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力之魔晶的破碎,所有颅脑上镶嵌了宝石的速度得以提升的马匹的灵魂也尽数被击碎,身体瞬间瘫软在地。而跟在这些马匹后方的其余骏马却因一时踩刹不住,绊倒在前面的马匹身上,伤者甚众,场面一面混乱。

    饶还是秋刹等圣者反应灵敏,在群马互相踩踏之前,已然狼狈的从混乱的场面中身出来。

    “该死!”玄青商看着这般境况,顾不得还有些虚浮的身体,从担架上跳将起来,勃然大怒。

    然而终还是玄青商的禁卫军平素里训练有素,即便刚才的状况来的突然,伤者甚众,不消片刻功夫,便已经在卫队首领的指挥恢复到尽然有序的状态。

    然而卫队首领清点了人数之后,重伤者数十名,轻伤者过半,只是马匹尽数毁去,看样子是没有办法再追击云若曦等人了。

    而七星银城的弟子们则要比那些太子亲卫队的状况要好上许多,此番几乎没有人受伤,但也尽数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太子,那些人已经尽数遁远,那两只怪兽的速度实在太快,看来我们是无论如何都追不上了。”秋刹挣脱出来立即跑至玄青商的身边,灰白的眉毛拧成一团。这次不但没有得到雪瑶狐,反而将自己从七星银城带来的力之魔晶尽数搭了进去,怎么能不让他气恼。

    “废物!一群废物!要你们做什么!”玄青商的五官尽数拧在一起,惨白的脸看起来分外瘆人。

    “太子恕罪!”秋刹领着七星银城之人尽数跪倒在地。

    而太子亲卫队的人也同样尽数低头跪倒,噤若寒蝉,所有人都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被拽出来,要知道太子的手段可是极其残酷的,办事不得力之人往往会死的很难看。

    玄青商长出了一口气,满面阴沉,他紧眯起双眼“秋刹尊者。”

    “太子殿……”听着玄青商冰凉刺骨的声音,秋刹干瘦的身子猛地打了个冷战。

    “行了,起来吧,追不上便算了。”玄青商脸上的恼怒极速消融,转瞬便恢复平淡,他忽的出声,任谁都猜不到他此时所想。

    秋刹猛地一怔,小心谨慎的微微抬眼看了看玄青商。太子殿居然没有惩罚自己,而且连责罚都没有,不知他此番究竟为何意。

    待七星银城之人站起身之后,玄青商继续对着秋刹道:“方才那人说他叫容湛,你等素日在大陆上行走,可曾可听说过这人?”

    “容湛……”秋刹口中叨念着容湛的名字,眉头紧皱,仔细的回想着,虽然这个名字隐隐在哪里听过,但秋刹却并不十分真切的记得,因而略略转了转眼珠,回道:“老朽在大陆上行走数年,似乎并不曾听说过这等姓名……”

    秋刹回身看向自己的若干师兄,然而无论是谁,都是皱眉疑惑的摇着头,均是一脸的莫名,看样子似乎并没有谁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哦?难不成他是哪个世家的公子?”玄青商不疑有他,只是略略的眯了眼睛。

    “看那人的气质容貌,的确像是出自大家,只是,放眼天似乎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容姓家族。”秋水尊者摇摇头,开口说道。

    玄青商看着眼前的几位七星银城的圣者,一脸的沉思,忽而又道:“那他便是没有身世背景的小人物咯?只是大陆上何时出现了这等高深修为的人物,咱们怎么不知道?”

    “不知秋心师兄能否看出此人的修为?”秋刹有些茫然的看着秋心,秋心圣者是自己的大师兄,亦是修为最高之人,也许他能看出些什么。

    “老朽当真看不出他的深浅,但有一点却很明显,他的修为绝对要比我们在场任何一人都要高深许多……”秋心平和的道。

    对于自己的师弟掌握七星银城,自己虽是师父座的大弟子,但却无一丝嫉恨。毕竟他的性子淡薄,并不喜为世间琐事烦扰。只是近些年,师弟因为背靠了上玄国皇室,其作为却隐隐嚣张跋扈起来。就拿今日之事而言,自己本就虽心里不喜师弟巧取豪夺的做法,但却也说不上什么话,只得唯命是从。而后来见容湛等人全身而退,自己却也有些暗暗欣慰。

    此时秋刹询问自己容湛的修为,自己虽并未真切的看明白他的深浅,却也不曾有些许诓骗,只是希望师弟能够知难而退,别再做那等可能毁去银城声誉之事。

    “怎么可能!”秋刹眼中尽是不信,“虽然他破了我等七星剑阵,但未必见得他的修为就很高深,兴趣不过是巧合!”

