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瞧着温文尔雅的玄青商,眸子中渗着微寒,直觉不太愿与此人多加纠缠。她细细的品着玄青商的话,小心的查看着玄青商的举止投足,此人若是召唤师的话,想来级别定然与自己差不多,否则的话,自己怎会看不真切他的实力?

    “其实,日前父皇已经派人前往云府拜谒云将军,不想姑娘府上闭门谢客,如今却瞧见姑娘身在我上玄国,莫非姑娘来此有要事?若是如此,姑娘不妨说与本宫,能力范围之内,本宫定会全力相帮。”玄青商说的恳切,招揽之意十分明显。

    “太子殿费心了,若曦不过刚好路过上玄国,并未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太子殿的心意若曦明了,但却不敢过分叨扰,还望太子殿恕罪。”

    玄紫夕蹙了眉,抬眼瞧着玄青商,对于太子哥哥的话自是惊奇万分。

    原本告诉太子哥哥自己看上了一只雪瑶狐,想要太子哥哥帮忙寻来,而太子哥哥一向疼爱自己,没有多问一句便同七星银城之人一起循着雪瑶狐的踪迹寻来。可见到眼前这个丑八怪的时候,太子哥哥竟然将雪瑶狐的事情完全抛,非但如此,还将话题一直围绕在这个丑八怪身上,这不能不让玄紫夕气愤异常。

    她不着声色的揪了揪玄青商的衣袖,然而玄青商就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一般,让她的无名火更加升腾起来。

    她才不管这个什么云府小姐是什么东西,她要的就是那只雪瑶狐,谁都阻止不了!

    一甩袖子,玄紫夕艳丽的小脸上已是冰霜一片,“太子哥哥,你答应过我帮我取来那只雪瑶狐的,你怎能说话不算数!我不管!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定它了!”

    玄青商此次的确是依着玄紫夕的恳求才带着她来寻这雪瑶狐的,之前他不过是想凭借自己的身份给对方施压,让对方能够主动放弃雪瑶狐而已。

    然而让玄青商没有想到的是,雪瑶狐的主人竟然是天才召唤师云若曦,这才瞬间改变了初衷,提也不提关于雪瑶狐的事情。

    他正思量着对策,努力想要挽回上玄国与云若曦的关系,却不想玄紫夕这般无礼的开口,胸口忽的一滞,已然有些泛冷的脸上瞬间染上浓浓的怒意,“紫夕,你胡说什么!”

    “太子哥哥!”玄紫夕不敢相信自己的太子哥哥居然向自己发这么大的火,“是你说带我来要这雪瑶狐的,你怎的说话不算数!”

    玄紫夕转身跑到秋刹身边,一双玉臂紧紧的挽着秋刹的胳膊,委屈的两眼发红,泫然欲泣,“师父……太子哥哥他……”

    秋刹连忙上前安抚,枯干的手掌抚上玄紫夕的背,神色怜惜,用只能被他二人听到的极小的声音说道:“公主莫哭,太子殿既然答应了公主,必定让公主达偿所愿,”

    秋刹眼瞧着当里气氛微变,眼露精光,他当然听说过云若曦天才召唤师的大名。

    此时大陆上的四国均卯足了劲儿想要招揽云若曦,太子此番忽的改变了主意,必然是因为这般。

    秋刹看玄紫夕神色已经微微松动,又赶忙道:“只是眼太子殿巧遇故人,恐怕此事需要稍稍耽搁,还望公主能够以大局为重。”

    玄紫夕红了眼睛,眼泪已经快要滚出眼眶,然而她思索了一秋刹的话,又看着太子哥哥刚才的行动,琢磨了一他的性子,觉得师父说的有些道理,心中舒坦了不少,眼中的泪水转瞬便消失不见。

    然而她也知此时太子哥哥已经生气,若自己再要苦恼恐怕真的无法得偿所愿,于是便拉了秋刹的胳膊,低首与祁风等人站到了一旁。

    云若曦嘴角微微勾起,话说的这般冠冕堂皇,然而事做得确是人神共愤。今日若换做另外一人,恐怕便不会如自己这般待遇,玄青商带来的百人军队定会与这些七星银城之人将自己围追堵截,直至捕获。

    玄青商见玄紫夕乖巧的退到一边,心中的不满才渐渐平复。俊颜这才泛起柔和的温笑。

    “云姑娘既然已经到了我上玄国,不知便罢,既然本宫知晓,岂有让云姑娘过门不入的道理?此番必要邀请云姑娘到我皇宫一叙。否则父皇知晓,定会怪罪青商不懂礼数!”

