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看起来极其普通的马车快马加鞭远远驶来。赶车的是一个样貌俊秀的年轻男子。车内两名女子正慵懒的斜斜倚靠在软座上聊着天,时不时有娇笑声从车厢内传出。马车在大路上疾驰,能清晰的听得到马蹄“嘚嘚”与车轮“咕噜噜“的声音。

    “明日三花洗神丹的药效也要到了,小蜻蜓,你再把这个吃去,免得暴露了气息。”云若曦淡淡的对小蜻蜓道。

    “唔!”小蜻蜓接过丹丸,乖乖的放在嘴里,眼睛眯起,十分享受这种美味,“真的好香哦!要是能当饭吃就好了。”

    云若曦肩膀一抖,笑看着小蜻蜓,“当饭吃还得了,亏你想得出来。”

    “实在是因为姐姐的丹丸做得太好吃了嘛!”小蜻蜓嘟起红唇,样子煞是可爱。任谁见了这样秀丽的姑娘都无力抵抗。

    “贫嘴!”云若曦轻轻点了点小蜻蜓的鼻尖,语气无比的宠溺。

    “人家现在真的觉得很庆幸呢!”小蜻蜓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挪到云若曦的身边,一把拉过她的胳膊紧紧的抱着。

    “庆幸什么?”云若曦有些好笑的看着小蜻蜓有些幼稚的动作。

    小蜻蜓抬起脸,娇俏的小脸之上一副庆幸的表情,甚是可爱,“遇到了姐姐你啊!”

    “还有我呢!”马车外一个不协调的声音传了进来。

    二人一致向外瞧去,正是云少楼回过头,并将脸凑了过来。

    云若曦翻了翻眼睛,合上眼睑,长长的睫毛垂落,慵懒的向后靠在软靠之上,形容甚是清凉,直接将面前看起来白目至极的忽略不计。

    小蜻蜓也从来没有这般无力过。印象中的帅哥要么风流倜傥,要么温文尔雅,哪有眼前这样从不知“羞耻”为何物的人……小蜻蜓挫败极了,自己真是猪油蒙了心,那日居然会觉得这货是帅哥……

    小蜻蜓忽的想起,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至贱则无敌大概说的就是他?

    “咳咳,姐,这几天急着赶路,到了青淄之后就休息一吧。”云少楼摸摸鼻子,咳了咳,完全不在意两个人对他的无视。英雄总是无人能懂的嘛!

    “先与破妄它们汇合之后再说吧。”云若曦点了点头,实在不想和这二世祖多说话。

    为了尽快赶到上玄国的都城青淄,三人几乎马不停蹄的一路向南,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云若曦与云少楼身上的药效终于过去,恢复了原本的样貌。

    不过对于云少楼而言,这种每天睁开眼照镜子时,看到的并非自己的经历确实与众不同。更甚者,他还盘算着,以后从佛爷那边多弄些这种可以易容的丹药,去做些……嘿嘿,大事去!

    仔细算算,应该在没有什么追兵在身后,云若曦与云少楼便没有再服食化仪丹与三花洗神丹,但小蜻蜓却不然。在凤鸣的“提点”之,云若曦更是清楚了小蜻蜓在寻常人眼中的价值究竟有几何。妖族圣女的气息太过特殊,许多人都能够感觉的出来,所以,这两种药她必须要吃。

    五天时间一晃而过,几人终于来到了青淄城边,并将马车停靠在离城市不远处的林间。

    云若曦神念一动,凭借血誓与角狼们的联络,她清楚地感觉到破妄与天诛的气息正迅速的向自己靠近。

    云若曦走马车,向林间张望着。

    云少楼与小蜻蜓也自车上来,同样顺着云若曦看着的方向张望。

    “主人!”

    远远地,两头浑身布满西黑色鳞甲的壮硕角狼狂奔而来。

    云若曦嘴角微微翘起,目光定向角狼奔来的方向,看着角狼们渐渐近了,她一挥衣袖,声音低润清凉,“来了。”

    角狼们在云若曦的面前停,恭敬谦卑的纷纷低了头,黝黑的身躯半蹲着,神色之间是异常的兴奋。

    破妄率先出声,“主人,一路可还安好?”它们在这里独自等待了几天,发觉离开主人居然有些不习惯了。

    云若曦点点头,嘴角向上一勾,“还算是顺利。”

    角狼们虽然生性残酷,但相比普通的狼群却是相当的忠诚,而且意志力也是极强的。分别几日,但云若曦完全能够感受到两只角狼心中的挂念,不由得心里一暖。

    “主人到来的时间比我预计的要晚了一些。”破妄抬起头,睁着火红的狼目道。按照它的计算,主人应该三天之前就到达这里了,莫不是发生了什么状况么?

