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蜻蜓一听有奇怪的东西出现,瞬间两眼放光,但云若曦却让她和云少楼两个人守在原地,顿时垮了双肩,声音中充满央求,“姐姐!让人家去吧!人家保证听话!”

    “就是!姐,你怎么能不带我们两个去呢!既然你觉得会有危险,就应该带上我!我一个男子汉要肩负起保护你和小蜻蜓的重任,你怎么能说把我留就留呢!”云少楼同样控诉起云若曦来,像是受了提案多大的委屈一般。

    云若曦皱起眉头,就知道他们不会听话,“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怪怪的呆在这里等我回来!”那东西还不知是什么,怎么看都十分危险,自己怎么能将他们置于危险的境地呢。

    “姐!”云少楼上前揪着云若曦的袖子,脸上写满恳求。

    然而云若曦根本不为所动。

    “姐姐!求求你了!带上人家!”小蜻蜓也冲上前来,紧紧的搂着云若曦的胳膊,树袋熊似的挂在云若曦的身上,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这一路上,自己都没怎么遇到过好玩的事情。之前被追杀的事情就不提了,实在是太没趣了。好不容易到了个城镇,却因为自己的气息与外貌太惹人注意,为了安全起见,不得不窝在客栈数天,这经历实在是让小蜻蜓有种暗无天日的感觉。

    如今,有了这么奇怪有趣的事情,怎么说自己也要轧一脚。

    云若曦直觉脑袋嗡嗡的疼,一个云少楼就已经很让子头痛了,再加上一个小蜻蜓,这是不打算让自己好活了。

    “姐!你不用那么担心,我们会保护好自己!”云少楼信誓旦旦的说,眼睛里尽是急切。

    “你的话能信才怪!”云若曦白了二世祖一眼,铁了心肠就是不想让这两个孩子随自己一道过去。

    就在云若曦冷冷的转身看向破妄的饿时候,两个不知所谓的家伙忽然对看了一眼,一子就达成了默契。

    云少楼马上开口,边说边看向小蜻蜓:“这样的话,不如我们就不过去了……那个……姐,你要保重!”

    “是啊是啊!人家也不去了!”小蜻蜓看着云少楼,又转而向云若曦看去,她的脸有点微微泛红,水灵灵的大眼咕嘟嘟的冒着泡泡。

    云若曦一听此言,马上转过身,柳眉蹙起,怎么这两人忽然就不准备去了?自己本来已经做好和这两个家伙周旋的准备了。

    “你们不去了?”她狭长的凤目里探究之色骤起,狐疑的问道。

    “不了不了!”云少楼赶忙摆摆手,神色淡定。

    小蜻蜓也连忙使劲的点点头。

    云若曦看着两个人如出一辙的表演,“噗嗤”笑出声来,这两个家伙打的什么主意自己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你们是准备在我和破妄走后偷偷跟来吧。”云若曦的语气泛着丝丝的冰寒。

    云少楼脸一僵,果真什么都瞒不过自家佛爷……

    云若曦叹了口气,“算了,若是你们二人非要去的话,便跟着我好了,免得你们偷偷跑出来,若出了危险可不好了。”

    云少楼与小蜻蜓一听,瞬间蹦的老高!能够跟姐姐一起去,真是太棒了!

    “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云若曦的声音依旧冷冷的。

    “姐!你说!你说什么我们都答应!“云少楼为了能够和云若曦一起前往,瞬间化身无耻小纨绔,无论云若曦说什么他都准备答应。

    “恩恩!是的!姐姐你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啊!“小蜻蜓也点头如捣蒜。

    云若曦终于无奈的要了摇头,正色道:“等跟着我,要完全听我的指挥,不允许离开我五步之外。你们也都听了那东西诡异的很,即便破妄与天诛那么好的身体,碰到了那东西,照样麻痹了两天。你们两个自问身体能比的上他们的话就随便跑。”

    “不会,不会!我们绝对不会!”云少楼连忙保证道。

    “好,既然这样,你们就同我一起去。”

    “好嘞!走啦!”云少楼一个撒欢儿,瞬间跑出十米的距离。

    中午的阳光渐渐温和起来,林间的景色也开始明媚俊朗起来,路边苍翠的树木密密的洒阴影,地面也汩汩涌出片片青绿,让人顿觉清爽。

    林间并不明朗的路上,云若曦独自乘着一匹角狼,而云少楼与小蜻蜓却共乘另外一只角狼,几个年轻人正向青淄城东面的山丘行进。

    “云姐姐,你在发什么呆?”年纪看似最小的小蜻蜓调皮的看着云若曦,神色轻松得很,她脸颊泛着白腻,偶然闪过的眼神宛如碧泉般澄澈。

    云若曦嘴角微微一扬,了然的瞥了小女孩一眼,微笑在唇边漾开来:“没有,只是在想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小蜻蜓“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冲着她眨了眨眼,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姐姐,想它做什么,我们这不是就要去找它了么!”

