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俊卿猛地被一道劲气逼退,心中讶异,但他瞬间便又向前递出了细剑,直直逼着云若曦。

    而在一旁怒目而视的玄紫夕早已耐不住心口的火气,也抽出手中的黑色睚眦弯刀,跳上前来。其余七星银城的众位师兄弟也纷纷上前,一时间将云若曦与小蜻蜓团团围住。

    云若曦冷冷一笑,浅淡的看着面前祁风等人,面上不见丝毫退缩,“以多欺少,原来也是七星银城的处事法则,今日倒是大开了眼界。”

    “废话少说,留雪瑶狐就放你离去,否则就纳命来!”刘俊卿紧咬着白牙,恶狠狠地说。

    “真是无耻至极!”小蜻蜓气愤的瞪视着眼前的一干人等,只觉得胸中火气正腾腾地往上冒,没有想到在上玄国的都城居然会有这般肮脏之事。

    琉璃雪当然晓得眼前之人的狼子野心均是想着自己而来,饶是它讲不出话来,身上却也冒着丝丝的冷意,银白色的毛发发出诡异的冰雪之色,似有若隐若现的光华在它的毛皮之流动。它精准的锁定着眼前狰狞的若干男女,平时从未显露过的尖锐利爪自掌中伸出,上面是极致的毒素,若此时谁敢碰它一,定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此情此景,也只有小蜻蜓没有能够抗击敌人的本领,但有她云若曦在,还没有人能够伤的了小蜻蜓。

    云若曦一把将小蜻蜓拉至身后,嘴角上扬,笑容中隐隐的泛着些许残酷的味道。她云若曦从来还没有被如蝼蚁一般的人威胁至此。

    心神一闪,两道黑色的恐怖身影自虚空之中出现。

    这是两只浑身被黑色鳞片覆盖的恐怖魔兽,它们头上生着奇异的尖角,尖角上同样覆盖着细致坚韧的鳞甲,然而与它们身上的鳞甲不同的是,头上的尖角泛着的是猩红的光芒,如同它们眼中的色彩一般。

    两只魔兽身形巨大,看起来要比骏马还高一些,它们张着恐怖的大嘴,喷着粗气,一阵“嗷呜”叫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惊胆战,叫声之后,两头怪兽喉中还发出“克洛洛”的阴沉声音,更让人毛骨悚然。

    七星银城的人们见着眼前女子忽的召唤出两只恐怖的东西,均是心中惊惧,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狼一样……可天会有这样的狼么?

    原本宽阔的客栈大厅,由于突兀的出现了两只恐怖的庞大魔兽,瞬间便显得拥挤不堪。而客栈的掌柜与小二们在见了两头角狼突兀的出现后瞬间便闪得不见了踪迹。

    掌柜一边逃离客栈一边涕泪横流。本来还指望着自己这些人在店里护着,能够少些损失,但看眼的情形,这些人不将自己的客栈夷为平地就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爱财是没有错,但有没有命享受这些财便是另外一说了……

    因为冲得靠前,刘俊卿距离两只角狼是最近的,然而此时的他,被眼前的庞然大物惊倒,一时间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向后退,而是有些呆滞的站在了原地。觉得眼前的景象竟是在做梦一样。

    祁风心头猛地颤动,自己竟然看轻了眼前的女子,面上有些微恼。之前自己感觉到这女子实力虽然不凡,但从她散发出的气息来看,不过是中级武士的样子,因而自己才敢仗着高级武士的身份上前。

