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湛帮着云若曦摆脱了玄青商的纠缠,两只角狼载了众人便向着无极岛的方向奔行。

    云若曦将离朱收回至契约之阵,暗暗叫角狼们极速奔跑,原以为容湛会因此落,结果却不曾想,容湛对于跟上角狼们的脚步根本就不在话,而且看他轻松地样子,恐怕完全可以赶超角狼。

    容湛好笑的看着云若曦心神不宁的样子,对于他而言缩地成寸不过是信手拈来,因而即便角狼的速度再快也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情。

    云少楼在天诛身上惊奇连连的看着容湛。而小蜻蜓则是一脸被美男迷惑的白痴表情。

    终于,云少楼在回头看着角狼们瞬间奔出极远的距离后,忍不住出声,“容姐夫,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这实力也太强悍了!”

    容湛也不反驳,只心情舒畅的看着云少楼,对于“容姐夫”这个称谓可是喜欢的不得了,“你的资质相当好,努力修炼的话,不出多久,你也可以像我一样。”

    “真的假的?容姐夫,你的修为究竟是何程度?要我看,圣者是绝对有了,而且你应该已经到了十二级顶峰!”云少楼像是肯定自己说的话一般,使劲的点点头,直引得在他身前的小蜻蜓一阵轻笑。

    “恩,的确是到了。”容湛抿了抿唇,并未继续接话。

    他当然留意到小蜻蜓依然是服食了改变外貌与气息的药,而且看这样的情形,恐怕是丫头为了护着小蜻蜓而专门给她炼制的。只是没想到,丫头炼丹的水平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变得这么强,药的效力这么好。若不是知道小蜻蜓跟在他们身边,就连自己几乎认不出她来。

    一抹欣慰的淡笑涌上俊朗的脸,柔化了他深邃坚硬的脸,他一身白衣随风舞起,形容潇洒俊逸,宛若谪仙一般。

    “十二级……”

    云少楼微微瞠目,天!容姐夫竟然这般牛叉,如此年轻便已经是十二级圣者,让他这样被称为天才的人情何以堪……

    不过云少楼依旧十分开心,对眼前的“容姐夫”可是满意得不得了。不但实力超群,而且长得又帅,最重要的是每当有险情的时候,容姐夫就会出现在姐姐身边。

    “姐,父亲也已然是十二级巅峰,只是父亲看起来实力似乎也比不上容姐夫的样子。”云少楼偏过头看着一路上面色沉凝似冰的云若曦,又瞧了瞧容湛。

    这怎么行,老姐似乎不愿与姐夫多说话,每次都给不给人家好脸色,那自己就多为他们创造点条件!唉,当小舅子当到这份上可真是不容易,连他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

    “父亲实力高深莫测,平日里你和他切磋的时候,你真当他全力以赴了么?也不瞧瞧自己几斤几两,还好意思在这卖乖!”云若曦看着容湛毫不掩饰的笑意,越看越有气,又看自己那个没出息的弟弟,几乎要咬碎自己一口银牙。

    “不会吧……”云少楼俊脸抽动,自己再不济也是九级的战士,被姐姐这样鄙视,云少楼总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

    云若曦白了一眼云少楼,懒得再搭理他。

    云少楼缩了缩脖子,又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当着姐夫的面也不说给自己点面子,真是……

    不过二世祖的性子就如同打不死的小强,瞬间就满血复活。

    “姐夫姐夫!刚才就想问了,你这是要去哪里呢?不知道是不是和我们同路啊?我和我姐要去无极岛。”二世祖无视云若曦能杀人的眼光,嘴欠的将他们的目的地尽数透露给容湛。

    容湛神色轻松,看着云若曦渐渐变青的脸,好心情的道,“哦?你们要去无极岛?这么巧?我也刚好要去那里!”

    “真的?”云少楼开心的一蹦老高,姐夫和姐姐果然是心有灵犀。

    去无极岛的路上危险重重,虽然老姐的实力也不错,但是和姐夫比起来简直就不堪一击,而且这两次危险都是姐夫帮着化解,若能够和姐夫一起去无极岛,那自己就可以彻底放松了!哈哈哈哈!

