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见掌柜横遭攻击。连忙上前劝解。然而这男子根本不听任何人。抡着算盘不停地向客栈掌柜挥舞。饶是那铁打的算盘呼呼落。吓得掌柜与小二抱头躲藏。客栈大堂瞬间杯盘狼藉。一片混乱。

    云若曦懒懒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并沒出声。睨了一眼发飙的壮硕丑陋男子。原來正是昨夜被幻镜迷倒的那人。看着男子蛮横无礼的样子。心中生出厌恶。那原本仅有的一点炼化九麟吞天簋的内疚之心顿时化作乌有。

    大厅内的人们有的起身离开。有的则探了身子在一旁看好戏。只是无一人上前说和。

    小蜻蜓看着男子发疯。只觉客栈老板无辜。一时有些恼火。上前出声。“你这人忒无礼。怎么自己丢了东西硬是诬陷别人。”

    大汉见有人出声。丢被砸的头破血流的客栈掌柜。正要发作。回头却见出声的是一个标致的俊俏小妞。不由得心里一痒。手中举着的算盘放了來。

    小蜻蜓今日着一件青蓝色的收腰罗裙。腰间系着清白色的宫绦。身姿娉婷。原本碧蓝色的头发因着云若曦的灵丹化作三千青丝。绾着一个松松的云髻。发间并沒有一丝半点的螺钿装饰。只插着一朵水色茉莉。更映衬她雪色肌肤柔滑白腻。即便变换之后的面容与她原本的妖艳样子相差甚远。第一时间更新 但却依旧娇小可人。

    大汉看着娇俏的小蜻蜓。顿时恶向胆边生。马上便将丢东西之事放在一边。也不看战战兢兢的客栈掌柜。径直向着小蜻蜓走來。边走边咧开大嘴调笑。“呦呵。这小娘子俊俏。这么巴巴的跳出來。莫不是动了春心。不如和哥哥回房乐呵乐呵。”

    客栈掌柜见有人出面将矛头引走。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來不及处理头上的伤口。却见到出声的是个小丫头。心中紧张更生几分。连忙吩咐小二去后院叫人帮忙。

    云若曦静坐在桌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看着大汉向这边走來。眉头禁不住皱起。

    小蜻蜓见大汉想自己走來。一摔袖子。气哼哼的叉起腰。面色有些涨红。“臭流氓。你这德性哪里是丢了东西。我看你这分明就是要讹诈。”

    “嘿嘿。妹子连骂人都这么让人心软。既然妹子这么说。哥哥就把这臭流氓给你坐实了。”大汉的脸上生出狞笑。边说边伸手向小蜻蜓的脸上摸去。

    “滚开。”小蜻蜓脸上的怒意更浓。气不打一处來。

    然而云若曦面上却依然平静无波。她凉凉的坐着。端起桌上的水杯。送到嘴边轻啜一口。又轻轻的放。眸子闪都未闪一。

    只是她肩上的雪儿气得对蛮横男子怒目相向。口中吱吱叫着。意思只要云若曦开口。它就上前将这人咬成筛子。

    云少楼却是坐不去了。什么东西。居然也敢上來调戏小蜻蜓。真是瞎了他的狗眼。他清朗的面上因着这大汉的无礼已然生出薄怒。眼神中凝出冷色。又见这人向小蜻蜓伸手。起身便闪在小蜻蜓身前。

    云若曦依旧沒有抬眼。面上的神色平静得如同镜面一般。

    云少楼护住了小蜻蜓不被大汉碰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伸手将小蜻蜓往元若曦身边微微一推。这才扬起脸对上丑陋大汉。

    小蜻蜓则看着云少楼替自己上前。吐了吐舌头。乖巧闪到云若曦的身边。有少楼哥哥和若曦姐姐在这里。她可是一点后顾之忧都沒有。她向着雪儿招了招手。小东西立马身蹲上她的肩头。

    云若曦淡然的看了眼小蜻蜓。神色依旧古井无波。仿佛这里发生的任何事都无法引起她的注意一般。

    云少楼脸上怒意消弭。被慵懒代替。冷笑一声。“不知道这是哪來的畜生。难不成是他娘孵他的时候沒留神放他出來早了。才让他一头杂毛看起來这么不像人。赖在这撒野。”

    小蜻蜓眼眸里调皮尽显。娇笑着看着云少楼出声。“少楼哥哥你怎么知道他出來的早了。怎么人家都看不出來。”

    “这等杂毛畜生连他爹都不忍看。你看他作甚。”云少楼嗤之以鼻。

    小蜻蜓一个沒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少楼哥哥真是过分。这不是暗暗在骂这人杂种么。

