云若曦周身的气息更加冰寒,自己这边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些人的追踪,别人的事情,只要不惹到她,她才懒得去管。第一时间更新

    小蜻蜓听到外面的打斗声,原本萎靡的她瞬间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她伸长了脖子,想探出头向车厢外张望,却被云若曦一把拉了回来。

    “好好在车厢里待着,不要多事。”云若曦面色微寒,声音更加的清冷。

    “可是姐姐,外面正在打架啊!”小蜻蜓嘟起了嘴,一整天无聊的赶路让她觉得十分乏味。

    她从马车车厢上的小窗想外看去,只见那十几个杀手招招阴狠毒辣,显然是要那两个人的性命。

    云若曦不理会小蜻蜓,依旧定定的坐在车厢之中。

    马蹄声如闷雷一般,惊到了正在酣斗的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少楼驾着车想要绕过那些战斗着的人,不想几道阴冷的气息同时锁定了自己,云少楼猛地打了一个机灵,仿似被毒蛇盯上了的感觉,极其的不舒服。

    十几柄长剑闪耀着银光,狠狠的向包围圈中间的二人刺!蒙着面的杀手面罩之后的眼睛,尽是残忍嗜杀。这边出现马车,杀手们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但他们的任务是要击杀眼前的两个人,别的不相干的人,自然不会去管,只要他们识时务的话!

    杀手们看了看树林中兀自出现的马车,看起来马车中的人并不想参与到他们的事情当中,于是便集中注意力更加针对二人,出手也更为狠辣。

    刀剑相向的声音不绝响起,被围攻的两个人奋力的抵抗着,奈何身中奇毒,浑身的劲力被锁,根本使不出太大的能耐,眼看着就要丧命。

    被围攻的二人,看起来显然是一对主仆,仆人神色慌张至极,但却依旧拼命地护着主子,他手忙脚乱的接连后退着,脚被绊了一,一个踉跄向后跌坐,而杀手的长剑与此同时刚好刺到,长剑刷的一声斜着刺进了他的大腿。

    与此同时,那个看似主人的男子却被两个杀手直直的踢在了胸口,他一声闷哼,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的白袍更加血迹斑斑,看起来甚是狼狈。

    看着仆人已经重伤,杀手们手更加狠辣,一时间刀光剑影,仆人猝不及防之,被几人连连击中,几乎五脏俱碎。

    为首的几名杀手互相对视一眼,同时身而起,扑向那名白衣男子。

    仆人大惊失色,一边高呼,一边奋不顾身的冲上前,舍命阻拦,奈何本社实力就悬殊,且又中了毒的他怎能敌得过两名狠辣的杀手。

    剑光四散,绚烂的漫天舞,银茫闪动过后,白衣男子口中大大的喷出一口鲜血,带着一种凄绝的艳丽。

    马车迅速的自十几人身边掠过。

    “别走!快救救我家公子……”仆人忽的看到云少楼驾着的马车,赶忙急声大呼,声音夹杂着忍耐与痛苦。

    云若曦眉梢一挑。继而毫不理会。闭着眼睛继续假寐。

    云少楼自然也听到仆人求救的声音,顿时忍不住收了缰绳回头看去。小蜻蜓也整个人倚在马车车窗之上,努力的向外张望。

    因为云少楼停顿的动作,云若曦不耐的睁开了眼,“怎么回事?”说话的同时,眼睛向外瞧了瞧。

    这一瞧不打紧,竟然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仆人的样貌。

    云若曦心中大惊!

    这人怎么这般眼熟?

    云若曦回忆着,忽的想起,这人竟然是自己第二次去琢星斋时,见到的一个小厮。第一时间更新

    这样的话,那个锦衣男子……

    看着那小厮拼命地护着他的主子,云若曦心中微微一动,他是琢星斋的人,那么他护着的人会不会是……

    云若曦眼中的冷漠倏地消失不见,为了救母亲,琢星斋的主人为自己奉上了纯阴之金,这等恩情,自己定然不能负了。

    不管他是不是琢星斋的主人,一定和琢星斋有着关系!

    想到此处,云若曦的眉头紧紧的蹙起,连忙向着云少楼喊道:“停车!”

    云少楼的面上此时正是晦暗一片,本觉得无法救人的他忽然听得佛爷喊着停车,马上便收了缰绳,马车定定的停了来。

    云若曦一个身从马车上来,高声道:“阁可是琢星斋之人?”

