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等按原路返回,直到之前马车停着的地方。

    将云少楼丢在马车之内,云若曦无奈的摇了摇头,原是想进入青淄城之后补给一便离开,此时看来却依旧是要停留几日了。

    云若曦微微侧目看着让云少楼彻底昏迷的始作俑者,不由得叹了口气,伸手轻轻的将它自肩上取放在怀中,琉璃雪洁白如缎的小巧身子在云若曦怀中微微蹭了蹭,找到个舒适的姿势,又沉沉的睡去。

    “主人,如今公子这样昏睡着,没有两日时间是决计醒不来的,恐怕主人只能在青淄城多停留两天了。”破妄开口道,它当然了解主人想要尽快赶到无极岛的焦急心情,只是这行程却又是要耽误了。

    破妄与天诛小心谨慎跟在云若曦身边,睨了睨主人怀中琉璃雪,即便此时它已经沉沉睡去,但两头角狼对它依旧是极为忌惮。更让它们不能理解的是,对于这个浑身是毒的家伙,主人即便碰触了它却完全无恙,这让二狼对主人的钦佩之情更是有如滔滔江水一般,心中更加死忠一片。

    云若曦闻言清淡的点了点头,破妄的想法与自己不谋而合。

    “姐姐,这琉璃雪是何种动物,居然这么厉害!”小蜻蜓探过脑袋瞧着云若曦怀中的琉璃雪,大大的眼睛中全是好奇,然而小蜻蜓却是不太敢靠近,生怕自己重蹈云少楼的覆辙。

    云若曦抚了琉璃雪娇小的身子,抬眼看着小蜻蜓天真清澈的眼睛,“这是雪瑶狐。”

    “那也是狐狸的一种了?为何少楼哥哥说它的时候会被它袭击呢?”小蜻蜓眼中满是不解。

    “雪瑶狐虽然是是狐狸的一种,但因为它们形态优美,又浑身是毒,受尽了上天的恩惠,所以不被普通的狐族接受,”云若曦声音淡淡的,瞧了一眼身边壮硕的角狼,眼中一片深邃,“就像角狼被普通狼族排挤一样,雪瑶狐的命运却更加凄惨,其他的狐族一旦见到雪瑶狐便会群起而攻之,直到对方被生生杀死,即便是幼年的雪瑶狐也不例外,尽数被戕害。久而久之雪瑶狐的数量越来越少,在今时的大陆上,恐怕活着的雪瑶狐不会超过十只。这也是为何少楼说雪儿是普通狐狸时,它那么激动的原因了。”

    小蜻蜓低首瞧着怀中的琉璃雪,眼里尽是怜惜,她不由得靠近了几分,真想把这小东西抱在怀中安慰,“怪不得她会攻击少楼哥哥,没想到它竟有这么可怜的身世。若换做任何人,把自己与敌人拿出比较都会生气的吧。真是可怜的小东西……”

    “世间嫉贤妒能的事情比比皆是,魔兽竟也不例外……”云若曦抬起凤眸,向着远处望着,黑色更深。

    破妄与天诛沉默着不说话,主人刚才的一袭话语勾起了它们胸中千丝万缕的想念。不知它们走后,角狼族是否安然。

    虽然跟着主人,迎接他们的定然是无限的光明,可光明之前的无尽黑暗却是极其难熬的。

    云若曦了然的看了破妄与天诛一眼,“从无极岛回来,你们便回去看看吧。”

    两只角狼互相对视了一眼,庞大的身躯微微发抖,火红的狼目中涌现出一种难以言明的情绪。

    破妄重重的点了点头,一句话都没有说,它没有推脱,也没有将谢意付诸于口,十多天的相处让聪明的破妄心中明了,主人并不喜欢这些虚礼。只是,它此时向着云若曦的心更加坚定。

    兄弟连心,一旁的天诛火红的狼目定定的瞧着云若曦,心中的情绪也如同自己的哥哥一样激动,万分庆幸能够遇到云若曦这样的主人。

    雪儿看起来是一只极其年幼的雪瑶狐,通常状况这么大的雪瑶狐定是承欢在父母身边。可雪儿此时非但没有跟在父母身边,而且还原离自己的出生之地,这让云若曦心中微微有些胀痛。

    莫非它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了不成?

