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你没听到那臭小子怎么说的?”秋刹挣开秋水拉着他的胳膊。

    秋水不动声色的看了秋刹一眼,“正事要紧。”

    秋刹一听秋水的话,如同正在燃烧的烈火被一桶冰水浇熄一般,瞬间变冷静了来。他恨恨的瞪着云少楼,心中极尽诅咒之事。

    云若曦冷凝了云少楼一眼,示意他在一旁乖乖的呆着,云少楼这才又回瞪了秋刹一眼,站到了一边去。

    “废话少说,把雪瑶狐交出来。”秋刹的眼睛死死的儿盯着琉璃雪,手上已经开始有了细小的动作。

    “真是可笑!天之大居然有明抢的道理,七星银城果然不愧是一群虎狼之辈!”云若曦看着秋刹的样子,极为冷淡。

    “姑娘也无需逞口舌之快,哼哼!天之大,拳头硬就是道理。”一旁的秋绝也出了声。七星银城作为上玄国最强恒的势力,什么时候不是想要什么,天就巴巴的送来?因而这次,他们想要雪瑶狐,所以眼前的女子就必须交出!

    秋绝说罢便隐隐有了动手的样子,其余几人也尽是虎视眈眈的瞧着云若曦,身上银色劲气四射,一副想要见她生吞活剥的样子。

    云若曦冷笑一声,猛地聚起劲气,深紫色的暗芒自她身上倾泻而出。

    “还不错,竟然也是九极巅峰的武者。”秋缠点了点头,这女子年纪轻轻便有次修为,绝对是一个天才。只可惜她太不将七星银城放在眼里!

    双方正剑拔弩张的对峙着,忽然见青淄城方向的大陆上浓烟滚滚,黄土卷起宛若巨兽,仔细辨认,来者竟然是一支百人左右的军队。为首是一个身穿杏黄色长袍的男子,身后跟着的不是祁风那些人又是谁。

    秋刹等人一见所来之人,皆是面露喜色,如此这般,这雪瑶狐定是插翅也难逃了。

    云若曦微微蹙起眉头,眼前的情势不容乐观……

    这一行人等来的迅速,当他们到达阵前之时,秋刹等人连忙来至身穿杏黄色长袍的男子马前,拱手施礼,“见过太子殿!”

    “诸位圣者免礼!”杏黄色衣衫的男子手一托,眼角带笑的看了看秋刹等人。

    祁风等人到的近前连忙马,向秋刹等人行礼,“参见师傅,各位师尊!”而玄紫夕也同样在队列当中。

    秋刹等人见太子的人马终于到来,连忙恭敬得尽数站在太子身后,似乎要将此间的主动权尽数交予太子。而祁风等人则跟在秋刹的身边。而玄紫夕则径自骑马来到太子的身边,眼神不善的紧盯着云若曦。

    云若曦挑眉看着眼前的男子,只见他身着杏黄色冰丝长衣,上面绣满了紫色的蟒,腰间束着同色的镶玉丝带。他头上戴着一顶金冠,上面缀着几只华丽的南珠,垂九旒,金丝银线的帽带自耳后垂,两耳人胖还有犀角与青绵制成的华丽饰物。他面若冠玉,浓眉一双瞳仁炯炯有神,深深的黑色有些望不见底,眉宇间有着天生的尊贵之气。

    这便是上玄国的太子玄青商吧。

    之前云若曦已然猜到了玄紫夕是上玄国的公主,但此时见到玄青商,两人对比之,只觉得玄紫夕的气势与风度远远不及玄青商那般。

    云若曦暗暗思量,雪瑶狐虽然珍贵,但不过是寻常毒兽而已,虽然既有智慧,但却并非是成长型魔兽。即便它拥有不错的灵魂属性,但也决计不算是最好的。

    然而七星银城这般强盛的势力却对自己其极尽逼迫,恐怕其中必然有什么蹊跷之处。不得不引人探寻。

    而此番上玄国的玄青商一到这里,七星银城之人瞬间收起觊觎之心便退至他身后,看似恭敬,其间却隐含莫名,着实让人费解。

    玄青商了马,对身旁的七星银城之人与玄紫夕并不搭理,反而饶有兴味的上前两步,正对着云若曦,细细的打量了一番之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我道是谁,原来是盛罗国云家千金云若曦小姐!”说罢拱起双手向云若曦微微施礼。

    云若曦等人面上均是一惊,几个人诧异的互看了一眼,这上玄国的太子怎会知道云若曦?而他身份高贵居然会向别国的寻常女子施礼,这才让人匪夷所思。

    不但云若曦这边,连一旁的秋刹与玄紫夕等人也尽数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什么?这女子竟然是最近在各国名头响亮的那个召唤师云若曦?

