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青商一方非但有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还有七星银城十几名高手,但相比之,云若曦这边只有三人二狼不免有些悲凉之意,况且小蜻蜓虽然灵力出色,但却无一丝半点战斗力。

    云少楼与小蜻蜓的神色却也并无一丝恐惧,虽然二人皆有些紧张,但却与云若曦一样站的笔直。

    两只角狼浑身的鳞甲暗暗竖起,头顶的尖角忽明忽暗的泛着猩红的光芒,两眼之间嗜血之色渐浓,只等待着主人一声令。

    “那便只能得罪太子殿了!”云若曦眼中的光华越加明亮,她的声音有些飘忽,整个人身体都变得虚幻起来。

    她偏过头瞧了一眼云少楼,云少楼瞬时便了然了云若曦的意图,带着小蜻蜓向后靠去。

    而云若曦则施展幽灵移步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之时已经退到了百米之外。她素手微扬,阵阵剧烈的波动自空中涌出,伴着妖艳的紫色光华。

    角狼们鳞甲倒竖,目光火热凌厉的投向玄青商以及他的战队。

    见到云若曦这般动作,玄青商嘴角扯起,残酷一笑,抬手向身后一挥,百名整装待发的士兵迅速集结成战斗的队形,课件平日里玄青商对于自己这只亲卫军的训练残酷而有效。

    七星银城之人也是各自排兵布阵,秋刹等几名圣者皆暗暗站位,不动声色的形成一个小型的战圈,而祁风等人则尽数站在战圈之外,一致面对云若曦这边。

    云若曦眼瞟过秋刹这边,见这些人按照特定阵法形成的站位,心中惊异,这分明就是七星剑阵,只是自己区区一个九级战士,却劳得圣级的战士驱动七星剑阵,真是高看自己了。

    然而双方强弱优劣一眼明了。

    “原来两位都是九级强者,哈哈,看来本宫的运气不错啊!”玄青商看着云少楼身上涌动的深紫色暗芒,不由得大小出声。即便是圣者,今日恐怕也插翅难逃,“七星银城的各位圣者请慢动手,上次在盛罗国见识了云姑娘的召唤术,不想今日有这般可以与姑娘交手的机会,便让本宫会一会盛罗国的高级召唤师吧!”

    七星银城之人与玄青商的亲卫队虽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但一百多双眼睛却都火热的望向云若曦与玄青商。对于他们而言,几乎从未遇到过两名高级召唤师对决的境况。

    云若曦依旧是清淡一笑,对上了上玄国太子玄青商。

    二人并没有多说废话,直接便与玄青商开始了最直接火爆的交手。第一回合二人便卯足了全力,皆使用了最强横的劲气攻击对方。

    滔天的紫色能量劲气以几块的速度扩散而出,撞击之发出沉闷而瘆人的声音,几乎震碎人们的耳膜。

    然而这般大的力量并未使二人受什么伤,仅仅是各自后退一步。

    “有意思!看来两种职业集聚一身,实力果然堪比圣者!”玄青商青白的脸上涌出一抹带着狠厉之色的笑容。

    “你也不差!”云若曦的声音并不大,但却有着一种清凉。她一身白衣无风自动,身体因为幽灵移步而朦胧着,深紫色的劲气自体内暴涌而出,一时间她周围的阳光居然变得暗淡了许多。

    虽然她面色依旧古井无波,但心中却也有了些许凝重。

    眼前的玄青商并非是像自己一般集集中职业于一身,然而他却并非像其他的召唤师那般,只能远距离作战。

    相反的,他的确像之前所说,醉心于武学,并且看起来,他从武学当中悟出了一些什么,而且将之应用到了战斗当中,似的原本软弱的召唤师身体变得可以与战士相匹敌,这人的确是个天才!

    忽的,两人争斗之处红光大作,一道道奇异的咒文自天空之中旋转析出,四面八方的元素之力奔涌着向二人汇聚而来。

    众人屏息凝视,原来竟是二人同时开启了召唤之术。

    随着光芒渐渐退去,天空之中出现了两头甚是奇特的怪兽。两只怪兽一旦出现便各自咆哮起来,恐怖的叫声,让在场的人们心惊胆战。只是还未等众人看清这两只怪兽到底为何物,它们便如同结怨已久的仇敌一般径自斗在了一起。

    虽看不真切,但人们还是能够从这两只怪兽的身形上看出些端倪。

    其中一只是一头浅金色的猎豹,身上还有如同金钱一般的黑色斑纹。这只赤金花豹体型虽然不大,但相应的速度奇快,行动若闪电一般。然而与普通猎豹不同的是,这头猎豹的两只耳边居然还生着一对黑色翅膀。原来这竟然是一只羽蛇金豹。

