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体内的契约之阵仿佛完全看不到眼前的雪儿一般,毫无半点波动。

    她眉头死死的锁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抬起手扶上雪儿的额头,以自己的灵魂之力仔细探查着它的灵魂。

    无论人或者魔兽的大脑之中都会有一个自行运转的宇宙。这宇宙的样貌和大脑主人的修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若修为高,头脑中的宇宙自会清晰明朗。若修为低,或者从未修炼过,那这种宇宙便是混沌未开。

    但不论怎样的宇宙,其灵魂之间有一个清朗的平台,打开灵魂大门之后,便可以进到这里,通过灵台便可以知晓这人或魔兽的一切。

    云若曦的指尖碰触着雪儿的额头正中,轻柔的声音响起,“雪儿放松,姐姐不会害你,听姐姐的话,放松,对,就是这样,打开灵魂之门……”

    云若曦的神识向雪儿的头脑中探去,好不容易进入雪儿的大脑,可云若曦见到的竟然是漆黑一片,这种发现让云若曦皱了眉头。

    “雪儿,打开灵魂之门……”云若曦引导着对雪儿说。

    “吱……”雪儿娇柔的身子微微有些发抖。

    “不要怕!相信姐姐!没关系!”

    “吱……”雪儿尽力的照着云若曦的话来做。

    然而即便雪儿怎样努力,云若曦的神识竟在无法在雪儿的大脑中深入分毫。这种状况就好像是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将雪儿的灵魂生生的囚困在这团漆黑之中,上了枷锁一般。

    终于,云若曦颓然的垂了双手,睁开眼睛看着可怜兮兮的雪儿。

    “好了,没事了,没关系的雪儿。”

    云若曦伸出素手,雪儿腾的跳上云若曦的手心,眼中竟是泫然欲泣的样子。

    “没关系,雪儿。”云若曦清淡的容颜上浮动着绵绵的温柔,“即便不能签约也无妨,你跟着姐姐就好。”

    “吱……”雪儿的声音透着委屈,小小的身体有些瑟缩着。

    小蜻蜓遗憾的瞧着云若曦与雪儿,虽然她很想知道召唤师是如何与魔兽签约的,但看这样子似乎瞧不到了。自从出生以来,族中的长辈便严厉的告诫过小蜻蜓,一,无论如何不能离开妖精森林;二,绝对不可以靠近召唤师。否则的话会受到极重的处罚。然而现,自己不但离开了妖精森林,还和召唤师在一起。

    小蜻蜓赶忙使劲的摇摇头,忽略掉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嘴里如念经般的嘟囔着“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努力的安慰着自己。

    云若曦紧紧的蹙着峨眉,从内,雪儿的灵魂被某种特定的力量牢牢锁住,若无法突破,恐怕雪儿此生便无法获得完满的灵魂,只得在幼生期徘徊。从外,别人无法向内探寻,更别说与召唤师签约了。

    可这禁锢雪儿灵魂的力量太过强大,自己曾尝试突破这层灵魂枷锁,但稍稍用些力道,雪儿便无法承受,她担心若草率突破会对雪儿造成无法弥补的影响。不如先带着雪儿,若今后有机缘再想法帮它除去这道禁锢。

    “破妄,我们现在就进入青淄城。”云若曦将雪儿送到自己肩头,出声道。

    “是!”破妄微低了头颅。

    云若曦与小蜻蜓各自骑着一匹角狼,而一边拉着昏迷的云少楼的马车即便没有人驾驶依旧稳稳的随着两只角狼向青淄城行进着。

    还未进到青淄城之内,云若曦便感觉到上玄国首都青淄城的繁华与热闹。此时的青淄城门口熙熙嚷嚷人群或进或出络绎不绝,人们的脸上尽是兴致勃勃。远远望去,城内朱色楼宇参差错落,烟柳画桥入眼不止,不愧是帝王之州。

    进得城内,只见沿街店铺张灯结彩,家家户户门上均挂着喜庆灯笼,街道边不时便会有售卖花灯,猜灯谜,以及各色节庆物件的小摊,街道上人满为患,仿似城中所有的人们都来到了街道上,选购着仲月节所需之物,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整个青淄城被一片喜气洋洋的情致笼罩着。

    “姐姐,为什么这里四处都挂着灯笼,太漂亮了!你看这边,灯笼上还有花朵虫鱼!挖!姐姐,你看那边!还有彩色的灯笼卖!”小蜻蜓瞪大了眼睛四处瞧着,两只眼睛几乎不够用,她不安分的在角狼身上晃来晃去,连雪儿都被眼前的景象引得上蹿跳好不开心。

    云若曦浅笑着道:“明日是仲秋节,大陆上的习俗便是家家户户挂上灯笼,到了晚间人们还会祭月燃灯,到时候整个城镇上空都会飘起花灯,十分漂亮。”

    小蜻蜓来自妖精森林,自是没有见过这人世间过节时的特殊情景,一时间内看什么都新鲜的不得了。她睁着晶亮亮的大眼睛瞧着云若曦,满是兴奋,“燃灯么!姐姐,我们也买一个灯笼好不好!好不好嘛!”

