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角狼越战越勇,由于对方已经见了血,有了血腥之气的刺激,两只角狼更加狠厉残暴。而反观七星银城的人们,却节节败退,七八个人聚在一处,被两只角狼逼迫到客栈大堂的角落之中。

    祁风怒目瞪着云若曦,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这该死的女人。他死死的将云若曦的面容记在脑海,此番虽不能获得雪瑶狐,但这梁子却是结了。

    玄紫夕恨恨的看着云若曦以及她肩上的雪瑶狐,她玄紫夕想要的东西,还没有人敢说不给!

    可是形势对七星银城之人越来越不利。

    终于,祁风狠了狠心咬着牙,大喝一声:“撤!”便闪身向旁边退去,护着玄紫夕跳出客栈,其余七星银城的众弟子顾不得浑身剧痛,也连忙护着玄紫夕跟上,灰溜溜的闪身离去。

    云若曦嗪着冷笑,面上有些嘲弄之色,她并没有让角狼去追,而是饶有兴味的看着七星银城之人尽数逃走。

    云若曦反手一挥,一丝红雾过后,两只角狼尽数归回道血契之中。琉璃雪则一脸兴奋的蹲在云若曦肩头。

    “姐姐,就这样让他们走掉了?”小蜻蜓不解的看着云若曦,心中的火气依旧没有平息。

    “不然呢。”云若曦眯着凤眼,眸间的冰冷未有一丝消融。

    “这可这些人真是过分,和强盗有什么分别!”小蜻蜓愤愤的,“姐姐,七星银城是什么来历,居然这样任意妄为!”

    云若曦冷冷一笑,“七星银城在大陆上也有些名头,尤其是在这上玄国。城中元莲上人曾是无极岛的内岛弟子。元莲上人是无极岛前所未有的修习天才,据说他被誉为除了无极天尊之外最有希望能够破除圣级壁垒进入尊级之人,然而此人一心修炼,不谙世事却又行为乖张,不知为何得罪了某位长老被清出门户,这才来到上玄国的七星山,创立了七星银城。”

    “切!人家虽然是在妖精森林长大,但也知道上梁不正梁歪的道理。若这元莲上人是好人的话,怎么会教导出这样巧取豪夺的徒子徒孙!”小蜻蜓一脸的不屑。

    云若曦点了点头,轻笑,“的确,江湖传言确实不可尽信,即便是亲耳听到亲眼见到,也未必是事实。”

    “可是姐姐,这七星银城的实力似乎也不怎么样啊,刚才那些人的本事都稀松平常嘛,怎么还会被推崇的那么高呢?”小蜻蜓还是有些迷茫。

    “看样子他们也不过是些近些年入门的年轻弟子,实力低微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千万不要因为眼前这些人实力不济就看轻七星银城。那个元莲上人自创了一套七星剑阵,威力巨大。据说若祭出七星阵,恐怕即便是至尊到来也难以突破,是谓当世无敌。他收了七名弟子,并将这七星剑阵尽数传授。只是不知这几人是那元莲上人哪位弟子的传人。”云若曦微微蹙眉,思索着。

    “七星剑阵果真那么厉害么?”小蜻蜓依旧不太相信。

    云若曦点了点头,“自元莲上人铸成七星剑阵以来,有许多人都前去挑战,然而没有一个人能够从七星剑阵中破阵而出,所以真的不能小瞧他们。”

    关于七星银城的事情,自己也是听父亲曾经说起过,究竟这七星剑阵威力如何,云若曦倒是也十分好奇。

    “那刚才为什么没见他们亮出那什么七星剑阵?姐姐刚才不是还说,江湖传言不可尽信么。若那七星剑阵当真厉害,那些人还会被破妄他们杀得落荒而逃么?”小蜻蜓撇嘴。

    云若曦笑得沁凉,“那些不过是初入门的弟子,实力低微,应该还没有资格学习七星剑阵,所以今日角狼们才能够顺利退敌。若我猜得不错,修习这七星剑阵之人必须达到七级高级武士的级别。而刚才那些人之中,只有那个祁风是七级的实力,其他人都还在中级徘徊。若来日那些人尽数进入到高级战士,恐怕就不想今日这般好对付了。”

    小蜻蜓一听心中大急,“那姐姐你还放他们回去!如今已经是和他们结了仇,一旦被他们习得七星剑阵,姐姐岂不是要整日被他们围追堵截?”

