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府大院,郁扶苏站在一株香柏树,身形颀长,一袭白袍一尘不染。英俊的脸上含着一丝浅浅的柔和的微笑,目光清澈。他瞧着手中的玉佩,良久不语。

    一阵清风袭来,郁扶苏风迎于袖,衣袂飘逸,整个人看起来犹如玉树琼楼一般。他细长的凤眼,高挺的鼻梁,骄傲的薄唇,无一不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之气。如此风致,让人看一眼便能深深地陷入。

    在他面前,阿九笔直的站立,虽然在年轻人当中,阿九已经算是俊秀的了,但与郁扶苏一比,便如云泥一般。

    “主子,西凉回信。”柴叔疾步奔而来,手中拿着一张字条,递给郁扶苏。

    郁扶苏抬头,从柴叔手中接过字条,在浏览了字条上的内容之后,他的嘴角微微上翘。如此,其与计划便可以继续施行了。

    柴叔一见,连忙问道:“主子,可是那边有好消息?”

    郁扶苏将字条递还给柴叔,转过身负手而立,举止潇洒飘逸,眼睛看向远方,眼波温柔,如春水荡漾,“这可是近来最好的消息了。”

    柴叔细细读过字条,眉眼中漾满笑意,“恭喜主子!”

    “这样的结果甚好,西凉应该也已经通知了一言,至于上光那边,也算是运气好吧……”郁扶苏说到这里,回身看了柴叔一眼,“至于家里,今后还是要仰仗柴叔你来操持。”

    “老奴一生便只为夫人与主子而活!主子一声令,老奴万死不辞!”柴叔躬身,虽然主子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几乎从未发过脾气,任何时候都是温文尔雅,但自己每次见到他,总会从骨子里生出一种敬畏。

    “恩,”郁扶苏轻柔一笑,淡然道:“去吧。”

    听到这几个字,柴叔马上低首施礼,顺从的走了出去。

    柴叔刚走出内院,阿九便引着云若曦进了来。

    “主子,云姑娘来了。”阿九乐呵呵的边走边说,几步边带着云若曦来到郁扶苏的身边。

    郁扶苏微微侧过脸刚好看到那一袭白衣似雪的女子,面上一暖。

    “云姑娘,怎么这时过来了?”难倒是有什么事情不成?

    他微微挥手,阿九连忙向云若曦与自家主子施礼退。

    “恩,”云若曦瞧了眼面前倜傥俊逸的郁扶苏,淡淡的应了声,将手中黑色瓷瓶递给他,面色温凉,“你的药炼好了。”

    郁扶苏心中一动,怔忪了一,怎么会这么快?以往母亲任何一次请医者来为自己诊治之时,即便不能够配出能够解自己体内毒素的药来,但也需要数日时间。

    但他马上便回过神,抬眼瞧了云若曦如雪莲般沁润的脸颊,伸出如玉的手,接过了云若曦递来的瓷瓶,温润的笑着,“真没有想到,云姑娘居然这么快便配好了解药,原以为姑娘要十天半月的时间呢。”

    云若曦嘴角勾出一丝凉笑,“药单早在我心,而你郁府又将天能够收集来的药草尽数备好,我又怎能辜负。”

    郁扶苏面色依旧平和如水,并没有因为云若曦的态度生气,反而轻笑一,微微颔首抱拳,“是我看轻了姑娘,还望姑娘恕罪。”

    云若曦瞧了一眼郁扶苏,这人只是随便穿件袍子,就俊美的极具风致。他身上虽然并没有什么凌然的英锐之气,但云若曦却总能感觉到潜藏在他平静的眼波之的强烈气势。

    他让她想起优雅的却在沉睡中的雪豹,虽然眼前十分安静,却充满危险。

    她低眼帘,目光移向他处,不再看眼前的男子。

    郁扶苏微微摇头,这丫头的脾气看起来不是普通的执拗。

    他低首看向掌心中的黑玉瓶,指腹摩挲着,觉得这物件甚是奇巧,黑玉本就不多见,这药瓶竟以黑玉为质,确实少见,“这……”

    “你这药丸不可过热或过凉,不可见光过久,当然要选这种光线无法通透的玉瓶来盛。”不等郁扶苏说完,云若曦便接了口。

    这丹丸药性虽比寻常之物略略复杂些许,只是保存起来却甚是麻烦。若不能很好地安放,一天的时间内,便会药力尽失。而普通的白玉瓷瓶保存药效虽然毫无问题,但却因为透光的缘故,恐怕会使这太极龙凤丹彻底失去效力,所以根本无法装盛。