    “等到了客栈把少楼安顿来,我就陪你去买灯笼怎么样?”云若曦清浅的笑看着小蜻蜓。

    小蜻蜓的脸上瞬间被喜悦掩盖,“好啊好啊!那姐姐我们快走!”

    最初两人骑乘着两只角狼,又带着一辆马车在青淄城大街上被拥挤的人潮拥堵着,几乎半天才挪动了不远的距离。然而当有人瞧见这二人胯的恐怖魔兽时,惊叫声便此起彼伏。惊惧的人们慌忙从二人身边逃离,不一会儿便为他们让出了一条道路来。

    云若曦神色冷然的看着周围的人群,带着小蜻蜓在街上缓缓的行进,一边找着客栈。

    人们瞧着恐怖魔兽上坐着的二位女子,虽然容貌皆不是出众之辈,但气质却都清丽脱俗,尤其是其中那位看起来年长一些的女子,浑身散发着阵阵冰寒,让人不可小觑。而且她肩上还站着一只雪白的既像狐狸又像松鼠的动物,奇异极了。人们纷纷猜测这二位女子是哪里来的奇人云若曦无视着人们的议论,坦然的走着,终于来到了一间外表看起来豪华大气的客栈前,此时已近中午。

    有了前车之鉴,云若曦与小蜻蜓均从角狼身上跳来之后,便将破妄与天诛收到契约之内。毕竟如今他们来到上玄国都城之内,只是想着补给一,并且在云少楼醒后便离开此处,若太过招摇,怕又生事端。

    客栈的杂役见得两个气质不俗的女子来到店前,连忙上前施礼,“客观打尖还是住店啊?”

    “住店。”云若曦回过头,马儿拉着马车顺从的走到她的身边,云若曦转而又向客栈杂役冷冷的道:“准备三间上房,将车上的人抬到楼上。”

    “好嘞!”杂役爽快的道,转身向里面吆喝,招来几个伙计,三两便将麻痹得毫无知觉的云少楼扛到了楼上的客房之中。

    “两位姑娘里面请!”杂役乐呵呵的将云若曦与小蜻蜓迎到大堂之内。

    进了大堂,二人便找了一个靠窗的不起眼的位子坐,要了一些简单的吃食。适逢仲秋节,客栈便为每张桌子都填了一碟月饼与小点。小蜻蜓不住的往嘴里填着美味,看起来相当的开心。

    云若曦则淡然的坐在一边,从凤鸣鼎中取出一些酒神草递给琉璃雪,自己这才优雅的执起双著吃起来。

    正当二人埋首吃饭时,客栈门口吵嚷声不断,二人循声望去,只见七八个人簇拥着一个火色衣裙的女子进得店内。

    那女子脸容艳丽,一身火红劲装,衬得腰身盈盈,不堪一握,莹白的脖颈衬着的简单盘起的如云长发,发丝一直垂臀处,随风飘舞。

    其余男子皆是十几岁上的样子,统统穿着清白袍子,头上束着一顶银冠,其中不乏容貌俊秀之辈。

    “小师妹,你想吃什么?今日师兄弟们请你!”其中一个束着发面色清秀的青年男子讨好的走到一张大桌前,细致的擦去桌子与凳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邀着女子落座一边问道。

    女子咯咯一笑,声音如同泉水叮咚,甚是娇俏,“俊卿师兄真是的,各位师兄好不容易山来,既然到了紫夕这里自是应该由紫夕做东啊!”

    众人顺声望去,皆是眼前一亮。只见那女子眼神如火,肤白似雪,穿着红丝长袍,领口斜至腰腹,一抹酥胸半露,一个银钩环子为纽扣,四五粒叮咚作响的铃铛被长长的银丝缠绕在钩子上,垂降来在腰间摇荡,随着女子的走动发出脆生生的清音。她双眉如黛,眼波似水,妖媚浅笑,风情万种。女子纤腰斜斜挂着一支墨色弯刀,刀柄上铸着狰狞睚眦,且悬系火辣赤色丝绦。看起来这刀的品质十分出色,许多人已经开始猜测这刀的品阶至少会是仙品,甚至更高。

    虽然女子艳丽无比,然而举止投足之间却还有这着一种张扬的贵族之气,想来定是大门大户的千金。

    刘俊卿正要说什么,却被这名为紫夕的女子打断,她亲昵拉着刘俊卿的衣袖撒娇道:“好啦好啦,师兄就别和紫夕争了,好不好嘛!”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