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虽未侧目。但平淡的眸子终是微微动了动。

    几人皆是武士打扮。虽然与倒地之人无甚分别。但为首之人面色看起來更加黝黑。一身煞气最重。一双虎目炯炯有神。泛着些许青光。却是与其他人略有些不同。

    “贾大。”为首之人分开人群。一眼便瞧见了倒在地上的丑陋汉子的惨状。顿时怒发冲冠。两只眼睛瞪得牛大。五官挤作一团。面目看起來十分狰狞。

    其余几人连忙上前。将昏迷在地的贾大摇醒。

    头破血流的贾大一醒。见头儿正怒视着自己。连忙颤巍巍的爬起。“头儿……”

    大汉哼了一声。冷冷的不说话。但毒蛇一般的眼神却让贾大贾大心中一惊。庞大的身躯忽的颤了几。身子趴得更低。

    “头儿饶命……”贾大连忙伏在那人脚边连连磕头。“小的办事不利。东西被这几人掳去。小的据理力争却不想学艺不精被这人打晕……头儿饶命……”

    大汉如铁塔般站在原地。目光顺着贾大所指向周围的人群扫视着。最后停顿在云少楼几人身上。

    他微微眯起眼眶。看着云少楼的目光充满了不善。

    “胡扯。你这恶心坯子。刚才还冤枉客栈老板。现在又推说我们偷了你东西。真是无耻至极。”小蜻蜓跳出來叉着腰吼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等无赖当真天无敌了。”云少楼嗤笑着斜了一眼贾大。“我看是你丢了东西沒法给你这老大交代。便硬是要诬陷别人吧。”

    “哼。分明就是你们偷的。其他人怎么能有那种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偷我贾大东西的本事。”贾大看着头目越來越黑的脸色连忙出声。“头。肯定是他们。我贾大敢拿性命担保。一定是他们。”

    壮硕汉子斜了一眼贾大。贾大连忙噤了声向后退了一步。站回到其余同伙之中。

    他仔细打量了云若曦等人。暗自揣测着。心中的心思快速的闪动。

    之前一听贾大说东西丢了。他便暗道不好。但贾大口口声声指证眼前这些人便是偷窃那东西的贼人。不管怎么样。先将他们拿了交差。否则。自己定然是吃不了兜着走。要知道公子为这东西可是费劲了心机……

    而后他眯了眼向前一步。声音从齿缝中狠狠的挤出。“几位朋友。在雷虎。并不欲与各位交恶。若你们拿了那东西。最好交出來。不要给自己带來不必要的麻烦。”

    “切。本少爷见都沒见过你们说的东西。怎么可能去偷。”云少楼啐了一口。懒懒挑眉看着雷虎。

    “就是。你们也太不讲道理了。”小蜻蜓气得几乎无法容忍。

    “哼。”雷虎从鼻孔哼出一声。扫了一眼在一旁安静站着的云若曦。直觉告诉他。这女人不凡。他盯着云若曦。声音洪亮的开口道:“这东西对阁恐怕并无益处。照我说还是交还给我们的好。雷虎粗人一个好说话。若我家公子到此。恐怕在不能保证接來会发生什么。”

    “说了沒有就是沒有。哪那么多话。”云少楼眉间已有怒意。

    “看來阁是不打算交还这东西了。”雷虎斜了一眼云少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哼了一声。浑身的战气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煞气膨胀起來。

    不等云若曦答话。“彭“的一声。一片浓烈的紫色自云少楼身上骤然爆出。“本少爷见都沒见过你们说的东西。你们却要本少爷交出來。简直是欺人太甚。”

    正当几人剑拔弩张之时。客栈门外又來了几人。

    几人从马上跳将來。进入到客栈大堂。

    雷虎斜眼一瞄。有些讶异的看着满口的來人。浑身的煞气骤然消弭。全数换做了恭谨之色。“公子。你來了。”真沒想到公子这么快便來了此地。

    郁扶苏抬眼瞧了瞧客栈内的情况。第一时间更新 并沒有多看雷虎一眼。幽深的眸子闪了闪。客栈中一种沒來由的气息侵扰着他的感官。这让他有些疑惑。

    他向着那种气息袭來的方向瞧。却见一个清凉如同秋夜般的女子正站在堂前。

    他惊喜万分。

    是她。

    不同于在郁家大院见到的她。而是那时在尚武学院见到的她。可无论是哪种样子。都已在他心中烙深沉的印记。仿佛时间过得越久便越加深刻。

    每每念及她时。他的胸中便会有一丝揪扯着的甜蜜让他欲罢不能。

    看着她。他的心砰砰直跳。几乎要跃出嗓子。浑身的的血液几乎尽数涌到心口。

    那眉眼。那神情。只有他心中的她才配拥有。

    他知晓总有一天会再遇到她。只是沒有想到这一天來的这样快。不过是短短数日。便又见到了她。这让他惊喜异常。难不成是老天都在眷顾着他。

    “咦。郁大哥。你怎么來了。”云少楼有些兴奋。

    郁扶苏转脸看着云少楼。唇角微微一动。原來这小子也变换了容貌。转而又看向小蜻蜓。似乎只有她依旧是原來的样子。

    他按捺了几乎要奔涌爆发的情绪。挑了唇角。轻轻一笑。“沒想到在这能遇到云姑娘和云公子。”

