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神色不动,俏脸冷淡如冰,目光森然如箭。心狠,出手更寒,她手中的紫色劲芒突然闪动,笼罩住眼前剩余的杀手们,气刃凌厉的发散而出,紫光灿烂,带着靓丽的光彩。

    配合着离朱喷吐的炽烈火焰,整个战圈之中凝聚着艳丽的杀戮美感。

    数道紫色劲气过后,几名杀手无一例外的咽喉处鲜血直喷,空气中融合着深紫色的绚烂光华。杀手们缓缓倒,方才还威风凛凛的他们,转瞬之间便土崩瓦解,死的不能再死了,只有脸上还残留着不可置信的神情。

    战斗结束的如此迅速,让人完全预料不到。

    白衣男子看着云若曦向他走来,眸子一闪,心思一松,所有的抵抗全部卸,再也支撑不出昏了过去。第一时间更新

    “喂!喂!醒醒!”云少楼在白衣男子身边大喊着,摇晃着他的手臂。

    无需云若曦放话,离朱最后喷出一口升腾的火焰,将一地的杀手死尸尽数焚烧殆尽。云若曦暗暗点了点头,离朱的确心思细密,未来可堪造就。

    将离朱收到三昧真火的火心之中,云若曦微微蹙起眉头,走上前来,蹲在男子身边。

    她撩起男子散落额前纷乱的长发,瞧着男子的如玉的面孔。

    男子轮廓分明的面孔被利器所伤,血痕在莹白的皮肤上显得甚是清晰,狭长的眼紧紧的闭着,苍白的唇抿起,虽然他周身血污,但依然掩盖不住一身的俊逸风华。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细细的查看着,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郁扶苏?

    竟然是他?

    当日在尚武学院参加入学测试时,云若曦与这人有一面之缘,当时虽并未有多的接触,但此时在这里遇见还是让她有些错愕。

    怎么他会在这里出现?

    云若曦瞧了一眼旁边同样昏迷过去的琢星斋小厮,又偏过头看着郁扶苏。

    他怎么会是琢星斋的人?

    无数个疑问在云若曦的心中涌现,但无论如何,先救了他再说。

    她轻触了郁扶苏的鼻息,发现他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浑身又伤得极重,就是他体质强于他人,若换了别人恐怕此时早就小命不保了。

    好在,离开洛陵城之前,云若曦炼了些保命的丹药,只是她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把他们抬到车上,”云若曦看了云少楼一眼,淡淡的说。

    云少楼嘴一瘪,“怎么每次都是本少在做苦力……”

    云若曦斜看了云少楼一眼,二世祖马上摸摸鼻子闭上了嘴。虽然极不情愿,但他还是乖乖的把郁扶苏以及琢星斋小厮抬到了车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若曦紧跟着上了马车,吩咐云少楼驾车离开,这才将二人仰面放好,细细查看了。

    二人皆是中了化功散,体内的劲气悉数化作乌有,若非如此恐怕这二人不会伤重至此。

    为二人喂了能够解除化功散劲力的丹药,并简单地处理好伤口,云若曦这才在马车的驾位旁挨着云少楼坐了来。

    二人依旧昏迷着。

    这小厮是没什么问题了,可是郁扶苏体内居然还有种奇怪的毒,这让云若曦有些犯难。

    这种毒素极为霸道,在体内运行的方式又十分特殊,而且似乎还有一种奇怪的能量在努力的压制着这毒的蔓延。

    如果是普通的毒,云若曦大可使用清灵散尽数为之除去,但此时的云若曦还是选择谨慎的观察。况且这毒似乎在与复苏的体内盘亘了许久的时间,所以不管怎样,都只能等郁扶苏清醒之后再作打算。

    “姐,他们没问题了吧!”云少楼驾着马车回身看了车厢内躺着的二人,对云若曦说道。

    “恩,死不了。”云若曦面色清凉,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那他们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化功散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药,但却损伤身体,恐怕他们至少要等到明天早上才醒的过来。”云若曦倚靠在马车门框上,闭上眼睛,思付着郁扶苏身上的毒。

    云少楼抓了抓耳朵,“姐,刚才好像听你说起琢星斋?他们是琢星斋的人?”

