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常时候,九麟吞天簋被放置在黑曜石锻造的石盒之内,所有气息均被湮灭。但当打开黑曜石盒的时候,这九麟吞天簋的气息便会完全显现,即使身在在千万里之遥,宁王府的血脉传人依旧会清晰的感知得到这件宝物。

    距离王府宝物被盗已经有半月时间,玄祀与玄惊羽正异常的担忧。

    他们担心这贼人知晓九麟吞天簋的秘密,也晓得自己血脉与九麟吞天簋的联系,就怕这贼人在没有做好准备之前不将石盒打开。若是如此,恐怕这九麟吞天簋便真要彻底失去了。

    玄惊羽交给青蠡一块家族血玉,血玉之上有宁王一族的血脉气息,一旦九麟吞天簋出现,这玉便会自行指引青蠡寻找此宝。

    然而就在刚才,玄祀与玄惊羽心头那种血脉中的悸动清楚的告诉他们,九麟吞天簋正在据此千里之外的东南方某地。估计此时青蠡也有所感应。

    玄惊羽猛地站起身来,对着窗外拍了手,一道黑影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前。

    “你去协助青蠡即刻启程前往东南方查探,我即刻赶到。”

    “属遵命!”

    身影一闪,暗卫便消失不见。

    云若曦与容湛眼瞧着黑衣人盖上石盒,小心谨慎的走出房外,还不忘回身将门小心带上,看这样子,绝对是及其职业的宵小之辈。而从始至终,房间内的人完全被幻镜所迷,无一丝一毫的感应。

    黑衣人的了手,转身出了客栈,疾行离开。云若曦则与容湛二人心有灵犀的悄声跟上。

    离了城镇,黑衣人极速的向着城镇外不远处的树林行进。

    云若曦倒也不担心,因为她早已神识尽开,清晰的查探到前方的森林之间并没有这人的接应同伙。

    而黑衣人选择进入树林的原因,或许是想从森林中穿越,尽快赶到他的目的地。

    跟着黑衣人来到树林之内,云若曦纤手一挥,两道黝黑恐怖的狼影自红光中奔出,向着黑衣人直直奔去,而她反而轻松的在树林里悠闲漫步。

    容湛也减了速度,侧过脸看着云若曦笃定的神色,嘴角微微扬起,她居然对这两条角狼如此的放心。

    黑衣人正急速狂奔,忽的感到身后有道诡异的红色,微一回头,看到的竟然是两只庞然大物正以几块的速度向自己狂奔而来,他禁不住心中大骇。

    究竟是什么东西?

    黑衣窃贼心头颤动,更加迅速的背负着石盒向前逃匿,而他不过是一个中级的武士,速度怎能敌得过角狼呢。不过几何呼吸之间,便被两只角狼生生截。而他脸上的蒙布早就在玩命的奔跑中不知丢到哪儿去了。

    黑衣窃贼站在原地,惊惧的看着眼前的两只庞然大物。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自己长这么大竟然从未见过。

    它们长着狼一样的面孔,却有着比熊还要壮硕的身体,浑身布满奇异的泛着寒光的黝黑鳞片,看起来坚硬如铁。怪兽头顶生着一只独角,独角之上同样布满细碎的鳞甲,然而这看起来一场锋利的角却忽明忽暗的在夜色中闪动着嗜血的红光。

    从气息来看,这两只怪物比自己强大许多。怪就怪自己看那背着包袱的人实力不强,就想着独吞这宝贝,根本没想带个帮手。如今自己虽然是得手了,可却被两只凶残的怪物追击,逃也逃不掉。此时的黑衣人真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到自己的场,黑衣人几乎绝望了。

    两只角狼缓缓移动的脚步,一前一后的断了黑衣人的退路。

    他心惊胆颤的看着两只魔兽,两腿打颤,想要找个可以倚靠自己身体的树干或者别的什么,然而却根本找不到,他心中惶恐一片,几乎尿了裤子。

    窃贼看着两只巨兽想自己步步紧逼,一个趔趄,脚一滑,赶忙站稳了身体。几乎不敢直视这两只怪兽的血红眼睛,而他心头居然有种场景在闪现,那便是两只角狼生生将他撕成碎片的血腥模样。

    天哪,要是能够活命的话,这辈子再也不做窃贼了……

    “魔兽爷爷饶命,魔兽爷爷饶命……小的上有小有老……啊,不对,是上有老有小……求爷爷放了小的……小的感激不尽,魔兽爷爷,放了我吧,我身上的肉没有几两,不够爷爷们塞牙缝的……”窃贼涕泪横流,趴在地上使劲的磕着头。

    天诛鄙夷的转过头啐了一口,什么玩意而儿,胆子这么小,还没把他怎么着就这德行了。

    “放背着的东西,你就可以滚蛋了!”破妄阴测测的向前一步,直逼黑衣人而来。

    窃贼睁大了眼睛,“什么?放,放盒子……”自己就可以走了?