    白衣男子没有料到离开的马车忽然停了来,狭长的双目倏地闪过一道光芒,心中讶异,这女子怎么知道自己是琢星斋的人?天几乎没什么人知道这件事……

    此时的他几乎浑身脱力,他面色灰白,唇角动了动,用尽力气道了声,“正是!”

    云若曦听到了肯定的答案,一个纵身便调到了战圈之内,徒手迎上了扑面而来的杀手的刀刃。

    “阁为何多管闲事!”为首的杀手直觉感到忽然从马车上出的女子身手不凡,一阵极强的压力向他袭来,他连忙出声。

    “管也好,不管也好,还轮不到你来置喙。”云若曦檀口微张,吐出的话冰凉。

    一旁的小蜻蜓连忙化作一只蜻蜓钻到云少楼的衣襟之内,随着云少楼一并来到战圈之中。

    云少楼在战圈之内站定,与云若曦背靠着背,冷冷的瞧着这十几名杀手。这些人同样有着高级战士的身手。

    杀手冷哼一声,手中的动作不停,“这样的话,便连你们几个一并收拾了!”

    云若曦嘴角微微上翘,面色不变,“不知是谁死到临头了还不自知!”

    一时间剑光闪动,漫天尽是绚丽的银色。杀手们似乎感觉到面前的女子不好对付,纷纷弃了白衣男子,转而向云家姐弟攻击而来。

    云若曦目中尽是冰寒,她忽的聚气,两只手上凝结了深沉的亮紫色。她素手一挥,一道道寒光闪烁的紫色气刃凭空划出,紫光璀璨,向着周围的杀手们狠狠刺去。

    与此同时,云若曦心中暗暗祭起契约之阵,阵阵红芒自她身上发出,明亮妖异的红色突兀的澎湃而出。云若曦身边几丈的空间之内瞬间压力急剧增大,杀手们仿佛被千钧的重物压住了心神一般,手中的动作忽的迟缓了来。

    紫色劲刃带着冰凉诡异的气息狠狠的向杀手们呼啸而出,直直的划向几个杀手的喉咙。

    杀手们正欲挺剑上前,忽觉迎面而来的劲气有异,眼前紫光一闪,几乎让他们睁不开眼睛,那是炫目又危险到极致的艳丽气刃。

    一柄柄小小的紫色气刃,急速的横在杀手们身前,所有人的灵魂都被刺痛,眼中尽是惊骇之色。

    无法抗拒的的气刃过后,杀手们几声怪叫,喉咙间鲜血直喷。

    此时,离朱燃烧着绚烂火焰的庞大身躯自云若曦祭出的红色光圈中闪出。

    几十双眼睛一起看向离朱,所有人的面上都是布满了震撼!

    天!

    这女子竟然是召唤师!

    离朱咆哮着加入了战斗,一声咆哮几乎震碎了杀手们的心神。

    杀手们几乎从未见过这样恐怖的魔兽,面对庞大的离朱,他们就好像蝼蚁一般,仅仅是离珠身上的恐怖气势就让他们肝胆俱裂。

    “吼!”离朱大吼一声,一道猩红的火焰自它口中喷薄而出,灼热的气浪在空气中肆虐,离它最近的几个杀手瞬间被火焰点燃,无尽的恐惧几乎将杀手们完全吞没。

    为首的杀手怎么都没有料到,马上便能得手的大好的情势在云若曦插手之后,瞬间便来了个惊天***。杀手们心中完全明白,这女子实力太过强横,杀死他们,用易如反掌来形容,也绝不过分!

    云少楼在战圈之中移动着身形,悄然靠近着白衣男子,因为他知道,战斗有自家佛爷与离朱便完全可以应付!

    杀手们的眼神中满是惊恐,有些进退维谷,若是有搏的机会,他们会尽力尝试,可是眼前面对的是高级的凶猛魔兽与深不可测的高阶召唤师,谁知道除了眼前这只猛兽是不是还有其他的魔兽会被这女子召唤出来。

    他们已经有些无望了,手脚像被禁锢住了一般有些抬不起来,几乎每个人心中都有着想要逃走的想法。面对绝无成功可能的送命,任谁也只会选择退避!

    身受重伤的白衣男子讶异的瞧着眼前的一幕,心中不由得升腾起强烈的感激之意,若不是这女子拔刀相助,此时此刻的自己,恐怕已经是殒命在此了。

    杀手头领沉吟着,如今再想杀死那人,必须要将这几个管闲事的人干掉,但……休说能干掉,即使合他们余的这几人之力来逃脱,几乎都不可能……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