    “臭小子你说什么。”大汉见云少楼拉过小蜻蜓。又对自己极尽辱骂之事。面色铁青咬牙切齿的瞪向云少楼。边瞪还边又挥舞起手中的算盘。看样子似要对云少楼动手。

    “就你这腌臜东西。也实在难为你娘了。丑点也就算了。连人话也听不懂了。”云少楼斜眼瞅着这人。不过是中级的武士。更不将这人放在眼里。嘴里碎碎念得更让人忍无可忍。

    他撇了一眼大汉凸出的细小两眼。宛若马蹄般的嘴巴里暴出上两排残缺的七扭八歪的黄牙。连巴都宛若开叉。就这一眼几乎让他呕吐出來。

    云少楼强抑胸中泛着酸水的恶心感觉。不等大汉出声。口中连珠炮直发。“我都奇了怪了。你说你长的如此的惊险。鬼斧神工的。你还好意思出來吓人。你说动物穿衣都像人了。你穿上衣服更像动物了。你说你人不像人。妖不像妖。说你是人妖还玷污了人妖的花名。本少爷长这么大都沒见过你这种让人恶心到翻江倒海的东西。”

    “小兔崽子。”大汉怒目圆睁。气得浑身发抖。他脸上的肌肉虬结起來。额头青筋暴露。难以言传的丑鄙大脸更加的让人不忍直视。

    生平他最恨别人嫌他丑。从小他便因为长得丑备受欺负。如今他也算是修炼的小有成绩。而那些曾经说他丑的人几乎都被他拧断了脖子。而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像云少楼这样长得俊俏的小生。每每见到这样的人。他寻得机会便会好生照料一番。

    今日这看着就让人咬牙切齿的的小子戳了他的痛处。他怎能不给他点好看。不让他见点血他这些年就白在大陆上混了。

    大汉恶狠狠挥起手中家伙。沉甸甸的铁算盘呼的向云少楼招呼过來。

    云少楼冷笑着呸了一声。身子动也未动。就连劲气都沒聚起。

    他一身白色锦衣。斜斜的倚靠在一张桌边。面上带着浓浓的嘲讽。看着丑陋大汉向自己袭來。细长的双眼一眨不眨。第一时间更新

    店内看戏的众人眼中神色各异。但大多都是为云少楼默哀的。人们皆是心道这俊俏小子估计坏了脑子。看起來那大汉就蛮不讲理的样子。怎么他还敢如此这般的羞辱。等就会有好果子吃了。

    云少楼眼中凝出凉意。不屑之意尽显。随便反手一挥。一道凌厉的掌风便呼啸而出。云少楼轻笑。对付这等小卒子还用那么费劲。

    人们睁大眼睛瞧着。许多人根本沒有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便看到大汉沉重的身子便顺时倒地。连带一干桌椅受了池鱼之殃。被撞得粉身碎骨。而大汉则人仰马翻的倒在地上。手中挥舞着的铁算盘不知怎么的脱手而出凌空起。带起一阵劲风。

    人们惊呆了……

    铁算盘在空中呼呼旋转。眼看着便要沉沉的落。乖乖。要是被这东西砸到头。那可不得了。旁观的人皆是死死的闭了双眼。不敢看接來血腥的场景。然而脑海中却都不由自主的浮现起什么人被那铁疙瘩砸到头的惨烈场景……

    哎呦喂。当真是疼……

    “哐当。”一声闷响在安静的大堂上响起。顿时鲜血四溅。

    四里看热火闹的人们皆是身子颤了颤。待声音落。这才眯着眼睛向那倒在地上的大汉瞧去。却见他龇牙咧嘴的躺在原地四仰八叉。一架巨大死沉的算盘刚好拍在脸上。透过算盘珠的缝隙。人们已然能够看到有大量的红色倾泻而出。

    云少楼抖了抖手。看着躺在地上彻底昏死过去的丑陋大汉。一脸的无奈。“啧啧。这是怎么说的。你让本少爷怎么说你好。丑虽然丑了点。不过是外在。难道长得太丑还能连累脑子。”

    “就是就是。拿着算盘往自己头上招呼这算怎么回事。”小蜻蜓嗤笑一声。斜眼瞧着地上的人。满脸的不屑。转脸对雪儿道:“原來长得丑真的影响智力。看我们雪儿这么漂亮就知道。定是聪明得不得了。”

    雪儿被夸得眉开眼笑。在小蜻蜓的肩上跳來跳去。

    即便众人沒有看清楚云少楼是怎样出手的。但他们皆是明了这倒地昏迷的大汉在云少楼的手吃了亏。沒想到这么个看似文弱的富家少爷居然如此深藏不露。真是让人不能小觑。

    “走了。”云若曦瞧也不瞧倒在地上的大汉。直觉不想在这里多加停留。站起身对云少楼等人说道。

    云少楼几人应着。一早上的好心情早被这丑陋汉子破坏殆尽。也想要尽快离开。

    正当几人准备离开之时。四五个如倒地大汉一样彪悍的人从外进入客栈大堂。带进一阵难以言喻的煞气。引得客栈内的众人皆是心中一惊。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