    云若曦微微侧过身,素手轻抚着角狼的脖颈,嗤笑一声,面色冰寒,眉目清朗,“若曦无德无才,更无功绩,不过是无名小辈,怎敢劳烦上玄国皇室招待于我,若如此,定会为天人所诟病。”

    轻笑一,她继续道:“况且若曦不过是偶然路过上玄国,非是外交之故,也无有国主之令,若堂而皇之进得贵国皇宫,岂不让我盛罗国国主蒙羞,让我父无立身之地。如此不忠不孝之举,若曦恕难从命。”

    云若曦当然明白玄青商邀请自己的目的不过是看中自己高级召唤师的身份。

    且不说自己无意于四国之争,不想深陷泥淖,况且父母尚在盛罗国之中,且母亲缠绵病榻并对外闭门谢客,若为国主知晓自己进得上玄国皇宫,即便自己没有归顺上玄国之心,国主也定不会简单放过云家之人。

    如此这般,是断断不能遂了玄青商的心愿的。

    “云姑娘思虑过甚,本宫不过是想要结交朋友而已,于皇室身份并无半点关系,难不成云姑娘连这一点要求都不肯答应么?”

    玄青商料得云若曦必然会拒绝自己的提议,对云若曦针锋相对的话语并不以为然,须知,既然她到了上玄国的地界,自己有的方法让她妥协。

    “云若曦不过是普通将军家中女子而已,自知无才无德,比不得太子殿千金贵体,而太子朋友的身份更是我等低微之人不能企及不敢高攀的,望太子殿恕罪。”

    云若曦虽然话语听似抱歉,然而神态之间并无半点卑微之色,不卑不亢的看着玄青商。

    玄青商依旧面色淡淡的,没有一丝恼怒,微微思量了一,轻笑出声,“看来云姑娘是想念令尊与令堂,若是如此,本宫便派人前去盛罗国将姑娘的父母一并接来便是。”

    “若曦谢过太子殿的厚爱,只可惜若曦的爹娘一生皆在盛罗国居住,况且现在年纪大了,更不愿随便离开,人常说落叶归根,怕是无法顺了太子殿的好意了。”

    饶是玄青商隐忍的脸上也终于因为云若曦千万般拒绝而迸出丝丝裂缝,他不由得心中恼怒,眉眼之中隐现不耐之色,他浓重的眉眼之后渐渐泛起冷意,“看来本宫是无论如何都说服云姑娘了?”

    云若曦站得笔直,清白的小脸微微扬起。清寒的秋风吹过,她浓黑的秀发随风扬起,如同弥散的薄烟。她的嘴角线条精巧锐利,即便带着微微的笑意,却依旧透着许多的桀骜不驯。

    她朱唇微张,“只怕真的要让太子殿失望了。”

    玄青商眸子骤然发射出两道冷光,周身的气息倏地变冷,他冷哼出声,“若云姑娘不允,那么本宫便是要来硬的了!”

    如此人才若不能为己所用,那么定要将之果断除去,否则放虎归山,若扰乱父皇大计,后果定不堪设想。

    思及此处,玄青商微微侧身向身后的卫兵队长使个神色,那位兵队长瞬间心领神会。

    然而这样的小动作又怎么能逃离云若曦敏锐的神识呢,她浅笑的看着玄青商后方的军人们微微变动着手中的动作,并无一丝担忧。

    她谨慎的估量着自己与对方的实力。己方有自己与少楼,加上两只角狼,还有离朱,战斗力也算不俗。

    以自己这些人对付这些普通的军人,自是毫无问题,但眼前的七星银城之人却有些棘手。

    先不说他们均是初级圣者,等级比自己高了一些,若单是这样倒也有些胜算,怕只怕他们的七星剑阵若如传说中那般便有些难为了。

    况且对方还有玄青商这位与自己实力差不多的召唤师,也不知他契约之的召唤兽是何种类,但他既为上玄国太子,必定会举全国之力为自己获得最好的召唤兽,如此,恐怕更难对付。

    当之际,恐怕只能倚靠毒物来退敌……

    云若曦转脸看了一眼肩上的雪儿,眼神中透露的信息被琉璃雪瞬间捕捉到,只见它亲昵的蹭了蹭云若曦的脖颈,看来是了解了云若曦的打算。

    只是仅仅倚靠雪儿的话还不能万无一失,好在凤鸣鼎之中存着自己前些时日炼好的几味毒药,这回便是真正的派上了用场了。

    云若曦的嘴角微微扬起,平静的注视着玄青商。

    而玄青商也同样紧紧的盯着云若曦,心中不禁暗暗感叹,在这般不利的情况,这女子竟然还面无惧色,实在是难得,却也当真是可惜了……

    然而成大事之人必然要心狠手辣,思及此,玄青商瞬间便冷了心肠。

    两方在原地僵持对峙着。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