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青商将全身所有的劲气悉数拼出,在空中形成一道冲击波,直直的向云若曦袭来。

    紫色劲光遮天蔽日,旋即在空中爆发,能量的涟漪几乎震得在场所有人都站不住脚,两个人可怕的实力再次展露而出。

    “轰轰轰!”空气被震颤的出现了数道断层,仿佛天地都要因此崩溃开裂。

    所有人都面露惊骇之色,如此强度的冲击竟然是两位高级召唤师造成的,且不说他们处在能量爆发的边缘便深受这种凶悍劲气的冲击,更不要说战圈之中正在对垒的两个人了。

    待得可怕的紫色劲气消散之后,两个人的身形渐渐显露。

    “云……云若曦……你果然厉害……居然伤本宫至此……”玄青商原本俊逸挺直的颀长身子居然伛偻着,看似受了极重的内伤。他身形微晃,似是拼尽了全力有些脱力,但他依旧目光猩红的盯着云若曦,声音怨毒,浓浓的煞气,笼罩着他。

    云若曦微微偏过头,冰冷的小脸上,倒是有了一抹弧度,“太子殿实力超群,若曦承让了。”

    云少楼仔细的瞧着家姐,只见她衣袂飘飘,周身清爽轻灵,面容若风似雪,仿似并未经历这场自恶战一般,这才长出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了来。

    玄青商的近卫军统领一见太子受伤,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奔上前,一把扶住玄青商摇摇欲坠的身子。而其余百名士兵则迅速围将上来,把云家姐弟等人包括火麒麟与两只角狼尽数围在中间。

    玄青商被侍卫符文,嘴角的笑容却开始扩大,“只可惜……咳咳……咳,你虽赢了本宫,却也伤了本宫,咳咳……这上玄国你便无论如何都出不去了,哈哈哈哈……咳咳……”

    云若曦凤眼紧紧眯起,果不其然,还是中了玄青商的计。

    她虽然早就清楚玄青商邀自己比斗必有阴谋在里,所以方才出手时,自己便留有回转的余地,即便出手即使是双方魔兽对阵,却也只是遏制对方并未重手,没想到适才对掌,玄青商居然故意将原本挥出的气焰尽数收回,以至被自己的劲气重伤。

    无论现的情况究竟怎样,但凭着上玄国一贯的做法,自己便真正成了弑杀太子的罪人了。想来从刚一见面开始,玄青商便已经打定了这样的主意吧!此人当真可怕至极!

    自大陆战争消弭之后,四国各享太平,现已然有了千年之久。各国君主皆是休养生息,太平盛世之波澜暗涌,恐怕有些国家早已经有了再燃战火的打算。

    如今自己与玄青商之间这一战,恐怕刚好被上玄国多加利用……

    不想自己百密一疏,终于还是落入了此子的圈套。

    云若曦冷笑一声,“不想太子殿睿智至此,若曦自叹不如。”

    “好你个丑八怪!太子哥哥这般看中你,邀请你,你非但不感激反而对哥哥了死手!当真心狠手辣!”玄紫夕目光喷火,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而玄青商的亲卫军也高声呐喊着:“活捉妖女!为太子报仇!”

    秋刹眼露精光,这真是个绝佳的机会,他向其余七星银城之人认识了个眼色,大声道:“盛罗国贼子云若曦,重伤太子殿,我等必要擒住此妖女!上!”

    说时迟那时快,原本早已经站好位的七星们迅速在阵脚上运转起自己的神功,一道道诡异刺眼的光芒自七人身上爆射而出,形成了一条庞大的银光锁链。

    锁链如同白龙一般,带着一种集七人之力,满含神秘法则的无法形容的灵魂波动,旋转呼啸的对着云若曦等人暴射而去。

    云家姐弟护着小蜻蜓,并同火麒麟和两只角狼统统面色严峻,此番只怕是凶多吉少……

    万里晴空之中忽然电闪雷鸣,风云变色,天地瞬间陷入一片混沌。然而这番景象仅仅维持了几秒钟的时间,便又恢复了原本的清明。

    然而就是这样的异象,使得七星银城众人联合使出的耀目的灵魂锁链忽的变得黯淡无光,袭上云若曦等人身上的劲气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只有拂过的一阵清风告诉众人,这次攻击的的确确曾近存在过。

    秋刹等人大惊失色,更无法相信,自他们祭起七星剑阵,所向披靡,从未遇到过这样般能量骤然失效情况!