    “不知太子殿如何晓得我的身份。”云若曦浅笑一,同样福身回礼后,淡淡的出声。

    见玄青商得马来,她也自破妄身上款款来,形容温文高雅,虽然并非天姿国色,却别有一番风貌。

    “云姑娘在盛罗国蜚声满满,不仅斗败了昭瑰公主,还在尚武学院大败龙狮,实在是让本宫佩服至极!”玄青商乐呵呵的瞧着云若曦,眼中有赞赏之意。

    寻常女子见到皇族那个不是战战兢兢,即便出身贵族,礼仪习得再周全,也都会面露谨慎胆怯。

    然而不愧是敢断掉盛罗国昭瑰公主一臂的奇特女子,这般仪态万方,着实大气非凡。

    此番恐怕许多国家已然是准备招揽眼前的女子了,连自己的父皇也跟自己提了许多次。不过父皇派去盛罗国拜访云家之人回来后却道云家闭门谢客,并未见到云若曦本人,不想她根本就是不在府上。

    如今云若曦出现在自己国内,倒是稀奇。

    玄青商打量着云若曦,猜测她来到上玄国的用意。

    “如此说来,太子殿定是在盛罗国见过若曦咯?只是太子殿如此低调的在盛罗国出现,我盛罗国却未尽地主之谊,未免有些怠慢了太子。”云若曦稍稍一想便了解了个大概。自己再盛罗国公然出现不过两次,一次是与昭瑰比武,一次便是在尚武学院契约龙狮。想必这玄青商定然是亲见了其中一次,才会这么精准的指出自己的身份。

    前些时候并未听说有上玄国皇家之人进入到盛罗国之中,而此时玄青商竟然毫不避讳的言明此事,看来他潜入盛罗国的目的已然达成,此番定是没有任何牵绊挂念。

    只是不知他一个上玄国的太子殿,皇位的继承人会去到盛罗国做些什么样的事情呢。

    且这事涉及到盛罗国国家层面,即便自己对朝野之事并无兴趣,但身为盛罗国之人,还是该多加留心,莫被有心之人利用了去。

    “哈哈!”玄青商倒是对云若曦口气之中尖锐的讽刺并不以为意,反而好心情的道:“云姑娘心思玲珑,但却多虑了。”

    “哦?”一丝冷然的笑意掠过云若曦的嘴角。

    “适逢尚武学院招揽新生,本宫觉得一时新鲜便去看了看,只因这事的确是本宫私事,倒也不敢烦劳贵国。”

    云若曦自是不能相信玄青商的这般说辞,“太子殿说笑了,四国均有自己的武学院,上玄国的擎苍学院更是享誉大陆之上,怎的太子殿不重视自家学院,倒关心起别国了。”

    “话虽如此,只是我擎苍学院更偏重军事谋略,若论的武技斗气的修习,天还当属尚武学院为尊。本宫不才虽与云姑娘一样是一名召唤师,但对于武技却是更加醉心。据说尚武学院的琴杀院长是大陆上绝无仅有的武学高手,其造诣当世之人无可超越,即便是无极岛之人也对琴杀院长恭而敬之,本宫自当前去拜会。只可惜时候不瞧,恰逢琴杀院长不在院中,不过却有幸目睹姑娘高深卓越的召唤术,却也不枉此行。”

    玄青商稳若泰山,说话不卑不亢,三言两语便道出去上玄国的目的,然而其话语间虽然罩着些氤氲,但那他坦然的态度倒也叫人不否认再过责难。

    云若曦看着玄青商温文尔雅一脸沉静,虽然心中疑虑重重,但没有在面上表露出来。尽管玄青商看起来雍容大度,但有那种巧取豪夺睚眦必报的妹妹,想来他的心性也不像看起来那般简单,因此更加重视眼前之人。

    “不想太子殿贵为储君,不重社稷权术,却如此醉心于武学,当真与众不同。难不成太子殿竟完全能够放心来,不担心自己的宝座被人抢走?”云若曦看似无心的随意一语。

    “大胆!我上玄国之事岂容你这低贱之人随意置喙!”不等玄青商开口,玄紫夕已经恨恨的出声。

    “紫夕!”

    玄青商一声厉喝,对玄紫夕怒目相向。玄紫夕见状马上低首噤声再不敢多言,只是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云若曦。这女人非但不给自己雪瑶狐,还将七星银城来的众位师兄尽数伤了,等自己禀明了父皇定要她死无葬身之地。

    玄青商喝退玄紫夕后,连忙又向云若曦微微施礼,“小妹自小娇宠惯了,礼仪尽失,还望云姑娘不要介意。”

    云若曦却从头至尾完全没有正眼瞧过玄紫夕一眼,这更惹得玄紫夕气愤难平,一时间面色涨红,宛若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