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湛的目光始终落在目光清凉,周身泛着冰寒的云若曦身上,尽管今日被上玄**队与七星银城之人大举围困,然而她眼中的镇定与轻灵,却让容湛发自内心的觉得惊艳。

    然而尽管丫头已经铸成契约之阵,且几种职业均是突破在即,综合实力已经可以媲美圣者,然而在这大陆上依旧不算是什么。

    因为在帮助她铸就契约之阵的时候,自己将体内大量的生命之力注入到契约之阵当中,因而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自己的生命与她的生命交融到了一起。

    这样做虽然对自己有些损耗,但丫头获得的好处却是巨大的。此外,对自己而言,血液中那种千丝万缕的联系让自己能够在千里之外感觉到丫头的气息,尤其是她在祭起契约之阵的时候,这种感觉便更为强烈。这才是让他这段时日以来心情格外好的原因。

    此番,容湛正是感觉到云若曦状况有异,才马上缩地成寸赶了过来。不想刚好遇到七星银城的圣者们祭起七星剑阵对付丫头,若自己再晚来一会儿,恐怕丫头的性命便会陨在此处。

    容湛看向玄青商的目光中沉了沉,但那道隐暗瞬间便消失不见。

    而玄青商此时也同样看着容湛。

    对,没错!他绝对不可能是尊者!玄青商立马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千年来,大陆上的人们苦修一生也无法企及至尊的品阶。而论起来,更遥远岁月中成就至尊的高手哪一个不是年逾百岁。而眼前这人看起来极为年轻,决计不会是至尊身份。而他踏空而来的原因,兴许是身上有某种行神器的缘故。就像是自己的姑姑玄宝儿那般。

    若是如此,自己也不需要太过忌惮此人。若是至尊便要尽力拉拢,只是普通的圣者,多一个少一个便是无所谓的了。哼哼!若他执意帮着云若曦,那么便将他们一打尽。

    如此,更能得一件难能的行神器,莫不是今日老天都在向着自己?

    “太子哥哥你受了重伤,好好休息便是,”玄紫夕连忙款款上前,走至玄青商的身边,温柔娴雅的安抚着她的太子哥哥,只是眼神却一瞬不瞬的瞧着对面站着的玉树临风的容湛。

    玄青商看着玄紫夕面上露出的可疑神色,心中了然。只可惜这男人的眼神从未离开过云若曦的身上,莫非那人钟情的竟是云家那丑八怪?

    玄青商将云若曦与玄紫夕两里比较,只见云若曦平淡无奇毫不出彩,而自己的妹妹却是冰肌雪肤芳菲妩媚。若在二者间衡量,但凡是个男人都会选自己的妹妹。

    他眸子微闪,看着玄紫夕的情态,心神连动。

    他轻轻的拉过玄紫夕,只用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紫夕眼光不错,为兄也觉得此人甚是优秀,只可惜不知此人家世身份如何。若他家世相当,哥哥便帮你做主。”

    玄紫夕瞬间面露喜色,心中雀跃起来。然而当这么多人看着,玄紫夕只觉得面上有些发烫,她侧着头,无比娇羞的拽着玄青商的衣袖,少见的露出一副小女儿的姿态,若是平时,她早就吱吱喳喳的吵闹个不停了,但此时,她竟是抿嘴不语,默许着玄青商的提议。

    玄紫夕的这般动作倒是引得她诸位师兄均是蹙了眉头,看向容湛的目光不善起来。

    心思回转之间,玄青商的神态又变得谦和,“刚才看这位公子身手不凡,居然能够破解银城引以为傲的七星剑阵,定是出自名门。在太子上玄国玄青商,虽是召唤师,但却自幼酷爱武技,刚才见公子一招化解至强劲气,心中顿生仰慕之情,不知可否与公子结交?”

    云少楼直觉心口恶心欲吐,这上玄国之人尽数是些无耻之徒,神思转瞬变换,看到姐姐是高级召唤师便腆着脸要来招揽,招揽不成就兵刃相向,若不是容姐夫及时赶到,恐怕姐姐与自己早就殒命于此。

    而且这些人似乎还打着姐姐肩上那头狐狸的主意。这看到容姐夫身手了得,便又打上了他的主意。

    原来他还觉得自己已经纨绔得够不要脸的了,然而自己站在这什么玄青商的面前一对比,才发现自己简直清白得就是一个雏儿。

    云少楼听玄青商如是说,立马看向容湛,朝玄青商啐了一口,“姐夫,你听我说,这人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这东西狼子野心,心眼又多又坏,你要是和他结交,保不齐什么时候就给他黑了!没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玄青商见云少楼这般诋毁自己,脸都绿了。正欲开口还击,容湛却已经出声。

