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着柴叔买来的白玉瓷瓶可以阻断空气,将瓶内之物保鲜,因此,云若曦并不担心瓶内之血会暴露到空气之中而产生什么变化。

    云若曦谨慎的拿起桌上的一小瓶鲜血,放在鼻尖嗅了嗅,柳眉微微蹙起。

    血色略浅,血中隐隐泛着腥甜。

    郁扶苏体内的这寒热两种毒,是长年累月慢慢渗入到他体内的。初始时候,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但毒素却借由这种机缘满满的侵蚀了他的身体。

    毒之人非常聪明,药量控制的十分讲究,想必这人定是想在不知不觉之中除去郁扶苏。

    只是云若曦在为郁扶苏疗伤之时发觉,他的身体与常人略有不同,这也使得他在中毒第二年的时候突然发作,因此毒之人便再无机会加重药量,他也从此捡了一条命回来,只是常年饱受毒之戕害,生不如死。

    云若曦仔细斟酌一,便基本拟定了用药的方案。只需郁扶苏毒发之时的血液,以及毒发之后的血液来佐证用药种类以及剂量。

    心中有了主意之后,云若曦便在房内打坐,只等夜晚到来。

    一午的时间,整个郁府的人忙忙碌碌,为夜晚做着准备。

    夜间的风并不带一丝暖意,整个邱晏城都浸没在一片黑暗之中,街道寂静无声。夜间压抑的冰寒仿佛阻断了月光,无边的浓墨涂抹在天际,一丝一毫的光亮都没有。

    此时的郁府却是灯火通明。

    这里是郁扶苏在邱晏城中的一处别院,与其他地方的别院一样,这里伺候的仆役虽然不多,却都是对郁扶苏忠心不二之人。

    今夜正是郁扶苏每月体内之毒发作的时候,因此几乎所有的仆役都在大宅的内院外等候着。虽然郁扶苏已经了命令让所有的仆役各自躲藏,因为他自己清楚地知道,一旦他陷入那种痛苦浑噩的状态之后,便会做出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来。他不希望有人受伤,即便他们是郁府的仆役和丫鬟。

    可是,所有人却统统站在郁扶苏卧房内院的门口等候着,主子这般受罪,他们怎能苟且躲藏。

    内院中,郁扶苏被紧紧绑在卧房门前的廊柱上,柴叔正满脸担忧的站在郁扶苏身边,一手拿着棉巾为郁扶苏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而云若曦带着云少楼与小蜻蜓正站在院子当中负手而立。

    “啊!”一阵凄厉的惨叫如利器一般,骤然撕裂了夜空,那声音让人的心一子揪紧,仿似被什么揪扯一样生疼。

    柴叔满脸都是细密的汗珠,之前他已经按照主子的吩咐,将他紧紧的捆绑在卧房外的廊柱上。

    看着主子痛苦得浑身的经络虬结在一起,脸色死黑,柴叔的嘴紧紧抿住,老泪在眼窝里打转,恨不得自己替代主人受这非人的煎熬。

    多少年了,每月初一,主子都会被这奇怪的毒折磨,可怜主子年纪轻轻便遭受这般苦楚。那些年夫人在的时候,不知请了多少医者来为主子解毒,结果都毫无作用。

    如今,若这云姑娘真的能解了主子的毒,整个郁府即便做牛做马也在所不惜。

    郁扶苏如玉的面孔涨得通红,额头上青筋暴露,眼睛睁的老大。体内的寒热两种毒在他体内如同奔涌的浪涛般肆虐,他的经络与心经被猛烈的冲击着,几乎要承受不住。他奋力的扭动着,试图挣脱束缚。

    “快!”郁扶苏拼尽浑身力气朝着云若曦大吼,他知道自己残存的理智不多了,他要她在自己还清醒的时候抓紧时间取血,否则一旦自己彻底失掉这最后一点理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以往每当此时,他便会彻底失去理性,做出一些自己完全想象不到的事情来。曾经,在他迷失自我的情况,自己院中的一个忠心侍奉他的小厮便生生的被他掐死。

    当他醒来后,察觉到自己所做之事,几乎痛苦的不能自已。

    即便是每次毒发的时候,他都命人把自己绑起来,只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毒发之时的他力大无穷,每次都能将绑缚自己的绳索生生崩断,所以,他也会提前让所有府内之人躲藏起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然而以判断各云若曦熟视无睹的看着郁扶苏,并不打算现在上去为郁扶苏取血。

