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瞧了瞧在结界内安然就坐的容湛,清凉如水的眸光染了沉沉的浓黑,她抬起手,清白衣袖拂过,手中裹着石盒的包裹直直被她丢到了地上。

    容湛浅浅而笑,雍容闲适的回看了一眼云若曦,即闭上了双眸。

    云若曦不再耽搁,打开石盒,冲天而起的深红光芒冲天而起,而这光芒却尽数被无极结界封锁在内。云若曦自石盒中拿出九麟吞天簋放置在地上,意念微动,体内的契约之阵骤然祭起,一道道光两个符文自契约之阵内飘荡而出。

    光芒尽散,火麒麟离朱庞大的身形自虚空中显露出来。

    “主人!”离朱的表情既恭谨又微微有些激动,因着灵魂相通的缘故,它依然知道自己的主人要用刚刚得到的神器为自己提升实力。

    即便是在无极结界之内,但两只角狼依旧在一旁谨慎的守护着云若曦,以防万一。然而两只角狼看着火麒麟离朱的眼神却是十分艳羡。但它们同时却又相信,若是这神器对它们更有用的话,主人也一定会不吝帮它们提升实力。这样想着,两只角狼的心情便平复了许多。

    此时的角狼将灵魂大门尽数向云若曦打开,因而云若曦能够十分清楚的了解它们的想法,因此,看着两只角狼的眼神柔了些,“今后定然会有合适你们两个的神器。”

    两只角狼的眸光瞬间齐齐一亮。

    “恩,你做好准备了么?”云若曦看着离朱浅浅的道。

    “是的!离朱已然准备好了!”离朱微微低头,猛地聚起浑身的劲气,周身火红的毛发上忽的燃起一团特殊劲气化成的炽热火焰,结界中的温度瞬间上升。

    明亮的火光照亮了云若曦清水般透明的小脸,她清凉的眸子微微眯了一,反手托起九麟吞天簋,“开始了。”

    一丝三昧真火从云若曦的另一只手中显现,渐渐的聚拢成一团宛若跳跃的生命般的赤红火团,在云若曦的手心之中跳跃着。相比于离朱身上的火焰,三昧真火的温度更是高上许多。

    容湛微微睁开双目看着云若曦的动作,嘴角轻轻一挑,继而又闭上了双眼,定定的坐在原地,不多言也没有别的动作,因为他相信他的丫头完全能够帮助火麒麟炼化这九麟吞天簋。

    当然,离朱若自行炼化九麟吞天簋也是可以的,但那样花费的时间便会多上许多。

    火焰的颜色越来越深,越来越明亮,从原本的深红色渐渐燃成一片赤金。火焰燃烧的范围越来越大,一端与火麒麟离朱身上的火团互相揪扯,另一端将九麟吞天簋尽数包裹在内。

    云若曦一点都不担心自己驱动的三昧真火来煅烧九麟吞天簋会对它造成什么损害,神器本就是旷世逆天的物件,况且它本身便是纯粹的火属性,与三昧真火必然是天生调和的。

    而离朱与三昧真火的渊源更不用说了,而云若曦自己又刚好可以驱动三昧真火这种火中王者,所以她便选择以三昧真火来帮助火麒麟离朱炼化九麟吞天簋。

    结界之内的温度愈加炽烈,在这完全密闭的空间之内,所有的气息皆无法向外消散,因此温度上升的更快,仅仅不过数个呼吸,结界里已经炙热的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云若曦的表情依旧清冷如雪,定定的站在原地岿然不动。而容湛更是气定神闲的纹丝未动。

    结界中的环境恶劣得越发让人难以忍受。结界中,只有角狼的实力略略逊色一些,因而对于这种越来越恐怖的环境的抵御力便相对而言弱了些。此时它们的口鼻中喘出的气息已经略略有些粗重了。

    而此时的离朱却在密闭的结界之中渐渐兴奋起来。这种环境对于它而言再舒适不过了。

    三昧真火燃起的赤金色的火焰轰然升腾,包裹着离朱与九麟吞天簋腾空而起,云若曦则站在火焰之双手轻抬,尽力的将九麟吞天簋与离朱沟通起来。

    在这一片炽烈之中,她周身却清华之色大盛,宛若一朵烧不透,熔不化的怒放在火焰中的白莲。

    九麟吞天簋熠熠生光,能量与灵力借着三昧真火的联系,渐渐的向离朱输送。

    离朱身上的赤色鳞甲被三昧真火煅烧着,明亮的宛若在打铁炉中正在淬火的赤红的精铁一般。它双目睁得极大,一瞬不瞬的瞧着九麟吞天簋。

    离朱的灵魂之中似乎充满了声声叹息,它闭起双目,感受着千万年前祖先的气息,那种血浓于水的悸动让它心中澎湃。它贪婪的吞噬着九麟吞天簋传送而来的能量,它分明感觉到,这件神器之中的“灵”正万分愉悦的想自己奔涌而来。

