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渐停,夜色更加沉凝,一片静谧之中只听得到滴水的声音透过轩窗传入宁王的书房。书房之中点着许多火烛,映得整个子明如白昼。

    “父王,今日去取九麟吞天簋的事并未被被人知晓,或许此时这贼人还在府内。如此我们不妨先不动声色,暗地里仔细调查。若那贼人此时已经离开王府,也依旧不至于打草惊蛇。”玄惊羽淡淡的说,面上波澜不惊。

    玄祀捻着虎须,眉头皱得死紧,思虑良多之后,终于点了点头。让他这样忍气吞声真是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可如今,却别无他法,只能按照玄惊羽的法子来了。

    玄惊羽见父王应允了他的方法,便冲着窗外拍了拍手。

    一道黑影瞬间出现在书房之内。

    “青蠡,暗地去调查一个月来王府的人员变动情况,一个都不许漏,其余的事情,你知道该怎么办。”玄惊羽冷冷的道。

    “是!”黑影躬身道。

    玄惊羽挥了挥手,“去吧。”

    黑影一闪,一子便消失不见。

    玄惊羽看着玄祀一脸忧愁,“父王不必太过挂怀,有青蠡去办此事,只要九麟吞天簋出现,他定然会寻得踪迹,断不会被那贼人跑了!”

    玄祀点点头,只能这样了……

    是日,天色虽然依旧清明,只是日头却有了渐渐落的趋势。

    云若曦骑坐在破妄的背上,冷淡的小脸没有一丝表情,一团白色的毛球正挂在她的脖颈前兀自酣睡。

    云少楼与小蜻蜓则被天诛背负着,距离云若曦数十丈缓缓走着,旁边是一脸惬意的容湛。连日的奔波却没有让他可看起来有一丝一豪的倦怠之色。但若换做旁人,恐怕早就已经累得直不起腰了。

    一路上,相较于云少楼的热络谄媚,云若曦却并不理会不请自来的容湛,顺带着连云少楼与小蜻蜓她都很少与之说话。

    在太阳落山前,几人终于来到了一座不大的城市。此处距离海边已经不远,因为空气中的湿度明显的大了起来。时至晚间,众人终于在一家不起眼却还干净的客栈住了来。

    越靠近无极岛,小蜻蜓的面色就越不好,因为到了海边之后,越过一道海峡,便是妖精森林所在的地方。

    原本以为这路途遥远的很,许久之后才能到达妖精森林,只是小蜻蜓怎么都想不到,两只角狼的速度这般迅猛,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快要到达妖精森林了。

    想着回去之后将要面对的种种,小蜻蜓不由得唉声叹气了起来。

    与其他地方略略不同,这小镇虽然不大,但到了晚间却依然有热闹的夜市。食过晚饭,云少楼看小蜻蜓郁郁寡欢,便提议陪着百无聊赖的小蜻蜓出去转转,而云若曦则独自在房中休息。

    云若曦走到窗前,素手轻轻推开窗子。夜初静,藏青色的夜幕点缀着可数的几粒星辰,夜空中凉白的明月又缺了一角。凉风阵阵,云移月走,夜空中浅浅的光晕随着云朵不停地变换着形状,但无论怎样变换,都有种难言的惆怅。

    云若曦静静的倚在窗前,一身清凉,眼中凄清一片,出门几乎已经一个月时间,不知道家中是否安好。虽说一年之内找到无极天尊便可以为母亲解去痛苦,然而想来这事却是那般的难能,不知不觉一月时间已过,自己实在是再不能多加耽搁。

    况且闪那边的情况一直不甚明朗,想来无根之水或许已经移动了位置。若是这样,便更是难上加难了……

    云若曦低低的叹息了一声,陷入沉思中的她丝毫没有察觉到这深沉月色中,在距离她并不远的地方那一抹不忍移去的凝视。

    容湛静靠在庭院廊的门柱边,周身隐在黑暗中,白皙的皮肤即使在没有光线照射的状况依旧微微泛着些清明,俊逸五官中显露着一抹温柔,眼角眉梢带着笑意,身上散发出的气质竟有些复杂,有些慵懒又有些着迷。

    深深的廊与门柱对于隐在暗处的他来说是一种极好的遮挡,从他的角度刚好能够看到她的窗,而她想要发现他却是有些难度。

    他微微扬起脸,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斜对面二楼的小窗。今夜,他已经在这里站了许久,没想到她真的打开了窗,被他看到她清凉容颜,这让他有些雀跃。

