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林诡异的安静,能清晰的听到溪水流过时撞击岸边石子的声音。

    云若曦等人敛了气息,顺着水流逆行向上,走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只雪白的类似狐狸的动物在垂首饮水。

    “你们看那边!”云少楼首先出声。

    众人在离那东西百米之外停了来,向那团雪白之处张望,只见那东西一身洁白如雪,顺滑的毛皮宛若丝缎般充满光泽,身材娇小玲珑,眉眼顾盼生姿,情不自禁的让人心中涌起些柔情蜜意来。

    见到这东西,两只角狼忽然身形一顿,眼中红光大盛。

    没错!前几天就是这东西袭击了它们。

    云若曦察觉到角狼们微动的心思,连忙拍拍角狼的脖颈,示意它们不用紧张。自己则一翻身从角狼的身上了来。

    云若曦让其他人在原地停留,自己刚要上前,只见那团白色倏地向自己这边望来,口中吱吱的低鸣,声音听起来娇柔魅惑,但却充满了警告。

    “咦?”云若曦脚步一顿,禁不住心中讶异。

    寻常时候,只要自己体内的契约之阵暗自运转起来,方圆数公里之内的动物的灵魂就都能够为自己所捕获。然而今天,在这白色毛团面前,契约之阵的灵魂捕捉却是什么作用都没有起。

    云若曦有些纳闷,莫非这小东西有什么特异之处不成?

    仔细看这东西身形细长,尾巴极大,毛色虽然靓丽若绸,其他似乎并不特别,只除了那一双明亮得有些过分的黑色大眼。

    正在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眼前的白色毛团时,云少楼忽然出声,“什么嘛,不就是一只狐狸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云若曦心中一惊,坏了……

    然而还未等二世祖话音落,白色毛团“吱吱”两声,旋即化作一道残影,直奔二世祖而去。

    二世祖心头一颤,手慢脚乱的一个趔趄,几乎没有躲过这道白影的侵袭。

    然而白色影子速度奇快,转身落地,又听“啪啪“两声,又分出几道影子直奔云少楼,尽管云少楼武艺高超,但面对这白色毛团竟几乎反应不得。

    眼花缭乱之中,云少楼耳边一阵响动,接着便全身酸麻,随即便失去了知觉,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事情电光石火,发生的突然,小蜻蜓瞠目结舌的看着昏死过去的云少楼,耳边似乎还有刚才白色毛团擦身而过的呼呼风声。

    小蜻蜓惊恐的看着着白色的小东西,眼睛中的震惊越聚越浓,但她此时的第一件事便是蹲去查看云少楼的伤势。只是,无论她怎样摇晃二世祖的胳膊,这货都死活不睁眼,看样子宛若真的死翘翘了一般。

    小丫头心中骇然,眼前看似无害的毛球居然这么厉害……

    两只角狼瑟缩了一,分明是想起当日自己的惨状,缩着双肩,庞大的身体却靠在小蜻蜓身后,探了头瞄着倒地的云少楼,完全不敢上前,这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云若曦皱起眉头,心中一凛。这毛团的确是一只毒兽,行动起来迅雷不及掩耳,连少楼这样的高级战士都抵挡不住,瞬间就失去了知觉。附近的山林无甚活物靠近的原因想必就是因为它。

    这毛团看起来神思也非常敏捷,而且隐藏气息的本领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否则的话,之前自己的神识不会捕捉不到它的气息。

    而这毛团看起来虽然厉害,但看起来却并不是随意攻击别人。如若不然,在己方到这里这半天的时间内,应该统统收到了她的攻击。

    可事实却是,只有刚才少楼在放出“它不过是一只狐狸”的话之后,这毛团才不留情面的攻击了他,想必是因为这句话惹恼了它。

    云若曦回身看了看两只角狼,只见这两个家伙眼中全是震撼,当日被这毛团欺负了去,恐怕也是另有原因吧。

    但云若曦依旧不敢大意,她瞧了一眼收拾了云少楼之后又跑回溪水边喝水的毛团,便蹲身查看二世祖的伤势。

    她翻了翻云少楼的眼皮,又微微拉开些他的衣襟查看他的皮肤,仔细检查过后,终于呼出了一口气。

    的确如角狼们的所言一般,云少楼确实是因为毒素刺入到神经之间,抑制了各种传导,从而陷入昏迷。从毒发的表现来看,两日之后,这货一定会醒来。至此,云若曦便对二世祖无一星半点的担心。

    云若曦深呼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猛地抬起脚,恨恨的踹了二世祖一脚,直引得小蜻蜓与角狼们瞠目结舌。

    真是活该!