    容湛目中含笑的瞧了眼云少楼,叫他不比激动,转而对玄青商浅声开口,“哦?原来上玄国的太子竟也是一位高级召唤师,这倒是难得。”

    “不敢当,不敢当!”玄青商微微抱拳,脸上露出些骄傲的色彩。召唤师太难晋级,除了云若曦,这大陆上高级召唤师只有自己而已,“却不如云姑娘那般已然炼成了契约之阵。”

    “上玄国果然不俗,没有想到居然连七星银城都尽数归附,当真让人不能小觑。只是在刚才接这七星剑,发现这七星剑阵却并不如传闻那般威力巨大,还真是让我有些失望。”容湛挑挑眉淡笑道。元莲上人若知道银城之人如今已成皇室护卫不知会作何感想。

    “公子过奖,七星银城的元莲上人为世人尊敬,我上玄国因此对所有七星银城的圣者以及弟子都奉若上宾。哪有七星银城归附我上玄国之说。”玄青商的目光向秋刹等人扫过,随让看似恭谨,但上位者的高人一等之感却尽数显露。

    “今番本宫见到云姑娘激动不已,欲要招揽。只是刚才与云姑娘切磋之时,不小心被云姑娘误伤,而七星银城诸位圣者长辈平素十分疼爱本宫,这般小伤竟让他们紧张万分,因而才祭起七星剑阵。不过诸位圣者长辈也皆是爱才之人,虽然使用七星剑阵,却也并没有用上全力,故此让公子觉得这阵仗威力普通。”

    玄青商的脸不红不白,颠倒是非的本事修炼得炉火纯青。

    一席话让两只浑身漆黑的角狼都听得脸色泛红。

    “原来包围绞杀便是上玄国的礼遇方式,的确与众不同。”云若曦冷笑出声,自己初到上玄国,并不知道此间风俗如何。然而上至上玄国太子,到七星银城之徒子徒孙,尽数是些口蜜腹剑,心肠歹毒之人。

    “姐夫,你还和他们说什么,这等猪狗不如的东西,我们可是断断招惹不起的。唔……”云少楼脸上的表情极其夸张,他一手护着胃,一边做着难受状,喉头上滚动,仿似有秽物将要喷出,“呕……姐夫,我看我们还是早点离开吧,你若再不带我走,你小舅子恐怕就要将昨天的晚饭都吐出来了。”

    容湛笑看着云少楼,被他一口一个姐夫叫的心花怒放,而且这般动作恐怕也只有这家伙才能做得出来,“既然少楼不舒服,那么我们就早些离开吧!”

    玄紫夕听着云少楼“姐夫姐夫”的叫着,眼神中杀气迸射,几乎将云若曦的身体穿透。

    然而云若曦却如一贯平和,对她杀人般的眼神视若无睹。

    容湛的脸色始终温润,与云若曦简直如出一辙。小蜻蜓虽一直没有说话,但看着容湛与云姐姐两人只觉般配极了。

    玄青商一听,眸中之色愈发深沉,“本宫还不知公子何方人士……”

    “在容湛,不过闲云野鹤一只,比不得太子殿身份高贵。太子海涵,今日内弟身体不适,我们就不在此多做停留,就此别过!”容湛微微抱拳,语气虽然温和柔软,然而却是不容反驳。

    云若曦翻身骑到破妄身上,回头狠狠的瞪了容湛一眼,居然这般占自己便宜!内弟?内弟也是他叫的?

    云少楼与小蜻蜓也身上了天诛的背上,云少楼咧着嘴冲着玄青商做着鬼脸。

    “容兄,等等……”玄青商赶忙出声。

    玄青商手的亲卫队了然主子的心意,即刻上前欲加阻拦,而秋刹等人也早已做好重新祭出七星剑阵的准备,只等他一声令。

    “告辞!”容湛嘴角微微勾起,邪肆一笑,反手一挥,空气中猛地爆射出一阵劲气激流,直直将上前阻拦的玄青商亲卫队的包围圈打破一个缺口,几十人瞬间倒地不起。

    而两只角狼与火麒麟更是瞅准了这个空档,瞬间便冲出了人群全身而退,向远方奔去。

    容湛见云若曦等人已然冲出包围,面上轻松之色尽显,也欲转身离去。

    玄青商一见自己的亲卫队如同蝼蚁一般完全抵抗不住容湛的劲气,连忙冲着七星银城的圣者们叫喊:“快!快之上他们!”

    秋刹等人连忙骑上镶着力之魔晶的骏马,想要前去阻拦,然而马匹还没有跑出几步,只听得“咔嚓嚓”数声让人牙酸的声音响起,数颗力之魔晶尽数化为粉末。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