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余几名男子看着紫夕,面上尽是宠溺,其中一个年纪看起来大一些的优雅男子出声道:“好了,俊卿,就按紫夕师妹的意思来吧。”

    “就是嘛,还是祁风师兄了最懂的人家!”玄紫夕娇嗔的瞧着众位师兄弟,兴致勃勃的说。

    “这里的芫爆仔鸽可是很出色的,各位师兄们该尝尝看!”玄紫夕抬起俏脸,笑嘻嘻的看着她的各位师兄,见无人反驳,转而便对一旁候着的小二道,“一份芫爆仔鸽,其余一份绣球干贝,青笋刺龙芽儿,姜汁蝴蝶鱼,一品鹿筋,罗汉虾……所有材料都要最新鲜的。”

    “好好!”小二初见玄紫夕穿着华贵,这番又听得女子点的这些菜更是自家的珍馐菜色,寻常人等根本吃不起,便肯定女子定是身份不俗,于是连忙更加殷勤,只怕不小心得罪了去。

    “除此之外再来一份八宝鸭,佛手金卷,酱汁烤乳猪,珊瑚白,最后再来一道麒麟烫。”玄紫夕声音极其宛转悠扬,同座的她的师兄弟们皆陶醉在这宛若莺啼的妙声之中。

    “各位客官可需要什么酒品么?无酒不欢啊!”小二乐呵呵的瞧着玄紫夕,复而又看向其他人。

    “不必,等还有事情要做,喝酒恐怕将会误事。”祁风的声音不温不火。

    “诶,大师兄,若是寻常酒也就罢了,可这店里有种荔枝桂,可是喝了不醉哦,”玄紫夕丹唇逐笑的道,不等祁风答话,又自顾自的对小二道:“再来两坛荔枝桂。”

    祁风见状,摇摇头抿唇而笑,眼角尽是宠溺,“那就按紫夕说的来吧。”

    小二见众人再无异议,连忙弓身,“好嘞!众位客官请小坐片刻,菜马上就来!”说罢殷勤的为桌上的众人填上茶水便去了。

    “一年多不见小师妹,倒是出落得更标致了!”祁风笑眯眯放手中茶盏,瞧着玄紫夕语气温柔,神色之中隐隐有些情愫。

    “就是就是!小师妹不在山上,众位师兄可是思念的紧呢。”刘俊卿也乐呵呵的说。

    “不过此番小师妹回家陪伴父母却也是很让人羡慕。”

    玄紫夕一听,咯咯的笑出声,“人家回来这些日子也很想念各位师兄呢。”说着说着便脸上一黯,“虽然能常伴父母身边,只是没有师兄们在身边的日子实在是乏味的紧,在家总被要求这个要求那个,烦都烦死了……”

    “是啊,有你在的时候,山上整日鸡狗跳,师傅他老人家每每都被气得跳脚。也就是他老人家疼你,每次倒霉的都是我们几个。”褚大兴哈哈笑道。

    “人家还记得那次陪四师兄山时,四师兄见到一个貌美的姑娘牵肠挂肚了好久,啧啧……”玄紫夕抿着红唇,小脸微微低,斜着眼睛笑着抖搂着褚大兴的糗事。

    褚大兴的脸瞬间涨红,“小师妹!你答应过我不说的……你你……”

    “谁要你说人家嘛!”

    “哈哈……”

    众位师兄弟们七嘴八舌的笑闹着。

    “大师兄,这次你们和师傅能在我上玄能停留多久?”

    祁风面色微微沉了,“师父他老人家说,若事情办得顺利少则半月,多则半年。”

    玄紫夕的小脸上瞬间绽放出光芒,“那师兄们不是有好些时间能陪着紫夕咯。”

    “只怕不行,山之后各位师弟均被师傅安排了任务,恐怕也不能时常见到小师妹了。”祁风的脸上泛起些遗憾,但转瞬之间便消散了。

    “啊……怎么这样……”玄紫夕的小脸瞬间垮了来。

    “小师妹也不必这样,既然已经来到了上玄国,即便不能整日陪着小师妹,却也还是可以经常见到的。”刘俊卿瞧着眼前明媚又妖娆的女孩,毫不掩饰眼中的喜爱之情。

    “恩……好吧,”玄紫夕微垂了小脸,红唇嘟起,神色间尽是可怜之色。

    玄紫夕有些郁闷的转着手中的茶盏,眼光不自觉地向云若曦的桌子飘来。

    “咦!好漂亮的宠物。”玄紫夕的眼睛瞬间光亮了起来。

    众位师兄弟正因着玄紫夕的郁闷而郁闷着,冷不丁听到她这样说,连忙顺着她的目光向后看去,只见靠近床边坐着两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姑娘。

