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在林间行了两天的路,云若曦所乘的马车终于驶离了盛罗国,渐渐驶入了上玄国的国境之内。

    绕过绵延的青山,从山林中的小路走出,云若曦忽然觉得眼前一片开阔。从前,云若曦一直觉得边关定然是悲壮,开朗而黯淡的情状,然而真正到了两国的边境,所见竟与云若曦所想大相径庭。

    边关的哨卡虽然有重兵在把守,但也并没有云若曦想象的那般凝重肃穆。这里生活的人们其他地区的人们一样,为着自己的生计忙碌着。

    几人驾着马车进入到了上玄国边境的小城邱晏。

    马车上的郁扶苏与阿九两人的伤势虽然并没痊愈,但两日里被云若曦的高阶丹丸喂着,也基本上恢复的**不离十了。

    阿九啧啧称奇,意想不到这位琢星斋的贵客居然还是一位高级的炼药师,并且还要为主子解毒。

    不管是谁,只要是对主子好,阿九就会打心眼里喜欢,虽然眼前的云姑娘时刻散发着冰寒的气息,但是那有怎样!

    这一天来,阿九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因此驾车的任务就完全落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云若曦在洛陵城购置的马车已经足够大了,但是无论怎样分配空间,两个大男人和云姑娘同在车厢怎么看都有些挤。

    小蜻蜓因为马车太小的关系,一直化作蜻蜓窝在云少楼的衣领间,倒也不占什么地方。

    云若曦忍无可忍,终于把满脸写着二世祖三个大字的云少楼一脚蹬出车厢外,车厢内这才开阔了不少。

    阿九轻车熟路的驾着马车来到邱晏城的城角,这里有一座比较大的青砖红瓦的宅院,宅院的门楣的匾额上赫然写着“郁府”两个大字。

    来到门前,阿九将马车稳稳的停妥,便马上转身直奔大宅门口,“咚咚咚”的叩响了大门。

    不一会儿便有人前来应门。

    门内来开门的是一位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他一见是阿九,瞬时喜形于色。但在看到阿九浑身浸血的外衣后,便一脸的惊异。

    “阿九!你这是怎么啦!主子呢?”男子边说边焦急的向外张望。

    “柴叔,我没事,主子虽然受了点伤,但是现在也好的差不多了,那不是在那边么!”阿九呵呵的笑着,伸手指向马车。

    柴叔三步并作两步从门口跑到了马车边,“主子,你回来了!”

    郁扶苏了车,转身掀起车帘,伸出手欲要扶云若曦车。

    云若曦唇角微微一抿,也不伸手,只是缓缓地轻抬莲步,不慌不忙的走了来,形色从容。

    被男人扶车,这情景想想都觉得诡异。

    郁扶苏收回了手,轻笑一,并不以为意。

    他回头看向柴叔,应了一声,“恩,回来了!”

    柴叔打量着郁扶苏带回的云若曦与云少楼二人,心中诧异。

    眼前的女子虽然面貌平凡,但是主子第一次带回的女子,这不得不让柴叔多看了几眼。

    而这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公子,虽然一脸纨绔,但却难掩他出众的气质。

    柴叔看着主人衣衫尽碎,又带着几位看起来气度不凡的人回来,虽然有心询问,但终究是将所有的疑问吞了回去,只是恭谨的侍奉郁扶苏左右。

    云若曦抬起头望着朱红大门上的金丝匾额,忽然有种感觉,郁扶苏的身份必定不凡。

    她挑了挑眉,抬眼看着郁扶苏,语气依然平淡,“怎么,这里是你的家么?”

    郁扶苏轻笑一声,“不过是一处别院而已。”说罢便引着云若曦往院内走去。

    云少楼也早就跳了马车,风风火火的快步向前,边走边嚷嚷。

    “郁大哥,你这别院可够大的!”云少楼四里看看,虽然从门外看的并不真切,但这宅子一定很大就对了!

    郁扶苏不以为意的淡笑一,看了眼云若曦。

    云若曦依旧面色沁凉,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多的想法。

    进的郁府,人们连忙为云家姐弟准备了房间休息。

    听说云若曦要为主子疗毒,柴叔忙将一大包云若曦提到的物品购置了回来。不过他还是非常担心,毕竟主子的毒已经多年了。如今看着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要为主子疗毒,柴叔不仅皱紧了眉头。

    真的能行么?

