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了!”

    正当两个家伙剑拔弩张之时,云若曦的声音冷冷的响起,其间充满了冷凝的警告,饶是这威严的一声,让云少楼与琉璃雪心中一颤,顿时气焰尽消。

    “破妄,天诛加速离开!”云若曦周身泛出阵阵冷意,冰寒的小脸更加冷冽,出声命令道。敏锐的感觉告诉她,身后追兵将至,而且数目不少。

    感受到云若曦周身发出的刺骨寒潮,不等云若曦话音落,两只角狼便猛地提速,在宽阔的大陆上奔驰着,带起耳边飒飒的风声。

    秋寒,冷冽的风如同尖刀一般割人的脸。

    云若曦歪着头看了一眼雪瑶狐,它同样也感觉到了后方的追兵,大大的眼睛里盛满了紧张与惊恐。云若曦抬手抚了抚雪儿的毛发,温热的手心贴着雪儿,让雪儿涌动的不安情绪稍稍得到些缓解。

    云少楼与小蜻蜓同样敛了神色,尽管并不确切的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云少楼看着云若曦的动作,直觉身后来的人之意图必然与那只狐狸有关。

    他的面孔渐渐变得冷硬起来,眸子深邃,目光如炬,完全不同于平时纨绔的样子。

    云若曦的发髻被风吹乱,一头的青丝迎风扬,面上古井无波,脸部线条却有些锐利,散发着一种凌冽的美感。

    角狼的速度几乎是天第一的,然而即便在这样的速度,身后的追兵却似乎越来越近。感受到这一点的云若曦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体内的契约之阵轰然转起,与此同时,灵识也悄然打开,一同向后窥测着。

    追兵近了,又近了……

    纵然角狼们已经尽了全力,然而却始终无法摆脱那些可恶的人。这个认知让一向自诩速度天第一的两只角狼几乎没了信心。

    云若曦紧皱着眉头,淡淡的向身后扫了一眼,感受着那些人的诡异速度,心甚是惊异。

    一千米……五百米……

    “前方之人停!”

    一道浑厚而沉稳的声音自云若曦身后传扬过来。

    云若曦轻哼一声,凤目眯起。她知道自己此时再无可能凭借速度的优势离去,便轻扯角狼的黑色鳞甲,破妄身形猛地一顿,咆哮一声,双目中喷吐这火焰,猛地转身停住。

    天诛载着云少楼与小蜻蜓,同样也随着破妄猛地停了来。

    云若曦瞧着不远处同样停了来的几个人,这些人均是束着发冠,穿着与之前那些人类似款式的罩衫,然而不同的是这些人的罩衫之上均以银丝绣制着几粒星辰,而在这些人各自的衣领侧面均是别有一粒不知什么材质打造的银色星子,看起来甚是奇特。

    大约这便是七星银城的标记吧。

    然而让云若曦差异的是,追来的几个人座骑乘的皆是看起来极为普通的马匹。马匹的品种皆是狱水冥山的冷血马,这种马品质较其他马种略略强些,但以其速度来论的话,根本无法与角狼相比。从外表上来看,虽然看不出任何端倪。但事实上却是,这几匹马的速度完全超越了破妄与天诛。这不由得让云若曦多瞧了两眼。

    这些马匹套着青色银丝镶边的鞍,连马镫也尽是精良的秘银打造,马的额头上均嵌着一颗切割得及其精巧的透明宝石,光芒偶尔会从这宝石中透过,折射出绚丽斑斓的色彩。

    云若曦瞧着那在阳光熠熠生辉的斑斓透明宝石,居然是力之魔晶。

    力之魔晶是极其强大的力量型魔兽死后,由于特殊的机缘,尸体完全凝结成晶体,经过成百上千年之后,晶体越聚越小,终于形成一小颗鸡蛋大的力之魔晶。

    力之魔晶种植到身体之上,可以成倍的增长力量与速度。虽然这种魔晶力量巨大,但人们却很少能够在自己身上种植成功的,毕竟人的身体与魔兽的体质完全不同,会产生恐怖的排异反应,不小心的话便会爆体而亡。

    但种植到动物身上则会百分之百成功。只是,这种力之魔晶极其罕见,云若曦前世今生总共只见过两次,其中一次还是今日这等被植入毫无战斗力的马匹身上的情况。

    几个圣者级别的老者均骑在这些镶着力之魔晶的冷血马身上,样子看起来甚是肃穆。在看清云若曦所骑的坐骑之后,几个人心中均是微微一动,互相看了看。

    云若曦眯着双眸,面上越发冷凝,心道怪不得这些人可以迅速的追上自己,原来竟是以往内这种石头的关系。另外她也将七星银城更加的放在心上,毕竟能够大手笔的将力之魔晶镶在马匹头上的,绝不是普通的大陆势力。

