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斜眼瞄了一旁边的一桌,一共七男一女。实力虽然有一个高级武士,但其余皆是中级,这种实力放在姐姐眼前却是根本不够看的,自己还有什么忧烦的呢,交给姐姐就好啦!思及此处,小蜻蜓的情绪瞬间好转,一边吃着自己的饭一边逗弄着琉璃雪。而雪儿自蹲上云若曦的肩头,便更是无所畏惧的样子。

    刘俊卿见这两个女子皆是无视自己的存在,面上更加恼怒,蹭的一拔出腰间的细剑,“听好了,我家师妹要这只雪瑶狐,识相的便交出来,否则休怪我手中的兵刃无情不懂得怜香惜玉。”

    一时间客栈之内安静的落针可闻。

    客栈中的人们皆是面面相觑,视线皆集中在这七男一女与云若曦所坐的两桌上。之前只见这男子有些无礼,不想此番竟然对这两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亮出了兵刃,普天之还没有见过这般不要脸之人。

    一时间客栈中气氛骤然转变,人们均窃窃私语的议论着这些看起来衣冠楚楚却干着欺压柔弱女子的男女。

    玄紫夕一双娇俏眸子恨恨的瞪着周围的人们,眼中愤愤的,师兄就是想给自己弄来那只雪瑶狐,只是那边两个贱人那般的不识相,他们怎么还敢议论师兄!真是气死她了!

    玄紫夕刚欲起身便被褚大兴拉着坐了来,他乐呵呵的看着玄紫夕,“师妹坐着便可,有我们师兄弟在,还用小师妹出马么?”

    玄紫夕听得褚大兴这般说,也觉得有理,这才又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祁风见刘俊卿这般耐不住性子,又见周围的人们皆是对自己的人指指点点,眉头不由得狠狠皱起。

    这七师弟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些,总是这么冒冒失失的,落了人家的口实,岂不是更难获得那只雪瑶狐了?

    九转的心肠一动,祁风唇角微微勾起,若明的不行,暗的也无妨。

    见玄紫夕脸上已经有了薄怒,祁风便向她展现出一个安慰的笑容,这才从桌边站起身来,走向云若曦所在的座位。

    “俊卿,你怎的这般无礼!”祁风走上前来,一把按住刘俊卿抽出的细剑,不由分说,将之重新送回刘俊卿的剑鞘。

    此时的刘俊卿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无论自己怎样威胁,眼前的女子就是不为所动,他刘俊卿怎么也算是大家公子,何时受过如此羞辱。

    刘俊卿见大师兄走上前来,“哼”了一声便站到了祁风的身后。

    祁风深暗的眸底看起来十分平静,虽然同样很俊美,但他身上却隐隐散发着一股冰凉,这种冰凉却不同于容湛的那种干爽,反而带着一些让人不爽的阴沉粘腻,直觉的让人不舒服。

    小蜻蜓挑眉瞧了瞧祁风,心中好感缺缺,虽然他已经是高级武士,但哪有如何?这种货色姐姐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她又看向云若曦,却见她依旧无动于衷。

    “不知姑娘如何称呼?”祁风温文尔雅的向云若曦抱拳,嘴角噙着笑,躬身施礼,“在七星银城祁风,这位是我的七师弟。”

    客栈中的人们听闻祁风这样说,瞬间有些了然,怪不得看这些人穿的衣服有些眼熟,而且如此强横,原来是七星银城之人。只是七星银城之人许久不曾在世间出现,怎的也要出山了么?

    云若曦仿似没有听到面前之人所说之话一般,优雅的将碗中的美味吃完,伸手逗弄了琉璃雪,抬眼看着小蜻蜓,口气清凉柔和,“吃饱了么?”

    小蜻蜓连忙点点头,口气十分憋屈与不善,“吃是吃饱了,只不过这里苍蝇太多,人家郁闷死了……”

    “那我们就走吧。”云若曦点点头,声音平淡沁凉。

    刘俊卿脸色更加难看,欲要发作,却被祁风死死的拦在身后。

    祁风悠然一笑,并不在意云若曦口中的讽刺,依旧挡在二人的退路上。

    小蜻蜓赶忙站起身来,欲随云若曦一并离开。

    然而祁风向刘俊卿使个眼色,刘俊卿便心有灵犀的闪身跟上,与祁风一起将二人的去路死死的拦。

    祁风依旧是一脸的笑意,“姑娘且慢,我们非是有意冒犯姑娘,只是在的师妹十分喜欢这雪瑶狐,还望姑娘割爱。姑娘可以出个价钱,祁某定不会让姑娘吃亏。”

    云若曦见眼前两人苍蝇一般的死死缠住自己,面上终于显出一个冰凉的笑意,然而这笑意却丝毫没有到达眼底,只见她眼眸宛若冰潭,其间的黑色深不见底,宛若被那无处不在的寒冰生生冻住一般,无有一丝波澜。