    她看向雪儿的眼神更加的温柔,若是这样这孩子可当真是可怜,就像矍一样。

    然而雪儿与矍的状况有完全不同。

    同样处于幼生期,矍因为父母临终前的拼命保护与能力赐予,刚刚出生便拥有了完满的灵魂,而此时依附这自己,相对而言,更加安全。

    而像松鼠般大小的雪儿,此时幼小得却是连讲话的能力都还没有完全形成,父母又不在身边,当真是可怜至极……

    不过既然遇到了自己,她定不会再让这小东西受那么些的苦楚。

    “唉……”小蜻蜓抿了抿嘴,清澈见底的眼睛中溢出浓浓的温柔,满心想要抚摸琉璃雪一,然而终于还是忌琉璃雪身上的毒性而放了纤纤小手。

    “只是雪儿性子善良,即便少楼出言伤了它,却也没有死手,只是麻痹了他而已。与天许多忘恩负义之徒比起简直不知强上几倍几十倍。”云若曦的眸子冷凝着,神色变得凛冽。

    仿佛明了众人所说的便是它一般,琉璃雪紧闭的双目幽幽的睁开,看向抱着自己的云若曦,眼中晶莹尽显。

    云若曦宠溺的摸了摸琉璃雪的小脑袋,“醒了么?若是没睡够就再休息一!”

    “吱!”琉璃雪拿小脑袋拱了拱云若曦,撒娇似的叫了一声,转而又看向小蜻蜓,在小蜻蜓清澈的大眼中看到了清晰的一团白色。

    云若曦轻笑一声,“这是小蜻蜓,你也要叫一声姐姐的。”

    琉璃雪蹭的从云若曦的怀中窜出,像之前一般趴到她的肩头,朝着小蜻蜓吱吱的叫着,接纳了小蜻蜓,直逗得小蜻蜓咯咯的笑起来。

    云若曦掩口而笑,越是心性单纯的人似乎越能够分辨人心,这一点从小蜻蜓与雪儿身上便能看的十分真切。

    看着几人其乐融融的样子,两只角狼在见到琉璃雪之后一直僵着的神色终于放缓了来。

    雪儿忽的纵身一跃,跳至小蜻蜓的肩头,这动作惹得云若曦与小蜻蜓均是一僵。

    小蜻蜓紧张的闭上了双目,然而等待了半晌,想象当中的麻痹之感并没有袭来。

    小蜻蜓疑惑的睁开了双眸瞧着雪儿,只见雪儿晶亮亮的双眼如星子般闪烁。

    “怎么回事……”小蜻蜓转过头看着同样神色诧异的云若曦。

    云若曦蹙了眉,看着在小蜻蜓肩头跳来跳去的琉璃雪,轻柔的道:“雪儿,到姐姐这来。”

    “吱!”雪儿乖巧的叫了一声,从小蜻蜓的肩头跳,又来到了云若曦的身边,小脑袋在云若曦腰间蹭了蹭才又攀上她的肩头。

    云若曦抚摸着雪儿,沉吟了,嘴角微微上翘,“没有想到雪儿这么厉害,竟然可以将毛皮之上的毒素随意控制,收放自如,想必雪儿的族人中没有能够与雪儿比拟的吧。”

    “吱!”雪儿叫了一声,听起来既欢欣又得意。

    “居然可以这样!”小蜻蜓张大了眼睛看雪儿,刚才不能抱着雪儿的郁闷瞬间消失不见!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像姐姐那样,完全不需要再担心被雪儿毒到,可以随时抱着雪儿了!

    云若曦看着被自己夸赞的有些得意的雪儿,嘴角向上勾起,摇了摇头,问道:“雪儿,你愿意和我签约么?”

    “吱吱!”雪儿忽然猛地跳云若曦的肩头,定定的看着她。

    云若曦微微一怔,完全没有想到雪儿居然直接的拒绝了自己。

    “可不可以告诉姐姐原因呢?”云若曦神色依旧淡淡的,并没有因为雪儿的拒绝而有任何变化。

    “吱!”雪儿缩着肩膀,抬头瞧了一眼云若曦,神色有些怅惘的微微的低了头。

    “哦?不能说么?”云若曦瞧着琉璃雪可怜的样子,心里不免有些酸涩。

    “吱吱……”琉璃雪摇摇头,吱吱的叫着,拼命地向云若曦解释着。

    云若曦听着雪儿解释,不可置信的长大了双眸。怎么会这样?

    据雪儿说,它的灵魂之中天生便有一层禁锢,任何的召唤师都无法与它签订契约。这种情况是云若曦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难不成这就是之前自己祭起契约之阵却没有发现雪儿的原因么?

    她紧皱着眉头,再次暗自运转起契约之阵,细细的体察自己体内生命之力与元素之力的变化。

    雪儿乖巧的半蹲在云若曦的面定定的看着她,知道姐姐正在帮它检查,可其实它完全明白,因为爸爸曾经告诉过它,自己的灵魂天生就和别的魔兽不同,一生都无法与任何的召唤师签约的。

    雪儿的眸子半合上,其中尽是无奈。

    云若曦体内的契约之阵暗自运转着,鲜艳的火焰照亮了云若曦清凉的灵台。

    她体内的生命之力连接着她的血肉与契约之阵,平和的在体内缓缓而平静的流淌,而不停被玄气珠过滤而来的元素之力附着在被生命之力充满了的血液的表层,结成凝实的光亮小点。

    没有用……

    这种状况是云若曦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的,而且让她根本无法理解。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