    但没想到她竟然隐匿了自己真实的气息,而他祁风居然真的看走了眼。

    眼前赫然站立的女子不但是一位召唤师,而且看起来品级应该很高,这从她召唤出来的两只魔兽便能够看得出来。

    这两只被召唤而出的魔兽品级必然是高级,只是人类与魔兽的品阶划分略略有不同。臻进高级的魔兽要比同样等级的人类强大许多。

    祁风的心咚咚的跳着,原本有些泛着些嗜血味道的自信脸孔出现了丝丝的裂纹,如今的情势,看起来真的不太妙啊。祁风不动声色的在心中做着打算。

    祁风微微侧目向自己的几个师弟使了个眼色,多年的共处使得他与这些个师弟配合极为默契。

    其余几人虽然心中同样惊骇,没想到此次真的提到了块铁。几人慢慢的向后移动,不动声色的将玄紫夕护在了正中。

    “吼!”两只角狼张开血盆大口向着眼前的人们咆哮,仅仅是一声吼叫,便让祁风等人心神欲裂。玄紫夕更是吓得面如土色。

    云若曦只召唤了角狼出来,却没有其他的动作,按照她的估算,破妄和天诛便完全能够应付的了眼前这些垃圾了。

    云若曦轻松的拉着小蜻蜓站在角狼的后面,面色冰凉而沉凝。肩上的琉璃雪则“吱吱”叫着,一双魅惑的眼睛虎视眈眈的瞪着眼前的几人。

    破妄首先破空而上,对上了祁风。自跟了主人以来,第一战便失了利,这第二战却是断断不能再丢了手艺的。

    它紧咬着狼牙,血红的双目早已不复那种只有在云若曦面前才出现的清朗,相反那种在战斗中才能够看到的嗜血与残暴表露无遗。

    然而就是这种气势直接转化成了极强的重压,生生的压制着七星银城的人们。

    虽然七星银城名满天,但不过是因为元莲上人的名号。真正到了祁风这一代,即便不是羸弱至极,却也强不到哪去。不然这群人之中也不会只有高级武士一名,光从气势上就比两只魔兽逊色许多。

    祁风向后一退,手中的剑刃向前一挺,抵御着破妄的攻势。然而破妄一个翻身闪过了祁风手中绾出的剑花。一股凌冽的黑色劲风袭过,祁风外罩的清白衣襟被生生震碎。然而这劲风势头正盛,余波依旧强力,生生的刮向了旁边的七星银城的其余弟子。

    众弟子们狼狈抵御,几乎在最后一刻才惊险的躲开了黑色的劲风,捡回了小命,面对着这般强劲的魔兽,几人甚至不敢直接用兵器来尝试格挡,更不要说贴近搏击了。虽然他们躲得快,但还是有几人被破妄的爪风伤到,发出惨叫。

    铺天盖地的戾气笼罩着整个客栈,七星银城的人个个惊魂。顿时,客栈中的光线都仿佛突然间变得黯淡了来。

    而客栈外路过的人们看着情势不对,也迅速离去,生怕被牵扯连累。

    天诛也不甘示弱,咆哮着扑向人群,一时间客栈之内劲风大作呜呜直响。直惊得众人面色死黑,纷纷躲闪。虽然有人也举起兵刃向角狼们砍去,然而角狼岂是吃素的,不说它们速度奇快,这些不过中级武士们的攻击根本碰不到它们的身上,即便是又兵刃无意中砍在它们身上,坚韧至极的鳞甲上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印痕。

    云若曦脸上的淡然惬意与七星银城弟子的惊慌失措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

    祁风脸色一苦,断断没有想到,自己的众位师弟面对这两只魔兽竟是毫无还手之力。

    他提了兵刃又向破妄刺去,心中还在暗暗咒骂。眼前的魔兽太过强大,仅仅两个回合,自己的师弟便已经有人受伤。但祁风却是毫无办法,连自己都不能抵挡,更不要说其他没有有达到高级武者的师弟们了。

    他咬着牙,斗气猛然自丹田处席卷而出,手上的剑花因着斗气不停的上翻,形成一道道闪光的白光。

    云若曦目色冰寒的瞧着战圈之内。的确如自己预料的,七星银城的人根本不是两只角狼的对手,于是神色更加轻松,眸子也越发清凉了。

    七星银城的人面色均是死灰一片,特别是玄紫夕,虽然她是七星银城秋刹座最小的关门徒弟,但那也不过是秋刹尊者看在自己父母的面上收了自己,且不说她在师傅身边的时日却并不多,即便在七星城中,她也从未好好的修炼过,整日便想着如何拉着众位师兄一起偷偷溜出门玩耍,因此她的实战能力却是若得不能再弱,偶尔挥出的拳脚是彻彻底底的花拳绣腿。那把黑金睚眦弯刀用在她身上却是生生的浪费了。

    玄紫夕虽然实力不佳,但气性却是极大,虽然己方看起来完全落在风,但她心中逞强斗狠的想法却是越来越强烈。而她的师兄们对她果然是极好的,无论怎样的情势,都牢牢的将她护在中间。

    云若曦瞧着众人死死的护着玄紫夕,任凭两只角狼强劲的爪风在他们的身上落一道又一道深深的伤痕。她眸子微微一凌,这般情形之,这些人都不肯退后,看来这红衣女子的身份非比寻常。

    唇角挑起,云若曦忽然了然于胸,自是冷冷看着眼前的一切。

    不消一会儿,七星银城众弟子已然被完全压制,再无招架之力了。然而从双方对阵开始到现在,不过争斗了几十个回合而已。

    祁风眸子之中虽然尽是不甘,然而当他无意中回身看到自家师弟们全身破败狼狈不堪的乱作一团时,心中不禁暗暗发狠。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