    云若曦也同样尽了自己所有的能力来抵御七星剑阵的这次攻击,然而给她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凝聚了所有力量打入了棉花堆一样的怪异。

    正当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一个清朗邪肆的声音自空中响起。

    “原来上玄国上皆是这般无耻,混淆是非,真是让容某大开眼界。”

    云若曦暗暗蹙眉。饶是云少楼与小蜻蜓一脸的兴奋,太好了,容姐夫来了!

    人们循声望去,只见空中远远地飘来一人。

    他身穿青白素缎锦衣,腰间系一同色刺绣着饕餮云纹的腰带,体型挺拔袖长,如谪仙一般踏空而来。

    人们皆是细细的打量着凭空出现的这个俊逸男子。连素日里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的玄紫夕都目光凝滞,脸上的戾气尽数消融,妩媚的容颜竟然带上了些许羞涩之意。

    一头墨色长发随风飘逸,高挺的鼻梁,完美的薄唇,无不勾勒出他俊朗的面部线条。然而最吸引人的便是他如星子般的墨瞳,其间的点点星光,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强大魔力,而他眸中蕴含的沉凝气质更是让人移不开眼光。

    “来者何人?”秋刹恨恨的挥动手中的细剑向前一指。

    “无名之辈自然是入不了七星银城众位圣者的眼的,不说也罢。”容湛语气冷淡,看也不看秋刹一眼,旁若无人的径自停身在云若曦身边,眉眼紧紧的凝望眼前的女子,见她并未受一丝伤害,微绷着的脸这才松懈来。

    “容姐夫!你怎么来了!”云少楼与小蜻蜓蹦蹦哒哒的窜了过来,直觉容湛一来,眼前的危机便能够尽数解除。

    容湛温和的笑看着云少楼与小蜻蜓,点了点头,似有似无的又看了眼云若曦道:“刚好路过这里,感觉到这边劲气凝结,就过来瞧瞧。”

    “真是巧,每次姐姐遇到危险的时候容姐夫都能及时出现,可不是缘分吗!”云少楼笑的谄媚,话虽这样说,可谁知道容姐夫是不是一直就在他们身边呢。

    小蜻蜓也乐呵呵的挂在云少楼身边,虽然面对容湛,出于本能她还是有些怯怯的,但这丝毫不影响她贪婪的瞧着容湛俊朗的面容。俊男当前,所有一切都能被她抛到脑后……没办法,誰让她就这么一个爱好……

    只有两只角狼和火麒麟的面色还算正常。

    云若曦皱了眉头,冷眼瞧了瞧身边瞬间被勾了魂的两人,紧抿着唇,尽管此次依然是受了他的情,但她心中还是有些不爽。

    “这里的事,阁还是不要插手的好。”秋刹手腕一翻,将细剑收回至腰间,即便再不甘,他也能看的出眼前的男子实力深不可测,一击之便尽数将七星剑阵的威力化去,这般修为之人断不是自己以及这些上玄国如同蝼蚁般的太子亲卫队能够对抗的,如此便没有再动手的必要。

    玄青商倚靠在属临时担起的躺椅中,眼神凌厉的看了一眼秋刹,秋刹连忙低头。的确,太子还在眼前,他秋刹却抢先出声,却是有些逾矩了。

    玄青商冰凉的双目透着些许狠意,若非此人,云若曦等人此时恐怕已经被尽数活捉。

    七星剑阵威力极为巨大,据说连至尊级的人物落在阵中都无法逃脱。然而刚才见此人轻而易举便化解了七星剑阵,难道说他已经成就了至尊的级别?

    玄青商吞随身带的回复药丸之后,在担架上缓了半天,心口的剧痛才稍稍平息一些。感觉身上轻松了一些之后,他在侍卫的照拂自担架上坐起了身,细细的打量着容湛。

    从外表看,他的年纪不过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尽管他身手了得,但看样子并没有与普通人有什么大的不同,即便他踏空而来,也断不可能是至尊的级别。也许不过是圣者之中修行比较深厚之人罢了!否则的话,大陆上怎会没有关于这人的信息?而他化解了七星剑阵的威力,一定刚好是凑巧罢了。

    想及此,玄青商阴沉的眸子盯视了秋刹一眼,心中料定刚才这群人并没有用尽全力来对付,不由得对这些人有些恼意。

    秋刹接到了玄青商投射而来的冷眼,心里一个激灵,怎么太子殿看着自己的眼神竟然有些不满?秋刹连忙低了头,师父闭关十年,城中并没有实力强劲的人坐镇,此时的银城,早非师父掌控时那般风光。

    若不是上玄国皇族力挺银城,恐怕银城会就此衰微。自己虽掌控着整个银城,但也不得不依附于皇族生存,唯皇族的马首是瞻,遇事诸多隐忍。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