    小蜻蜓拉着云少楼的衣袖,神色间既有担忧又有害怕。云少楼手中拿着数只清白光亮的玉瓶,神色间同样尽是焦急。

    “姐,还不取血么?”云少楼终于按捺不住开了口。

    云若曦冷眼看了看云少楼,依旧无动于衷的站在原地。

    云少楼被瞪得浑身发毛,赶忙闭住了嘴。

    柴叔一看云若曦的神情,自是急得不行,但却无可奈何。

    “快!软巾!”他一边为郁扶苏擦拭着头上的汗珠,一边转过头命令一旁侍奉的丫鬟。

    丫鬟麻利将手中托盘上备着的丝缎递给柴叔。

    柴叔看着痛苦的郁扶苏,担心他咬破舌头,赶忙上前将手上的丝绸软巾填到郁扶苏的嘴里,回头又看着云若曦。之前主子已经吩咐过,今夜的事情要完全听命与云若曦,不得违抗。

    郁扶苏黑发彻底散开,纷乱的在额前悬着,原本俊逸的面孔此时已经狰狞的让人无法直视,他整个人忽而寒冰般冰冷,忽而烈火般炽热,伴随着深入骨髓的刺痛,浑身颤抖着,不知这苦痛的极限在哪里。

    他的牙齿紧紧的咬着,因为被塞着软巾,不能发出完整的声音,只能听到不绝于耳的“呜呜”声。

    “云姑娘……”柴叔终于看不去,他身子微微弓着,有些瑟瑟发抖,从卧房外的廊间走出,来到院子当中,在云若曦的身边站定,眼神中全是恳求。

    云若曦看了看柴叔,眼神中尽是凌厉的冰寒,根本不为所动。

    笑话!若不等毒性发作到最厉害的时候取血还有什么意义!

    小蜻蜓紧抿着嘴唇,看着眼前有些惨绝人寰的情景,也忍不住开口道:“姐姐,你看郁大哥那么痛苦,不如赶快取了血呢!”

    云若曦回身瞧了瞧小蜻蜓,清淡一笑,“不急,还不到时候,再等一!”

    小蜻蜓小脸微微绷着,转头看了眼柴叔,又紧紧的拉住了云少楼衣襟。

    郁扶苏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那种熟悉的感觉又要来了,他知道,每当这种感觉到来的时候,自己便会彻底失去直觉。他只觉得周身的气血如同疯狂又肆虐的洪水般奔涌不止的统统向灵台涌去,伴随着气血的上涌,他浑身的骨骼都在“格楞楞”的作响,绑缚着他的绳索也开始发出让人牙酸的“吱呀呀”的声响。

    郁扶苏的身体狂烈的颤抖着,浑身的肌肉尽数虬结在一起,他的双目中的黑色如同燃烧着一般,渐渐的猩红起来,不多时满目的黑色便燃烧殆尽。

    “呜呜!”郁扶苏的喉间发出恐怖又低沉的声响。

    他疯狂的摇着头,乌黑纷乱的的头发遮挡住了他全部的面容,若此时有人能够看得到,必然会心惊胆战。他,已经不再是他!

    忽的,他的身子停止了颤抖,似乎之前奔涌的血液此时平复了来。

    柴叔一见郁扶苏这般样貌,心底倏地一惊。

    不好!主子又失去理智了!

    他连忙回头,向院中侍奉的仆役们挥手,示意他们赶快离开。

    “柴叔……”一旁的小丫鬟似乎不愿离开的样子。其他人也如同这小丫鬟一样,显露出不情愿的神色。

    “快走!你们安全了,便是对得起主子了!快走!”柴叔面色焦灼的看着仆役们,使劲的挥了挥手。

    仆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知晓现主子的状况,终于有人转身,其余的人也连忙迅速的离开。连院子外等候的那些人也统统被带走,只剩院中的柴叔与云若曦等人。

    云若曦淡然的站在院中,周身说散发着冰凉的光华,她面色沉凝又安定,完全没有一丝紧张的样子。

    她转过脸看着柴叔,“你也走吧!”

    “云姑娘,就让我在这里侍奉吧!”柴叔的脸上尽是坚定。

    云若曦柳眉一皱,看着柴叔视死如归的面容,忽的轻轻笑了,“好吧,那你就在一旁等候吧。”

    夜色更加黯淡,整个城市都陷入了死寂,只有冷冷的风在空气中流窜。

    “呜!”被绑缚的男子仿佛魔化了一般,眼睛是诡异的血红色,衬得他妖冶的面容更加惨白。他脸面向上扬起,夜风将他的头发吹开,露出他如魔般的面容。

    所有在场的人都禁不住心里一惊!

    这是一尊怎样的恶魔般的面容啊!

    云若曦半眯着凤目,身形猛地向前。

    不愧是姐弟同心,云少楼见状,连忙执着手中的白玉瓶跟上云若曦的步伐,迅速的来到了前的长廊间。

    云若曦绕到郁扶苏的身后,眼神一冷。

    这人到底有多大的力气,原本绑着他的绳索竟然已经出现了要断裂的迹象,看样子马上就要被崩开。

    事不宜迟!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