    “姐夫,不如我们一起走怎么样!”不等云若曦开口,云少楼便邀请容湛同行。

    二世祖是怎么看容湛怎么顺眼,他心想,对于自己的提议,姐夫一定是欣然同意滴,这样不但姐姐、小蜻蜓加上自己安全无虞,更重要的是还能够帮助姐姐和姐夫培养感情。什么叫一石二鸟,什么叫一箭双雕,如今二世祖可是真真切切开开心心的体会到了。

    “我的确是没什么事,那就一起走吧!”容湛嘴角微微翘起,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眼眉中浓浓的笑意彰显他极佳的心情。

    然而与这几人的兴奋与快乐的脸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云若曦惨白如纸的小脸。虽然她直觉想要反对容湛和他们一道走,但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承了他两次情,这便使得她有些开不了口,只好冷冷的转过身不看他。

    云少楼则与小蜻蜓心有灵犀的马上行动起来,二人蘑菇着,并且示意天诛放缓速度。不消一会儿,天诛与破妄的之间的距离便慢慢拉开。

    容湛心领神会的看了一眼云少楼与小蜻蜓渐渐落在了后面,勾起薄唇,转过脸向着云若曦开口道,“没想到,几日不见,丫头你倒是又有不小的收获啊!”

    云若曦冷着脸,目不斜视,轻轻扣了一破妄的肚子。

    破妄苦哈哈的又将速度提升了一些,心中暗道,主子,你这是准备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的弄死本狼王啊……即便本狼王速度天第一也不能这么无休无止的狂奔吧……天啊……谁来救救本王啊……

    “干你何事!”云若曦冷凝着容湛似笑非笑的脸,清冽的声音自齿缝中挤出。

    容湛闻言非但一点都没生气,反而更加兴致盎然的看着云若曦,满眼笑意席卷眼帘,“这么凶,恐怕要嫁出去就难了。”

    “嫁不嫁的出去仿似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嫁不出就不嫁,谁能把我怎么样!”云若曦一双美眸恶狠狠的瞪著容湛,音调略略提高了几度。

    容湛忽的笑出声来,摇了摇头,面上带着深深的无奈,“看来你也深知自己的个性,不过倒是很对我的胃口,不然你就嫁给我算了,省得你为这事烦恼。”

    云若曦听着容湛的话,脸都绿了,脸色阴沉:“滚!你给我滚!马上就滚!”她死死的拽着破妄的独角,力道大的几乎要将破妄那只火红火红的独角生生掰断,疼的破妄涕泪横流却深知主子正在暴怒当中,半分都不敢声张。

    “这可不行,用滚的太不雅观,为夫可是从来没有滚过,实在是怕给你丢脸。”容湛一脸的心安理得,称呼直接换做了“为夫”,仿似这是非常顺利成章的事情。

    云若曦闻言,脑袋就好像炸了锅一般,什么平和什么婉约,此时在云若曦的心中统统都没有了概念,她耳朵嗡嗡作响,一股热血涌上脑门。直气得怒吼,“你!你是谁的夫!我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再乱说,小心我砍了你!”

    “我……刚才不是说了,我愿意做你的夫,虽然你脾气差了点,不过我完全可以容忍的,这个你不必担心!等你嫁了我之后,我们就不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那可是相当的有关系。不过话说回来,为夫还是希望你温柔点,不要动不动就砍人……不过若你真的喜欢,为夫,倒是也不十分介意……”容湛看着云若曦已经在暴怒的边缘,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然而即便是这一抹笑意,带出的却是丝丝柔情。

    “你该死!你再给我胡扯一句试试!”云若曦只觉眼前一黑,小脸彻底冰寒一片,周身紫色暗芒大盛,一挥手数百道凌冽的气刃直直的向容湛丢将出去。

    “丫头,你这是要谋杀亲夫么,你……你难道忘了那天,在水边……你将我轻薄了去……”容湛的俊脸微微染上些淡红,他一边柔声说着,一边大手状似无意的一挥,原本凌冽的刺向他的百道气刃瞬时被他握在手里,微一改力,若有锋芒毕露的气刃,又像以往那般,尽数融化,变幻成一朵妖艳妩媚的紫色莲花。

    云若曦顿时想起那天被他强吻之事,心头像是被谁恨恨的撞击了一,浑身忽的燥热起来,白腻的小脸变得通红“你这个混蛋!我要你的命!”

    话音未落,更密集的气刃泛着寒光,绵绵不断的挥向容湛。

    “小心些,这些气刃太锋利,为夫倒是不要紧,丫头你可别伤到自己……为夫会心疼的……”容湛面上更红,言语间居然有抹羞涩之意。

    云若曦浑身战颤抖着,几乎连呼吸都凝滞了,完全不受控制的一拳挥了出去。

    容湛的身子微微向旁边一晃,大手顺势抓住了云若曦向他挥出的拳头,向回猛地一带,将她从奔跑着的破妄身上径自拉进了他的怀里。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