    除了白玉瓶之外,能够存储丹药的便是玳瑁瓶。玳瑁瓶虽然不如白玉瓶那样透光,但玳瑁斑痕缝隙之处依旧会有光线渗入,若拿来存放太极龙凤丹同样不妥。

    普通的黑瓷瓶虽然很多,但却并非玉质,无法彻底隔绝空气之中的浑浊之气,依旧是不妥。

    这个问题让云若曦郁闷了许久,当自己将这丹药炼制出来拿在手中之时,才瞬间清楚了这药的诡异之处。若早知道这一点,就每天炼制一颗好了。

    可对于自己来说时间却是那么的宝贵,为了医治郁扶苏,自己已经在邱晏城停留了两天,实在是让人心焦。

    于是,在成丹之后,云若曦便拉着云少楼与小蜻蜓,三个人分头在邱晏城寻找这种黑玉的瓷瓶。但也就为了这么一件黑玉制成的瓶子,昨天他们三人花了整整一午的时间,找遍了整个邱晏城才得到这么一件。因此,今日见到郁扶苏,云若曦的面色便微微有些冷凝和不善。

    郁扶苏见云若曦凉薄的神情有些失笑,尽管不明白她为何事郁闷,但怎么想都应该不是自己惹到了这个执拗的丫头。难道是郁府的人惹到了她?看来自己应该亲自问问才好。

    郁扶苏抿着唇,微微挑眉,嘴角翘起,他抬手打开瓶盖,瓶身翻转,将药丸倒至掌心。瞬间一股浓烈且馥郁的兰花花香扑面而来,让郁扶苏感到十分诧异。

    这是什么?难道针对的是用来解自己毒的药么?

    在他的经验中,寻常的丹丸无论是何色彩,即便丹丸的成色十分优秀,闻起来的味道也是清苦的药草之味,而这几粒丹丸却是散发着清爽又温婉的兰花香气,闻着顿时便能够沁人心脾,安人心神。

    仔细瞧来,三颗泛着奇异光辉的太极丹丸正滴溜溜的躺在他的手心,半红半白的丹身上各有一粒小小的龙凤,整个丹体凝成了太极的样子,散发着强大的元素气息,让人不敢小觑。

    不说药效如何,只这感官带来的冲击便彻底颠覆了郁扶苏对于丹药的认知。

    “这是太极龙凤丹,因你所需,我一共炼制了三粒,每日服用一粒,三日后你体内的毒便可完全清除干净。”云若曦转过脸仔细的解释道。凤鸣鼎炼出的药,随随便便就是普通药品药效的三倍,不让人惊诧才怪。

    “三日便可?你确定?”郁扶苏古井无波的脸终于因为云若曦的话而微微变色。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不信的话可以不吃。”云若曦斜睨了郁扶苏一眼,微微侧身。

    郁扶苏看着云若曦,觉得分外有趣,虽然这丫头冷凝了些,但毕竟年轻,总还是有些孩子气。他自然是相信她的本事,即便这药无效,自己也照吃不误!

    郁扶苏将丹药复又放回到黑玉瓶之中,小心的将盖子盖好。

    猛地,云若曦似乎发现自己的情竟不似之前那般平静无波,居然会因为一个黑玉瓶子暗生波澜,心中微微一动。她柳眉蹙起,倔强的小嘴抿了抿,意识的轻眯了双眸。

    她想起前世自己的师傅曾经说过,修真之路,并非炼体,而是炼心,不可为外物乱了心神。然人并非圣贤尊者,何时心内真正无物,便可有所成就。

    这话,在自己早已听过无数遍,虽然早已明了这其中的含义,却并未仔细想过。

    云若曦神色微动,忽的释然了。

    她的心中因此而生出一些明悟。

    她静静地站在香柏之,一头漆黑如瀑的秀发倾泻而,闪烁如星的眸子中透着纯净与清凉,虽然服用了药物改变了她原本的容貌,但却并不影响这张平凡的脸上呈现出的安凝凉意,整个人此时宛若坠落凡间的仙子,凡尘间的尘埃竟无法靠近她一点。

    郁扶苏定定的望着眼前忽然气息变化的女子,不自觉地有些入迷沉沦,他的心中宛若被羽毛轻轻碰触一般,又似乎像被什么东西揪紧。

    郁扶苏一直看着云若曦,她身休里的灵魂似乎极其的与众不同,瑰丽而又难以企及。然而他竟然有一丝的想要紧紧将她抓牢的想法。

    他完全不能理解自己这种情绪究竟从何而来。

    他性感的薄唇动了动,口中似乎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直觉不忍心打扰这来自浩渺的仙子。

    云若曦静静地回身,面色似温却凉,宛若一朵冰沁幽兰盛开谷底。

    她瞧着郁扶苏,眼神中一片清凉,“还有件事。”

    “哦!姑娘请说!”郁扶苏连忙应声。

    “如今,解药已经尽数交给公子,而若曦却还有要事,因此不得不离开,这般刚好向公子辞行。”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