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贾大与雷虎已经处理完毕,只是那九麟吞天簋却是难找回来了……”上光看着一脸阴沉的郁扶苏开口道。

    郁扶苏皱起眉头,沉吟了一,“来此地之前,分明有非常强烈的气息溢出,想来偷盗之人并不知晓那九麟吞天簋究竟是何物品。从这来看,这贼人应该对这东西的作用更不会清楚。”

    “公子就那样确信那几人并非是偷窃九麟吞天簋之人么?”上光疑惑的道。

    刚才事发之时,自己正在赶来的路上,当得知东西丢失,主子令处理贾大与雷虎的始末,上光惊异连连。

    这九麟吞天簋丢失之事疑点重重,公子仅仅凭着他与那女子是旧识这一点,便将贾大与雷虎二人处理掉,这实在让他不敢相信。

    虽说他暗自猜测自家公子对那女子或许生出了什么情愫,但公子向来不是意气用事之人,况且再怎么说,那女子看起来也不过是极为普通的女子罢了,公子怎会为了她这般容易的便做了决断?当然,他根本不知晓云若曦曾救过他家主子的事情。

    “你在怀疑我的决定?”郁扶苏眯了双目,声音淡淡的自口中溢出,一种难以言明的威仪压迫着上光的神经。

    上光心头一惊,赶忙低头沉声道:“属不敢!”

    可是上光依旧不死心,食君之禄必然要为君效力,若公子是意气用事,自己必然要提醒,“只是公子怎么就断定那几人并非偷窃之人?公子从来都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任何可疑之人,属有些糊涂了……”

    郁扶苏抬头看了上光一眼,的确,自己从来都不会凭借自己的臆测来判断事情,只是这次,他就是固执的觉得云若曦与此时无关。

    他抬眼看向窗外,口气凉凉的道,“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会是那种见财起意之人。”

    “可是公子,那九麟吞天簋可是一件神器!即便那云家姑娘对它不感兴趣,可也保不齐她身边的人不会打这东西的主意,况且公子不是说,与她同来的那个叫容湛的人实力非比寻常么。属觉得还是应该好好调查一!”

    “这人的确该好好观察一。”郁扶苏手指轻敲着面前的桌面,沉吟着。不说这个叫容湛的与云姑娘的关系究竟如何,郁扶苏直觉他并不简单,“叫暗影去查查这个叫容湛的。”

    “是,公子!”上光连忙应道。

    似是想起了什么,上光紧皱着眉头接着说:“还有一点,属觉得有些不安。”

    郁扶苏转脸看着上光,示意他继续说。

    上光连忙说道:“这几天一直没有那东西的消息,也再未有那东西的气息泄露,属猜测,这贼人会不会已经将九麟吞天簋炼化了……”

    “不可能,这神器有那家族的血印,若同其他神器一样炼化,必然会被这种血印反噬爆体而死,所以这东西应该还在。”郁扶苏冷冷的道。

    只是炼化这东西,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找到一处能够像黑曜石一般切断九麟吞天簋的血印气息的地方,以麒麟血为引,以火为媒,必然能够将之尽数炼化。

    即便郁扶苏在心中不断地安慰自己,驱火容易,麒麟血难寻,但他心中依旧有一点或有或无的揪扯忐忑之感。

    自己研习炼器之术若干年,虽不能制出一件真正的神器,却也了解了不少神器的秘辛。好不容易得知天有这样一件九麟吞天簋可以助自己成就大业,他便打探到这东西在上玄国宁王府,谨慎谋划之后,才用了三年时间谨慎实施将此物盗出宁王府。

    可不曾想,刚出了宁王府,还没来得及将这东西带到那地方,便生生被毛贼盗了去。这个失误几乎让郁扶苏吐了血。

    “那贼人打开了黒曜石盒,想来宁王府的人马上就会赶来。”上光有些担忧的看着郁扶苏,此时的公子实在不该与宁王府的人有什么牵扯。

    “你带一队人留仔细调查这件事,其余的人今晚随我离开。”郁扶苏只觉得心中微微发苦。

    他怎会想到与她再见面竟然是在这种场合,固然自己私心不想这么快便离开,但为了大计却不得不暂时放开她。

    看着她与那个叫容湛的人并没有过多的互动,郁扶苏心中明了,恐怕那人并不像他口中说的那样与她两情相悦,想到此,他便有些略略的释然。

    或是庆幸,又有些释然,以自己的了解,她断然不会随意的失了心。

    然而郁扶苏依旧有些不放心,叮咛了上光几句,便唤了暗影耳语了一番。

    带着亲近的几个随从来到客栈大堂,郁扶苏一眼便看到云若曦等人正在柜台前,连忙紧走几步上前,来到云若曦的身边,直直的对上了她如雪般沁凉的眸子。

    “那日分别时,云姑娘便是悄然离开,这次依旧是这样么?”郁扶苏嘴角噙了笑,温和的道。

    云若曦神色未变,“若曦正要去和公子作别,料想公子之事应该还未解决,也不便多加叨扰,这就准备启程了。”

