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的云若曦清极冷极,目光中寒意逼人,澄澈冰凉,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般。

    “虽然看起来那人无甚心机,但世间之人往往心口不一,若遇上难缠的对手,对他一分怜悯便是对己十分残忍,你们懂么?”云若曦冰凉的声音宛若钢针一般刺人心肺,不怒自威。

    两只角狼瞬间浑身战抖更甚,跪伏在原地瑟瑟发抖。

    “今日的窃贼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人,但若他还有同伙,这般将他放走,难道你能预料得到之后的事情?”云若曦侧身拂袖,微微一个动作便让两只角狼更加惊惧。

    若像主人说的,那人离开后便去寻了同伙过来,且若因此将主人陷入困境,那它们便是造了大孽……两只角狼越想越怕,匍匐在云若曦的脚边,一声不吭。

    的确,刚才它们只想着拿到主子想要的东西,又见那人胆小如鼠,怎么看都不是那种能掀起风浪的人,所以这才自作主张将那人放了……

    它们不是驯狼,更非主人的宠物,主人希望看到的是它们野性以及理性共同具备的样子!

    若非主人今日将那贼人丢给它们兄弟,也许到现在它们的心头还罩着一层云雾。

    看着两只角狼眼神中瞬间燃起的火热光芒,云若曦嘴角微微向上,这两个家伙果然聪明,一子就明了了她的苦心,也不枉她看重它们。

    “其实我也明了,这些日子你们进入到人类世界,便更多的收敛起自己的性子,只是与其被他人暗算,我倒是更愿意看到你们兄弟更残忍一些!”云若曦软了口气,“主人,此番的确是我们轻敌鲁莽,请主人责罚!”破妄的声音低沉又恳切,天诛也同样低着头,锋利的狼牙紧紧的咬着。

    “若我想责罚你们,便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将那人放走。”云若曦轻笑着看向破妄。

    “主人……”破妄有些迷惑了,天诛也倏地张大了眼睛。从跟着主人以来,它便一直觉得的主人是那种杀伐决断的人,怎么今日居然这么简单就放过了它们,而没有一点惩罚?

    云若曦莲步轻移,来到两只角狼跟前,纤手搭在破妄与天诛的肩头,“既然我的目的已经达到,又何须再用惩罚这种手段。若今后你们兄弟还会犯这样的错误,那真是辜负了我对你们的栽培。”

    破妄与天诛有些讶异的说不出话来。它们只道主人性格果敢,不想主人更聪慧大度,这更让两只角狼钦佩不已。

    云若曦笑了笑,“想来,你们心里已经透彻了。你们与离朱和闪不同,从一开始你们跟着我,便是因为想要给角狼族更好的发展。而我既然答应了你们,便会尽量培养你们。作为角狼族的头领,不但要力量强大,更要有明晰的头脑,若不具备这一点,即便拥有再强的力量也是枉然。”

    “是!”角狼们心悦诚服的向云若曦躬身,随后便精神抖擞的昂着头,站到云若曦的身边。

    云若曦面上的表情更因此柔和了许多。

    容湛定定的看着云若曦,眼神中多了许多惊异。世上多的是召唤师与魔兽因为互相的利益而签约,但更多的召唤师看重的仅仅是魔兽强大的武力。而丫头今日所做竟然是要两只角狼努力的段练头脑,提升智慧,难道她不怕这血契的魔兽会背叛么?

    然而容湛刚一有这样的想法便马上被自己否决了。自己怎能用看寻常人的眼光来看丫头?魔兽单纯而重情,想来两只角狼此刻定是打心眼里感觉到丫头对它们的好,而跟着丫头,又会有难以想象的发展。若自己是丫头的魔兽,恐怕因为今日之事便会更加死心塌地的跟着她而非背叛她。

    容湛看着月光洁若冰雪般的云若曦,眼中精光更甚。

    而云若曦当然能够感觉到容湛看向自己的眼光,只是此时的她根本对容湛视而不见。她拿起破妄递给她的包裹,从包裹中拿出石盒,欲要打开。

    “慢着!”容湛连忙上前一步,伸手阻止这云若曦的动作。

    云若曦眯了凤目,眼神冰凉,她扬着小脸,挑眉看向容湛,停手中的动作,“怎么,你是要夺这件东西?”