    “阁难道听不懂人话?我妹妹已经说过这雪瑶狐不会出售,你们还苦苦纠缠是何道理。”云若曦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但却掷地有声。

    客栈之内的人们纷纷佩服这女子的胆识,看来这女子也并非面上看起来的那般好欺负,只是这女子虽然不似寻常之人,但人们还是替她捏了一把汗,毕竟对方可是上玄国中实力最强横的最被皇家推崇的七星银城的人啊。

    而客栈的掌柜与小二们均是脸色大变,看着两方均不肯退步的样子,都战战兢兢的在一旁细细观察着,生怕自己的店里燃起战火。

    “在说过,只要姑娘给出条件,祁某必定尽数满足,只为换取这只雪瑶狐。”祁风看起来依旧是波澜不惊,并不生气。

    “阁与师妹真是情深似海,让人艳羡,”云若曦轻嗤一声,语气中尽是讽刺,“阁如此宠爱令师妹,看来只要是她想要,便是天上的星星也会尽数为她取来。”

    “自是当然!”刘俊卿在一旁连忙出声。

    “哦?那么阁想来也是愿意付出些代价咯?”云若曦身形略动,莲步上前,身上散发着一阵冷冽的气息,冷冷的挑眉。

    “天之物可没有我刘俊卿买不起的!”刘俊卿一脸的得意。

    的确,作为商贾大家的刘氏少主,银钱对他而言简直就像毛毛雨一般,只要小师妹喜欢,哪怕天至宝,他都会给她弄来!何况一只小小的雪瑶狐呢。

    “好,那我便开个价钱,若公子能付得起,我这雪瑶狐便卖给你如何?”云若曦面上看不出分毫怒色,但眉峰处已然开始渐渐染上一层雪色。

    祁风面色一喜,如此看来买到那只雪瑶狐有戏,若用钱买到便不需别的动作,何乐而不为。

    他忙出声道:“不知姑娘开价如何?”

    云若曦古井无波的小脸泛着淡淡的光华,优美的唇形宛若冰花,肌肤似雪若瓷,若伸手碰触定是触感冰凉。她如烟的黑色长发似乎在暗暗飘动,整个人看起来竟然有些朦胧,宛若一朵开得出尘的莲。

    祁风与刘俊卿有瞬间的怔愣。

    “不贵,”她朱色唇角微动,抬手抚着琉璃雪细滑的小巧身子,斜眼瞧向刘俊卿,“便要你的命如何?”

    祁风与刘俊卿一听此言,脸色均变得铁青。他们身后的师兄弟们均是腾地站起身拔出兵刃,玄紫夕俏丽妖娆的小脸瞬间狰狞起来。

    客栈中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胆小的人看着两方剑拔弩张的样子均悄悄地起身离开。

    “姑娘,我们一直礼让,不想姑娘却这般咄咄逼人,竟是不将我七星银城放在眼中!”祁风温文的脸终于有些绷不住,眉眼渐渐眯紧,手已经抚上腰间的宝剑。

    相比祁风师兄弟的暴戾气息,云若曦反而显得十分悠闲与淡然,她冷冷笑道,“强迫别人奉上不愿出售的雪瑶狐便是你们的礼让方式,如此说法我竟是头一回听说。莫非天的道理都要让你们说了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师兄说高价买你的雪瑶狐便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你若今日不将雪瑶狐交出来,便让你们走不出这间客栈。”刘俊卿恨恨的瞪视着云若曦,脸上的嗜血之色越来越浓。

    “姑娘不要这般执迷不悟,不过是一条雪瑶狐而已,犯不上为了它丢了卿卿性命。”祁风冷笑着,按在剑柄上的手更加用力,眉目中的已经隐隐有了血色。

    祁风与刘俊卿身后的七星银城之人均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围拢了上来。

    “呵呵,看来几位是要用强的了,原来七星银城元莲上人座不过是一群虎狼之辈,当真可笑至极。能教出这样一群强盗货色,也不枉费他享誉天的名头。”云若曦宛若轻扬的一笑,口吐莲花,完全不将面前的若干人等放在眼里。

    刘俊卿眼中闪出暴怒,“你当真是不知死活,如此,我也不与你多费唇舌,看剑!”他话音未落,手中紧握的细剑便又出了鞘,剑锋直指云若曦。

    被剑锋指着的云若曦倒是没有一丝慌乱,她劲气一凝,面前的剑锋猛地向后一顿,竟把紧紧握着剑柄的刘俊卿猛的推后一大步。

    祁风双目一眯,看来眼前的女子并非善茬。饶是如此,自己也不能退让,这雪瑶狐是必须要得到的。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