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大头也不敢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任凭云少楼狠狠的抬脚招呼着自己,“不敢……不敢……”

    “混账!”郁扶苏听云少楼如是说,气得一甩衣袖,眼中闪着狠厉的冷光,“上光手居然会混进你这等无耻之徒!”不但丢了东西,还敢诬陷她和她的家人!真是该死!

    云少楼斜眯着眼睛,凉凉的接着道,“郁大哥,不但如此,这东西还调戏小蜻蜓,若不是小弟稍有些本事,小蜻蜓还不知要受何样的侮辱。”

    本来他就不打算放了他,若不是看姐姐的并不打算多与这人揪扯,自己早就上去将他料理干净了,哪还用等到郁大哥来。

    不过如今既然知道他是郁大哥的人,那就让郁大哥好好的收拾他吧。

    “哼!郁大哥,既然是你的人,你就得给人家做主!”小蜻蜓怒气冲冲的瞪着贾大,这等无耻的东西真是让她恶心,“不光是他,那个叫雷虎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来这里,听说丢了东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听那贾大的说辞便逼迫我们交出东西,还说不交就要对我们怎样怎样的!简直不可理喻!”

    郁扶苏猛的瞪向雷虎,凌厉的目光饱含的死气让雷虎吓得几乎魂魄散。

    “公子饶命!”他忙趴在地上,不住的磕着头。

    郁扶苏身着洁白锦服,一身凌厉之气却让这清白之色看起来分外肃杀。

    他眸子闪了闪,“雷虎,不是早就叫你在此等候,为何贾大昨夜已经到此,今天你才赶到。”若不是他晚到,九麟吞天簋怎会被盗?若说该死,这雷虎该是头一个!

    “我……我……”此时的雷虎哪里还有刚才来到客栈时的气魄和威风,头上已然是冷汗涔涔。

    “作为一个小队的首领,不但对我的命令置若罔闻,丢了东西,不思寻回,却偏听偏信推卸责任,欲图诬陷他人,这等无能之辈,我要你何用!”郁扶苏冷了双眸,盯着雷虎。

    郁扶苏俊逸的脸上渗出一抹阴冷,此人看起来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无论如何,是断断留不得。自己也刚好趁此机会清肃一府中之人。

    “贾大,为我郁府做事,却对郁府规矩的置若罔闻,调戏小蜻蜓,此举与那流氓强盗有甚分别,污了我郁府的名声,我怎能容你!”郁扶苏的声音若冰刃一般,字字刺人心脾。

    “公子……”贾大磕头如捣蒜,浑身尽数为冷汗浸湿。

    “来人,将雷虎与贾大二人拿。剜耳割舌,打断双腿,拖去乱葬岗喂狗!”郁扶苏的声音冷的没有一丝情感,让人宛若置身冰窟。

    雷虎与贾大浑身瑟缩,趴在地上连连求饶。

    站在郁扶苏身后的人连忙上前将这二人捆了,拖了出去。

    “公子!公子饶命!”

    “求公子开恩!”

    郁扶苏则看到不看这二人一眼,转而面对着云若曦。

    云若曦微眯了双眸,凉凉的瞧着郁扶苏。

    初见此人,是在尚武学院的测试场上,那时他一身清冽的站在测试场上,气度翩然,即便做寻常打扮却让人为之瞩目。

    再见之时,自己自杀手手中救了他,又得知他是琢星斋主人,如此身份的他却宛若天外飘云,绵软飘忽,虽然看似温和,让人难以捉摸。但即便他一身秘密,她也无意追究。

    在此相见,看着他杀伐决断,一身威仪之气与生俱来浑然天成,绝非寻常贵族可以比拟。此番又见他因着九麟吞天簋而来,并料理了两个手,只觉他复杂危险,心中隐隐生出些许说不出的情绪。

    云若曦心中虽有考量,然而面上却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看向郁扶苏的目光中多了一些深意。

    云少楼与小蜻蜓见郁扶苏处理了雷虎与贾大,纷纷拍手称快。

    “我错过什么了么?”容湛笑眯眯的从外进了来,见客栈内众人相视而立,不觉眉角微翘。

    “容姐夫!你去哪啦!”云少楼咧开大嘴,高声道。

    容姐夫?一旁的郁扶苏冷眯了双眸,视线转向云若曦,目光中流露着些许不解与诧异,然而云若曦却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他在看她一般面不改色,几乎无法自她的神情中看出任何端倪。难不成,这人果真是她的夫君不成?

    思及此,郁扶苏的面上渐渐浮起黑云。

    “呵呵,这里看起来可够乱的。”容湛摸了摸鼻子打量着客栈里东倒西歪的桌椅和神情各异的人们,打趣的道。

    “容姐夫,你终于回来了,有人诬陷我们偷了他家东西,刚好郁大哥来了,这才知道他们是郁大哥的手。这不,郁大哥已经收拾了这两个不长眼睛的混蛋!”