    年纪略小的面容相比之秀丽许多,她有着一双伶俐的大眼,翘挺的鼻子,樱桃小口,连耳朵都如同珍珠般可爱,虽然看起来不比玄紫夕那般妖艳亮眼,但却也是十分惹人瞩目。

    而她一旁的女子看起来面目则普通了许多,细细探查,她的眉眼虽然也十分精致,但五官融合在一起却平淡许多,若不是周身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冰凉气质,恐怕放在人群之中定是瞧不见的。

    这两个女子的桌上赫然蹲着一只体型小巧可爱,毛色赛雪似锦的似狐又似松鼠的小动物,它正抱着几株草“咯吱吱”的大快朵颐,看起来可爱极了。

    “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真的是好可爱啊!我也好像要一只!”玄紫夕眼睛定定的瞧着琉璃雪,眉眼闪烁,饱满的红唇艳艳欲滴,小脸上写着渴求。

    祁风的眸子闪了,心中甚是惊奇,“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够遇到雪瑶狐。若是能够得了却是好的机缘。”

    玄紫夕一听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居然是雪瑶狐!太好了!”转脸便定定的瞧着琉璃雪,眼神不曾离开半分。

    祁风脸上笑意浓浓,瞧了一眼云若曦所坐的地方,心思涌动。

    “管他是什么东西,只要小师妹喜欢,我们就给小师妹弄来。”刘俊卿见玄紫夕一脸渴求的样子,马上从座位上跳起,他瞧着靠近窗边的两个女子看起来普通的很,便断定她们一定不过时寻常人家出身罢了,遂转身便向云若曦与小蜻蜓之处走来。

    “二位姑娘!”刘俊卿上前微微抬手施礼,面色张扬,并不将眼前的两个女子看在眼里,也不顾周围人统统看着这边,声音极大向云若曦开口。

    小蜻蜓正在低头吃着自己碗中的美味,不想一个突兀的声音想起,心中微微惊了一,秀丽的眉毛蹙了蹙。一旁的琉璃雪“咻”的丢手中的酒神草,一个闪身回转,便蹲上了云若曦的肩头。

    云若曦见小蜻蜓与琉璃雪均被惊倒,抬眼瞧着刘俊卿无礼的站在自己身前,挡了住了周围的光线,眉目中寒意迸发而出,身体周围瞬时笼上一片冷冽。

    一阵冰寒的气息让刘俊卿周身一凉,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讶异,目中无人的他没有想到这女子有这般气势,看着云若曦的目光也开始谨慎了起来。

    但是小师妹就在自己身后看着,不管怎样自己也要为小师妹拿到这雪瑶狐,这样小师妹才会高看自己一眼。

    “两位姑娘,”刘俊卿直觉感到眼前的女子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普通,语气放缓,抱着拳身体微微一躬,“我家师妹十分喜欢姑娘的雪瑶狐,不知可否割让。姑娘可以开个价,再高的价钱都无妨。”

    小蜻蜓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心中有种极不舒服的感觉,脱口而出,“凭什么你师妹喜欢,我们就得给你!”

    “小姑娘,在说了,我师妹喜欢,不管出多少钱我都买得起。”

    “不卖!”小蜻蜓坚决的回绝道。

    “恐怕不是小妹妹你能做的了主的,还是问问你姐姐吧!”刘俊卿面露张狂,眼睛斜睨着一旁不动声色的云若曦。

    “你!”小蜻蜓秀眉耸起,杏眼圆睁,怒气汹汹的看着刘俊卿。

    刘俊卿站在二人桌边,面色高倨,直引得客栈其他人蹙眉侧目。有些人已经开始悄悄议论,不知道这些人从哪里来,仗着自己人多居然欺负两个小姑娘,当真不要脸。

    眼前的女子一身轻烟般的白色素衫,看起来清丽淡雅却神色异常冰凉,宛若一块千年玄冰,在空气中丝丝的冒着凉薄之气。

    刘俊卿想要出声询问,心头却有着一种被压制的不爽利的感觉,一时间竟也说不出话来,只好等着云若曦自己回话。

    云若曦轻抚了蹲在自己肩上的琉璃雪,将它掉在桌上的酒神草拿起,放到肩头递给它,转而又将面前的美味菜色夹到小蜻蜓的碗里,自己则目不斜视,优雅万分的吃着自己的饭,仿似身边并没有刘俊卿这样一号人物。

    刘俊卿等了半天,也不见云若曦抬头瞧他,心中无名之火腾地涌起,脑门上红光骤现,“喂,本公子跟你讲话呢!”

    然而云若曦依旧是面色沉沉,眼光动也未动,依旧专注于自己面前的美味。

    感染着云若曦周身的冰凉,看着云若曦这般动作,小蜻蜓胸中的火气也渐渐平复,秀丽可爱的小脸轻轻一扬,如星般的大眼眨了眨,同样瞧也不瞧旁边的苍蝇,便低头继续吃自己的饭。

    跟着云若曦这些时日,小蜻蜓竟也在无意之中感染了不少她的冰寒,不过眼中的伶俐却是丝毫未减。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