    角狼们努力的点了点头,完全理解云若曦此时的心情。

    云若曦抬起头来仔细瞧着这白色毛团,虽然它看起来毫不起眼,但实则极其危险。而自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这种东西似的。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云若曦紧紧的蹙着眉头。

    若见过的话,必然是在前生。

    云若曦素手轻轻的抚着额头,仔细的向记忆中探寻!自己一定在哪里见过……

    忽的一道闪光在头脑里出现。

    莫不是雪瑶狐?

    这一念想一旦在云若曦的头脑中闪现,她便立刻肯定了这种想法。

    雪瑶狐是生长在雪山之上的一种灵兽,身形虽小但视力极好,行动力极快且剧毒无比!各种生物一旦触碰它的毛发便麻痹无法行动,而被它所伤的话瞬时毒血封喉顷刻毙命。

    看来这几天这小东西心情不错,仅仅是用身体蹭了蹭两头角狼与二世祖,让他们麻痹了而已,两天之后定然毫发无损的恢复过来。

    若真惹毛了它,恐怕这小东西也会毫不留情的将自己的毒液尽数赏给这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让他们好好地在鬼门关享受一把,若再给力点就直接去阎君那里报到了。

    可怪异的是,这东西既然生活在雪山之巅,却不知道为何会在寻常的树林间出现。

    云若曦仔细思量着,距离此地最近的雪山便是冰圈遗迹,即便它是来自冰圈遗迹,但这路途也实在是太远了些。

    莫非冰圈遗迹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

    但不管怎么样都只能等闪回来再细加询问了。

    或者它根本就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

    一切的一切都让云若曦有些不能理解。

    云若曦向雪瑶狐张望着,一双凤目对上了它浓黑的大眼。

    雪瑶狐“吱吱”的发出声响,像是威胁,又或是警告,定定的在距离云若曦数米的地方站立不动。

    眨眼之间,云若曦便做出了一个决定!抓住它!一定要抓住它!

    云若曦仔细在头脑中将有关雪瑶狐的信息梳理一遍,前世的,她曾在一本名为《百毒注》的异书中看到关于雪瑶狐的信息。书上说:雪瑶狐属水,生长在雪山之巅,虽以雪莲为食,却生出一身的奇毒,但雪瑶狐天生极为嗜酒,尤其喜好百年的梅花酿,若想要捕获此兽,可以用美酒利诱之。

    想到此云若曦有些犯了难,若想要抓住这东西,肯定必然需要梅花酿,可现如今到哪里去找这梅花酿呢?

    若此时云少楼还能活蹦乱跳的站起来,遣他到青淄城去买些来也是可以的,只是他现在这副德行……可小蜻蜓性子单纯,自己是断不能放心将小蜻蜓独自一人放到青淄城去的。

    云若曦恨恨的的瞪了一眼昏死过去的云少楼,这货真的是不能让自己省一点心……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暗思付着,此时并没有梅花酿,怎么办……

    总不能自己跑到青淄城买了酒再跑回来……不说这里距离青淄城十分遥远,即便角狼的速度再快,打个来回恐怕也要一个时辰的时间,但谁有能保证在这一个时辰之内,这雪瑶狐会在原地乖乖不动?

    若此次失了雪瑶狐,次恐怕也不那么容易遇到了。

    不行,只能在此仔细想想办法。

    若没有酒,那么药草行不行呢?

    云若曦神识扫视着凤鸣鼎的第二空间!忽的,她的面上亮出一抹笑意。没有酒却有一种可以酿酒的酒神草!

    这种草仿佛是有生命的活酒一般,若在酿酒时添加,酿出的酒必定能够有纯净透明之色,馥郁幽香之味,细腻醇厚之感。

    若在已经酿好的酒中添加,虽不及酿造之时添加那般风味醇厚,却也必定柔润香醇。

    即便不拿来酿酒或泡酒,也可以采来直接服食,是极好的调理气血的良药。

    云若曦有些踯躅,一袭白衣胜雪,宛若空中飘来的仙人一般落在林间。她的眉头微微蹙起,凤目半眯,遮住了一眼的深邃,她贝齿咬紧了唇,仔细的思索着。

    雪瑶狐虽然喜欢喝酒,但不知它是否能够接受酒神草……

    若不能接受的话该怎么办?

    但是到如今,难道自己还有别的退路么?

    所以,云若曦还是决定试一试。

    意念一闪,云若曦手中红光亮起,从凤鸣鼎的第二空间之内拿出一大把酒神草。顿时空气中一股浓烈馥郁的酒香飘荡而出。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