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也打量着眼前静坐着的男子,虽然身受重伤,使得他俊逸的脸孔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但也正因为这样,他那自内而外散发着的冷漠的气势更甚。他的目光犀利而深邃,被他瞧上一眼,几乎让人无所遁形。但即使是这样,他依然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这毒已经有十三年的时间了。”郁扶苏身上忽的散发出一种冷漠的气息,他整个人的气质忽然变得更加冷硬而深沉。

    “十三年!”云若曦咀嚼着郁扶苏的话,挑起眉看他,“这么久的时间?那么发作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况?”

    她看着冰凉的他,直觉有些心软。他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十三年前他还是个孩子,是什么人这么狠心,居然对一个孩子这样的毒手。

    郁扶苏嘴角微微扯动一,对云若曦的好意了然于胸,“最初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症状,我九岁的时候,这毒第一次发作,母亲寻来天最好的医师为我看过之后才知道,这毒已经进入到我体内有两年的时间,而且已经深入到我的心肺。”

    云若曦点了点头,按照郁扶苏现在的情况来看,此毒果然是慢慢的渗透到他的身体内。那么毒的人应该是十分谨慎的。

    “毒性发作的时候,全身的气血倒流,身上时冷时热,经脉像是要崩坏的样子。所有的医生都断定这毒无解。”郁扶苏兀自陷入了回忆之中,只是他诉说之时口气平和,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而非自已一般。

    云若曦秀眉微皱,面色有些冷,“怎会无解?”

    郁扶苏轻轻一笑,面色之中的冷冽渐渐消融,更多的是云淡风轻,“自中毒以来,母亲为我寻遍天名医,每每都抱着希望而去,失望而归。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每月毒性都会发作,但我还是这样活着。”

    “我看你体内似乎有种劲力在克制着这种毒,恐怕这也是你活到现在的原因吧。”云若曦坦言道。

    郁扶苏面上一黯,神色中尽是哀痛,“那是我母亲将毕生的功力度到我体内,才保全了我这条命……”

    云若曦感觉甚是诧异。初始,她便觉察到郁扶苏体内的的特殊劲气,原来竟然是她母亲为了保他性命所为。而这么庞大的气劲悉数度给了郁扶苏,恐怕他的母亲受到的损伤必然不会小。

    “那么令堂如今……”

    郁扶苏沉默了来,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只是能够看到他的面上忽而悲痛,忽而愤懑。

    云若曦忽然了然了一些事情,她在一旁静静地坐着,没有打扰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许久,郁扶苏忽的回过神来,摇了摇头。他察觉自己有些失礼,连忙对云若曦说道:“真是抱歉……”

    云若曦唇角轻扬,笑看了郁扶苏一眼,“无妨。”

    “还没有请教姑娘的大名!”郁扶苏忽然想起还不知道恩人的名字,“非常感谢姑娘施以援手!在郁扶苏!”

    “云若曦。”云若曦清凉一笑,果然是他!

    “云若曦?”郁扶苏沉吟了一,不可置信的张大眼睛瞧着云若曦,“怎么会?你果真是尚武学院的那个云若曦?”

    这怎么可能?

    “的确是我。”云若曦看着郁扶苏的反应有些失笑,这化仪丹的确是将自己的形貌彻彻底底的改变了。

    “原来我们早已经在尚武学院就见过面了,只是你……你的样貌怎么……”郁扶苏微微蹙眉。

    难道说着世上有两个云若曦不成?不然的话,仅仅几天的时间,人的样貌怎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据说有一种易容丹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样貌,或者她便是服用了这种丹药才变成现在的样子么?但她既然使用了这种丹药,却对自己完全坦白身份,这是为何?

    郁扶苏有些不解的看着云若曦。

    “不论你看到的我是什么样子,我就是云若曦,如假包换。”云若曦清凉一笑,眸子中的黑色更浓。

    “我记得最初你并不打算救我,为什么最后又救了我呢?”郁扶苏微微撑起身子,将心中的疑问尽数道出。

    “因为你是琢星斋的人。”云若曦朱唇一勾,瞧向郁扶苏。

    “为何是因为琢星斋?你知道我的身份么?”郁扶苏向后靠了靠,身子贴在马车车厢边。

    化功散的确伤人,仅仅这么一会儿,他就又觉得身上的气力渐渐流失。

    “我并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只是,琢星斋的主人于我有一份大恩,为此,这份人情我必须要还。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语气依然十分平淡。

    要知道那纯阴之金可不是普通的金属,那是极难采集到的一种液态金属,可遇而不可求。它可以用于锻造武器装备,并能大幅度提升武器的性能。在大路上几乎是有市无价。

    然而就是这样贵重的东西,琢星斋的主人二话不说就送给了自己。若是别的物品,也许云若曦并不放在心上,但这东西关系到母亲能否平安,所以云若曦怎能不因之动容呢。

    郁扶苏看着云若曦说道:“能不能说说,你欠了他什么样的人情么?”