    如今她当着他的面打开这东西,她倒要看看,面对神器,这人的心意究竟如何。

    两只角狼见云若曦神色沉凝,马上对容湛怒目相向,气势比之前更胜。虽然它们知道眼前这男人对主人的心意,但适才自己已经犯了错,此番还是不要太向着这男人而让主人不痛快吧……

    容湛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丫头,对自己竟然如此的不信任,但他依然清淡出声,“我对这东西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哦?”云若曦脸上一片清凉。他回答的太快,所以她根本不相信。

    “这东西对我来说什么用处都没有,但是对你却有用的很。”容湛负手而立,云淡风轻的说。

    “你怎么知道它对我有用?”云若曦微微歪了头,斜睨着容湛俊逸的脸,神情中戒备之色甚多。

    “这东西对你而言用处也不大,但却可以帮助你的火麒麟晋级。”容湛细长的眼眸越发深沉,唇角微微扬起,柔化了他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恬淡的笑意让人不自觉地的想要沉溺。

    云若曦不自觉的看着他让人着魔的唇角,记忆如洪水般涌上。她猛的皱了眉头,挥去脑中开始泛起旖旎的景象,斜大了眼睛瞧着容湛,“怎么说?”

    容湛笑笑,似是没有察觉到自己对云若曦的影响,继续道:“炼化神器,就可以将神器中的巨大能量转化,从而帮助人或者魔兽晋级,这想必你是知道的。”

    “那是当然。可你为何又说这东西对我没用?”云若曦眉头锁紧,不想听他那么多的废话。

    “神器固然有提升等级的作用,但必须要和想要提升等级的人或魔兽属性相当,或者有极高的契合度。而你本身体质与众不同,很难通过神器来提升等级的。但离朱却不然。”容湛依旧不疾不徐的说着,嘴角带笑,连两道浓浓的眉毛都泛起温柔的涟漪。

    “我的体质?你怎知我体质与众不同?”云若曦鼻子微微一皱,他怎知自己体质与众不同,莫不是他在采用迂回的方式想要夺这神器?这般想着,云若曦的凤眼眯紧,黑色更加深邃,攥着包裹的手越发的紧。

    容湛微微一笑,周身更加放松,“自然是那日帮你炼成契约之阵时知道的。”这丫头,对自己还这般戒备,真是该打!

    “即便我的体质与众不同,但你又怎知这神器对我无用?”云若曦反问。

    容湛轻笑出声,“恐怕我说了,你也不相信。但即便我不说,今后你定然也会明白其中的道理。”

    云若曦皱眉,她显然从容湛的表情中看出他并没有骗自己,这让她十分疑惑。

    “好吧,那我便相信你一回。可听你的意思,离朱与这神器的契合度很高了?”云若曦挑挑眉。

    “没错!离朱属圣麒麟一族,同时又是单一火属性。”看着云若曦微微点了点头,容湛接着说:“你知道你手中这神器是什么么?”

    云若曦提起包裹,微微低头看了一,又将视线转到容湛身上,神色甚是不爽。知道个毛!自己从未见过这东西,晚间十分,那窃贼不过打开了一,自己看的并不真切,从哪里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神器称为九麟吞天簋,是一种用来祭祀的神器。”容湛乐呵呵的看着云若曦,小东西似乎又要生气了,这气性也太大了。

    “祭祀的神器?”云若曦有些大跌眼镜,手一软,险些将手中的东西丢掉。自己从来见到的神器都是装备或者武器,总之都是能够提升物品主人自身实力的。

    但这东西居然是用来祭祀用的,真不知道铸造这东西的人怎么想的,吃饱撑着了?

    容湛有些好笑的看着云若曦可爱的表情与动作,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千万年前,麒麟一族鼎盛的时期,整个大陆都掌握在它们手中,那时的麒麟一族是何等的荣耀。”

    “但也正因为这种族当时太过昌盛,所以有些麒麟便开始为祸人间,人类才开始针对起麒麟。据说那时有一位圣者,因为父母家人尽数死在麒麟手里,因而经过百年的苦修终于成就尊者,并猎取了当年杀害他家人的九头成年的麒麟,收了它们的灵体,并用它们炼制了这尊九麟吞天簋,来祭祀他的父母与族人。”

    “九麟吞天簋之所以被称为九麟,便是因为它在铸造的时候吞噬了九只麒麟的灵体。”

    “最初这九只麒麟的怨念在这器皿中不得安宁,时常想要冲破这吞天簋重回人间。所以这位尊者便穷尽一生时间与精力,不停的炼化这九只麒麟的灵。终于在某天,这位尊者将九只麒麟的怨念尽数炼尽,而这九麟吞天簋也终于在千锤百炼之后成为一尊神器。”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