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听容湛如是说,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就说么,谁会吃饱撑着没事做故意将祭祀用的东西炼成神器呢。

    “而离朱本就是麒麟的后代,天生便和这九麟吞天簋极其契合。而九麟吞天簋又是淬火而来,属性真真切切是极致的火。所以说这东西简直就是为你的离朱量身定做的。”容湛的表情温和而轻柔。

    云若曦点了点头,听容湛这样说,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看样子,容湛是真没有打算从自己手中夺取这九麟吞天簋。

    若是这般,自己一定要用这东西来提升离朱的实力了。

    “九麟吞天簋因为不是防具或武器,而本身又是淬炼麒麟的灵体而来,因而离朱将它炼化后可以大幅度的增强灵力。”容湛向云若曦解释道。

    “既然离朱是火属性麒麟,而且已经成年,想必已经能够控制三昧真火。只是从它的形态来看,它的灵力应该受一些血脉因素的制约,所以并不强,不能够完全发挥三昧真火的作用。而一旦它与这九麟吞天簋融合,获取千万年前时并没有被稀释过的麒麟的能力之后,不说别的方面,单就灵力的拓展便能够让它本身提升三到五级。”

    “三到五级?怎么可能!”云若曦不可置信的张大了眼睛,即便是她也从未听说过神器能够帮人提升这么多的实力的。容湛这样说,实在是有些出离她的认知了。

    “神器实在难能可贵,人们一旦获得神器便会急不可耐的用来提升自己,他们只知神器能够提升等级,却根本不会多加考量这东西是否与自己契合。但神器就是神器,即便与自己不契合,也会帮他们提升不少的实力。而若是神器本身能够与他们契合,实力的提升便不是一星半点了。”

    容湛的声音依旧十分平淡。仿似神器对他而言,随便的就像是身上穿的衣服一般。

    但事实上却是,这些年他见过的神器太多太多,所以恐怕这世上没有什么人能够比自己更了解神器的了。

    “既然这东西对你我都没什么用处,那我现在便将这九麟吞天簋拿给离朱炼化。”云若曦的语气隐隐有些炙热,说罢便要打开提着的包裹。

    三到五级实力的提升,虽然并不是直接作用在自己的身上,可一但离朱的实力得到提升,而由于本命契约的互惠关系,定然也会间接的提升自己。

    “等等。”容湛看着云若曦有些着急的样子,赶忙上前按住云若曦的手,阻止道。

    云若曦蹙眉,向后一侧身抽回被他拉住的手,又离开他几步,有些不爽的看着容湛,形容之间已经有些不耐烦,道:“你阻止我是何道理?”

    容湛忽的失去手中的温软触感,心中直觉可惜,但他不置可否的笑笑,连忙解释道:“适才在客栈之中,那窃贼打开了这放置九麟吞天簋的黑曜石盒。当时九麟吞天簋的气息外露,那气息除了神器本身的之外,还有一种血脉气息。而这种血脉气息却与客栈里那人的气息完全不同,也就是说,这东西的主人另有其人。”

    “血脉气息是怎么回事?”云若曦不解,饶是自己博古通今,竟没有听说过血脉气息这一说。

    “这是一种秘法,有些大家族在获得了某种神器之后便通过秘术将自身血脉的气息与神器的气息相融合,这样即便神器丢失,这些大家族凭借血脉感应,也能在大陆上将这神器重新寻回。”容湛缓缓的说道。

    血脉气息这种秘法只作用在神器之上,寻常人们连神器见得都很少,更不要说这种秘术了,所以丫头没有听说过也是必然。

    “那既然这神器上被了秘术,客栈那人偷这东西有什么用处?”云若曦疑惑更深,有了这种秘术,除非不拿出这宝物,一旦拿出岂不是被这东西的主人知晓?