    黑衣窃贼的身体更加僵硬,没听错吧?它们居然放自己走?

    破妄喉间“可洛洛”的响着,又向前逼近一步,威胁的意思十分明显。在追到黑衣人的时候,它便已经将周围的环境尽数记在心里,从这篇森林的风貌以及黑衣人面部表情来看,它就已经断定眼前这人必然是个胆小的,所以根本没打算跟他动手。

    “你耳朵聋了?”破妄的声音更加阴沉。

    “没……没,魔兽爷爷,小,小的明白了……”

    他怔忪了一,忽然恍然大悟了,原来这两只怪兽打的是是自己身上的这个石盒的主意。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有什么不同,但看来这的确不是俗物。

    这石盒原本的主人异常谨慎,自己跟着那人走了三日,终于在今天找到机会得了手,不想刚一拿到这东西,还不曾弄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便遇到这两只怪物打劫。

    值钱的宝贝可以再找,但丢了命的话什么都完蛋了……

    窃贼的心在滴血,他真不知道自己运气好还是运气差,没想到这世上的魔兽居然也是爱财的……但同时他又内心雀跃,好在今天并没有别人在场,若知道自己盗窃之后被魔兽打劫,自己这张老脸往哪放,今后还怎么在大陆上混……

    他瑟缩着迅速解背上装着石盒的包裹,怯怯的向前一推,“魔兽爷爷,这东西……给您二老放在这儿了,我……我可以走了么……”

    “恩,算你识相!”破妄趾高气扬的半眯着火红的狼目,眼睛死死的盯着窃贼将包裹推到自己眼前,若他干有什么小动作就一口咬死他。

    而在此时,天诛却突然兴起了逗弄着胆小如鼠的窃贼的年头,它恶作剧的猛地窜到了黑衣人的眼前,骤然放大的恐怖狼脸让黑衣窃贼大惊失色。

    然而事实却是,天诛没有看到想象中窃贼惧怕的表情,却忽然闻得一阵骚臭,天诛呆呆的看着黑衣窃贼,奶奶的,这厮居然尿了裤子。

    天诛气急败坏的赶忙屏息,恶狠狠的瞪视黑衣窃贼,吼道:“滚!”

    黑衣人吓得更是屁滚尿流,忙不迭的连滚带爬的逃走,在怪兽口捡了条命,简直让他既胆战心惊又欣喜若狂。

    周围恢复了一片寂静。

    天诛抬起狼爪拍了拍受尽惊吓的小心脏,可怜兮兮的看着它哥。

    “幼稚!”破妄瞪了一眼傻了吧唧的天诛。

    莫不是果真有“近猪者猪”这一说?要不然怎么本来看起来还比较聪明的家伙,在跟主子那纨绔兄弟没几天之后就智商变低……要是这样的话,还真叫狼忧愁……

    破妄与天诛叼着放着石盒的包裹,屁颠儿屁颠儿的闪到云若曦与容湛的跟前,献宝似的把石盒放到云若曦手里。

    “主人,这东西给您拿来了。”天诛眼眉间掩藏不住得意的神色,若它爹娘泉有知,估计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角狼一族的孩儿居然有如此谄媚恶心的表情。

    “恩。”云若曦接过石盒,放在手中掂量了一,果然还是有些分量的。

    她挑了挑眉,“那人呢?”

    “额……”破妄忽的心头一震,庞大的狼躯瑟缩了,刚才放走了那窃贼实在是有些鲁莽,“跑……跑了……”

    云若曦嘴角扯动了一,刚才她虽然离得有些远,但却看得真切,她扬了扬眉,声音冰冷,“你放他走的?”

    破妄与天诛身体一顿,庞大的额身体顿时跪倒在地,异口同声道:“主人恕罪!”

    容湛好整以暇的站在云若曦身边,他想要看看丫头会怎样处理这两只角狼。

    云若曦抿着唇角,半晌没有说话。

    两只角狼战战兢兢的伏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浑身的鳞甲垂着,瞬间便汗如雨,而它们头上的狼角红光闪动得十分急促,泄露了它们紧张的情绪。

    忽的,云若曦轻笑出声,引得容湛与两只角狼心中一片惊异。

    “我还以为角狼的性子是极其残忍的。”云若曦转过身,抬眼看着透过树丛的月影,口气冰凉。

    两只角狼依然不敢出声。

    “今日,的确是不需要取了那人的性命。只是你们也不该这么容易便将此人放了回去。”云若曦话语如冰刃一般,直直的刺着两只角狼的心。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