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勾了勾唇角,眼神极为清澈,神色并没有因为帮助离朱炼化神器脱力而有些许变化,“看来你的实力提升了不少。”

    “离朱受主人恩惠炼化九麟吞天簋,此番一举突破了九级的壁障,而且……”离朱金光闪闪的脸上显出一抹赧色。

    “恩?”云若曦微微扬起脸,清凉的眸子定在离珠身上,有些讶异它会露出这般表情。

    离朱顿了,“而且此番,我已经到达了圣级的巅峰。”

    “不错!九麟吞天簋蕴含的能量果然强大!”云若曦了然的点了点头,看着火麒麟离朱,心中十分畅快。如同容湛所说,离朱从九级巅峰能够直接跃至升级巅峰,果然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

    “只是从圣级到尊级中间的鸿沟实在难以逾越,所以我依然是十二级的圣级。”

    “能够跃升至圣者十二级已经是非常难能了,若你想要直接升至尊者,恐怕还要炼化数十个和你相契合的九麟吞天簋才行。”云若曦心情大好,这一番辛苦果然没有白费。

    两只角狼听着离朱的话,两双眼珠子几乎要掉来,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恭喜离朱兄!”破妄开口道。

    “好说好说!只是什么力气都没有使就直接提升了级别,实在是有些……”离朱嗫嚅着,似乎有些无措的样子。

    从修炼初始,它便是极为刻苦的,从来都没有过今日这般不劳而获却收获巨大的经历,所以,离朱的心里总是有些惴惴的。

    “这便是你的造化,如今你已经达到了圣者十二级,看来也该为你留意能够辅助你打破臂壁障的灵草了。”云若曦轻笑道。

    麒麟一族不知受了何种诅咒,万年来几乎没有一只能够顺利突破圣级进入尊者境地。后来麒麟们发觉在突破壁垒的时候若是能够同时服用一种由高级以上的炼药师炼制的丹药,便能将突破壁障的困难降低许多,只是大陆上的炼药师凤毛麟角,而高级炼药师更是几乎绝迹。这让麒麟们几乎有些绝望。

    离朱当然没有忘记那时自己归附云若曦时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云若曦是一位九级的炼药师。

    那时,它以为自己能够达到圣者十二级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而且主人竟然这么痛快便要为自己筹划那种灵药,离朱竟有些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多谢主人!”

    “天色已经不早,我们还是尽快回到客栈吧。”云若曦点点头道。

    容湛大手一挥,无极结界瞬间消失不见。只是被无极结界笼罩之处的温度略略比别处高上一些。

    将几只魔兽收回契约之中,云若曦嘴角微勾,抬头瞧了容湛一眼,长长的睫毛微微一动,略一沉吟,淡淡的声音中有一抹少见的温和,“今日之事,谢谢!”

    容湛顿时因着云若曦这句微含温情的话欢喜了起来,“你高兴就好!”

    云若曦微微有些别扭,头也不回的转身便走。

    容湛见状连忙急急跟上,心中却是十分快意。

    清晨的林间极为静谧,偶有早起的鸟儿吱吱叫着觅食,阳光穿透薄雾,纯净的让人心旷神怡,空气中弥散着好闻的草香。

    两个人安静的疾行穿过林子,没过多久便回到了小镇之上。

    容湛略略有些怅惘,心中有些暗恨这路程如此之短。虽然丫头对他依旧冷冰冰的,但今日他们之间终还是拉近了些,虽然这拉近的距离并不十分明显,但对于容湛而言,却是难能可贵,让他欢欣雀跃。

    回到客栈,云若曦径直便要回到自己的客房,想略做休息,毕竟为离朱炼化神器却是让她有些疲累。

    “很累么?”容湛凤目抬起,直直的盯着云若曦有些苍白的小脸,眉头皱紧。这样的她让她分外心疼。

    “还好,”云若曦微一蹙眉否认着,只是忽然有些脚软,身子微微一颤。连日来马不停蹄的赶路几乎让她的确是有些疲倦,再加上一路上各种状况不断,即便是铁打的身子,也承受不起。

    容湛连忙闪身向前,大手一把揽过云若曦轻柔的身子,将她打横抱起,直引得云若曦惊呼连连。

    “你……”云若曦被容湛紧紧抱着,几乎不能动弹,想要挣脱却根本使不上力。且不说她周身有些疲软脱力,即便她出于全盛的状态,也奈何不了眼前这人。她能做的,便只有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容湛的俊脸。