    “途中遇到一位朋友中了毒,为他解毒花去了些许时日,让你们心焦了。”云若曦抚摸着破妄的脖颈,沉声道。

    “怪不得!主人就是心肠好!”天诛歪着头瞧了瞧破妄,笑呵呵的道。

    “当然!不然我们怎么能跟着主人出来混呢!”破妄眯起狼目,口气之中尽是敬佩之情。虽然主子看起来冰凉刺骨,但实际上,她的内心却是极火热的!

    “大哥,你说还是我说?”天诛张大了狼口,伸出长舌舔了舔大嘴。

    云若曦微微眯起狭长的凤眼,双手抱臂,视线在两只角狼中间游移。这两个家伙想要说什么呢?

    怎么看这样子,难不成这两个家伙遇到什么好事了不成?

    “我来说吧!”破妄向前挺了挺身形。

    “哦,好!”天诛点了点头,自己嘴笨,还是大哥来说好了。

    云若曦有些讶异,什么事情让这两个家伙这么郑重。

    她细瞧着破妄,等它开口。

    “主人,这几天在这里等你,我和天诛闲来无事便四处转了转,遇到一个小东西。”破妄抬起狼蹄刨着地面。

    破妄漆黑的狼脸微微低了低,竟然是有些羞赧的样子,仔细瞧来,居然还有一点可疑的红色。

    两只角狼的状况让云少楼与小蜻蜓有些瞠目结舌。

    云若曦虽然有些不解这两个家伙为何会如此状况,但依旧清凉的笑了笑,给他们一个鼓励的眼神,“怎么?是什么样的小东西!”看来这两个家伙从那个“小东西”身上没有讨到便宜。

    “其实我们也并不真切的知道那是种什么东西,只知道它动作奇快,而且身上有剧毒。”破妄努力的将话一口气说完,发现放角狼族的骄傲,这话也很容易说出口。

    “哦?”云若曦眼睛瞬时一亮,是毒兽么?

    云若曦的大脑瞬间急速的运转起来。

    毒兽在大陆上本就是逆天的存在。毒兽体内必定含毒,而且通常状况,毒兽会以施毒作为攻击手段,以求获得猎物,比如蛇这种东西,便是毒兽中最常见的一种。

    虽然云若曦有了三眼鲎虫,但这种虫子却并非毒兽,性格却相对于毒兽而言温顺的多,它们体内虽然含有毒素,但却是为了自保,平素里却是以灵草为食,并不具有攻击性。况且,三眼鲎虫对于云若曦来说最重要的并非是用来做为攻击手段的,而是它难得的寻找珍稀草药的能力。

    天毒兽千百种,每一种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若能获得一只毒兽豢养,实在是想来就让人兴奋。

    想到此,云若曦不禁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想要亲自会一会那个小东西。

    “那东西实在是厉害,我和天诛都着了它的道。”破妄想起与那东西对上之后自己与兄弟的惨状就有些郁闷,虽然它很想主人为它们报仇,但又直觉这东西对主人会有很大的帮助。

    “你们似乎并没有中毒的痕迹。”云若曦来到两头角狼的身前,仔细的摸了摸它们的颈项,发现两头狼的身体很正常。破妄说的着了它的道是什么意思?

    “主人有所不知,这东西看起来还是幼生期,但即便它还小,那毒素也让我和天诛生生受了两天的折磨。不过两天过后,那毒素就完全消失了,这一点还挺奇怪的。”破妄也有些搞不懂状况,庆幸这毒并不致命,否则自己恐怕是难见到主人了。

    “没错!被那东西碰过之后,浑身就会麻痹得不能动弹,我们兄弟两个,就因为如此在原地呆了整整两天……”天诛不好意思的歪了歪头,自己被主人驯服是因为主人的确本领高强。而面对那个小东西时,自己几乎完全没有能够使出自己本事的机会便被它放倒,这让它感到相当的憋屈。

    “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让你们俩麻痹了两天?”云少楼张大了嘴巴,心中泛着嘀咕。

    云若曦轻抚了衣袖,微微仰面,心中对这种东西兴趣更浓。

    她一脸兴奋的看着破妄与天诛,“它在什么地方出现?带我过去看看!”

    云少楼与小蜻蜓一听,马上来了精神,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道:“我也要去!”

    云若曦皱起眉头,薄唇微动,“你们两个和天诛一起在这里等着。想来那东西极其伶俐,若是人太多的话,怕它不敢出来,而且也许还会有危险,所以还是我和破妄过去就好。”

    “好!”破妄与天诛马上站直了身体,这便要带着云若曦向发现那奇异东西的地方去。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