    “哦?”容湛的眸子微微眯起,目光顺着小蜻蜓所指移向郁扶苏,却见郁扶苏目光如炬的盯着自己。

    容湛细细打量着眼前的男子,白色锦服烘托着郁扶苏一身浑然的贵气,优雅而沉凝,眸中有种令人着魔的深沉气质。然而容湛直觉此人断非眼前看起来的这般平和,因为他在这人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暗含着狂野与肆虐的火红。

    而郁扶苏此时也一瞬不瞬的打量着容湛,云少楼的一声“容姐夫”几乎让郁扶苏浑身紧绷,他咬紧了牙关,目光中尽是探究。

    他和云姑娘什么关系?难不成……

    两人目光微一交互,便碰触出宛若兵刃相接的火花,一时间平静的场面竟生出涌动翻滚的暗流。

    容湛上前一步,唇角微一挑起,将郁扶苏眼神中的不善尽数接,双手抱拳,向着郁扶苏道:“在容湛。”

    郁扶苏皱了皱眉,容湛?没听说过这号人物!但他同样抱拳回礼,“郁扶苏!”

    “适才听少楼叫兄台‘容姐夫’,难不成兄台与云姑娘已然有婚约?”郁扶苏轻轻扯出一个冷凝的笑意,平淡的说道,口气中听不出任何异常之处。

    容湛同样平静如水的回道,“不曾。”看这样子,眼前这人的确如自己察觉的那样,对丫头有非分之想。

    容湛抬眸瞧向一边站立的云若曦,而云若曦却几乎对他视而不见。容湛有些好笑的将目光转移了回来,看来,丫头似乎并未察觉这郁扶苏对她的情愫,或者以丫头的性子,即便是察觉了,也会像对待自己这样据他于千里之外。

    一定要抓紧时间!

    各有心思的二人此时不约而同的在心中定决心。

    “哦?原来兄台与云姑娘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郁扶苏心中忽的轻松了一些,勾起薄唇,抬眼瞧向云若曦,却见云若曦凤眸微微眯着,面沉似水,看来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情愫。

    “不过,我与若曦两情相悦,到时还望郁兄过来喝一杯喜酒。”容湛乐呵呵的看着郁扶苏,语毕,果然从郁扶苏的脸上看到一丝隐匿的怒气。

    “婚姻之事还是要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容兄不能操之过急啊。”郁扶苏攥紧了拳头,容湛的话让他打心底里发慌,可云若曦却在一旁一言不发,究竟是何情况,自己却怎么也无法从她的面上看出来,因此心生忐忑。

    容湛瞧着云若曦此时并没有对自己像以往那样剑拔弩张,反而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便道:“无妨,丫头她不会计较这些虚礼。”

    “容兄这话郁某不敢苟同。若郁某喜欢一个人,是断断不会委屈了她的。”郁扶苏意有所指的看着云若曦。

    “冠冕只是做给外人看的,容某在乎的却是她是否真的开心。她不喜的事,容某不会去做,但若是她喜欢的,容某倾尽天也会为她做来。”容湛淡淡一笑,并不在意郁扶苏话中的挑衅。

    云少楼与小蜻蜓在一旁面面相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云少楼没有想到自己一句“容姐夫”会让这两个天之骄子瞬间对垒。

    他向自家佛爷投去无比强烈的崇拜目光,任凭他想破了头也搞不明白,如此面目平凡的如同邻家田地里的白菜萝卜一样的家姐,既然会引得随意拿出一个就可以让天少女欢呼尖叫的两个男子竞,追逐。

    他瞧了瞧小蜻蜓,发出无言的问话,“难道天的审美观忽然就变了?或者本少爷已经跟不上潮流了?”

    云若曦按了按突突跳着的额角,冷冷的看了客栈大堂中无端对峙起的无聊二人,压根无意参与他们的意气之争。

    “你们继续,恕不奉陪。”云若曦的声音冰凉刺骨。

    看着云少楼与小蜻蜓一脸兴致盎然的投身到观战行列之中,云若曦移动身形,越过大堂中的目瞪口呆的众人,径自离开硝烟弥漫的是非之地。

    相对于郁扶苏有些阴沉的表情,容湛的脸上充满着笑意。二人凝视着云若曦离开,一场暗战忽的消弭与无形,只是战场上依旧残留着诡异的气氛。

    见无热闹可看,众人尽数散去。

    郁扶苏盯着容湛离去的背影,唇角微抿,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一向冷静的自己今日居然会与这人较起劲来,这种情况却不知是好还是坏。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