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云姑娘来了!”

    还未见人,郁扶苏便听到阿九在大呼小叫着跑了进来。

    “阿九,你怎么这样不知深浅!主子身子刚刚好些,也不注意点儿!”柴叔见阿九风风火火的奔了进来,老脸微微拉,心中有些不快,劈头盖脸的数落起阿九。这孩子怎么跟着主人这么久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

    “哦!哦!”阿九连忙冲着柴叔猫了猫腰,脸上泛起红霞,但并不以为意,继而又面向郁扶苏,秀气的脸上瞬间发亮,“主子,云姑娘已经过来了!”

    “哦?”郁扶苏浅笑着看着阿九。

    昨天她辛苦了那么久,怎么这么快便过来了。

    郁扶苏心中虽然这样想着,却还是很想马上见到云若曦。他面色愉快的自躺椅上撑起身,站了起来,轻轻掸了掸身上并不纯在的细皱。

    柴叔连忙闪身上前,两手搀扶住郁扶苏,神色间尽是担忧,“主子,小心,您这身子可还没好呢!”

    郁扶苏轻轻挡开柴叔欲上前搀扶的双手,“无妨,已经没大碍了。”

    柴叔顿了,收回手,但依旧紧跟在郁扶苏的身边。

    郁扶苏则轻轻的摇了摇头,唇间笑容不减。

    柴叔本是他母亲郁之妍的侍卫,曾经被仇家追杀,命在旦夕之时被郁之言救回,并带在身边授以武功,他感念郁之言的恩情,发誓一辈子效忠于郁之言与郁扶苏。

    郁扶苏自小就在柴叔身边长大,而柴叔也将他疼到了骨子里。自郁之言走了之后,柴叔更是将郁扶苏捧在掌心之上,除了不能为他解毒之外,余的事情,只要是郁扶苏想要做的,他定会都尽量的为他做来。

    阿九也连忙上前,乐呵呵的笑看着柴叔道:“柴叔,您老也快上岁数了,还是我来吧!”

    柴叔脸上马上布满红云,抬手一记巴掌挄到阿九的脑门,“臭小子!越来越放肆了!”

    “嘿嘿!我这是怕柴叔您太操劳嘛!”阿九得瑟的瞧着柴叔。今天的阿九分外的开心,那日向云姑娘求救真是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情。

    郁扶苏回身瞧了阿九一眼,阿九脖子一缩,敛了神色,瞬间噤了声,心道主子还是这么酷!

    几人自郁扶苏卧房的内间走出,刚到外间,便看到云若曦径自走了进来,旁边依旧跟着端着一堆白玉瓷瓶的云少楼和满脸天真的小蜻蜓。

    “你来了。”郁扶苏眼角泛起温和的涟漪,嘴角微微上翘,原本在他脸上常常见到的冰寒淡漠,此时竟犹如冬去回暖般融化成春水。

    他眼前的她带着几许暗香,云淡风轻的迎面而来,不是艳丽,也无关脱俗,但就是紧紧的吸附着人的目光。

    郁扶苏又转脸瞧着云少楼与小蜻蜓,“你们也来了!辛苦了!快请坐!”

    云少楼将白玉瓶搁置在茶桌上,三人一并在桌前坐,郁扶苏也跟着坐了来。

    柴叔与阿九连忙向三人行礼,转而便退出了房间。不一会儿,阿九又返了回来,端了茶水进来,为几人奉茶。

    “云姑娘,请用茶。”阿九小心的将茶盏放在云若曦的面前。

    郁扶苏挥了挥手,“好了,你去吧。这里不需要伺候。”

    “是!少爷!”阿九弯腰向几人施礼后,端着盘托出了房间。

    云若曦向郁扶苏点了点头,“恩,看你的精神还不错,好些了么?”

    虽然他的脸看起来有些苍白,但气色不错,看起来他的精神的确是好了许多。

    郁扶苏笑了笑,面色有些微红,温和的道:“已经没事了。昨天你还好吧。”没有被我吓到吧?

    “郁大哥,你昨天真是把我们吓死了,难道你每个月都会这样?昨天晚上你可比被追杀的时候狼狈多了啊!”云少楼端起茶盏,灌了一大口水,没心没肺的开口道。

    昨天的情势真的挺吓人,二世祖这辈子也没见识过这样的事情。

    “的确,我毒发的时候的确可怕,不过看样子你也没怕到哪去。”郁扶苏也执起茶盏,看着云少楼笑道。

    “哈哈哈!当然!我是谁!”二世祖一脸纨绔的大笑。

    “切!”小蜻蜓狠狠剜了云少楼一眼,转而仔细的瞧着郁扶苏,美色当前,真是让人欣慰。

    云若曦毫无表情的看了云少楼一眼,微微垂脸,素手把玩着茶盏的盖子。

    接到自家佛爷与小蜻蜓的卫生眼,云少楼尴尬的闭上了嘴。小蜻蜓还好,可是佛爷当前,自己是怎么都不敢造次的。

    “既然已经好了,那就赶快取血吧。”云若曦冷冷的说,这种寒暄让她有些不耐烦。

    云少楼连忙将白玉瓶放到郁扶苏的眼前。

    郁扶苏拿起白玉瓷瓶,眉头也没有皱一,依旧同之前一样,聚起劲气,从指间逼出一道血线,不消一会儿就灌满了瓷瓶。

    然而此次,当他灌满两瓶之后,云若曦便平淡的出了声:“够了!”