    而她的一声叹息却让夜色中的他蹙了眉头。

    她清华如水,白腻的脸颊在月光的映照更显沁凉,睫毛上似是挂了一层霜,并不性感却十分有韵味的小嘴紧紧的抿着,这几乎让他迷了眼,整个身体都跟着一阵阵的揪紧。她在为何事忧愁?他几乎忍不住想要上前问询,然而刚一升起这样的念头,却又被他自己生生压抑了去。

    想着一路上丫头闹别扭的样子,容湛又忍不住暗暗发笑,自己竟是那般的不招她待见么?难为她走了那么久的路一直气哼哼的一句话都没有说,连带着云少楼与小蜻蜓也遭受了池鱼之祸。

    容湛小心的敛住自己的气息不外露,这样静静的看着她,竟让他的内心生出一种满足。

    不知过了多久,从街道上传来的隐约可闻的喧闹声渐渐消散了,城镇中的灯火也只剩零散的一些,旅客们房中的小灯也几乎尽数熄灭,夜越来越深。

    云少楼与小蜻蜓早就回到了客栈之内,向云若曦打了个招呼后便回到各自的子中休息。

    云若曦只觉得内烛火摇曳刺眼,便熄了灯依旧坐在窗前。

    整个城市几乎彻底沉在了梦乡之中。这清冷的月色,似乎只剩窗里的她与廊前的他。

    就在云若曦回了神,准备关上小窗上床休息的时候,院中忽然出现一道身影。

    云若曦马上将身形微微侧过,将自己隐藏起来,但眼神却紧紧的盯着那道黑影。

    这人身穿黑色夜行衣,拿黑布蒙了脸,他四里谨慎的张望着,见无人察觉,便小心翼翼的来到二楼的一间房间前。

    黑衣人掏出一块鹌鹑蛋大小的物品点燃,有细不可见的青烟缓缓升起。随后他又轻轻的用手指将窗纸戳破一个小口,将燃起的青烟送入到房间之内。

    云若曦神识大开,发现这人使用的居然是迷香幻镜。大陆上的幻镜极为少见,普通的毛贼是断断享用不起的,看来这人也非寻常之辈。她半眯了凤目,紧紧的盯着对方的动作。

    几个呼吸过后,幻镜的效用开始显现,黑衣人忙收起了幻镜,又从身上掏出一把精巧的小刀,来到门前,三两便将从内插着的门阀挑了开来。

    一闪身,他进入到房间之中,顺手将门从内带上。

    房间忽然闪过一道深沉而浓重的红色光芒,这光在漆黑的夜色中显得分外诡异。

    云若曦眼睛微微放大,心中忽的一动,身量轻盈一闪便跳出窗外,瞬间来到了这间发出光芒房间的房顶上。

    容湛当然也瞧见了这道奇异的光华,心中同样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与云若曦的动作一样,他踏上虚空,如同瞬间转移一般直接来到了云若曦的身旁。

    两人的动作相差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几乎是前后脚。

    云若曦刚刚站定便发现有人突兀的而出现在身边,心头一颤,意识的想要出手攻击,但定睛一瞧,见来人是容湛,抬起的手便又意识的轻轻放。

    容湛将手指放置唇间,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笑吟吟的看着她,见她虽有攻击的动作,但见到是自己便停了手,心中不免一暖。

    他站在她身边,嘴角的笑意扩大,随后便轻轻的蹲来伏在房顶之上,小心的揭起一块瓦片,向内看去。

    云若曦眉头蹙得死紧,她向容湛现身的地方瞧去,眼眉微动,看样子他在那里许久了。然而现里的情况容不得她想太多,见容湛已然趴在瓦上向内张望,她便也轻巧的伏。

    房内,黑衣人正揭开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厚重的盒子的盒盖,而在盒子中正躺着一件状若放盛饭食的器皿,盈盈的闪动着暗红色的光华。

    云若曦眯了双目,心中一片震惊,心脏的跳动骤然加速。

    虽不知那盒中的物品究竟是什么,但从这物品散发的气息,云若曦便断定,这是一件神器!

    容湛抬起眼,看着云若曦盯着那神器的热切的目光,心中一动。既然丫头喜欢,那么他便给她取来,更何况,这东西对丫头有天大的好处!

    千里之外,宁王府内。

    宁王玄祀正与世子玄惊羽在书房议事,忽的,两人同时抬头,不可置信的睁大着双目,异口同声惊道:“九麟吞天簋!”

    宁王府历代传人虽并没有真正弄清这九麟吞天簋的秘密,但却真正担心这九麟吞天簋会被某些人或势力觊觎,因而在几百年前寻得一奇人,使用了一种秘术将九麟吞天簋的气息与王府传人的血脉联系到了一起。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