    云若曦站在原地。有些讶异的看着郁扶苏。

    真巧。

    看这郁扶苏定定的瞧着自己。云若曦莲步轻轻一移上前。声音平静而清凉。“数日不见。公子可好。”

    眼前身着炫白华服的男子。虽然看起來风尘仆仆。却依旧高雅大气。他微微抬起的巴映衬着温和的光线。宛若浸润在阳光的明媚的象牙。让人不忍直视。

    听着她浅浅的语调。郁扶苏的心又猛地跳动。刚才努力按捺的功夫几乎白费。他深呼了一口气。强抑心中的激动。“姑娘的灵药世间无有。如今的郁扶苏宛若新生。”

    云若曦轻轻地点了点头。“那便好了。”

    “就是么。要说炼药。我老姐要自称天底第二。就沒有人敢称第一了。”云少楼得瑟的抖了抖肩膀。

    云若曦凉凉的瞧了一眼云少楼。直引得这位二世祖马上噤了声。

    郁扶苏温和笑笑。“的确如云公子所说。这世上恐怕再沒什么人能和姑娘相比了。姑娘两次救命之恩。扶苏沒齿难忘。定当报答。”

    云若曦抿了唇角。自己救他不过是以命换命。对于她而言。母亲的性命可比他重要多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沁凉出声。“看公子风尘仆仆。不知到此何事。”

    “不过是为了一件物品。”郁扶苏并无意瞒她。只是眼前客栈之中人多口杂。实在不是说话之地。

    “哦。”云若曦的眸子微微低垂。心中早就明了他这番前來定是为了那九麟吞天簋。只可惜这东西已经被离朱炼化。这世上再无这等神器。即便这东西对他很重要。自己也是还不上了。

    郁扶苏见云若曦并沒有揣测之意。暗暗摇了摇头。转而看向一旁的雷虎。

    雷虎战战兢兢的站在原地。面部的五官皱成一团。心里的小刀几乎已经将贾大从头至尾狠狠的砍了成千上万刀。奶奶的。被这个混蛋害惨了。

    从刚才几人的对话中他已经捕捉到了不少的信息。一是。公子与眼前几人早已相识。二是。公子与这些人相交匪浅。三是。自己这回不死也要被蜕层皮……

    “公子。属办事不利。那东西为贼人窃去……”雷虎咚的一声跪倒在地。浑身几乎被冷汗湿透。其余之人见雷虎跪倒。也纷纷跟着跪。而一旁的贾大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心中叫苦连连。

    郁扶苏胸口一窒。身上骤然笼上一层寒冰。杀伐之色尽显。脸上尽是暴怒。一种死亡的气息从他身上蔓延來开。直引得在场之人身上纷纷打起了冷战。谁都能够看得出这东西对他的重要性。

    自己费尽千辛万苦。使了无数计策才得來的九麟吞天簋就然这样不明不白的被弄丢了。神器虽然难得。但对他郁扶苏來说依旧是很简单的事情。只是这九麟吞天簋却关系着自己的大业。如今这样简单的便被窃贼盗取。这个事实几乎让扶苏公子站立不住。

    “嗯哼。”郁扶苏面色冰凉。“被贼人窃去。”

    “我们与公子前后脚到这里。一來。便听贾大说东西丢了。”雷虎声音颤抖着。心中已是万分惧怕。

    “贾大。”郁扶苏努力的按捺着一触即发的情绪。闭上眼冷淡的出声。

    “属……属在……”贾大从人群中爬出。伏在郁扶苏脚边。使劲的磕着头。

    “你來说。”郁扶苏面色越來越冰。

    “我……我……”贾大声音颤抖着。心里无比惊惧。此番自己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属。属原本接了东西。按照上光公子吩咐來到这里与雷老大碰头。不想昨儿个半夜被贼人用迷香暗算。小的一直昏睡到今儿个上午。醒來以后才。才发现……丢了东西……”

    “所以你被迷香迷倒。自己都不知道被谁偷了。却來诬陷店家。我们为店家抱不平。你又來诬陷我们。你还真是聪明伶俐啊。”云少楼上前狠狠的踹了贾大一脚。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