    他瞧着郁扶苏一脸的淡定,心中忐忑,但既然主子都什么也不说,那自己也就只好什么也不问了。

    “准备好了么?”云若曦看着收拾妥当的郁扶苏,一脸的随性。

    前几日,郁扶苏浑身是伤,虽然有些影响美感,但终究还是掩盖不了他本身的勾人魅力。如今这人换上了崭新的以银花锦缎做底衬月白色长衫,长衫同样以银丝镶边,腰中束着一条同样银白却暗扣羊脂白玉的锦带。他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优雅又沉凝的贵族之气,令人着魔。

    云若曦眼中有一丝丝的赞叹,这男人果然好皮相。在同样受伤衣衫不整的情况,眼前的男人要比那只叫什么东浩南的家伙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连一向有洁癖的她都完全生不出一丝一毫的厌恶之感。

    云若曦摇摇头,以前这身体的主人莫不是吃了猪油蒙了心,居然会喜欢上那种人,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郁扶苏咬咬牙,看着云若曦答道:“恩!好了,来吧。”

    云若曦吃吃一笑,在桌边坐。

    她从布包中拿出数个白玉瓷瓶摆放在桌子上,浩浩荡荡的在桌子上依次排开,她巧笑嫣然,眼神中有道光芒一闪而逝,“把你的血注入这些瓶子之中。”

    郁扶苏看着桌子上一大堆的瓶子,又转而看向云若曦的笑靥,面色微微闪出些怔愣。

    “这些都要灌满?”他心中有些讶异,真的要这么多么?

    云若曦扬起小脸瞧着郁扶苏,“不过是放你点血而已。”

    “恩,不过是点血……”郁扶苏摩挲着手指,拉过一张凳子,在云若曦的身边坐,拿起桌上的一只瓶子放在眼前瞧着,头皮有些微微发麻。

    倒不是自己不舍的这些血,只是这么多瓶都灌满的话,是不是有点太多了,真的用得到那么多?

    “那你还犹豫什么,请抓紧时间。”云若曦看着郁扶苏,不自觉的催促出声。

    郁扶苏挑挑眉,微微有些踯躅的看着桌上数十个小瓷瓶,若不是云若曦提前告知过自己这么做的用意,任谁都会以为这女子不怀好意。

    云若曦好笑的看着一脸紧绷的郁扶苏,不就是取个血么,怎么还谨慎成这样。

    郁扶苏一手拿起一只小白玉瓶,另一只手的中指放置在瓶口处,将身上所有的劲气尽数汇聚在指尖,顿时一道血线自他手中迸发而出,鲜血瞬间便将他另一支手中的白玉瓶灌满。

    他放这只瓷瓶,又从桌上拿起另外一只,以同样的方法灌满了这只瓷瓶,以此类推,直到第五只瓷瓶被灌满。

    云若曦一只小巧的纤手支在桌子上,手掌托着巴一瞬不瞬的看着郁扶苏乖乖的将鲜血注入到瓷瓶之中,直到第五瓶。云若曦的房间内微微泛起血腥的气味,她蹙起了眉头。

    尽管早已习惯了血腥的场面,但每每闻到这种血腥之气,云若曦总会不自觉地闭一气,忽然觉得自己的恶作剧实在是有些无聊,这才出声道:“好了,够了。”

    郁扶苏这才放瓷瓶,看向云若曦,眼神清凉,“已经够了么?”

    “不然你还想弄多少?其余的等你毒发的时候再灌就可以了。”云若曦口气清淡,但心中不免有些憋屈。

    “恩,”郁扶苏点点头,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些许不易察觉的涟漪,淡然的道,“今晚便是我体内之毒发作的日子。”

    他说的平静,并没有因为今日是毒发之日而惶惶,反而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般。每月的这个时候,他总会提前将自己关在子里,而仆人们均会在外面候着,他不想在自己无法自控的情况伤到他人。

    然而今天,她会帮自己取血,他总该提前安顿好一切,免得伤到她。

    “我已经知道了。”云若曦点点头,面色十分清凉,一副并没有在意什么的样子。

    受罪的又不是自己,她倒是没所谓。

    “到时候我会让人们把我绑起来,我怕到时候不能自控,这样方便你取血。”郁扶苏坦然的道。虽然他知道云若曦的实力非常强大,但依然还是有些担心。

    “恩!”云若曦的脸上依旧古井无波。

    “如此便劳烦姑娘了。”郁扶苏见云若曦意兴阑珊的样子,抿了抿唇说道。

    她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地,怎么突然蔫了。

    云若曦挑眉瞧了一眼郁扶苏,今日这人怎么这么啰嗦。

    “若姑娘还需要什么东西,尽可以吩咐人。”

    云若曦点点头,懒得搭理郁扶苏。有这个时间和他磨牙,还不如仔细研究一药草的属性,也好尽快帮他把毒解了。

    郁扶苏浅笑一便起身离开了云若曦的房间。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