    “那日我在琢星斋见过这小厮,所以猜想他们该是出自那里。”云若曦靠在马车门框上,微闭上双目,口气却是很笃定的样子,“不过这位公子看起来贵气的很,却不知道是琢星斋的什么人。”

    云若曦顿了一,又接着道:“而且他同样是尚武学院的人。”

    “不会吧?我怎么没有印象!”云少楼的脸上布满了讶异。

    “新生报到测试的时候,我曾经在测试场见过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的能力应当是七级战士。”云若曦想起那天在测试场之上见到他的样子。

    当时的他,凌冽而尊贵,给人的感觉是那般遥不可及,正是他身上的气势与眸光中的压力,让她不禁多看了几眼。

    “不过是七级战士的水平,竟然也能让老姐你记住。帅哥的待遇还真是好!”云少楼吃吃的笑着,“不知道容姐夫知道以后会不会急。“

    云若曦瞪了云少楼一眼,唇角微动,声音从牙缝中挤了出来,“看来,你最近的日子过得太舒坦了是吧。”

    云少楼连忙将身子往外侧了侧,“别!别!姐,我说笑的!嘿嘿!你别生气!”

    云若曦又狠狠的瞪了云少楼一眼,转过脸看向昏迷中的男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男子身上的衣服虽然破败不堪,但依然能够看得出是上好的织锦制成,青白色的白袍,袍内的里衬镶着银色的镂空绵竹镶边。他身材挺拔,若不是落难,他优雅的可以入画。

    云若曦忽然忆起他晕倒前,那双尖锐而渗着锋芒的眸子,心中不由得一动。

    “只是不知他为何还会和琢星斋扯上关系……”

    “难不成还能是琢星斋的主人不成!管他呢,反正救对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云少楼轻扬马鞭,驱动着马车向前。

    “恩。”云若曦仰起头,她感受了一掌中凤鸣鼎第二空间之内的纯阴之金,不再说话。

    琢星斋么?

    马车在山间行进,为了保险起见,云少楼一晚都不曾停车,可苦坏了这位娇生惯养的少爷。直到天蒙蒙亮,云少楼才将车停在林边的一块空地上,闭上眼睛打了个盹,而小蜻蜓则挂在他的胸口上睡得正酣。

    清早的林间露气浓重,却带着树木间的阵阵清香,天边渐渐泛白,只有远离阳光的另一边还有些微微浅色的青蓝。

    云若曦没有一丝困意,矍带给她的亲近自然的能力使得她在这林间感觉分外舒爽,她在马车驾位边盘腿而坐,感受着周围丰富的元素之力源源不断的向自己涌来。

    马车内,郁扶苏困难的睁开眼,只见自己正置身在一辆并不宽大的马车之上,旁边躺着的是阿九,只是他还未醒来罢了。

    他艰难的撑起上半身,身上的伤口被扯开了一些,一阵刺痛袭来,他皱了皱眉,忽的回想起了昨日遭遇之事。低头看到浑身的伤痕,虽然被包扎完好,但外衣却破损得十分严重,一向喜好整洁的他眉头蹙得更紧。

    “你醒了!”一个清淡的声音从马车外飘了进来,宛若带着些许凉意的秋风。

    郁扶苏微微挑眉向外张望,只见一个面容平淡如水的女子正在车厢外看着自己,她一袭清白的锦衣,赛雪一般的肌肤在晨光中隐隐沾染了些许金光,却又罩着一层雾气,一时间竟有些朦胧。

    “是你救了我。”郁扶苏看着云若曦,虽然陌生,但却似乎又在哪里见过,但印象中,这样的脸孔似乎从未出现过。

    云若曦挑了挑眉不置可否,拿起手边的水囊问道:“要喝水么?”

    “好!”郁扶苏也不客套,点了点头,接过云若曦递来的水囊,打开来往口中灌了两口。

    “你身上的毒似乎时日已久。”云若曦瞧着郁扶苏微微发暗的脸色,口气清凉,“似乎在阁身上已经有十几年了。”

    郁扶苏讶异的看了看云若曦,将水囊的盖子盖了好,一双狭长的凤目微微眯起,其中竟有些凌厉的光芒闪现,他幽暗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云若曦,想要捕捉她脸上不同寻常之处,然而,眼前的女子面色宛若一块坚冰一般没有一丁点的变化。这种发现让郁扶苏觉得十分有趣。

    这女子竟然是一个高级的召唤师,郁扶苏头脑当中迅速的搜寻着关于类似这女子的召唤师的资料,然而却一无所获。

    只是什么时候大路上的召唤师也变得这么多了?

    在他的认知当中,所谓的召唤师也只有尚武学院的那位。而且据说当天尚武学院被魔兽攻击的时候,那女子逆天的召唤术震慑了全场,成功的降服了一头九级的龙狮。只可惜那时候自己因为一些原因并没有在学院之中,因此也错过了那波澜壮阔的一幕。

    可眼前的女子不但是一位召唤师,看样子还懂得一些医道,难不成她还是一名炼药师么?

    这个结论让郁扶苏又紧紧的皱起了眉头。他又仔细的打量云若曦,想从她的外在看出一些端倪。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