    相传这种魔兽是黑水神蛇与赤金豹所生的变异魔兽,虽然遗传了黑水神蛇的黑色双翼,然而却是毫无用处,并不能像黑水神蛇那般与空中行,但有了这对袖珍双翼,赤金豹的速度便有了几倍的增幅,无论是奔跑或攻击,都极其的迅猛。

    另外一只周身燃着熊熊火焰,身形像鹿像马,然而体型却极其巨大的火麒麟。透过火焰向它看去,它似乎全身都布满火红的鳞甲。这只巨型魔兽口中喷吐着火焰,足虎虎生风。它刚一出现便逼得赤金花豹节节败退。即便有着极为迅猛的速度,却也奈何不了它。

    虽然羽蛇金豹是黑水神蛇与赤金豹的后代,然而它遗传的更多的还是赤金豹的属性,算是陆生魔兽的一种,然而麒麟却是一切陆生魔兽之王。光是上位魔兽对位魔兽的威压,便已经让羽蛇金豹的速度急剧的降,几乎不敢出招。

    玄青商却暗暗心惊,他没有想到双方一亮出自己的契约魔兽,两方的实力便依然清晰可见。火麒麟对自己魔兽的全面威压使得自己这边被动至极。而自己为了尽力培养这只潜力巨大的羽蛇金豹,再没有使用血契契约过其他的魔兽,而反观云若曦那边,除了这头火麒麟与两只看起来有些奇异的却也不俗的狼之外,还有一只龙狮并未释放出来。

    更何况云若曦居然已经凝结成了契约之阵。即使两方魔兽并未参与战斗,仅仅从这契约的类型而言,自己就已经是输掉了。

    虽然这样想着,但玄青商手中的动作并未有一丝停顿。他手起之处,劲风丝丝凝结,眼眸之中此刻已经涌上了不少的赤红,“这云若曦当真是强悍!”七星银城的秋缠战圣在此刻暗自低叹,对云若曦的实力羡慕不已。

    秋刹冷冷的斜眼看了秋缠一眼,“师兄可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看现在的情况,即便云若曦要战胜太子殿,也还是十分困难的!”

    “难道师弟没有看出来么?那云家女子已经凝成了契约之阵。即便太子殿与她级别相当,但这契约之阵的存在便生出了许多变数。”秋缠紧皱着眉头分析道。

    “区区高级召唤师并不足以畏惧,即便太子真的输了,还有我们七星在此。只要我们祭出七星剑阵,便是天尊到此也无可遁行,这云若曦必将死于阵内。到时候太子殿愿望达成,我们也能够取得那只雪瑶狐,岂不是双赢?”秋刹眼露精光,已经在想云若曦死后之事了。

    秋缠皱着眉摇了摇头。虽然银城却是需要雪瑶狐,但师弟巧取豪夺的做法却是真的让他心中不安。只是师父他老人家已经闭关十年,几位师兄却都是性子散漫温和,而秋刹师弟却是做事果决,于是师父便将银城之内所有事务尽数交予小师弟管理,即便也吩咐了其他人在旁提点,然而任何时候都只是秋刹一人在决断,根本无视银城其他人。

    就拿此次出山一事来说,本应他们几人山,但秋刹却以年轻人该多多历练为由,将自己的徒弟带在身边。而他又说若所有人都尽数山,家里无人看管,因此便将其余之人的徒弟统统留在山上。

    在无意获得雪瑶狐的落之后,秋刹更是不顾七星银城的长者脸面,不知羞耻的逼迫云若曦交出雪瑶狐,这般行径果真与强盗无异。

    而自己与其他几位师兄在一旁看着都觉得面如火烧……

    此时的云若曦与玄青商斗得正酣,道道紫色的劲气化为流光在空气中频频引爆。二人皆是不敢看轻对方,出手皆是凝重沉稳。

    相比于云若曦从始至终的冰凉淡然,玄青商的脸庞渐渐变得惨白,浑身的气息开始有了萎靡之象,似是体内的召唤力已经渐渐流逝。

    而云若曦经过洗筋伐髓,在体内早已形成了一粒凝实的玄气珠,即便比斗的时间再长,劲气都会自这玄气珠中流淌而出,源源不断的为她提供出来。

    玄青商已经落入风,一阵寒意自脚底涌上他的心头,他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忽的他爆喝一声,身上红光大闪,他的体力已经支撑不住血之契约了,红光散尽,被火麒麟压制得死死的羽蛇金豹瞬间消失。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