    云若曦臻首微顿,凉薄的唇角扬起,“但愿他们尽快成就高级,炼成七星剑阵,我倒是很想见识这传说中的第一剑阵呢。”

    按照上次的体验来看,对于自己而言,越多的经历便会有越多的感悟,种种积累来,总会有突破的那一天……

    小蜻蜓无语的看着云若曦,只觉得她的喜好让人无语。

    “不过此时,我们还是赶快到带上少楼尽快离开这里的好。”云若曦拉过小蜻蜓,凉凉出声。直觉留在这里恐怕会有更多的麻烦事。

    并不是说云若曦担心无法对付七星银城的人,而是自己急于赶去无极岛,实在不想再横生枝节。想到此,云若曦皱起了眉头,光是七星银城的人便也罢了,只是那玄紫夕的身份有些让人犯愁……

    “好吧。”小蜻蜓秀眉蹙起,无奈的叹了口气,暗暗的骂着那些七星银城讨厌的家伙们。即便云若曦不说离开,自己也是没什么心情再留在这青淄城了,只可惜的是不能看到仲秋节的景象。

    云若曦好笑的看着小蜻蜓憋屈的神情,“好了,快些走吧。”

    小蜻蜓这才垮了肩膀,有气无力的看着云若曦点了点头,随着她到了后院。

    云若曦看着依旧在昏睡的云少楼,摇了摇头,琉璃雪毛发上的毒素致人麻痹,但却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解除,否则自己一早便帮他解毒了。此时昏睡中的少楼无法行动,但好在楼的马车还没来的及处理掉,只能继续把他丢到马车之中了。

    可是马匹的速度怎么能比的上角狼,恐怕那些人不出多久便会追来纠缠。

    小蜻蜓看着云少楼,同样也有些为难,少楼哥哥这个样子根本没有办法骑角狼的,难不成要把他绑在角狼的肚子上?

    琉璃雪小心翼翼的看着云若曦的脸,“吱吱”的叫了几声,可爱的大眼不屑的瞟这云少楼。

    本来就是想给这个讨厌的家伙一点教训,但若因为他让姐姐为难的话,它还是有些不忍心。

    况且姐姐还为自己打退了那些什么银城的人,所以自己就勉为其难的给云少楼解了毒吧……

    云若曦猛地抬起头,眸子放光,“怎么,雪儿,你能给少楼解毒?”

    “吱吱!”琉璃雪肯定的点了点头,抬起纤细的爪子,尖锐的指甲“噌”的伸出体外。

    云若曦轻笑一声,原来这小东西是想教训一少楼,所以才一直不给他解毒,看来它还挺记仇的,这样的话,恐怕即便是少楼醒来之后,两个家伙相处起来也依旧会让人头疼。

    她与小蜻蜓定定的瞧着琉璃雪,虽然不明白这小家伙准备怎样解除云少楼身上的毒性,但心里一点都不担心。

    只见琉璃雪举起爪子撩开云少楼的长袖,在他的身上挠了几,几道深深的血痕瞬间自云少楼的胳膊上显现出来,鲜红的血液顺着被琉璃雪尖锐的爪子割开的伤口向流淌,落在地上形成一朵朵圆润诡异的血滴。

    云少楼虽然依旧紧闭着双眼,但却有了要转醒征兆。想来这伤口定是很疼的,不然他的眉头不会皱得死紧。

    然而不过三四次呼吸之后,云少楼紧闭的桃花眼便微微睁开了些。

    云若曦与小蜻蜓对视了一眼,皆是露出一个好笑的表情。

    云若曦手伸向为二世祖解毒完毕的琉璃雪,它乖巧的收了爪子,轻盈一跃,便顺着云若曦的肩膀上到了她的肩头,发出“吱”的一声,口气中充满了对云少楼的不屑。

    小蜻蜓则便迅速将迷迷糊糊的云少楼一把从床上拽起,也不顾云少楼此时迷迷糊糊东倒西歪,“快走快走!”

    可怜云少楼的头昏昏沉沉的,只以为自己再做梦。

    云若曦在柜台前丢一张银票,便带着众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客栈。

    当几人均骑乘在云若曦召唤出的角狼身上,并来到青淄城城门口时,云少楼才略略的回过了神。

    角狼平稳载着几人奔跑着,耳边呼呼掠过的风声让云少楼彻底清醒了过来。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云少楼抚着胀痛的额角,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被那东西攻击,只觉得浑身麻痹的时候。很明显,他的记忆有一个断层。

    云若曦清冷的出声,“清醒了么?”

    “恩恩……”云少楼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家佛爷,忽的,他发现站在云若曦肩膀之上的琉璃雪,记忆的匣子瞬间打开,昏厥之前的种种情形一股脑的出现在云少楼的心头,他一时间惊得张大了嘴巴,“那!那……那不是那个臭狐狸!”

    琉璃雪一字不落的将云少楼与的话听到了耳朵里,浑身的毛发瞬间立起,眼神中迸发出暴怒之色,口中“吱吱吱”个不停,爪子中指甲尽数伸开,一副想要上前撕烂云少楼嘴巴的凶相。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