    云若曦抿唇浅笑了一,继续向前看去。

    角狼的速度的确不是寻常马匹能够比拟的,不一会儿的时间,几个人已经深入到这片静谧的山林之中。

    “姐姐!你看那边!”小蜻蜓高声叫着。

    云若曦微微皱眉,将手指放在唇边,轻轻的“嘘”了一,小蜻蜓见状肩膀一缩,连忙噤了声。她吐了吐舌头,脸上尽是羞赧,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

    云家姐弟顺着卉梵手指方向望去,前方一条白练在阳光闪动蜿蜒向北。几人四眺望,只见这林间碧水漫过岸边,溪水所经之处,水草犹为丰茂。

    “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顺便装些水。”看大家都有些因为紧张,神情之中微有些倦意,云若曦便示意几人在水边休息一。

    几人从角狼背上来,向水边走去。

    “姐,都已经走了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见那个什么东西!”云少楼皱起了眉,显然是觉得十分无聊。

    他又转脸看着破妄与天诛,“难道是你们带错了路?”

    破妄与天诛一听连忙否认,看起来无辜极了,“怎么会!就在这附近!咱们马上就到了!”

    二世祖嘚瑟的干笑两声,“怎么不会,一定是那东西把你们吓坏了!所以你们不敢到它的地盘上去!”说完还更加肆无忌惮的挖了挖鼻孔。

    两只角狼只觉得三观尽毁,有种想要扑上去咬烂二世祖脸的冲动。

    “你是不是皮又痒了。”云若曦目色看似清淡,寒冰却迸射而出。

    “嘿嘿……嘿嘿……”云少楼干笑两声,伶俐的向边上侧了一步,自家佛爷的无影手无影脚可是相当厉害的……“这不是找点乐趣嘛……不然光是走路多无聊……”

    云少楼眼前忽然一阵冷风,他只觉得脖子一凉,瞬间浑身汗毛直竖,马上噤了声。老老实实的跟着大伙向水边走。

    众人来到溪水边,只觉得心神放松了来,小蜻蜓更是三步并作两步准备伸手舀水喝。角狼们蹲在原地并未过多的靠近溪水,按它们的体质,即便一周不喝水都没有问题。

    而在这之前,破妄与天诛刚刚美美的在林子里饱餐了一顿,因此此时的它们并没有感觉到疲乏。

    正当众人放松的在水边准备喝水的时候,云若曦忽然大声制止道:“等等!”

    “啊?”蹲在溪水边的小蜻蜓手正悬在半空中,听到云若曦的声音讶异的回过头。

    云少楼奇怪的看了一眼云若曦,姐姐这是怎么了。

    云若曦上前两步,来到溪边,拉起蹲在水边的小蜻蜓,而后又向后撤了几步,这才讲话。

    “你们仔细瞧瞧。”云若曦抿了抿嘴,凤目深沉得犹如深潭。

    众人不解的看向这片溪水,面面相觑,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了么?

    人们谨慎的观察着,忽然都发现了什么。

    发现这片饮水栖息之地,安静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这里竟然不见任何一只动物出现,连之前树林间连鸟鸣声在这里都彻底的消失殆尽。

    这个发现让所有人的心肠都瞬间揪紧。

    莫不是那毒物就在此处?

    几人均凝了神识,谨慎的探查着周围的境况,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云若曦出声向两只角狼询问,“你们上次遇到那东西是在这附近么?”

    “并没有,上次我们路过这里的时候,并不像现在这样。而我们遇到那东西的地方在这林子的更深处。”两只角狼紧张的看着云若曦,这水边忽然变得如此诡异,难不成那东西有关?

    云若曦走到水边,俯身小心的翻开草丛仔细查看着,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动物遗留的痕迹,于是又站了起来向四周张望,林间四处都静悄悄的,连水流声都怯怯的。

    几人瞬间提高了警惕。

    “不要在这里停留,我们继续往前走。”云若曦看着水流的上游,平静的出声。

    “恩!”云少楼收起痞痞的神色,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变换,引得小蜻蜓微微侧目。

    几个人骑上角狼,向着云若曦所指的水源上游的方向行进。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