    云若曦冷了眸子,如今这些均是七星银城之人,而且实力高出自己许多,绝对习得了七星剑阵。若猜得不错,这些人中应当有祁风那些人的师父。今番想要脱身怕是有些难了。

    云少楼护着小蜻蜓骑在天诛身上,二人均是感到气氛的不寻常,心中揪紧。

    她向着出声之人冷哼,“阁有何见教。”

    “姑娘莫怪,老朽只不过有些事情要问问清楚!”一个老者咚的从马匹上跳,看似身形未动,却忽的行进数步,样子极其诡异。老头虽然出声温和,然而话语之间却又隐隐显着戾气。

    云若曦细细看着这老头,他的头发如枯草一般,发量极少,在头顶正中处紧紧的扎着,能够清晰地看到肉红色的头皮。他的皮肤泛着青光,皮肤上尽是深深的沟壑,然而眼中却满含精光。

    “哦?这倒是奇了,素昧平生,不知阁有什么事要问我。若要问就快一点,我还要赶路。”云若曦淡淡的扫了一眼面前七星银城的几个人,快速的确定了对方的实力,目光最终聚焦在说话的老者身上。

    这些人均是圣者级别的高手,几乎都是花白的头发,看起来均是六、七十多岁的样子,手中皆是拿着一把银剑。而说话的老者却并非是其中实力最强的那个。

    “想来姑娘也知道我们来自七星银城。老朽秋刹,这几位均是老朽的师兄,秋心战圣,秋缠战圣,秋绝战圣,秋水战圣,秋霂战圣以及秋演战圣。”秋刹口气舒缓,一个个的将身边之人介绍给云若曦,“不知小姑娘怎样称呼?”

    “无名小辈不足挂齿。”云若曦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

    “呵呵!姑娘倒也直爽!”秋刹嘴角向一边扬起,脸上的沟壑被扯得更深,“老朽就喜欢心直口快的人,倒也不合姑娘计较那些名姓,所以老朽也就不绕弯子了。此番我们却只为姑娘肩上那只雪瑶狐。”

    云若曦淡漠森凉的冷冷一笑,凤目眯起,眸光中有暗红色在流淌。这般说辞她早已经心知肚明。

    “老朽听徒儿说起过,想要高价收购姑娘的雪瑶狐,只是姑娘不给面子,不肯卖,可有此事?”秋刹细长的老脸暗暗紧绷,目光中泄露出一丝森然。

    “你那徒弟可真是面子大得很,只是不管是谁的面子,雪瑶狐都不会给你。”云若曦挑眉看了秋刹一眼,浑身冰凉的气息若严冬一般刺骨。

    其余几名七星银城的老者暗暗蹙了眉头,看起来有些不赞同秋刹的方式。只是此行必要得到那只雪瑶狐,看着秋刹的所作所为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老朽徒儿年轻不懂事冒犯了姑娘,还请姑娘海涵,只是这雪瑶狐还望姑娘放手。”秋刹瞟见自己的几位师兄脸上似乎有不悦的神情,便软了口气,即便这样,他神情之中的狠厉依然清晰可见。

    “怎么,徒弟抢雪瑶狐不过,师父便来帮忙?”云若曦只觉得好笑。就好像两个人在打架,其中一个出手打了另外一个人却口中振振有词“不好意思,我应该出手轻一点”的样子。

    她扬起小脸,看着眼前这些人,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面上只有四放的冰凉清光,她冷哼一声,“若我不放手呢?”

    “姑娘看起来聪慧非常,想来也不会让自己陷入困窘之境吧。若姑娘执意不放手的话,老朽便要亲自动手将之取来了。”秋刹重重的向前踏出一步,脸上尽是威胁之色。

    云少楼听着,终于有些明白了。他恨恨的看着眼前无理无耻之人,口中呸呀啐的,指着秋刹的脸就骂,“老匹夫,本少爷竟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头上长疮脚底化脓的东西!简直是比三伏天卖不出的肉还臭!”

    秋刹正和云若曦说着话,忽然却被一旁的云少楼骂了,直觉怒火中烧,他额头青筋突突的跳,三角眼死死的瞪着云少楼,“竖子!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本少爷风流倜傥,正值当年,活的好的不能再好,哪敢和那些半只脚踩在棺材里的畜生相比!”云少楼将小蜻蜓护在怀里,懒洋洋的跨坐在天诛身上,瞧也不瞧已经气得跳脚的秋刹。

    秋刹猛地原地跳起,欲要教训云少楼,不想却被身边的秋水拉住。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