    自己怎么不记得曾经与云若曦有过什么纠葛呢?而且看起来这种纠葛还很深……

    “家母卧病在床,需要一些药材,而让那种药材在大陆上十分少见,我和少楼也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去到了琢星斋,不想那里果然有这种东西,而且琢星斋的主人毫不吝惜的将这无价之宝送与我。这等恩情,若曦必当永记在心。”

    郁扶苏听着云若曦这样说,深邃的暗眸闪了闪,心中一动,原来竟然是她。

    自他中毒的这些年来,自己已经有了无法臻进到更高的境界的觉悟,因而整日醉心于武器的研究之中。

    而做出一把神器,就是他此生唯一的心愿了。

    那一日,郁扶苏刚好走到琢星斋的门口,忽的听闻门外有人在谈论关于炼制神器的事情。他忽的茅塞顿开,正将云若曦的话反复揣摩的空档,云若曦却已经走了,就这样,他觉得分外的失落。

    然而让直觉却告诉他,云若曦还会回去。就是不知道她去琢星斋意欲何为,所以才吩咐齐仲等人,若再看到云若曦一定要将之奉为上上宾,并且尽可能的满足她的需求。

    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原本只是想要结交与若曦,与她好好探讨关于神器制作的事情,结果无心插柳,竟然因为这事而在今日为她所救。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种缘分。

    “那你又怎么知道我们是琢星斋的人?”可郁扶苏却是不能明白为何云若曦能够断定自己是琢星斋的人。

    云若曦斜睨了一眼依然在昏睡之中的小厮,“我在琢星斋见过他。”

    郁扶苏讶异的顺着云若曦的目光向阿九看去,“阿九他并不是举足轻重的人,你居然能还能留意到他。”真是不简单。

    阿九在琢星斋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厮而已,即使他同样有着不错的身手,但阿九想来低调,在外人看来怎么也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而已。

    只是这样都能够被云若曦注意的到,郁扶苏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只是巧合罢了,我不过是在欣赏琢星斋的美景时,刚好看到他路过,并且看到了他的脸而已。”云若曦淡淡一笑。

    若非这小厮的实力看起来比齐仲强上许多,自己是怎么也不会多留意他的。

    郁扶苏但笑不语,眼前的女子不但聪慧,而且心思缜密过人,因此看向云若曦的眼光不禁深了许多。

    云若曦察觉到郁扶苏定定的瞧着自己,微微蹙了眉。

    清晨的风吹过,带起云若曦鬓间的几丝秀发,她扬起小脸,素手拂过脸庞,将那几丝调皮的发丝掖到耳后。

    郁扶苏瞧着云若曦,心中仿似被什么刷过一般。

    这女子无论变换前与变换后的面貌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五官单拿出来看时似乎还能够入眼,但和在一起的时候却是极其的不讨喜。大概唯一能够被人称道的便是她细腻如玉的皮肤了。

    她不像寻常的女子那样温润可人,反而浑身冰寒凌厉,她的脸上最常见的表情便是古井无波的淡漠,拒人千里之外便是她最常见的神态。可以说她就是那种既不讨人喜欢的类型,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有些特立独行的女子,却是那样的让人移不开眼。

    “其实,我倒是觉得你身上的毒未必不能解。”云若曦倚靠在车厢门口边,双手环胸,忽然蹦出一句让郁扶苏诧异至极的话。

    郁扶苏又努力的向上撑了撑身体,“哦?这是为何?”那么多的医师都说无药可解,怎么她居然敢这样说。

    “刚才你说,你在毒发之时,气血倒流,周身时冷时热,经脉有要崩坏的感觉。”云若曦看着郁扶苏,暗自思付着。

    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还是有一个大概的解毒方向的。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