    “你也看到了,黑曜石盒可以将神器本身的气息还有血脉的气息完全阻断。我猜想,这贼人应该深知此事,所以他应该没有打开过这盒子。而当他到达目的地之后,定在万无一失的情况才会打开黑曜石盒,从而躲避这神器原本主人的追踪。”容湛的语气十分笃定。

    云若曦贝齿轻咬红唇,眉间的色彩开始凝重起来,“适才那窃贼已经打开过这石盒,那这九麟吞天簋原本的主人岂不是已经感应到了它的气息?”自己倒是并不担心与这东西原本的主人起冲突,但时不我待,她只担心自己的行程会因此受到影响而又有延迟。

    “的确如此,所以你要马上帮离朱炼化这九麟吞天簋才行,”容湛点点头,肯定了云若曦,“不过一旦这东西与离朱融合,那么强加在它之上的血脉气息便会彻底消失。即便九麟吞天簋原本的主人站在离朱面前,也无法再有感应。”

    “可是有了这种血脉联系,我该怎么炼化,一旦拿出便会被那些人知道,恐怕离朱还没有炼化完成,那些人已经找上门来。况且黑曜石贵重异常,单就这件盒子就已经是难以寻到,难不成还有能够容纳离朱身体那么大的黑曜石么?”云若曦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着容湛,声音也微微挑高。

    也不知怎地,每每看到容湛,她就有种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这感觉让她异常憋屈。

    而面对这让她无法作为的九麟吞天簋,她忽然有种挫败感。这分明就是能看不能吃么!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无妨,我来帮你!”容湛的表情看起来甚是轻松。若是别人也许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去找足够多的黑曜石来对九麟吞天簋的血脉气息进行隔断,但如今却是他陪在丫头的身边,这么简单的愿望,他当然能够帮她达成。

    云若曦讶异的看着容湛,他来帮自己?他能怎么帮?难不成他有一间纯粹是黑曜石制成的子?而若他这次真的能够帮自己,那她不是又欠了他人情?她真的不想与他有太多的牵扯,因为他给她的感觉,总有那么一点难以捉摸的危险。

    云若曦的小脸绷得越来越紧,几乎陷入天人交战之中。

    像是看出了云若曦的担心,容湛脸上盈满了笑意,“这天恐怕除了我没人能帮你了。”

    “你凭什么这样说!”云若曦攥紧了手掌,话语脱口而出,直觉的不想去相信他。

    容湛俊美绝伦的面容在月光之甚是柔和,浓密的黑发迎风而动,一双剑眉之是深如潭水的黑眸,其间充满了浓浓的情愫。

    云若曦忽然有些不敢看他,这样的他没来由的让她有些心软。

    他微薄的唇漾着些让人沉溺的笑容,语气笃定而自信,“因为这件事只有我能办得到。”

    他反手一震,一道气流从他脚底直冲而上,强横的风将他的衣衫尽数吹起,让他看起来宛若谪仙一般。容湛那股劲气饱含着强大的能量,而这种能量的集结方式竟然是云若曦不能够理解的。

    云若曦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容湛发出的劲气膨胀而起,瞬间在他与她的周围形成一道精亮透明的光罩。而这光罩虽然与自己的强化技能有些类似,但又完全不同。

    云若曦的强化技能可以在三秒之内为自己搭建防御围墙,尽数阻断物理攻击。而容湛此时聚出的光罩似乎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存在的时间。

    云若曦透过光罩看向外面,只见月光盈盈,树影斑驳,除了这结界的边界有一点点光线的折射外,便再看不出有何异样了。

    但云若曦明白,这看似无物的结界其实蕴含着极大的能量,除非实力到达极高的境界,否则根本撑不起这透明光罩。

    她看向容湛的眼神有些异样,像以往一样,心中猜测着他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境地。

    两只角狼震惊的看着容湛,虽然知道他实力超群,却没有想到他竟如此深不可测。

    只是容湛看起来似乎并不吃力,在完成了光罩之后,他缓缓开口,“这无极结界可以阻断一切气息。此时你我在这结界之中,可以看清结界外的一切,然而结界外部的人却根本没有办法看到和感应到结界内部的事物,所以现在,丫头你可以放心的帮离朱炼化九麟吞天簋了。”

    “你为何这样帮我?”云若曦真的不能理解眼前的男人,每次在自己需要的时候,他都会在一旁帮忙,从完成契约之阵到上次的解围,今日他又祭出无极结界来帮自己,所有这些都让她迷糊。

    然而容湛却没有答话,只是笑吟吟的看了云若曦一眼便走到一边,一撩衣摆席地而坐,神色看起来平淡极了,仿佛这事对他而言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了。

    “这结界可以支撑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内,离朱必然能够将这九麟吞天簋尽数炼化。”容湛宠溺的看着云若曦,只待云若曦开始帮离朱炼化。若有什么困难,他当然还会施以援手的。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