    郁扶苏微微挑眉,“不是要五瓶?”

    “不必那么多。”云若曦依旧淡淡的,执起眼前的茶盏,轻啜了一口。

    郁扶苏清淡一笑,“好!”

    “既然已经取好了血,我就不耽搁了,这就回去给你配置解药。”云若曦放茶盏,面色平淡而冰凉,古井无波的脸上永远看不出多余的情绪。

    “不多呆一会儿么。”郁扶苏微微有些讶异,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除此之外还微微有些不舍。一双墨玉的眸子泛着淡淡情绪,声音温润。

    她还真是……

    “我以为你比较着急解体内的毒。”云若曦拿着白玉瓷瓶,站起身,看了云少楼与小蜻蜓一眼,转而对郁扶苏说。

    “……”郁扶苏有些怔住了。

    “告辞。”云若曦浅浅一笑,看着郁扶苏有些僵硬的神色,声音依旧清淡得一如既往。

    “嗯!”郁扶苏微微低头一笑,淡淡应声。

    清华的身影一转,云若曦便出了房间离去,真真的是不带走一片云彩。而云少楼与小蜻蜓也无奈的跟着云若曦离开。

    郁扶苏一直站在窗前,清晨清朗的阳光投照在他的身上,温润如玉的容颜笼罩着一层薄雾。许久,他的唇瓣一扬,轻轻的声音飘出:“的确是有趣的女子。”

    “柴叔!”郁扶苏神色变化,脸上温暖的和煦神色渐渐笑容,清朗的面孔上弥漫出氤氲,凉凉的出声道。

    “主子!”柴叔连忙从门外走进。

    “可有依萧的消息?”郁扶苏半眯了眼睛,瞧着柴叔。

    “暗影他们传了信回来,现在还在追踪观察。”柴叔连忙恭谨的回答。

    “恩!”郁扶苏点了点头,眉宇紧皱,如玉的脸上显出一丝愁容。

    已经多久了自从妹妹与自己失散之后,他便将自己所有的影卫派出寻找,而多年以来几乎找遍了天涯海角,一直都没有确切的消息。直到一月前,暗影传回消息说,找到一位极像是小姐的女孩。

    郁扶苏叹了口气,看来只能等手边的事情了解之后,亲自过去一趟。

    “主子!”柴叔微微低头,声音有些恳切。

    “怎么?”郁扶苏挑眉。

    “老奴恳请主子招西凉回来,护卫主子周全!”柴叔恭谨的低头。

    此次主子遭受刺杀,若不是云姑娘施以援手,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此事以后再说吧。”郁扶苏凉薄一笑,若不是着了那些人的道,自己怎会敌不过那些人。

    再说,西凉那边的事情必须尽快推进才好,怎么能在这个当口调他回来呢。

    “可是,主子……”柴叔面色微变,心中十分急切,想要继续说些什么。

    郁扶苏不耐的皱起了眉头,挥了挥手示意柴叔离开。

    而柴叔重重的叹了口气,从内走出。主子怎么能这么不顾惜自己的安全呢……

    不远处,云若曦的房间之内。

    云若曦正独自拿着白玉瓷瓶在房间之内计算着药量,不时的比对着瓷瓶中的血液样本。

    在她的手中,各式各样的药草上纷,让人眼花缭乱。而几瓶血液样本也尽数用完。

    最终,云若曦确定了一个比较合适的药剂量,从体内唤出凤鸣鼎,开始炼制解药。

    按照原本的设定,云若曦使用了琉璃晗光草、扶摇果、四合寒香以及紫晶芙蓉作为主要的药材,然而经过一番配比,云若曦又以一些凝神定气,恢复气血的药材作为辅助,共同配置在丸药之中。

    几个时辰之后,凤鸣鼎的盖子嗡嗡响起,一道白光兀自在房间之内腾空而起,一阵清新馥郁的花草香气自她房间飘出,院中守候的侍者们纷纷深深地吸气。光芒过后,凭空出现了三颗滴溜溜直转的一半清白一半赤红的丹药,而这两半红白的丹体之上还各自镶着一白一红两粒小龙凤,宛若立体的八卦球一般,甚是好看。

    云若曦嘴边扬起一道欣然的笑容,按照原的计算,应该炼出十粒类似的丹丸,但自己却忘记计算凤鸣鼎的增效作用。

    如此,原本可以为郁扶苏彻底排除身体中的毒素的十天时间,便缩短为三天,这样的话,便能尽早的离开邱晏城了。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