    它忽的产生了一种认知,相比于被困顿在这间神气质中,九麟吞天簋之中九位祖先的“灵”更愿意进入到自己的身体之内。

    神器通常皆会有自己的灵,而正是因为这“灵”,使得人们在通过炼化神器来提升自身能力的时候,神器便会不自觉地产生一种抗性,因而只有一部分的能力会被这炼化之人吸取,而其余的能力便会停留在神器的残渣之中,或者尽数消散在空气中的元素力,化作元素之力。

    这便是容湛所说的契合度。

    而此时的九麟吞天簋与离朱契合度之高几乎是前所未有的,因而只有一点点能量在传输的过程中被损耗,其余的尽数进到了离朱的体内。

    灵力与能量借由三昧真火源源不断的向离朱体内输送,即便已经将近三个时辰,然而那九麟吞天簋的光芒依旧耀目,似乎不会枯竭一般。

    而离朱看起来却渐渐生了变化。

    它的身体看起来更加庞大,原本火红色的身躯已经渐渐的变化为金红色。从不同的角度看去,它浑身上每一片鳞甲都泛着绚烂的金色光彩,甚是奇妙。

    与此同时,离朱原本与鹿角的色彩几乎无异的犄角此时也变作了金黄色,宛若黄金打造一般。连它的双目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看起来活脱脱的为这只怪兽镶了一层金。

    不但离朱的外形产生了色彩上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此时的它浑身尽数被灵力改造,根骨变得更加凝视,肌肉强韧得更是不可想象。

    炼化的过程依旧再继续着,云若曦不断地输出自己的能力,尽可能的将三昧真火控制得稳定且持久。

    容湛睁开眼睛瞧着云若曦,紧抿着唇,嘴角含着一抹笑意,神态翩然若仙,结界中的恐怖幻镜并未对他产生一丝一毫的影响。

    五个时辰很快过去,被三昧真火煅烧着的九麟吞天簋的光华开始变淡,原本炽烈的火色渐渐开始晦暗去,而通过三昧真火与九麟吞天簋相连接的离朱此时却是气势大盛,不但个头长了足足一尺,浑身的色彩也由原来的亮红色变为闪烁着奇异金光的黄金色。

    当九麟吞天簋之上的最后一丝光芒完全泯灭之后,离朱猛的睁开了双眼,它眼内精光四射,看起来宛若宝石一般。

    感受到九麟吞天簋与离朱的变化,云若曦撤去掌心之中的三昧真火。九麟吞天簋就仿佛是一块土塑的器皿一般瞬间破碎成尘,而离朱却如新生般站到了云若曦的面前。

    云若曦轻轻的呼出一口浊气,刚才炼化的主角虽然并非是她,但却是由她来主导,其中所消耗的心力便是极为巨大。而且此次炼化尽管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转移的能量却是前所未有的,这也让云若曦有些难以为继。

    然而她最终还是撑了来。

    收回三昧真火,她惊喜的发现,这次帮助离朱炼化九麟吞天簋,竟然破天荒让她得到了直接的好处,那便是她周身的经脉居然拓宽了许多,这可是在她的认知中从未有过的事情。

    无极结界中的温度并没有因为云若曦撤去三昧真火而迅速的降。不但是云若曦,就连这两只角狼也因为这结界中的特殊环境,受了离朱炼化的影响。

    两只角狼周身的鳞甲被烘烤的有些烫手,但却并不像普通的鳞甲被火烤之后变得干脆,从颜色上看,两只角狼的黑色鳞甲上隐隐闪现着些许乌金的光华,而且更加坚韧了。

    容湛睁开双眸,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一抬眼看着云若曦,顿时便有些许惊艳。她的脸因为高温的缘故变得宛若红霞一般,为她原本清白的小脸平添几分艳色。而她神色间的卓然高贵却并未因为结界中的恶劣环境而受半点影响。她骨子中透出的那种宛若星辰般的冰凉,只消一眼,便让人终身难忘,甚至不觉的失心沉沦。

    容湛嘴角微微上翘,从结界中气息的变化,他便能够感受得到这次离朱的炼化,对所有人都有极大的影响。

    “怎么样?”云若曦看着离朱异彩连连的双眸,直觉这家伙定然是提高了不少的实力。

    “主人!”浑身一片金黄的离朱忽然扑通一声跪了来。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