    “乖,别动!”容湛的语气中充斥着一种霸道。

    云若曦紧皱了眉头,抿嘴不语,冰凉的眸子放在他空灵俊秀却又带着一些邪佞的脸上。她的心忽然没来由的猛跳两,意识到这一点,她的脸色又难看了一些。

    她的目光在他的脸上流连了半晌,终于收了回去,她长出一口气,有些不能理解为何自己的理智明明告诉自己这人非常危险,但潜意识却贪恋着他胸口的温暖。

    见云若曦的确乖乖的窝在自己怀间,任由他抱着,容湛眼中的光芒更加柔和。

    他小心的抱着她来到她的房间门前,一阵劲风将她的房门冲开,进得房间之后,又是一阵劲风,那门便又被关好。

    将她放在床上,他小心的拉过被子帮她盖在身上,便是这样一个动作,让云若曦有些失神。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想什么呢那么出神。都已经回来了,就好好的睡个觉吧。”

    她抬头瞪了他一眼,眼皮有些微微发沉,她自然是要睡的,只是这尊神佛杵在这,让她能睡得着才怪。

    容湛看着她郁闷却又困倦的小脸,叹了口气,“好了,你睡吧,我出去了。”说罢便转身离开,边走边依依不舍的回头看她。

    而云若曦则是躺在床上不看他。

    直到他离开为她带上门后,她才顺手一挥,将门上的插阀勾。这才在床上躺好。

    然而云若曦闭上眼睛又睁开,翻了个身看了一眼紧紧关着的门,又吸了吸鼻子,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终于重新闭上了眼。

    翻来覆去几次,云若曦竟然了无困意。

    此番前去无极岛的路上,虽然看起平顺却暗含凶险,即便自己已经是九级的实力,应付起来依旧是有些吃力。现在有了容湛同行,可说到底,自己还是有些想要利用他的心思。

    而且,自己已然有许多次都承了他的情,这样她很不习惯,更让她耿耿于怀。

    这样想着想着,云若曦终于渐渐睡了过去。只是在睡梦中总觉得身子清寒,没有刚才那般温暖。

    大概是因为真的疲乏了,云若曦这一觉直睡到日上三竿。其间云少楼几次想要叫云若曦起床都被小蜻蜓给轰了回去。

    直到中午时分,云若曦才洗漱了从房内出了来。一出门便被早已等在门外的小蜻蜓与二世祖一路小跑拖着去往客栈前厅。

    雪儿则像是见了亲人一般直直扑向云若曦,昨个夜里它睡醒之后忽然找不到云若曦,这让它格外担心,于是便杀进小蜻蜓的房间,在小蜻蜓的百般安慰才睡了过去。

    好不容易知道云若曦回来,却被小蜻蜓警告不能去烦姐姐,这让它好不甘心。如今终于见到姐姐,它恨不得趴在姐姐身上再也不来。

    云若曦好笑的拍了拍雪儿的小脑袋,雪儿这才安心来。

    “快点快点,我要饿死了!”云少楼一边跑一边嚷嚷。

    小蜻蜓眨着晶亮亮的大眼,“要不要等等容姐夫呢,他好像还没有来。”

    “不会啊,刚才我还看到他出去了呢。”云少楼宛若饿死鬼一般向前冲,“别管他了,咱们先去吃!”

    云若曦微皱了眉头,他出去了?

    “这样,难道说他在偷吃?”

    “胡说什么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云若曦已经习惯于云少楼像只蜜蜂般的在耳边嗡嗡,可如今又多了一只,这让她有些难以忍受。

    来到客栈的前堂,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好,忽听得客栈中人声熙熙攘攘。

    “把我的东西交出来!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说话之人“彭”的一拍柜台,横眉冷对着客栈掌柜,看样子十分的气愤。

    “这位客官,老小儿真的没见过您的东西,您这让我如何交出啊……”

    “没见过?少给我打马虎眼!我的东西就是在你们这里丢的!你还敢给老子抵赖!给老子交出来!不然的话老子就砸了你这店!”

    这人边说便抡起柜台上的算盘,直直的砸向客栈老板,边砸还便嚷嚷,“你这黑店!偷了老子东西还不承认,让你不承认!我让你不承认!信不信老子今天打死你!”

    客栈老板忽的挨了一算盘,顿时鼻血横流,满脸满身的都是血,他赶忙向这人作揖:“客官,您听我说!我这小店可真是清清白白做生意,断不会偷客官的东西的!您是在是冤枉小老儿了!”

    “冤枉?你这黑店,用迷烟迷了我,盗去我的东西,还百般狡赖!说!东西呢?”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