    郁扶苏唇角动了动,面上的神情更柔了些,“此番让姑娘受委屈,实非扶苏本意,还望姑娘不要见怪。”

    云若曦心中微动,暗暗摇头,“公子不必如此。”若他知晓那九麟吞天簋已为她所炼化,不知是否还会这般。

    “只是姑娘前去无极岛一路定然坎坷,扶苏却因事缠身无法作陪,否则定然会护姑娘周全,”郁扶苏深深的凝视云若曦的眸子,只见那深黑的凤目间虽然有星辰流转,却依然沉静,心中忽的涌起许多不舍。

    又见容湛正在一旁悠闲而立,胸中更是讶异,他强忍胸口抑郁道:“还是那句话,若有需要,无论什么,都可以带着那块牌子到我琢星斋,琢星斋定然会为姑娘全力以赴。”

    云若曦瞧着郁扶苏幽深的眸子,心知定是无法推脱,只得一声暗叹,“多谢公子!时候不早,我们该上路了。”

    生平便对于离别这种事感到分外无力,不是不知道说什么就是不知该如何开口。此时的云若曦胸中总有种别扭的情愫,只觉对郁扶苏有些亏欠,于是更是觉得有些无法面对,连忙拉了小蜻蜓向外走去。

    “郁大哥,等我们从无极岛回去,定会去琢星斋拜会大哥的!”云少楼不以为意的回头向着郁扶苏挥手。

    郁扶苏则微微一笑,向着云少楼抱拳。

    “告辞!”容湛也向着郁扶苏抱拳,平淡的面孔上看不出什么波澜。

    郁扶苏眯了双眼,还礼之后,便也带着属出了客栈,向着云若曦等人相反的方向行去。

    驾乘者角狼,几人依旧向着无极岛进发。相较于骑乘在角狼背上的云若曦三人,容湛只身挪动着步子紧跟着角狼的们的步伐,虽然速度并不比角狼们慢,但远远地看起来,模样萧索,却是十分可怜。

    “我说,姐,你就真的忍心让容姐夫这样跟着咱们?你看,姐夫虽然实力强横,可毕竟徒步走了这么远,要不,让他骑到破妄身上歇一会儿?”云少楼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云若曦身后,试探的道。

    容湛跟在几人身边,抿嘴而乐,心道这小舅子还真是是贴心,自己虽然没觉得怎么样,但他却跳出来为自己说话,如此心情便更加开朗。

    “你若看不过眼,大可将天诛让给他骑,你自己换走的,我没有意见。”云若曦当然晓得云少楼打的什么主意,**轻轻磕了破妄一,破妄马上了解了主人的意思,加速向前。

    “姐,你怎么这么无情啊!”云少楼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打心眼儿里为容湛抱屈。

    云若曦回头瞅了一眼开始有疯癫苗头的云少楼,“我没说不让他休息,只不过是让你把天诛让出来给他而已,若你不让,无情的当然是你。”

    “你你!”云少楼被云若曦一顿抢白,只觉得无比憋屈,他转脸瞧了容湛一眼,眼里尽是无奈。

    容湛的视线紧随着云若曦的背影,嘴角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少楼哥哥……”小蜻蜓趴在天诛的背上,有些恹恹的。

    看着小蜻蜓情况有些不对,云少楼连忙用手探向小蜻蜓的额头,紧张的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刚才还好好的,难道生病了?

    小蜻蜓苦着脸,有气无力的抬眼瞧了瞧云少楼,“没有啦,只是……”

    “只是什么?”云少楼不解。

    小蜻蜓皱着眉头,神色看起来既无奈又难过。

    “到底怎么了?”云少楼看着小蜻蜓的样子,心中揪扯的酸痛。

    “少楼哥哥,这里已经离妖精森林不远了……”小蜻蜓的声音宛若蚊蝇,边说便低了头。

    “那你就快到家了,怎么还不高兴了?”云少楼咧开嘴冲着小蜻蜓笑着,然而他脑中忽的闪过一道念头。

    若到了妖精森林,小蜻蜓便要离开他了……

    越往南走,空气中的湿意便越是强烈。然而即便空气中越来越浓郁的水气昭示着已经快要到达海边,可路途漫漫,似乎真要到达那里还要有好远的路要走。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