    “这一点,本宫倒是和秋刹圣者不谋而合。”玄青商瞧了一眼秋刹,然而只是这一眼,便又让秋刹浑身冰凉,如堕冰窟。

    看着太子神色平和,又如此这般说,秋刹只觉得后心冷透,直觉不是什么好兆头……

    “本宫怀疑他身上恐怕有神器级的秘宝,这应该就是他能够破掉你们号称诛灭至尊的七星剑阵的原因所在。”玄青商嘴角勾起,眉毛微微一挑,眼中闪动着贪婪的红光。

    “太子殿怎么知道?”秋刹心头一颤,莫非……

    玄青商冷眼看着秋刹,“就是不敢确定,所以才要你们银城之人前去调查,若确有秘宝,无论用什么手段都得给本宫带回来,听明白没有!此外,那只雪瑶狐,也要一起追回。”

    “殿……银城的魔晶马已经尽数毁灭,我们此番怕是追不到那些人……殿要我们去哪里找他们……”秋刹面露难色,一想起银城仅有的魔晶马尽数被容湛毁去,他的心就在滴血,而且那容湛岂是好对付的人?自己这样赶去岂不是白白送死……

    此时的秋刹只觉的悔不当初,若自己当时只是让银城的人去追捕雪瑶狐,而非告知太子,那么也许现自己便不会如此被动……

    “本宫当然知道此事难为,若非如此,还养你们做什么!莫非你是想要本宫将你们供起来不成?”玄青商眼中射出两道狠厉,声音刺骨冰凉。

    “不敢……”秋刹冷汗直冒,“只是如今,那些人已经尽数走远……实在是……”

    “本宫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本宫不想听,本宫要的只是结果,听明白了?”玄青商猛地向秋刹走进一步,冰冷的直视着有些瑟瑟发抖的秋刹。

    “是……是……”秋刹伛偻着腰,被玄青商这般盯视,他只觉得像是被毒蛇盯着一般,头上已经是冷汗涔涔。

    玄青商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笑容,扬起马鞭,翻身上了自己的马,之前与云若曦比斗时所受的内伤,因为灵药的缘故已经尽数痊愈。而加上半晌的休息,已经让他的体力恢复到了顶点。

    他挥挥手中的马鞭,“如此,本宫便回去等着诸位的好消息!”

    转而又对着一旁若有所思,一直没有出声的玄紫夕道:“紫夕,你跟本宫一起回去。”

    “太子哥哥……”玄紫夕皱了皱眉头,“太子哥哥可否应允妹妹随师父一起前去。妹妹想要为哥哥和师父尽一些力呢。”

    玄青商忽的抬头大笑道:“哦?妹妹今日竟这般懂事!只是这任务恐怕十分凶险,为兄不忍妹妹犯险,还是让男人们去吧。”他怎么会听不出来,玄紫夕想要跟随秋刹去找容湛的意思呢。

    “太子哥哥,各位师父均是修为深厚的圣者,紫夕跟着诸位师父还有师兄们,怎么会有危险,还望太子哥哥成全紫夕的心意!”

    秋刹一听玄紫夕这般说,面色更加难看,这次出去,面对的是难以匹敌的对手。而玄紫夕虽然拜在自己门,但却从未好好安生的学过一天的功夫。

    而经过刚才之事,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这紫夕公主对那容湛有意,跟着自己去的意思不过是要找这人而已。

    但双方本就是敌对的关系,若真正面对上,银城之人恐怕根本无法面对那样的对手,又怎么能够保全她的安全呢!若公主不小心受了什么伤害,自己即便是再多几个脑袋也不够太子砍的……

    秋刹赶忙上前开口道:“此番前去危险万分,且最开始恐怕也会进展缓慢,公主若是跟来定会吃不少苦头。不若这样,让你诸位师兄随师父先去打探情况,若有了那些人的落,师父定然第一个便通知公主,到时候公主再尽速赶来,如此可好?”

    玄紫夕歪着头细细想了一番,终于点了点头,“师父说的是,还是师父最疼人家,这样的话便是要辛苦师父与诸位师伯还有师兄们了。”

    “为陛与太子殿做事,银城定当全力。”秋刹赶忙弯腰鞠躬,而一旁的秋心等人则皆是暗暗叹气。

    “好,那么诸位圣者便上路吧!”玄青商面露笑容,语气不容置疑。

    玄紫夕则面色微红的跨上侍卫为她牵来的马,看着银城众人。

    秋刹点点头,连忙带着银城之人转身向着云若曦等人离去的方向行去。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